梦想小说网 > 校园言情 > 忠犬受的养成攻略 > chapter114一百遍我喜欢你
    他段易安罩着的人,结果被别的阿猫阿狗欺负了,段易安的脸面往哪里放?

    “我不想惹事……”

    榭桥那时候的处境确实不允许他惹事。

    段老爷子供他读书,供他吃住,他已经够麻烦段家了,在这里要是惹事了,段家老爷子如果一怒之下不要他,他就真的没有家了。

    “榭桥你!”段易安手指着榭桥,半天没说出话,最后摆摆头狠狠叹了口气,“白痴,把衣服换了。”

    那时候的榭桥,身子娇娇弱弱的,比段易安矮,还比段易安瘦。段易安的衣服穿在榭桥身上,肥肥大大,就像挂在身上一样。

    “小三哥……要不我们还是把衣服换回来吧……”

    段易安这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何曾穿过这么脏的衣服,以前衣服脏了,家里的阿姨立刻过来帮他把衣服洗了,今天要不是榭桥,他打死都不会穿这件脏衣服的。

    “没事。”

    段易安虽然嘴里说着没事,但眼里的嫌恶感尽收榭桥眼底。

    “真的……小三哥……我们把衣服换回来吧。”

    眼看着榭桥要把衣服换下来,段易安走上前两手紧紧拽着榭桥衣服的下摆不让他换:“给我穿着,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别他妈瞎操心别人。”

    那时候段易安没仔细盯榭桥的脸,如果要仔细打量一下,兴许能看见榭桥脸上不自然的红意顺着耳根子一路红到了脖颈处。

    段易安顺手揉了揉榭桥的头发,像是安慰一般,转身就离开了。

    那天段易安穿着榭桥满是泥浆的衣服,直接翘课回了家,正好借着换衣服的借口不上学,老爷子也拿他没辙。

    后来段家老爷子也知道了榭桥在学校被人欺负的事情,不用说都知道,一定是段易安说的。

    段易安把榭桥描述的,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老爷子一听,这暴脾气整的,立马把那小胖子搞转学了,杀鸡儆猴,不杀鸡怎么让那些人明白榭桥并不是那么好欺负?

    剩下来的事情后来差不多都是段易安一个人处理的,段易安这人学习不行,其他混账事情做的一个比一个行,他一闹弄得全校皆知榭桥是他弟弟,谁欺负榭桥就是欺负他们段家。

    可以说榭桥是在他们段家围着的保护罩里慢慢长大的,而段易安就是时不时给他浇个水,嘴里嘀嘀咕咕“榭桥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的那个人。

    也许那时候的段易安也没有想到,他之前那些无意的举动,已经在榭桥心里埋下了一颗叫做“喜欢”的种子。

    榭桥的喜欢,比他的喜欢还要早许多。

    所以当年在段易安生日那天,榭桥才会跑去厨房,费了半天劲给段易安做了一个小蛋糕,段易安不知道,那天榭桥借着这个可怜的小蛋糕,偷偷许了个愿。

    我希望……

    我能陪这个小少爷,陪他一辈子……

    榭桥一直觉得自己是许愿许太诚心了,所以那时候段易安吻他时,他都有些束手无策,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愿望实现了一大步。

    接吻该是跟喜欢的人做的吧?

    他榭桥的初吻,给了他的初恋,他最喜欢的人。

    榭桥看着靠在怀里的人,眼角还有明显的泪渍,鼻子红红的,像个小孩一样。

    “对不起……”榭桥手抚着段易安的头发,温柔的不得了,“是我不该惹你哭的。”

    段易安头靠在榭桥的胸前,听着面前这人平稳的心跳,声音带着细微的鼻音说道:“我没原谅你。”

    段易安嘴硬,但稍稍软下来的语气已经完全出卖了他的内心。

    “那该怎么样才能原谅我?”

    段易安像只安静的猫,依偎在榭桥的怀里,逐渐松懈了警惕。

    他明明是最难哄的,小时候他家老头子一个人因为工作生闷气,随手拿了一个东西一砸,砸什么不好,偏偏砸的是他段易安的玩具,老头子足足赔了他十几个玩具他才原谅了他,就这一顿折腾死活也折腾了两三个礼拜。

    结果到榭桥这里,段易安的难哄立马崩塌瓦解,榭桥一哄,那些生气的事情立马烟消云散,段易安也觉得这样不对,但每次都不长脑子,事情一发生就忘了。

    段易安直起了身子看着榭桥,“你说一百遍我喜欢你,我……我就原谅你……”

    段易安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很虚,人家都是骗钱骗婚骗嫁,只有他这么可怜的骗告白。

    榭桥看了他一眼,然后伸手把段易安又拉回到自己的怀里,头架在段易安的头顶,轻轻说:“我喜欢你。”

    明明知道是假的,段易安的心还是猛地一跳,之前只是鼻子红了,现在连带着脸蛋和耳朵都红了起来。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

    榭桥的声音就像是一壶浓烈的酒,香甜而又浓郁,段易安紧紧揪着榭桥的衣领,恨不得把整张脸都藏在榭桥的怀里。

    榭桥搂紧了段易安,温和的语气轻轻柔柔地拂过段易安的耳旁:“我喜欢你……”

    段易安不记得榭桥说了多少遍,他满脑子都是榭桥嘴里的四个字,原来被榭桥说“我喜欢你”的时候,心里是这种反应啊,心脏扑通扑通的连控制都没法控制。

    如果这是真的该有多好。

    “够了!”段易安一把推开榭桥,红着眼眶叫了起来。

    榭桥看着段易安,犹如一条忠犬看着主人一般地说道:“少爷,还没有到一百遍。”

    “我他妈说够了就是够了!”

    榭桥要是再这样说下去,迟早要出事。

    “我喜欢你。”

    “榭桥!你他妈听不明白嘛?!我说够了!够了!”

    “我喜欢你。”

    “榭桥你给我闭嘴!”

    段易安不明白,有没有说一百遍对榭桥难道真的这么重要吗?他宁愿榭桥这一百遍机械式的“我喜欢你”换成一句真情实意的“我喜欢你”。

    “少爷,是你让我说一百遍的。”

    “我不明白!榭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非要揪着这一百遍不放!”

    “因为是你说的话。”

    还有……

    因为我真的喜欢你。

    段易安头往旁边撇了过去,抬起胳膊挡着发红的脸颊闷闷地说道:“榭桥,你现在不要跟我说话。”

    “还没有原谅我吗?”榭桥万分可怜地看了一眼段易安,段家小少爷脸红红的好看的不得了。

    他喜欢的,就是这样别扭的段易安啊,越是嘴硬,越是心软。

    年少的时候,遇到了最好的你。

    所以往后你的那些不好反而看不见了。

    那些记忆仿佛留在了初次见面的时候,你扬着好看的笑脸的模样,那天的眼光暖洋洋的洒在身上,后来才知道真正暖的是你牵着我的手笑着跟我说“以后我保护你”的模样。

    段易安,我跟你说这么多“我喜欢你”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勇敢点回应我这份感情啊?

    “不可理喻。”段易安甩下这句话,转身就要走。

    榭桥拉住了段易安的手腕用力一扯,直接把段易安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唔……”

    榭桥抚着段易安滚烫的脸颊吻了上去,炽热的吻,唇舌交叠,深情万分。

    段易安喜欢木质的香味,所以家里摆着的都是主基调是木质香味的沐浴露,这种沐浴露后调又有股淡淡的花香味,好闻的很,榭桥身上就有这种味道。

    段易安伸手勾住了榭桥的脖颈加深了这个吻,偶尔有些事情,他也该占据主导权了。

    以前那些陪段易安陪到他结婚生子的念头,榭桥现在通通把它抹去了,看着揪着自己衣服红着眼眶“榭桥榭桥”叫的段家小少爷,榭桥在这种负罪感中沉沦,他深陷进去了,也不想再出来了。

    榭桥的人生中,也许只有“爱上段易安”这一件事是忘恩负义的,是对不起段家的。

    可他能怎么办,他也想遵从着段家老爷子的意愿照顾好段易安,可是谁知道他直接把段易安整个人都抢走了?

    “少爷……”榭桥看着身下眼里氤氲着水汽的段家小少爷,凑到他耳旁轻轻地说道,“往后,我要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段家的事情,那都是情不自禁。”

    段易安哪里听清榭桥的话,一波一波的快意席卷而来,大脑一片空白。

    榭桥捏着段易安的下颚逼迫着他看向了正前方的电视,黑了屏的电视映着两人的身影,段易安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看上去这么贱。

    “榭……榭桥……我在你眼里……在你眼里是不是很可笑……”段易安把头埋在冰凉的茶几上,他身边只有这个能勉强撑住他。

    “是不是像个变态一样……”

    哪有男人会这样?

    他现在贱的连他二哥手下的那些妓 子都不如啊……

    榭桥伸手蒙住了段易安落泪的眼睛,用着温和的不能再温和的声音说道:“我该拿你怎么办?哥……我该拿你怎么办?”

    “榭桥……榭桥……慢……慢点……”

    段易安哽咽地一遍遍地叫着“榭桥”的名字,仿佛是要把这人的名字印在心口上一样。

    泪水渗到榭桥的指缝间,被挡着眼睛的段家小少爷,眼前一片漆黑。

    榭桥的呼吸声就在耳旁,拂过段易安耳侧。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却又那么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