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京门风月 > 第八十三章偶遇
    谢芳华闻言猛地翻了一个白眼。梦想小说网8﹏> ﹍ w-w-w`.·y·a-w`e-n·8-.`c=om绝交?可真有他的!

    那小厮闻言连连应声,不敢耽误,匆匆离开去回话了。

    秦铮悠悠然地翘着二郎腿,看着谢芳华挑眉不满,“你那是什么表情?爷不去还不是为了你?三日没见了,爷想你想的紧,以后这些日子都在家里陪你。难道不好?”

    谢芳华哼了一声,进了中屋。到底是不是三日没见,他心中清楚!

    秦铮见她进了中屋,收回视线,看了一眼包扎得跟粽子的手臂,扁了扁嘴角,放下茶盏,站起身,也跟进了中屋。

    谢芳华站在窗前给那两盆仙客来浇水。

    秦铮走到她身边,低头审视了一眼,慢悠悠地道,“这两盆东西也不是那么娇气嘛!几日没人料理,也没死了。”

    谢芳华回头瞅了他一眼,“你很希望它们死吗?”

    “当然不是,我是觉得终于让你现了它们其实也没那么需要你像伺候祖宗一样地伺候。你该高兴。”秦铮道。

    谢芳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秦铮弯了弯嘴角。

    谢芳华将仙客来因为干旱而泛黄的叶子摘掉,分外仔细和认真,再不如早些时候见到就退避三舍了。

    秦铮站在她身后看了片刻,打了个哈欠,对她道,“别弄了,既然三天干旱都没死,就死不了了。走,陪我睡觉。”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向窗外看了一眼天色,天还早着呢!

    “这几日我都没睡好。”秦铮嘟囔了一句,“因为你没在。”

    “我才到这里不过一个半月吧?您以前十几年都没睡觉困着了?”谢芳华轻哼了一声。

    秦铮揉揉额头,伸手去拉她的手,“那怎么能一样?”

    谢芳华甩开他的手,警告他,“若是不想这只手臂也受伤,你最好别得寸进尺。”

    秦铮皱了皱眉,放下手,蓦地瞪眼道,“你乱想什么呢?我不过是看你眼下也有青影,想你休息一会儿,我住里屋,你住中屋,各睡各的。不过是一同入睡而已。你既然不想,就算了。”话落,转身进了里屋。

    珠帘翠幕因为他的进入哗哗脆响。

    谢芳华转身盯着里屋晃动的帘幕看了片刻,慢慢地放下水壶,走到菱花镜前,果然见镜中的自己眼底有一片淡淡的青影,不太显眼,不仔细瞅根本就看不出来。她不由沉下脸,他对她看得有多仔细?连一点儿青影也现了。眼睛可真毒!

    里屋传出悉悉索索的脱衣声,凭感知,缓慢而费力。

    谢芳华离开菱花镜前,拿了一块干净的棉布,走出中屋,将画堂外地面上的血迹擦净。然后出了房门,看向院中,从大门口到屋门口,一道血线,触目惊心。她抿唇看了片刻,迈出门槛,提了半桶水,将青玉石砖上落着的已经干枯了的血迹逐一擦干。

    不多时,便擦到了大门口,早先二人打斗的地方一滩血迹。

    谢芳华刚蹲下收拾了片刻,便见英亲王妃由春兰陪同着远远走来,她蓦地想起,曾经的某一日,英亲王妃站在这门口,对她说了一番话,让她保证不伤害秦铮。她说好。可是……

    她的头顿时疼了起来。

    不多时,英亲王妃来到,还有些距离的地方就笑着对她道,“听音,你在门口做什么?”

    谢芳华收拾完门口最后一滴血迹,将棉布扔进水桶里,缓缓站起身,福了福身,喊了一声,“王妃!”

    英亲王妃笑着走到近前,一眼便看到了她身边的水桶,里面红色的泥土的血水分外污浊,她顿时蹙眉,“哪里来的血?”

    谢芳华垂下头,不言声。

    “嗯?”英亲王妃关心地打量她,“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谢芳华想着若是实话实说英亲王妃会如何?恐怕会心疼儿子,对她不喜,说她言而无信。若是不实话实说的话,让她对着她撒谎,她还真撒不出来,关键是秦铮的伤可不轻,不是一日两日就能好的,早晚会看出来。她权衡片刻,硬着头皮道,“回王妃,是……”

    “娘,您不是不让儿子在您面前碍眼吗?怎么一会儿不见,您自己到送上门让我碍您眼了?”秦铮忽然从屋中走出来,抱着膀子站在门口,挑眉看着英亲王妃。

    谢芳华一惊,猛地转身,只见秦铮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锦袍,宽服大袖,抱着膀子的模样镇定自若,根本看不出受伤的样子,她顿时住了嘴。

    英亲王妃向门口看去,上下打量了秦铮一眼,嗔怒地道,“我听说你欺负了听音,惹了听音不快,不放心,过来看看。你个死孩子,巴不得娘离你远些是不是?”

    秦铮莞尔一笑,忽然揶揄地看了谢芳华一眼,懒洋洋地道,“娘,她来葵水了,自己竟然不知道,弄了我的落梅居到处都是血迹,这么迷糊的女人,我欺负他都觉得下不去手。”

    谢芳华一愣,须臾,反应过来,脸顿时黑了,猛地背转过了身子,她就算再迷糊,也不至于让葵水……滴的满院都是吧?他是怎么张嘴就说出来的?

    英亲王妃显然也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事情,不由睁大眼睛,愕然地看着秦铮和谢芳华。

    春兰也呆了。

    “行了,娘,您若是没什么事儿,就赶快回去吧!您在这里,忒碍事儿。”秦铮挥手赶完人,又对谢芳华招手,“都擦完了吗?擦完了的话,还不快回来?还在那里干什么?”

    谢芳华闭了闭眼睛,硬邦邦地道,“擦完了!”

    “那就回来吧!”秦铮丢下一句话,转身进了屋。

    谢芳华硬着头皮看了英亲王妃一眼,细若蚊蝇地道,“王妃,我……我进屋了!”

    英亲王妃回过神来,看着她羞红了脸的模样,顿时笑了,摆摆手,和蔼地道,“快回去吧!既然来了葵水,就不易操劳,也不宜干活,更不宜沾染凉水……”

    “王妃,二公子自小被您教养带在身边,这些事情他大约都知道,都会告诉听音的。梦想小说网8  w`w`w=.`y·awen8.com”春兰笑着插话道。

    “也是!”英亲王妃拿出手帕掩嘴好笑,“那个死孩子最是聪明,该学的,不该学的,他都学会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他都知道了。”话落,她转身将手搭在春兰手里,“行了,我们走吧!他们俩挺好,我们来了也是招人嫌弃。”

    “奴婢就说让您放心,别白跑一趟。如今怎样?您亲眼见了,二公子和听音姑娘好得很。怎么会打架?”春兰笑着道。

    “嗯,下次就知道了。俗话说,床头打架床尾和,我不知不觉竟然老了,连这个道理也不懂了。”英亲王妃笑着叹息地摇头。

    “您哪里老了?奴婢才是真比您老才是。”春兰摇头。

    二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离开了落梅居,走远了。

    谢芳华站在落梅居门口,大口地舒了一口气。无论英亲王妃是相信还是不相信,也算是躲过一劫了。她提着木桶将脏水泼掉,洗干净手,进了屋。

    秦铮已经回了自己的里屋,外屋的画堂和她的中屋并不见他的人影。

    谢芳华想起他刚才抱着膀子,恐怕动了伤口,挑开帘幕,进了他的里屋。

    只见秦铮已经躺在了床上,手臂搭在床头,这么半会儿的功夫,他已经睡着,呼吸均匀,显然这几日的确是没有睡好。如今在补觉。

    谢芳华走到床前,低头检查了一下的他的伤口,只见外围隐隐溢出些血迹,但是还好。不至于重新包扎的地步,她转身出了房门。

    秦铮在她刚走出时攸地睁开眼睛,看了她纤细的背影一眼,嘴角勾起,无声地笑了。须臾,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谢芳华出了里屋,在窗前站了半响,眸光忽明忽灭,须臾,抿了抿唇,出了房门,去了小厨房。

    因为她前一阵子喝药,为了方便,听言在小厨房内储备了不少药材。

    谢芳华走到药柜前挑挑选选了几样药材,放在砂锅里煎了。不多时,隐隐药香便冒了出来。她坐在火炉旁守着。

    半个时辰后,药煎好,谢芳华倒出了一碗,端进了屋。

    径直来到里屋,走到床前,她声音压低,一手端着药碗,一手轻轻拍秦铮,“喂,醒醒,喝药了。”

    秦铮“唔”了一声,幽幽醒来,眼睛眯开一条缝,看着她,“喝什么药?”

    “你的伤口很深,不喝药的话会炎,若是引起脓肿,引高热,十日也养不好的,不但养不好,还容易留疤。”谢芳华轻声道。

    秦铮皱眉,重新闭上眼睛,“那也不喝。”

    谢芳华看着他,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喂你。”

    秦铮忽然睁开眼睛,直直地看着她,“确定?”

    “你到底喝不喝?”谢芳华有些恼。

    “喝!”秦铮忽然笑了,缓缓坐起身,闭上眼睛,张嘴等着她。

    谢芳华将碗放在他嘴边,微微抬手,让汤药成细流之势慢慢地流入他口中。

    秦铮的喉咙随着汤药入口有规律地动着,不躲不避,不吵不闹,这时候分外乖觉。

    不多时,一碗汤药下肚,谢芳华放下手,掏出娟帕给他抹抹嘴角,声音低浅,“睡吧!”

    秦铮点点头,睁开眼睛,看着谢芳华,有些迷蒙不清。

    谢芳华对他笑了一下,扶着他躺下,扯过被子,帮他盖在身上,且伸手拍了拍他,“做好饭我喊你。”

    “你这药……”秦铮动了动嘴角,想说什么,却感觉头脑沉,说了一半只能作罢,低低“嗯”了一声,沉沉地睡了去。

    谢芳华见他很快就陷入沉睡,放下药碗,看了他片刻,挥手落下了床帐,转身出了里屋。

    来到外屋,她迅地脱了自己比较鲜艳的绫罗衣衫,换了一身素雅轻便的衣裙,在菱花镜前收拾片刻,走出了房门,不多时,出了落梅居。

    绕过落梅居的后院,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处小院落,谢芳华在门口敲了敲关着的木门。

    “谁呀?”林七的声音从里屋传来,有些困倦之意。

    “我!”谢芳华低声道。

    里面半响没声,之后,一串脚步声腾腾腾跑来,很快就打开了门,林七顶着一副困倦的脸看着谢芳华讶异地悄声道,“听音姑娘,您……您怎么找来了这里?”

    “我知道你住在这里。我有事情找你。”谢芳华看了林七一眼,她知道年节这样的日子口,各府都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中,府邸的下人们也要过年,闹得欢腾也是几夜不睡觉。如今林七显然也在补觉。

    “您说?什么事儿?是要我去给忠勇侯府传话吗?”林七立即低声问。

    “不是!”谢芳华摇摇头,“我是来找你帮我照看二公子两日夜。”

    林七顿时困意醒了大半,讶然地看着她,“照顾二公子?二公子让您来找奴才的?”

    谢芳华摇摇头,“他受伤了,且服了药,大约两日才会醒。我要离开两天出一趟门,这两日,就劳烦你看着他了。别让他出事儿,也别让人进入落梅居现我不在。”

    林七顿时一惊,“为什么?”

    “他的伤是和我打架打的,英亲王妃还不知道,他需要养伤,我趁着两日外出办一件事情。两日后肯定回来。你只要在有人去落梅居的时候给我挡一下,就说二公子说了,这两日谁也不见。就行了。”谢芳华嘱咐道。

    林七有些怯意,“这……这……照顾二公子……我做得来吗?”

    “他这两日会昏迷不醒!你只需要看着外人就行,给他隔半日灌进去点儿水就行。雅﹍文﹎8_﹎>  w=w`w·.yawen8.com”谢芳华道,“很简单的,不会太难。”

    “您……您真的非离开两日不可?”林七不太有把握地道,“我怕我照顾不了二公子……您也知道,他实在是……”

    “必须不可!”谢芳华肯定地道。

    “好吧!”林七任命地垂下头。

    谢芳华从怀中掏出一枚药丸递给林七,低声道,“若是不足两日时,你看到他有醒转的迹象,就给他服下这个。他就会继续睡。”

    “这……会不会把人睡坏了?”林七胆颤地接过药丸问。

    谢芳华看着他的模样,想着秦铮可真是个恶人,都昏迷不醒了,还让人如此害怕。她忍不住笑道,“不会!你放心吧!”

    “您两日后一定回来啊,否则奴才的小命可就玩完了。”林七咬了咬牙,忍痛地接受,“您看在侍书的面上,也不能坑我。”

    “一定会回来!”谢芳华点点头,“放心,不会坑你。”

    “那您赶快走吧!从后门走,我将我外出采买的令牌给您,您就不必去大厨房找人带您出去了,也不必跳墙了,万一惊动了府中的护卫就不好了。”林七将自己的外出的牌子递给谢芳华。

    谢芳华接过,不再逗留,向英亲王府的后门口走去。

    林七见谢芳华身影消失,深吸了一口气,不敢耽搁,连忙收拾好自己小院子里的东西,去了落梅居。

    林七进了落梅居内,一紫一白两个小东西跑了出来,对他张牙舞爪地要吃掉的样子。

    林七吓了一跳,连忙双手举起,低声告饶道,“是听音姑娘让我来的,两位祖宗,你们可别吃我……”

    紫夜和白青通灵性,闻言“唔”了一声,围着他转了一圈,用鼻子嗅了嗅,似乎闻到了谢芳华找过他的味道,齐齐放过了他走开了。

    林七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几乎吓破了他的胆,暗自埋怨听音姑娘怎么就没说这里还有这两个祖宗在看家。

    关了落梅居的门,林七蹑手蹑脚地进了正屋。

    来到秦铮的里屋,悄悄挑开帘幕,只见真如谢芳华所说,帷幔地躺着深深地睡熟的秦铮。

    林七大着胆子来到床前,将帷幔挑开一道缝隙看了一眼,然后拍拍胸脯,将心放回了肚子里。打了个哈欠,便躺在了秦铮脚边不远处的矮榻上闭上眼睛睡了。

    新年这几日里,他也的确是累得惨了困倦得惨了。

    谢芳华拿着林七的出入牌子,后门的守门人见了,很痛快地将她放出了府门。

    出了英亲王府,谢芳华向城门走去。

    大年初三,街上满是熙熙攘攘玩乐的人流。

    谢芳华独自一人,脚步轻快,不多时就绕过了两条主街。在一处街道拐角处,她走得急,不想迎面碰到了一群熟悉的人,距离太近,她想躲开,已然来不及,不由得皱了皱眉。想着出门没看黄历。

    “咦?这不是听音姑娘吗?”宋方眼尖地喊出声。

    程铭也看到了谢芳华,顿时伸长脖子往她身后看,“听音姑娘,秦铮兄呢?是不是也出来了?怎么没见到他的人?”

    秦倾本来走在后面,闻言立即上前了一步,看着他道,“秦铮哥哥呢?不是说今日不出来了吗?怎么又改注意了?”

    王芜、郑译本来说着话,齐齐向谢芳华看来。

    走在最后方的谢墨含和李沐清自然也看到了谢芳华,目光也齐齐定在了她的身上。谢墨含没见到秦铮,眸光略带询问,李沐清没看到秦铮,目光微带探究。

    谢芳华很快便镇定下来,这些人都是人精子,没几个傻子,她若是露出丝毫马脚,今日便不好脱身了,立即后退了一步,垂下头,规矩地道,“回几位公子,我家二公子没出来,我是出府抓药的。”

    “咦?你竟然会说话了?”秦倾最先惊呼了一声。

    王芜、郑译、宋方、程铭四人顿时也露出讶异的神色。

    谢芳华低头笑了笑,“多亏了孙太医的医术,我的哑症才治好了。”

    “这可真是一件喜事儿,最近秦铮哥哥可真是双喜临门啊!先是被父皇赐婚了忠勇侯府的小姐,如今捧在手心里的听音姑娘治好了哑症。怎么好事儿都让他给占了?”秦倾看了众人一眼,“你们说是不是?”

    “可不是吗?”宋方附和。

    “秦铮兄怎么了?让你出来抓药?”谢墨含温和地问谢芳华,在这里碰到妹妹,他可不认为她是出来抓药。

    “二公子没事儿,是我身体不适。”谢芳华摇摇头。

    “你身体不适?府中难道就没有抓药的人吗?怎么秦铮兄舍得让你出来?”宋方疑惑地看着谢芳华。

    “听言被二公子当采纳之礼送给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了。”谢芳华平静地回话,想着若是实话实说,怕是今日被这些人纠缠不好脱身了,只能用特殊方式,她咬了咬牙,暗暗下了狠心,小声但能让所有人都听见地道,“那个……我……我来了葵水,肚子疼……不好意思劳烦别人……”

    几位公子从来没见过这般大胆敢将葵水说出来告知的女子,顿时一个个面面相耽,目瞪口呆地看着谢芳华。

    谢芳华脸羞得通红,细若蚊蝇地道,“几位公子,事实就是如此,我能去抓药了吗?”

    程铭和宋方立即让开了路,连连呆呆地道,“能,能,听音姑娘……慢走!”

    秦倾毕竟比这些公子们的年岁还小,顿时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见程铭、宋方让开了路,也立即从谢芳华面前跳开躲去了一边。

    王芜和郑译这是第二次见到秦铮身边的听音姑娘,不是很熟悉,此时只觉得这姑娘实在大胆,怪不得让秦铮喜欢捧在手心里,依照秦铮的性情,就喜欢特别的女子。也连忙让开了路。

    唯一没躲开的就剩下谢墨含和李沐清。

    谢墨含想着妹妹真是来葵水了?没有福婶在跟前伺候,英亲王府的落梅居又没有婢女,果然是不方便。顿时心疼起她来。

    李沐清则是根本就不相信谢芳华来葵水,看着她的模样,想着她连葵水都拿出来当借口了,这是又什么了不得的急事儿要去办?

    “谢世子,李公子,劳烦让一下!”谢芳华看向依然堵着路的二人,低声开口。

    谢墨含立即醒过神,让开了路。

    李沐清深深地看了谢芳华一眼,笑了笑,温和地道,“听音姑娘只一个人出来的吗?看你气色极其不好,这样吧!我送你去买药,然后再将你送回去。否则如今天色晚了,万一你出什么事情的话,秦铮兄怕是会杀人。”

    谢芳华眉心跳了跳,立即拒绝,“多谢李公子的好意,我多少还是有些防身术的,况且如今天色还亮着,我买了药就回府,不会出什么事情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李沐清摇摇头,看向一旁的谢墨含,“子归兄,你说是吗?她一个女儿家,实在该小心一些。不明白秦铮兄怎么放心让她自己出来?”

    谢墨含一心只觉得心疼妹妹,闻言点点头。

    谢芳华无奈地看着她的哥哥,伸手揉揉额头,“李公子,真的不需要。”

    “我与秦铮兄相交一场,若是燕亭在,他也不放心你这般一个人天色晚了还出来抓药。可惜他如今不在,我们既然遇到了你,总要有一个人平安将你送回府。”李沐清执着地道。

    谢芳华有些无语,李沐清太过聪明,跟这样的人恐怕说什么也不管用了。

    “不错,就让沐清兄送你去吧!”程铭摆摆手。

    “沐清兄,我们先去来福楼,你快点儿回来。”宋方也立即道。

    李沐清点点头,温和地对众人道,“你们不必等我了,我将听音姑娘送去英亲王府,若是天色晚了,就改日再与你们喝酒,不去扫你们的兴了。也或许秦铮兄留我在落梅居闲聊一番,就去不了了。”

    “也好!”王芜笑着拍拍李沐清的肩膀,低声道,“沐清兄,你寻常不是爱多管闲事的人啊!如今怎么遇到这听音姑娘便与以前不一样了?难道你也对她……”

    “我前几日得罪了秦铮兄!因为我妹妹,你们知道的。”李沐清滴水不漏地道。

    王芜恍然,放开他,“今日我请客,你若是喝不上,我可不给你补回来。”

    “过两日我请!”李沐清笑着道。

    “那咱们走吧!”王芜招呼郑译、谢墨含、八皇子等人一声,抬步向来福楼走去。

    谢墨含落后半步,看了李沐清一眼,李沐清对他点点头,她又看向谢芳华,谢芳华无奈地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谢墨含也后知后觉地觉得似乎坏了妹妹的事儿,但事已至此,只能作罢,抬步跟着众人离开了。

    众人走远,谢芳华沉下脸,看着李沐清,冷清地道,“李公子,我要出京城,难道你也要跟我去?”

    “秦铮兄呢?你又是怎么避开他出了英亲王府的?你就不怕他再恼?”李沐清答非所问。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人太聪明,实在是让人苦恼,头疼地道,“他受伤了,我给他服了昏睡的药,最少要两日醒。在他醒来之前,我已经回去了。”

    李沐清笑了笑,“出城去哪里?”

    谢芳华有些不耐,抬起头,提醒他,“李公子,这是我的私事儿,我想没必要告诉你。”

    “可是真不巧,你的私事儿被我遇到了。”李沐清笑着道。

    谢芳华郑重其事地看着他,认真地道,“李公子,这件事情你最好还是不要插手。否则右相府的清流门第也会因此被玷污,更也许会让你受到牵扯。”

    “右相府没有那么清贵,我和我爹不太一样,不怎么怕受到牵扯。”李沐清对她道。

    谢芳华挑眉,“这么说,你是要跟我去了?”

    李沐清点点头,向走远了的谢墨含等人看了一眼,“这么些人都知道我要送你回府,若是不平安地真将你送回英亲王府的话,你若是真出点儿什么事情的话,以后我怕是洗不清了。”

    谢芳华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我去清河崔氏。”

    李沐清一怔,“清河崔氏?”

    谢芳华点点头,“快马加鞭,也要明日早上才能赶到清河崔氏。李公子,你确定你这贵体也要跟着我奔波操劳吗?”

    李沐清思索了一下,笑着温和无谓地道,“似乎是可以的。”

    谢芳华见他打定主意要跟着,也不想再浪费口舌耽搁,点点头,抬步向城门口走去。

    李沐清含笑抬步跟上她。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了南城门。

    过了大年初一,城门白日里便开放了,百姓们有的亲戚住在城里,有的亲戚住在城外,来往穿梭拜年,傍晚十分,进城出城的人流尤其多。

    李沐清和谢芳华不受任何阻拦地出了城。

    走出城外五里,在一处亭子边的柱子上栓了一匹马,谢芳华走上近前,伸手解开马缰绳,翻身上马,对李沐清道,“李公子,只有一匹马,你若是要跟着,恐怕得自己另想办法了。”

    “好说!”李沐清温和含笑地点点头。

    谢芳华双腿一夹马腹,也不等他,身下坐骑风一般地奔了出去。

    李沐清见谢芳华走了,拇指和食指放在唇边打了个口哨,口哨响过后不久,一名侍从牵着一匹马来到了李沐清的身边。

    “公子,您要出京城?”那人低声问。

    李沐清点点头,接过马缰绳,翻身上马。

    那人看着他,提醒道,“相爷说明日早上要和您……”

    “告诉父亲,就说我有事儿要出城一趟,两日后回来。”李沐清拦住他的话,双腿一夹马腹,身下骏马追随着谢芳华离开的方向而去。

    谢芳华的马术自然是极好的,但是李沐清的马术也不差。

    所以,大约一前一后走到入夜的十分,来到下一座城池时,谢芳华等候排查在过城门的时候,李沐清追上了她。

    谢芳华回头看了李沐清一眼,没说话。

    李沐清对谢芳华笑了笑,温声道,“如今入夜了,这一座城池距离下一座城池还有百里,若是我们不在这里用晚饭的话,恐怕到下一座城池的时候要饿肚子。”

    谢芳华点点头。

    二人一前一后交了通关文书,进了城。

    在一处不太奢华的门面前,谢芳华往里面扫了一眼,只见里面人多热闹,想必饭菜比较好吃。栓了马缰绳,打算走进去。

    李沐清立即伸手拉住她,低声道,“这个产业是英亲王府的。”

    谢芳华立即顿住脚步,抬头仔细地看了一眼门面,她对谢氏的经济脉络刚有了解,自然对京城其它府邸经营的门面不太了解。没想到这处门面是英亲王府的产业。

    看来有必要回头让轻歌查查京中各大府邸都有哪些产业了。

    “那一处门面是我家的,我们去那里吧!它的招牌菜是桂花鱼。”李沐清伸手指向前方不远处一处相当的门面道。

    “好!”谢芳华颔。

    二人一前一后,来到那处门面处。

    栓了马缰绳,二人进了门口,店小二迎了出来,见到李沐清一愣,连忙恭敬地见礼,“公子,您……怎么来了?”

    “路过!”李沐清道。

    “您请楼上雅间!”店小二打量了他身边的谢芳华一眼,连忙激灵地带路。

    李沐清缓步上了楼。

    谢芳华跟在李沐清身后也上了楼。

    二人进了雅间坐定,店小二立即询问,“公子,您想吃什么?还是老规矩?”

    “依照老规矩,另外多加一份桂花鱼。”李沐清道。

    店小二一怔,“你吃桂花鱼不是容易起疹子吗?”

    “她吃!”李沐清笑着指指身边的谢芳华,摆摆手,温和地道,“去吧!快一些!稍后用完晚饭我们还要赶路。”

    店小二闻言了然,连忙应声,匆匆出了房门。

    谢芳华打量这家门面陈设,想着原来清贵门第的右相府也有这样富华的产业,果然是不能太看表象。清贵门第未必不富贵。

    李沐清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笑了笑,“右相府怎么说也是累计几代了,总要有些家底。清贵只是相对来说。况且,我爹喜欢清贵,我不怎么喜欢。”

    谢芳华点点头,想起谢氏,相比较来说,右相府的确清贵多了。李沐清自然同右相不同。

    不多时,店小二便端上来了四菜一汤,一壶酒。其中有一盘是桂花鱼,他直接放在了谢芳华的面前。然后道了句,“公子,这位姑娘,您二人慢用。”便退了下去。

    “吃吧!”李沐清递给谢芳华筷子。

    谢芳华点点头,接过筷子。

    李沐清拿着酒壶满了两杯酒,一杯递给谢芳华,一杯放在自己面前。

    谢芳华抬头看他。

    李沐清温声道,“如今还没到立春的时候,看着天气是有些暖了,但是还是有些冷。我们要骑马赶夜路,为了驱寒,多少喝一杯。”

    谢芳华“嗯”了一声。

    李沐清不再说话。

    二人安静地吃着饭菜。

    半顿饭的时候,楼下忽然传来一阵吵闹声,这间雅间是靠窗的位置,将临街的所有情形都能一眼揽收在目。是以,楼下的吵闹声听得清楚,也会看得清楚。

    二人同时偏头看向窗外。

    只见楼下来了一群护卫队,大约三十多人,簇拥着两名女子,两名女子容色娇媚,身穿骑装,身段玲珑,即便是此时已经入夜,在门口灯火下也尤其醒目。

    这两个女子谢芳华正巧认识,李沐清也认识。

    一个是永康侯府的小郡主燕岚,一个是范阳卢氏的卢雪妍。

    谢芳华眸光探寻了一圈,便收回了视线,想着燕岚和卢雪妍大过年的不在京城而出现在此地,怕是也如永康侯府派出去的多方人马一样,出来查找拦截燕亭的下落。

    ------题外话------

    这个春节过得很忙乱,但我却觉得十分美好,收获无数真爱,码字也不觉得辛苦。因为有你们!亲爱的们,我爱你们!

    今日上墙:一袭白衣清华,LV2,解元“阿情,京门xx在V群流行起来啦,大家都去注册京门啦!比如我,京门染染,还有京门陌上、京门浮生、京门涵烟、京门烟烟、京门二奶、京门黑、京门小龙女、京门子茉、京门小三、京门风月、京门鱼鱼、京门安安、京门若泫等等!京门党等着你的到来啊!清一色京门党,多威风啊!京门党欢迎您哦!”

    作者有话:耍的这么欢快啊,那我也要配合大家,那个什么,我就叫京门奴婢吧!奴婢给各位奶奶们请安了!奴婢多多码字,争取向钻石码字狗迈进,奶奶们好好看文投月票哦,别让别人觉得我们好欺负一踩再踩了。爱你们,么哒!o(n_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