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道门法则 > 第一百三十章 因病请假
    于长老道:“这样吧,我有个主意,我们可以先试一试修行各派的反应,看看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比方说云安师兄闭关时不慎伤了经脉,此战不得不取消?”

    同样是打脸,有借口的打脸,总比在上千修士面前当众打脸强,而且还是隔着面巾,相对容易接受。

    大家都同意了这个借口,准备请执掌贵州的关圣阁出面,将这个消息先透露出去,到时候崇德馆再出面确认景云安的伤势,想必说服力也会大增。

    于长老便向刚才那位关圣阁护法飞符道:“伍护法,有件事情想请您相助,不知可否?是关于我家云安师兄与楼观魏致真试剑斗法的。”

    很快伍护法就回复道:“上午我们还在说起这件事,周真人都特意从庐山传了话回来,这一场让云安道兄好生打,无论胜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打出我们黔修的精气神,绝不能像浙江顾氏那样,七日不战,第八日跑出来认输,哈哈!”

    于长老顿时有些惊悸,飞符问道:“周真人也在关注试剑比斗?”

    那护法道:“正是。故此关圣阁长老们商议,准备让我前往武陵源为贵派助威,我约莫晚间便到,大概带七八个弟子,你们不要安排酒宴,我们随意暂歇一晚便好,切莫打扰云安道兄。对了,你刚才说什么事找我相助?”

    “呵呵,没事了……”

    于长老无法,将原话告知诸位长老,大家好一阵无语。紧接着,似乎是约好了一般,周边各省馆阁纷纷向崇德馆发来飞符,告知自家准备前往武陵源观战的人手名单,这一下,诸位长老更是无奈,看来请病假怕是行不通的,必须另寻他途了。

    在崇德馆中,平时执掌庶务的一直是于长老,所以大家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他的身上。

    于长老道:“好吧,其实没关系,这本也是一种试探,如今看来是非打不可的,那么我们现在需要作出一个选择……”

    顿了顿,他深吸一口气,艰难的道:“是任凭云安师兄硬拼日月黄华剑,搏取那一丝……不大的胜机,还是稳妥的去获得一个相对荣耀一些的战败方式?”

    景云安心中天人交战,纠结了也不知多少时候,最终顶不住了,他实在不敢想象,自己若是被魏致真一剑击败,以致当场受伤,会是什么样子。

    那时候,想必武陵源前人山人海吧?会有多少修士前来观战?这些修士中,有多少会将当时的场景用笔记录下来,然后四处传扬?

    若是自己被日月黄华剑所伤,伤势比水云珊还要严重,会不会传出去之后,被天下修士们认为,自己连一介女流都不如?

    想到这里,景云安有些悲哀的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于长老,再极其轻微的点了点头,其轻微程度连他自己都好似产生了错局他压根儿就是僵着脖颈,没有点头。

    但于长老还是看懂了他的想法,然后继续一个一个看向其余各位长老。

    其余长老几乎同时点头。

    “那好,接下来,请诸位一起盘算一番,我们能够拿出什么来?”

    这是躲不过去的,包括于长老在内,五位炼师都不是懵懂无知的孩子,宗圣馆和崇德馆之间那么多恩怨,人家凭什么给你面子?

    景致摩当年处处针对楼观弟子赵致然,甚至还闹到了真师堂上,至今被关押于东极阁中。

    景致武涉嫌刺杀赵致然刚刚过去没两年,连尸体都还没确认,这又是一桩极难化解的仇怨。

    两件事情都还没过去,大长老景云逸又不知道为什么,因一个小小婢女而和楼观掌门江腾鹤怼上了,闹得纷纷扰扰、天下皆知。

    正因为这些仇怨,楼观大弟子魏致真才向崇德馆发出了试剑挑战之约,到了眼前节骨眼上了,自己这边发现很可能打不过,为了不想丢人而请求对方给个体面?

    这需要多大的付出?而且,就算舍得付出,对方愿意接受吗?

    对于这个问题,于长老却似乎略有信心:“我和楼观这段日子也打了不少交道,我感觉赵致然还是可以谈一谈的。当然,我不能保证能够谈成,哪怕谈不成,最坏的结果也无非就是云安师兄上去硬拼罢了。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的出价。”

    在于长老的推进下,诸位长老很快达成了共识,银子、灵矿灵材、灵草灵药、符法器等等。参照于长老上次和赵致然用一万两银子购买第三场斗法顺位的价格,很快拉出来一张总计五万两的清单。

    接下来,就要看这位俗务处置经验极丰的于长老如何谈判了,对于他的谈判手腕,诸位长老一直很有信心。

    于长老带着长老们的授权,开始飞符联络赵然。

    “贵派魏道长何时抵达崇德馆?”

    赵然回复:“刚从武当启程,晚间可至贵州,明日一早当登门拜访。对了,武陵源在什么地方,是武陵山脉西南么?”

    “不错,西南山下有长溪,是为武陵溪,上溯至山腰间,便是武陵源山门……有件事,想和你商议,不知是否可行。”

    “于长老请讲。”

    上来就抛出底牌肯定是不行的,先得打两记马虎眼,喷点迷雾出来,迷雾也有现成的。

    “首先要恭贺魏道长两战皆胜,声名响彻天下,经此一战,楼观必为世人瞩目。听说魏道长得胜的消息,我崇德馆云安师兄很是振奋,拟以饱满的热情和斗志与魏道长全力试剑,为天下修士们奉献一场足可流传后世的大战。谁想,云安师兄昨夜闭关准备之时,气脉运行出了点岔子,这也是无心之失……呵呵……”

    赵然看着这份回复,心中好笑,这是想借口生病请假吗?

    “无妨,伤得重否?我可以代贵派请来武当孙真人,或者青城东方天师,又或者霍童山许真人,为景炼师诊治伤病。若是不重,我大师兄可以在武陵源前多等几日,若是伤得不轻,我们可以先去龙虎山约斗张炼师,待那边结束之后,再来武陵源。若是还不行,我们可以再等半年,半年之后,如景炼师所云,打一场天下瞩目,足可流传后世的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