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凤云归 > 第9章 皇后生辰
    凌苏是从后院的小门进的“凌绣坊”,一进后院,不出意外的,凌苏看到了一袭红衣的琉璃正倚坐在院子里的一棵老树下,手里依旧是他的那个白玉酒壶。

    “春桃你先去把房间收拾收拾,今日起我们便宿在这里!”

    “是!”

    春桃退下,凌苏才走到院落中央的石桌旁坐下,她淡笑着对琉璃说道:

    “你倒是了解我,就知道我一定会来这里,而不是去醉星楼?”

    “你准备好了?”

    琉璃并没有回答凌苏,而是瞥了她一眼,反问一句。

    “呵呵!已经拖的够久了,再拖下去,怕是我娘要亲自上阵了!”

    “你准备好了就行,别为难自己!”

    “嗯!”

    对于琉璃语重心长的话语,凌苏心中一暖,要说这两年里她最大的收获,怕就是与琉璃的知交了。

    “对了,昨日你离开后我便查了福满楼,可是,与我的房间正对着的那间客房并没有人。”

    这个结果虽然在凌苏的意料之中,却还是让她为之一愣,随之,凌苏起身走到琉璃的一侧,同样的倚靠着那棵老树坐了下来。

    “也许我知道昨日那房间里的人是谁了!”

    “嗯?”

    琉璃稍偏着头,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刚刚来的路上,我差点被一辆马车撞到!”

    “什么?”一听凌苏说自己差点被马车撞到,直接坐直了身子,转身就要查探凌苏是否受伤。

    “我没事,只是差点被撞到而已!不过,我却有一个发现,那马车很不一般,马车里的人我凭直觉,觉得就是昨日那人!”

    “你确定?”

    “我不能确定,只是昨日那人给我的感觉,居然跟今日马车里散发出来的气场很像!”

    “马车里是何人?”

    “我不知道,正想问你呢!”

    “问我?”

    “对呀!那辆马车的四周都是云蟒图腾,按理说云蟒图腾可是太子的专属图腾,可金陵国现在并无太子啊!”

    “你看清楚了?”

    “不会错的,当时离的有点远,我还特意靠近看了一眼,不会错,我靠近的时候,感觉到马车内散发出来很冰冷的气息,很可怕!我吓的赶紧撤了!”

    结合琉璃给的信息,其实凌苏已经猜到了,只不过,她还想在琉璃这里得到肯定的答案。

    “东云国太子,云战!呵呵!来的真快!”

    凌苏侧头看了看琉璃,不知道为何,凌苏总觉得琉璃提到东云太子的时候,好像带着嘲讽。

    “真的是他!可是,他为什么要盯上我呢?今日的事情我觉得只是巧合!”

    “不管是不是巧合,你现在搬出将军府还是太危险了,你那个表哥待你不错,有没有可能,嗯?”

    上一秒还很严肃的琉璃,此刻突然画风一改,笑的很是戏弄,凌苏直接白了琉璃一眼,起身不准备再理这个不正经的家伙。

    “没什么事赶紧离开这里,看到你就烦!”

    凌苏没好气的留下这么一句话,随之头也不回的径直回了房间,琉璃在凌苏“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后才仰头苦笑着饮了一口酒。

    “春桃去给我打盆清水!”

    进了房间,凌苏直接交待春桃,而后才走进内室,脱下衣衫,露出白嫩的胳膊,凌苏手臂轻翻,外侧赫然出现女子手掌大小的青紫。

    凌苏皱起眉头,难怪这么疼,想到出将军府那一摔,凌苏心中骂了句“娘的,肯定伤到里面的筋了”。

    “吱呀~”

    “哎呀,小姐,您怎么伤的这么重都没说一声呢!”

    春桃进来便见凌苏暴露在空气下的伤,她放下手中的脸盆,上前抬手又不敢碰的叫道。

    “没事,清理一下,把药膏给我擦上,休养几日便没事了!”

    “这能行吗?还是请个大夫来看看吧!这要是让夫人看到,定会心疼的!”

    春桃急的直掉眼泪,手足无措间又提到了夫人,凌苏叹息,看来这事是肯定瞒不住了。

    这边的事情,如果让她娘知道,按照她娘的性格,凌苏相信,会闹的将军府不得安宁,怕是连表舅舅都会受到牵连。

    到时候,表舅舅的情路恐会难走喽!

    “春桃,这事就不要通知夫人了,听到没有!”

    “可是”

    “没有可是,按我说的做,快点给我清理一下,你想让我疼死吗?”

    “哦,是是是!春桃马上给小姐处理!”

    一刻钟后,擦了药膏,凌苏感觉清凉许些,也不似之前那般疼的火辣。

    “春桃,去将我绣好的‘金凤成祥’拿给琉璃公子,告诉他用梨木镶嵌玉石制一‘座屏’,三日后我去取!”

    “是!”

    春桃离开后,凌苏才将之前被林意秋给摔断的玉蝶簪子拿了出来,看着两截的簪子,凌苏心中叹了口气。

    唉!这要是让娘看到,定骂死自己了,这可是她的成人礼,就这么断了,真有点可惜。

    凌苏盯了玉蝶簪子片刻,小声呢喃了一句:“明日拿去群荟珠宝楼请那里的工匠修修看吧!”

    ******

    五日后

    今年金陵国皇后娘娘的生辰,办的可谓是格外隆重,一来,当然因为东云国太子今年的来访,金陵皇上可是特意交待了,皇后生辰定要隆重体面,不可失了金陵国的国威。

    这二来嘛,皇后是想为自己的儿子,二皇子选一位正妻,更想拉拢一些朝中大臣,来辅佐二皇子。

    再有就是金云公主的婚事,皇后娘娘此次可是为金云公主嫁回东云国做足了准备,就等东云太子来了,让两人再培养一下感情,事便算是成了。

    凌苏这五日来,一直乖乖地呆在“凌绣坊”内,未曾出门,就连那玉蝶簪子也是吩咐春桃拿去群荟珠宝楼去修的。

    这一日,凌苏早早便起床梳洗,虽然她搬出了将军府,但是进宫的话,她还是要跟着贺知义一同前去的。

    凌苏知道这几日贺知义在寻她,怎奈她不出门,贺知义也找不到。

    “小姐,马车都准备好了,咱们是直接去宫门口等表少爷,还是去将军府?”

    “去将军府吧!”

    凌苏又看了看铜镜中的自己,确认自己不张扬也不寒酸才起身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