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欢喜农家科举记 > 第16章 这是人设
    陶家的旧居不大,前后三进,盛家的人马来住,刚好住满。

    管事盛通向来办事谨慎小心,是盛家老爷专门指来帮衬两个小爷的,今儿他将那量错了米的小厮训了一顿,训得口干舌燥,两位小爷又回来了,他过去伺候,才听得安丘这边,实在没人能吃下他们带来的粮食。

    两位小爷垂头丧气,二爷更是把安丘陶老爷背地里大骂一顿。

    他劝盛齐明,“二爷何必跟陶家老爷置气,他们吃不下咱们的粮食,莱州定能吃下,二爷犯不着生气。”

    盛齐明正在气头上,哼哼道:“莱州虽大,但是过去卖粮的人也多,一个压价跑不了!况父亲联系的这一户人家,论家产也就同陶家相平,他能认识多少有钱人?”

    还有一个要紧的,盛齐明都不想说了。

    因着陶老爷最迫切,他们先来了安丘,做生意一天一个行情,他们后日再去莱州,把生意做起来又要好些天,谁知道那时候又是什么粮价?说不定掉到七钱了!

    盛齐明哼哧哼哧生气,拉着盛齐贤,“大哥,咱们找找门路,私下里出手一些,就是到了莱州,也好挺直腰板同他们谈。”

    盛齐贤皱着眉头思索,管事盛通可吓坏了,“二爷,使不得!咱们是偷偷过来卖粮食的,这山东地界管得严,咱们可别在这生事,到时候人生地不熟,可怎么好?”

    “你这话说得,好像我要被抓进去似得!”

    盛通赶紧上来要捂他的嘴,被他避开,只得急急道:“这话哪能乱说,我的二爷,咱们还是老老实实去莱州,说不定就都出手了。”

    “根本不可能,”盛齐明嚷道,“刚才吃饭,郝家老爷已经说了,他连襟就是莱州人,他们莱州都去过好些粮商了,根本不缺粮食,咱们要不被拦腰砍价,要不就别想出手!说什么一斗米一两银子,安丘能卖上十钱,到了莱州我看最多八钱!”

    盛通还是很乐观的,“八钱也好呀,江南的米价才二钱一斗,咱们还是赚的。”

    “赚什么?就是把剩下的米全部出手,三百两赚不到,加上安丘赚的钱,也就四百多两银子,咱们来回水路陆路花费多少,小厮吃喝又是多少,更不要说根本卖不完,还要运回去,又是一笔损耗!”

    盛齐贤在旁听着弟弟烦躁地算来算去,账算得门清,连管事盛通都说不出安慰的话了,他长叹一气,“先去莱州再说吧,不成就找点私下的门路,说什么不能再运回去了。”

    他这么一说,盛齐明才松了口气,只是盛管事揣着这话,心里就跟有兔子蹦似得,不踏实。

    他这边出了门,刚要往后边退步去,就见小厮二恒急急慌慌跑了过来。

    他瞧见二恒这毛躁的样子就是一瞪眼,“急慌什么?让你量米你毛手毛脚,看个门还急急慌慌?”

    二恒刚被他提着领子在门口骂了一顿,现下见着盛管事不由缩了脑袋,小步到了盛管事边上,“通爷,门口有两个人,说是什么崔七爷家的仆人,要见咱们大爷二爷。”

    “什么崔七爷?哪来的崔七爷?我怎么不记得安丘这边有姓崔的老爷?”

    二恒支支吾吾,“就说是崔七爷来着,来找咱们两位小爷的......”

    “问都没问清楚,你敢随随便便通传?你真是......”盛通使劲瞪了二恒一眼,直奔门口去,“看个门还要我亲自教你?!”

    边走边嚷来到了门口,拉开门一瞧,只见两个破衣烂衫的小孩站在门前,还是刚才在树下吃煎饼的。盛管事直接忽略,又往巷子前后看去,一个正经仆从打扮的都没有。

    他转回头问二恒,“人呢?”

    二恒往崔稚和魏铭身上一指,“就他们俩呀!”

    “胡扯着玩呢你!你是不是欠揍了?!”盛通一撸袖子,扯了二恒就要打,呼听外边有人叫停。

    “这位管事,我们二人是崔七爷派来询问事情的,那位小哥并没骗人。”

    清亮的女娃声音,只是声音中的镇定、调理让人不由认真对待。

    盛管事转头看去,上下将两个娃娃打量一边,“你两人不是路过吃煎饼的么?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地界。”

    崔稚说不是闹的,“我们七爷嘱咐了,先把贵府瞧上一遍再登门。”

    盛管事拧着眉头看她,“你们七爷到底是哪位?这总得说个清楚。”

    “这却是最说不得的,我们七爷说了,我们只做买卖,不论旁的。”

    盛管事更疑惑了,“你们七爷要做什么买卖?”

    “粮食。”

    这两个字一落地,盛管事便是一惊。

    找上门来做粮食生意,那当然是好事,可这位什么七爷身份不透漏分毫,怎么可能怎么都是私下里的营生啊!

    他立时便想到了盛家兄弟的态度,尤其是盛齐明,这什么七爷简直对了盛齐明的路子!

    要不得要不得!连身份都不露的人,能做什么生意?

    万一是钓鱼的,可怎么办?

    崔稚看着盛管事满脸的惊诧,不禁心下愉快,她前后跑了好几趟,信息不是白白收集的,投其所好最是要紧。

    她得意的看了魏铭一眼,昂首挺胸地等着管事把她请进去,谁想管事忽的一甩手。

    “我看你们两个小孩,就是瞎听了两句上门糊弄人的!什么崔七爷?什么粮食?没有的事,赶紧走!”

    说着吆喝撵人。

    崔稚目瞪口呆,她是哪里漏了破绽吗,这管事怎么这个态度?

    只是她不知道,这位无意说中真相的盛管事,只是担心家里两位主子接了这桩生意,出了岔子。

    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崔稚一下心急起来,刚要上前再说,一把被人拉住了。

    这个工夫,盛管事啪地一声,已经关上了门。

    “嗯?这什么情况?放着生意不做?刚才两兄弟可不是这么说得……”崔稚一脸懵,“崔七爷的人设崩塌了吗?”

    魏铭示意她到一旁来,想起她刚才跟自己讲的“人设”这个词,说人设一定要立好,把人设立住,一切照着人设行事肯定行,然而一旦人设崩塌,前后反差太大,形象就难以挽回了。

    他听着颇觉有理。

    犹记得初初学到唐诗《悯农》,诗人李绅一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流芳百世,乡间小儿不通诗文也能背上两句,都道李绅眼中有百姓,懂疾苦。只是后来学史,他才晓得那李绅为官酷暴,滥施淫威,其治下百姓恐惧而逃,后人读到此处,更觉不寒而栗。

    正是崔稚所说,人设崩塌。

    他见崔稚迷惑,道,“崔七爷人设没崩坏,也不是盛家兄弟不做生意,而是这位管事自作主张。”

    “啊?”崔稚愣住,“他敢做这么大的主?真是宰相门前七品官!”

    “倒也不是......”魏铭看向盛家门的方向,道,“再等等吧。”

    “难道要等到后天他们启程?”崔稚鼓着气。

    见她气鼓着两腮,魏铭不禁想笑,他没解释,只是道,“作为崔七爷的家仆,应该不急不躁,更不能随意放弃,这是人设。”

    崔稚仰头,惊讶瞧了他一眼。

    果真是个学霸,学得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