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清穿修仙 > 第九十九章 了空大师
    书萱将柳书雪的反应看在眼里,其实也明白她的想法,不就是害怕姐妹两同住一宫,将来会因为争宠反目成仇吗?这住的远一点,结仇的几率也小一点。

    “嗯,妹妹在承乾宫也要当心,这人心难测,妹妹可千万别让人再算计了去!”

    不过书萱也没有拆穿她的那点小心思,反正她也没什么坏心思。

    两人分开后,书萱便随着宫女一路到了坤宁宫,按规矩来说,新进宫嫔入宫是必须得向主位娘娘请安的,可是不知为何赫舍里氏却差人来传话,说她这一路劳累了,让她好好休息,今天就不用去请安了。

    书萱虽然不明白她到底什么意思,可是却也不愿意去想那么多,管他什么原因呢?反正自己也不乐意去,她这样的举动正合自己心意呢!

    “奴婢给小主请安。”

    “奴才给小主请安。”

    到了坤宁宫偏殿,早就等候在这里的太监宫女们连忙上来给书萱请安。

    “你们都起来吧。”

    书萱看着跪在地上的太监宫女们,叫了声起,便带着人往内室走去。

    “你们先报一下各自的名字吧。”

    到了屋子里,书萱坐在凳子上,对着几个人说道。

    “奴婢红杏。”

    “奴婢绿柳。”

    “奴才姓林,小主以后叫奴才小林子便好。”

    几人挨个儿报了一下自己的名字。

    “好了,既然你们被分配到了我这里,那以后咱们要一起生活的时间还长着呢,有些话我先说在前头,你们也给我仔细的记着。”

    书萱听了她们的介绍,缓缓的说道。

    “小主请说,奴才一定谨记。”

    几人跪着应了一声。

    “那好,我知道我一个新进的宫妃,自然会有人往我这里安插人,我不管你们是谁派来的?既然你们到了这里那就得认认真真的做事……”

    “小主,奴才只是内务府分配过来的,背后并没有其他的主子,奴才一定一心一意的服侍小主,不会有其它的心思。”

    书萱的话还没说完,一众宫女太监们连忙向她磕头表忠心。

    “好了,我的话还没说完,你们急什么啊?”

    书萱赶紧叫住了他们,继续说道,“我不管你们背后到底有没有主子,我只需要你们做好你们份内的事,就算你们往外面传消息也没关系,反正我这里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但若是你们敢在我这里动什么手脚来害人,可别怪我心狠。”

    说到最后,书萱冷冷的扫了她们一眼,还在声音里加了一点威压,底下的宫女太监们感受到这突然的压力,整个人连大气都不敢出,整个房间里静的连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见。

    “行了,都别跪着了,只要你们以后好好的为我办事,我也不会亏待你们的。”

    等了一会儿,书萱觉得差不多了,便收回了威压,对着他们说道。

    “请小主放心,奴才/奴婢一定会忠心耿耿的服侍小主,不敢有任何的不轨之中。”

    感觉到身上的压力散去了,几人差点瘫坐在地上,不过还是强撑着向书萱表示了忠心。

    “那就好,小白。”

    书萱点了点头,对着小白使了个眼色。

    小白立马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荷包,挨个儿的给几人发了。

    “奴婢/奴才谢小主赏赐。”

    几人拿了东西便磕头向书萱谢恩。

    “行了,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许进来。”

    “是。”

    宫女们听了松了口气,赶紧的走了出去。这位新来的小主实在太厉害了,跟她待在一起,感觉压力特别大。

    “我不知道这个法子有没有用,不过被我这威压一吓,她们暂时应该也不敢再有什么小动作了吧!”

    书萱看着走出去的人想道。

    书萱也知道在这皇宫里想要自己宫里没有钉子是不可能的,这样那就只有稍微显露出一点实力,让她们不敢轻举妄动了。

    夜里,乾清宫中的宫人都被赶出去了,里面就康熙一个人,他此时好像在等什么人。

    “了空大师,你可终于来了,前些日子你传信说要到皇宫来,朕就一直盼着,没想到这一等竟就让朕等到了今天。”

    过了一会儿从没在走进来一个身穿袈裟的大和尚,康熙见了连忙迎上去说道,言语间竟然收起了身为帝王的威严,反而对那个和尚有着些许的感激。

    “贫僧本来打算早就过来的,可是突然有点事情耽误了,所以来的晚了些。”

    那个叫了空的和尚对着康熙双手合十,说道。

    “按照大师的叮嘱,这柳家两姐妹朕已经留在宫中了,可是据朕的暗卫回报她们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啊?不知大师留下她们二人是何用意?”

    康熙和了空大师走到椅子上一左一右的坐好,康熙便有些疑惑的问道。

    “皇上可还记得几年前的刺杀事件?当时宁波府柳大人还曾为皇上挡过一剑。”

    了空大师对康熙的疑问避而不答,反而说起了曾经的往事。

    “朕自然是记得的,当时若非有大师出手,朕可能就会命丧乱党之手了。只是当时大师追着那贼人而去了,直到今天才有机会再见,让朕没有机会好好的感谢大师。”

    “当时刺杀皇上的并不是普通人。相信皇上当时也发现异常了吧!”

    “的确,当时有不少受伤的侍卫,朕用尽了办法都无法替他们的伤口止血,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流血而死。大师可知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说着,似乎是又一次想到了当时的惨状,康熙的眼里浮现出了一抹不忍。

    “的确,他们并非普通人,乃是修士,也就是你们口中所说的修仙者,只不过有些人想走捷径,为了修为做出了许多伤天害理的事,被称之为邪修,与我们正统的修仙者向来不和。”

    “修士?邪修?你们之间有什么不一样?他们为何要向朕出手呢?”

    康熙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关修炼界的事,忍不住多问了几句。

    “因为现在修炼资源匮乏,所以他们便想通过一些其他不正当的手段来修炼,而你身为凡间的帝王,身负龙气,他们便想杀了你之后掠夺你身上的龙气,这对于修炼者可是大有益处的!”

    “什么?竟然还有这种事?”

    康熙听了被吓得惊叫了一声,之后又疑惑的问道,“那为何自那次之后他们又没有再出现呢?”

    “这世间的修炼者本就避世,居住在另一片空间,出口有宗门之人把手,里面的修炼者不会轻易的出来,上次皇上遇到的邪修,也是趁着守门人不注意偷跑出来的,贫僧此次出来便是为了追捕他们,只是没想到他们隐匿的功夫竟然如此厉害,贫僧也是直到前些日子才将他们全部消灭。”

    “原来如此,既然那些所谓的邪修被消灭了,那朕就放心了。”

    康熙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直到此时他都还记得当初的那几人给他的压迫感,那时根本提不起反抗的念头,只有默默的等死,这么多年来这件事一直被压在心底,谁都没有说过,现在得知他们已经不在的消息,终于可以放心了。

    “那些邪修的确已经被贫僧消灭,可是就在前些日子贫僧处理完事情想要回去时,突然接到长辈通知,说今年宗门中有小辈出来历练之时,有些不明身份的人闯了出来,所以便命贫僧在外调查此事。”

    “大师若有什么需要请直说,朕一定派人全力相助。”

    康熙觉得解除了自己心中最大的石头,豪爽的对着了空说道。

    “这些事贫僧自会处理,皇上无须忧心。况且修士之间的争斗再多的凡人也是无用。”

    了空摆了摆手,拒绝了康熙的提议。

    “既然如此,那朕就不强求了。”

    康熙想了一下曾经遇到的那些人,发现自己的士兵的确无法与之抗衡,便歇了这个心思,又问回了最初的问题,“可是大师为何一定要朕将柳氏姐妹留在宫中呢?”

    “贫僧虽然实力不高,可是也懂一些推衍之术,在来皇宫之前,便算了一卦,得知皇上将来会遇到一危机,而破局之人便是曾经替皇上挡过一剑的柳文昊之女。只是贫僧实力不足,并不能推断出到底是哪位,只能让皇上将她们都留下了。”

    “柳家小姐?这柳文昊不是有三个女儿吗?为何大师只让我留下两位呢?”

    关系到自己生命安全,康熙可是谨慎无比的。

    “在得知柳文昊之女可以让皇上避过危机之后,贫僧便为柳家三位小姐算过一卦,可是却得知柳家二小姐为早夭之相,若无特殊机缘是不可能活到现在的。”

    “至于柳家大小姐的命格却一片模糊无法推算,这样的命格实属罕见,若非她天生命格异常,那便是有大能替她遮掩天机,这无论是哪种,都说明了她的不一般。”

    “唯有柳家三小姐命格普通,虽然偶有波折,却只是平淡一生,与皇上并无牵扯。”

    那个被称为了空的和尚一脸肃穆的说着,若是忽略掉他眼里的那一点精光,倒也真是一个高僧的形象。

    “既然这柳文昊之女将来于朕大有用处,那朕之前给她们的位份会不会太低了?”

    康熙听到这番话皱了皱眉头。

    “皇上多虑了,那虽然是贫僧卜卦的结果,可是皇上也无须太过小心,只须以平常心对待,否则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了空面无表情的劝着康熙。

    “可是,这毕竟关系着朕的安危,朕又怎能放心呢?”

    康熙此时也坐不住了,焦急的在那里走来走去说道。

    “此时事情还未发生,皇上在这里着急又有何用,只需要顺应本心即可。”

    “大师,要不然这样吧!我以师傅之礼待你,你以后便留在皇宫教我修炼行吗?”

    康熙这时为了自身的性命,也顾不得摆架子了。

    “皇上不可,贫僧修炼的佛门功法,功法并不适合皇上修炼。”

    了空摇摇头,拒绝了他。

    “那大师可否为朕寻找适合朕修炼的功法呢?大师若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朕一定倾尽全力为大师办到。”

    康熙还是不肯放弃,想要通过了空得到适合自己修炼的功法。

    “恐怕贫僧得让皇上失望了。想要成为修士首先身体要有灵根,而皇上却没有,所以即便贫僧找来了功法,皇上也是无法修炼的。”

    “难道朕就注定无法掌控自己的生命吗?”

    听了了空的话,康熙挫败的喃喃自语道。如果从没见过所谓的修炼者,康熙还能努力的争取做一个凡人界的好皇帝,可是现在明明知道了,却由于自身的原因无法修炼,这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皇上何必如此呢?你乃上天认定的帝王,身负大气运,若是遇到了危险,自当有贵人相助。”

    了空说着想了想,又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递给康熙说,“皇上,这枚玉佩乃是贫僧出来时,师门长辈交给贫僧的防身之物,此玉不仅可以隐藏气息,还有防御之效,现在贫僧将之赠与皇上,还请皇上随身携带,以后若有危险,兴许能救皇上一命。”

    “这……此玉既然是你师门的长辈给你的防身之物,朕又怎么能收呢?”

    康熙见到这块玉佩眼前一亮,刚想收下,可是又想到了这里,便又收回手说道。

    “皇上尽管收下吧!师门长辈将这玉佩送给我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贫僧实力虽说不是很强,可是这世间并没有什么厉害的修炼者,比我的实力自保已经绰绰有余,也用不上这块玉佩。”

    了空依旧拿着那块玉佩递给康熙,并没有收回来的想法。

    “既然如此,那朕便收下了。”

    康熙也没在推脱便直接将玉佩收了起来,又对着了空说道,“大师一路劳累,今日便在这乾清宫住下吧!朕早已让人给你收拾好了房间。”

    “贫僧谢皇上!”

    “梁九功。”

    康熙对着门口大喊了一声。

    “奴才在。”

    康熙的声音刚落下,就看见梁九功推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位是了空大师,你带他到我之前让人收拾好的那个房间去,记得要对大师恭敬点,千万不可冒犯了。”

    康熙对着梁九功交代道。

    “喳。”

    梁九功应了一声,又对着了空说道,“大师,请随奴才来。”

    了空随着梁九功离开了,偌大的乾清宫里就剩下了康熙一个人,今天知道的事情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震撼了,他需要一个人好好的平复一下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