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东风第一姝 > 第153章 青衣公子
    江嵩从洪姨妈那里接手了几个铺子。

    但他只管当个甩手掌柜,店里的生意都有洪家原来的伙计打理。

    那些伙计对他不冷不热的。

    即便如此,他也每天往铺子里跑,想着多少学点本事,不然以后照样教人看轻。

    铺子里琐事不断,账面名目繁多。

    管事也不肯用心带他,只管嘴上哄着他抱几本账册翻着。

    江嵩看了好几天的账本,仍然一头雾水,不知究竟能看出什么来。

    他几次想放弃,好在终于收到姚钰的回信了。

    姚钰在信中告诫他,坚持下去,否则房契不管在谁手里,铺子都是别人家的。

    江嵩想起,前段时间,姚钰回桃花郡之前,曾交给他一封密封的信。

    他说,等晏瀛洲从桃花郡回来后,让江嵩亲自将密信送到衙门,不要被任何人发现是他送的。

    江嵩还问过,信里装的是什么。

    姚钰当时温和一笑,答道:“是让晏瀛洲不太好过的东西。”

    江嵩一脸不解。

    他耐心地解释道:“田吉和赵世德画押签字的证词,指控你那个嫡兄为幕后主使。”

    那时候,江嵩吓得不轻,结结巴巴地问姚钰是不是要对江家下手。

    “我还指着你爹提拔我呢,怎么会将江家陷于不利呢?”

    姚钰的笑容似乎总是从容不迫。

    他说:“我让你将信送到衙门就是为了让江郡守看到,他看到了,江聪也就看到了。”

    虽然姚钰的语速不快,但江嵩却一个字也没听懂。

    姚钰在他面前,好像话比平时多一些。

    “至于信里的证词,自然都是真的。”

    “我跟了江聪那么久,他的底我摸得很清楚,而且我还准备了田吉和赵世德的手印……”

    愚钝如江嵩,只有那两个名字他听懂了。

    江嵩顿时骇然道:“他们、他们不是死了吗?”

    “死人好啊。”

    姚钰就像没有脾气一样,脸上永远带着温和得体的笑容。

    “俗话说,死无对证。谁又能把死人挖出来,比对他们的手印呢?”

    至今想起姚钰的话,江嵩在大白天也觉得毛骨悚然。

    那时候,他最崇拜最信任的姚从事,第一次让他觉得像个陌生人。

    江嵩叹了口气,重新翻开面前的账簿。

    账簿上的字他全都认识,但是这些字连在一起他就认不出了。

    他费劲地往下看,心里想着,一定是因为自己太笨,才会什么都学不会。

    就像姚钰说的那些话,他一直都听不太懂。

    江嵩盯着账簿,想起姚钰临走前,他问的最后一个问题。

    “姚从事,”江嵩低头怯怯道,“晏司狱是不是以前得罪过你?”

    在他的印象里,晏瀛洲冷冷淡淡的,但绝不令人生厌。

    姚钰只是微微一笑。

    他说:“我姚钰求而不得的东西,晏瀛洲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轻易拥有。”

    “江三郎,”姚钰叹道,“换作是你,你希不希望他消失呢?”

    江嵩想不明白,也不愿去想。

    他推开账簿,找来纸笔给姚钰写信,告诉他林泉郡来了位钦差大人,姓苏。

    写到这里,他想了想,又把新打听到的添上。

    “……吏部侍郎。”

    这一日,天阴沉沉的,像要下雨。

    金铃儿陪阮思上街买胭脂水粉,阮思嫌麻烦没有让她带伞。

    “要是下雨了,我就带你去茶楼吃点心。”

    走到街口,阮思想起窦一鸣爱吃桂花糕,便拉着金铃儿去东城的茶楼买点心。

    “豆子喜欢吃桂花糕,我们买点顺路送过去。”

    金铃儿嘻嘻笑道:“小姐是给豆子买,还是给姑爷买啊?”

    阮思笑着捏她的脸道:“你这小蹄子惯会取笑你家小姐的。”

    两人去东城的茶楼买好点心。

    阮思正要往大牢那边走,天空中开始落下豆大的雨点。

    “小姐,我们去那边廊下避避雨吧!”

    她点点头,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拉着金铃儿,匆匆跑到屋檐下。

    不多时,屋檐下便聚集了好几个来避雨的行人。

    一个书童护着一位青衣公子来到廊下。

    他一面说着“借过”,一面小心地侧身让他家公子先过。

    青衣公子一步跨到廊下,接过伞,探出身子,将伞举在书童头顶。

    书童不好意思地笑笑,轻巧一跃跳过来。

    阮思看出他的轻功不差,便多看了那青衣公子几眼。

    那人看着温润如玉,气质风度不俗。

    “小姐,这雨怎么越下越大了?”

    如注的雨水从屋檐上倾泄下来,地面上很快积起浅浅的水洼。

    一个背着麻袋的汉子大步跑过来避雨。

    他一脚踩在水洼里,激起无数飞溅的泥点。

    金铃儿惊呼道:“小姐当心!”

    阮思避无可避时,那个青衣公子突然抢步上前,及时挡住溅起的泥浆。

    他那袭青衣被溅了串串泥点。

    阮思和金铃儿的衣裳却未被泥浆弄脏。

    她刚要道谢,青衣公子揖了一揖道:“两位姑娘不妨往里站些。”

    “多谢公子美意,只是……”

    “无妨,”他微微一笑,眉宇柔和,“秋雨清凉,站外面正好观雨。”

    书童瞪了那罪魁祸首一眼,忙取了帕子蹲下给主子擦拭。

    刚才那个汉子红着脸,在一片指责声中,低头钻进人群中,木讷地放下麻袋站好。

    他的衣衫单薄破旧,缝了无数补丁。

    在这里避雨的多是东城贵人,见了他的落魄模样,便不自觉地避开他。

    他身边很快散出个圈来。

    汉子见状,小心地把装得满当当的麻袋拖到脚边,生怕不慎碰到哪位贵人的衣角。

    青衣公子劝阻书童道:“砚心,起来吧,不必擦了。”

    那汉子见他是个温柔和善的,挤出笑容凑过来问道:“这位小相公,俺想跟你打听个事。”

    “大哥请讲。”

    汉子有些紧张地问道:“你晓不晓得,姚钰姚大人住在哪里?”

    阮思心中一惊,转头看向那个汉子。

    他看着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庄稼汉,不知他怎会跑到城里来找姚钰……

    青衣公子拱手道:“实在抱歉,小生并非本地人,只是偶然游学至此略作停留。”

    汉子没听懂。

    砚心不耐烦地说:“我家大……公子说,他不认识那位姚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