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对。”叶素蕊点了点头,随后想到府内那对姑侄暴躁的样子忙问道:“这次皇上对叶程两族的惩罚是不是挺严重的?”

    “何止严重呀,就差连根拔起了,但凡手上有点权利的,有人命的全被斩首示众了。

    至于其它参于者全都被流放到矿上采矿去了。”

    “痛快。”叶素蕊听后顿时高兴的回道。

    可是因为笑容太大,扯动了脸上的伤口,因此倒抽了两口冷气。

    随后想到什么,忙笑着说道:“原来如此。”

    之前他还愁着怎么能让皇上小心她的那位渣爹呢,不过经过这么一闹,皇上怕是不会再重用他了吧。

    那么只要自己这边顺利,想来报仇的机会很快就会到来了。

    同时心里也十分的佩服杨志刚夫妻二人,没想到一出手就把叶程两家的后路给断了。

    随后问道:“还有什么吗?”

    “有,程英也是间接的死在了他们的手里。”阿左道。

    随后把打听到的经过简单的给她说了一遍,至于再深的程英的认罪书等等他们倒是没有查到。

    “就这么死了还真的是便宜她了。”叶素蕊听后愣了一下,随后有些失落的说道。

    之前她可是没少欺辱她,本来还想着自己动手呢,结果却没有机会了。

    “那个,那个迎霜现在就是杨夫人的手下当差。”阿左欲言又止道。

    因为他觉得这事必须得告诉她,毕竟之前小小姐独独放走了她,也不知道中间是不是有什么事。

    叶素蕊听他这么一说,倒是想起了之前迎霜回来的时候,跟自已提到的救命恩人的事情,她本来还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村姑呢,没想到竟然是她。

    想到这里,立马想到了迎霜为了自己而惨死的样子,如果这一辈子,她能有个好的归宿过她自己想过的日子也不错。

    随后摇了摇头道:“我既然放了她那就随她去吧。”

    何况她了解迎霜的姓子,如果不是信的过的人,她是不会瞎说的。

    “是。”阿左愣了一下,忙点头道。

    “还有吗,没有的话,我们得尽快回去了。”

    “没有了,就是杨夫人拜托的事,我们要不要查?”

    “查,她既然帮我查出了杀母凶手,那么我也帮她一把,不过这事你们别管了,有我在府内查更方便些。”叶素蕊说到这里顿了一下道:“你们最近查查程家的情况,我要趁着那人渣不在京城,斩他一臂。”

    “明白。”阿左点了点头道。

    之后把叶素蕊送回了叶府,直到她安全的到达了屋内之后才返了回去。

    第二天,等杨志刚他们走后,叶兰便想着带着阿红和安宁进一趟深山,一是采药再一个就是打算收集点猎物放到空间内收着。

    结果刚出门便看到田忠驾着马车走了过来,只好对安宁挥了挥手,迎上去。

    “见过杨夫人。”田忠看到她过来,忙下车行礼道。

    “田伯不用客气。”叶兰忙摆手道。

    这时田小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看到她的打扮后忙说道:“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