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熙也不是吃素的,望着静芙也乐了,抱着双臂看起戏来,“那行打坏了也不是我的事,找谁的麻烦也不找我的,我无所谓的。”

    静芙从衣领子上抽出一根针来,拉过李嫣儿站在李文熙前面,笑眯眯的开口,“大王爷,你还想吃我的药么,还是你以后都不打算跟六王爷来往了呗,也求不着我了呗。”

    其他人看的欢乐,哈哈哈大笑起来,李嫣儿也扶着静芙的肩膀笑着起哄,“扎他,别客气。你知道不知道别得罪大夫啊。”

    李文熙气的用手点着她们,“你们行啊,都跟着起哄,文鑫,你还愣着干啥,帮我把人拉开呀,打坏了你我回去全都要吃挂落。”

    “大哥说了算。”

    李文鑫调皮的朝文琦挤挤眼笑的很促狭,一起上前将李文浩给拉开,十王爷已经被打成猪头了,鼻青脸肿几乎没法看了。

    “哈哈哈!十哥……哈哈哈!”

    李文鑫拍着大腿笑的前仰后合。

    李文锦被李文浩打的脸都肿了,鼻子也流血了,眼睛也打肿了,脸也肿了一边,嘴角都有点豁出血的感觉,衣服也打的撕破了,比乞丐还惨呢。

    众人也低着头忍着笑,实在太可乐了。

    “你,你们……哼!”十王爷被打的口齿不清,一甩袖子先一步跑了。

    静芙这才站出来给各位行礼,“抱歉因为我的事让大家扫了兴,看来我不该来的,丁香送我回去吧,王爷你留下跟大家玩一会把,别为了我惹得大家都不高兴。”

    “别呀,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投脾气的朋友,你别走呀,也不关你的事,是他先挑事的,你别走我不让你走。”

    李嫣儿拽着她的袖子撒娇,满脸祈求。

    “我留下大家都尴尬,改日你找我玩呗,我领你去我外公的庄子玩,我带你去采药抓小猎物,我会烤肉呢。”

    静芙微笑着安抚嫣儿的情绪,心里也觉得她很亲近,很投缘,也许这就是朋友之间的缘分吧。

    “你留下吧,别走了,也不关你的事,你走了嫣儿就该失望了,难得出来玩一次,别为一点事坏了情绪,让他回去告状去吧,不要紧的。”

    大王爷也不忍心静芙被宗室排斥在外,开口主动留人。

    “对呀,你和六哥留下吧,没事的,他就这样,这点事我六哥能处理,你别担心了。”

    李文鑫也觉得静芙对脾气,难得能看见哪个姑娘能把十哥骂的回不了嘴的,太痛快了。

    静芙也忍不住笑了一下,扭头看着李文浩,拿了帕子给他擦擦手,“打的疼不疼,其实我都骂过他了,你可以背后套麻袋揍的,那样少点麻烦。”

    李文浩也笑了,拿着她的帕子擦擦脸,“没事,他那点水平压根打不过我,别担心我,兄弟打架不算什么去我父皇那他也告不赢。

    你别走了,我就这两日闲着,后日还得回军营,就没时间陪你了。”

    “那好吧,我就是觉得不好意思,一来就惹事。”

    静芙也不矫情干脆留下了,红着脸跟大家道了个歉。

    众人摆手笑着说不妨碍,都知道老十是个什么样的人,也不怪她。

    “芙儿可以留下了,我们去骑马好不好?”

    “好呀,有温和点的马么,我不会骑。”

    静芙不好意思的底下头笑。

    “你不会骑马呀,那你会射箭么?”

    李嫣儿像看到了新奇的事物,觉的特别新鲜。

    “我不会,我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采药学习医术针灸制药了,别的方面就有点稀松了。”

    静芙不好意思的摊摊手,这个也没法假装。

    “哈哈哈,原来你不会啊,来来我教你。”

    李嫣儿一下开心了,立刻决定做夫子好好教教她。

    “不用了,我让人带了她的马过来的,你还骑你的马,多熟悉一下为好。”

    李文浩牵了上次送给她的马儿过来,扶着她上了马。

    “我一个人能行么?”

    静芙有点害怕,一共就上次骑过一次马,坐在马上离开地面就有点怕了。

    “我教你吧,你一个人不行的,摔下来被马踏了可不是开玩笑的。”

    李文浩也翻身上马坐在她后边搂着她。

    李嫣儿暧昧的吹口哨,“哦,难得看到我六哥这么温柔啊。”

    “就是就是,六哥你对弟弟我都没这么好。”

    李文鑫吃味的骑马跑了过来故意打趣。

    李文浩白他一眼,“你又不是女人,边去。”

    “哈哈哈哈!六哥你要请我吃饭。”

    李嫣儿凑上来摇头晃脑仰着下巴傲娇的命令。

    “好,等我闲了带你和芙儿去玩,要是能赶上集市就好了。”

    李文浩对妹妹还是好脾气的。

    李嫣儿满意的点头又扭过头来对静芙嘀嘀咕咕,“我六哥其实脾气一点都不好,你看刚才直接就打人了,不过他对我们这些妹妹都很好脾气,有求必应。我写信去西南让他给我带礼物,他都给我们带了好多礼物呢。”

    静芙回头看他一眼,对他似乎又多了解了一些,和写信不同真人在眼前总有些地方和信里是不一样的,多了些亲近真实。

    “原来你是好哥哥啊。”

    “那当然了。”

    李文浩见着静芙看自己,也觉得很得意的歪着头扬着下巴一脸傲娇的样。

    “才不是呢,他小时候总欺负我,去了西南还写信回来威胁我,不好好读书练武回来捶我呢。六嫂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李文鑫张牙五爪的挥舞着手臂诉苦,他跟六哥很亲近大小就亲,他母妃势弱只有六哥不嫌弃他,带着他一起玩。

    静芙杏眼含笑抿着嘴说道:“难道你想像你十哥那样被人摁在地上没有还手之力,那在我们女孩眼里可是很丢脸的哦,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了。”

    她故意撇撇嘴一脸嫌弃的样。

    李文鑫眨巴下眼睛卡克了,一时没说话。倒是李嫣儿哈哈大笑,“十二,你可得好好练武,别像老十那样,丢死人了。都没清楚缘由就替人提出头了,真是……你说要是他岳家知道他这样会怎么样呢。”

    静芙眼睛一亮,李文浩摁住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道:“莫慌,他不能把我怎样,风声传出去他自己就火烧屁股了。”

    她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李文浩自然知道静芙担心自己为了她打了兄弟,会惹恼皇上和继后,找自己麻烦,其实她多虑了,有没有这事继后都恨不得他和大哥死了才好呢,多一桩不多少一桩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