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爹给你家干了两年,你咋能说解雇就解雇呢!”

    “小武哥,我求求你!”

    “你不要解雇我爹,你不要解雇他!”

    “没了这份活,我家没了收入,活不下去的......”

    “小武哥,你是个好人,你不能这么做......”刘梅扑了上来,眼泪汪汪的看着二郎,眼里带着希冀。

    二郎一个闪身,躲开了刘梅的投怀送抱!

    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是好人,做梦呢?

    “我就是个混混,可当不起你好人两个字!”

    “奉承的话,别说!爷不爱听!”

    “这是五两,没到一年,便宜你们了!”二郎留下银子,带着小弟离开。

    刘梅跟着跑了出来。

    声嘶力竭的喊着,“宋怀武,你当真要如此绝情?”

    “呵......”二郎嗤笑,头也不回,“从未有情,何谈绝情!”

    说着,加快了离去的脚步。

    “宋怀武,你站住!你站住!”

    “你不能就这么走了......”

    “你说清楚......你当初为啥要帮我家......”

    “现在为啥要这么绝情......”

    “为什么!为什么!”

    刘梅神情疯癫,踉跄的跟在后面,尖叫声震耳欲聋。

    刘友追了出来,一把拽住刘梅,大嘴巴子扇了过去,“你闹够了没!”

    “活都被你闹没了,脸都被你丢光了!”

    “还不够!”

    “你还要闹到啥时候!”

    “非得闹的家破人亡,你才甘心吗!”

    “我咋就有你这么个闺女!”刘友恨恨的骂着。

    刘梅充耳不闻,瘫倒在地上,望着二郎远去的方向又哭又笑。

    这个人为啥这么绝情。

    他明明是个好人。

    当初明明是他拯救了刘家,让他们一家得以维持生计......

    现在为啥要把这个好收回去?

    为啥!为啥啊!

    想不明白,想不通,就因为她心悦他?

    想给他做小妾!

    “我心悦你有错吗?我错了吗?我错了吗?”刘梅喃喃自语,一声声的问自己。

    她啥都没有了!就想嫁给他。

    她错了吗?

    宋怀武,刘梅心悦你,错了吗?

    ............

    回去的路上。

    二郎哼着小曲,心情惬意。

    再过不久,他的棋牌室就能开了......

    真好!

    他妹子够意思,直接给他开了俩棋牌室。

    亲妹妹!

    这才是他宋怀武的亲妹妹!

    敞亮!

    “等棋牌室开了,哥带你们去玩新的玩意儿,保准你们没见过!”二郎笑道,有了棋牌室,他这些小弟,也有了固定落脚的地。

    还真不错。

    “谢谢小武哥!小武哥太照顾我们这些小弟了......”

    “跟着小武哥混准没错!”

    “不过,小武哥......”一个小弟挤眉弄眼,神情猥琐,“那个小娘皮,为你着迷成那样,你咋不成全她呢!”

    “那样的,不要白不要!”

    “呸!”二郎一脚踹过去,“少跟哥整这出!”

    “咱现在可是场面人,把你那嘴脸收收!”

    “太丢人!”

    “跟八辈子没见过女人似的!”

    “就那样的,你当我会稀罕?”二郎冷哼,“白送上门的,能是啥好货......”

    “就你们那品味!”

    “跟哥差远了!”二郎不屑。

    ............

    秋收季节,处处散发着丰收的喜悦。

    宋家的山楂已经摘下,一筐筐的摆满院落,红彤彤的,看着就觉得喜庆。

    这边,周氏带着人,开始做山楂片,山楂糕。

    “今年的山楂这么多,准能赚一大笔!”老根媳妇笑呵呵的说着。

    开春那阵,宋家挖了几亩地的果园。

    种了二百来颗的果树。

    桃,已经卖了一阵。

    现在到了山楂,枣收获的时候。

    等收过了这一批,梨也要熟了。

    “家里的果子是不缺了!”

    周氏闻言笑了,“日子越过越好,这才有奔头......”

    “等会儿回去的时候,都装一些,给孩子尝尝。”

    “咱家现在不差这个。”

    老根媳妇乐得开怀,“那先谢谢老太太了!”

    “孩子跟这沾了不少光!”

    “是我家有福气!”

    周氏嗔怪,“乡里乡亲的,说哪的话!”

    “住跟前,有就照顾一口,不算啥!”

    另一边,果园内。

    宋青茉正指挥着人摘枣。

    只听她脆生生的喊着,“那边,那边摘干净了,都别落下了!”

    “谁干活麻利,我以后还雇她。”

    “工钱少不了!”

    “那是,宋家啥时候差过我们的工钱!”村里的大叔,大婶笑道,“你们家有这活,咱村里人都跟着沾光!”

    “没事的时候,赚点钱,补贴补贴家用。”

    “日子也能过的去!”

    自从宋家建了作坊,招了不少人,村民跟着把日子过了起来。

    孩子也能读读书,识识字。

    每天都有奔头。

    听着众人一句一句的夸家里。

    宋青茉笑了。

    做好事,收到感激,才是让人开心的事。

    要全是白眼狼,也不值得帮。

    微微一笑,转头嘱咐四郎,“你在这边帮我盯着。”

    “我回作坊让他们把枣糕做出来。”

    “再把枣加进沙琪玛里,这样一来,准能好吃。”

    这么想着,宋青茉转身欲离开。

    一只小胖手,伸了过来,“工钱少不了!”

    呃......

    宋青茉一噎。

    好啊!好你个小胖子!

    注意都打到她身上了。

    “你掉进钱眼里了......”宋青茉狠狠一点,抓出一把铜板拍了上去,“枣糕和沙琪玛没你的份了!”

    四郎无奈的撇嘴。

    他穷,他欠债,怪他喽?

    摊开手掌数了起来。

    “一......二......三......三十三......”

    “三十三文!”四郎笑了。

    茉儿姐比他爹娘大方。

    另外一边,荷塘内。

    宋老爷子,宋城礼,也带着人,热火朝天的忙乎着。

    莲藕已经长成。

    正式开挖。

    宋家的雇工,加上村里的小伙,一个个挽起裤脚。

    进入荷塘。

    拿着铁锹,左一下右一下,一个个的藕,连带着泥就被挖了出来。

    这个时候,岸上的人,趁着淤泥未干。

    开始清洗莲藕。

    这样洗起来比较省事,方便。

    宋老爷子叫过田大奎,“去装几筐莲藕,给陆县令,钱师爷,李家,孙家,冯家都送过去!”

    “让他们尝尝咱家今年的藕。”

    去年的时候,藕少,又要用来做种。

    宋家自己没吃多少,送的就更少。

    今年总算可以补上。

    如此,忙乎了几天,终于闲了下来,也到了大郎成亲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