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伤口,早已经化脓溃烂,纳兰朵朵小心的用手术刀为苏月把烂掉的肉切开,再缝针,再上药,处理着伤口,纳兰朵朵全程都紧蹙着眉头,克制住颤抖的手。

    祥宁师太在一边颂经,敲着木鱼,一段段清心咒,倒也让纳兰朵朵克制住了心里那要杀人的怒气。

    为苏月把伤口处理完毕,身旁已经堆满了无数带血的棉花和纱布,清理着这些东西,连慧心都忍不住的掉落眼泪。

    好在,曾经师父给过纳兰朵朵不少的疗伤丹药,加上她自己研制的金创药和白墨尘的那些药物,应付此时的状况,也能够应付得了。

    “慧心,好好照顾我婶婶,药要及时熬给她喝,我去给北影处理伤口。”

    纳兰词和苏月在一个房间处理的伤口,到此时纳兰朵朵还没有去看过北影。

    吩咐了慧心一句,纳兰朵朵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给自己,便提着药箱往外走。

    当她和萧逸杰推开房门,看见床上安静的躺着的北影时,纳兰朵朵又一次的默默的流泪了。

    北影的伤势,一点也不比苏月的少,而且他在城门口吊了两天,此时的他,唇角干裂,因为缺水,脸上都晒出了一层皮。

    手腕上,也被绳子狠狠的刺入了皮肉里,那深可见骨的伤势,让人看着便觉得狰狞无比。

    这还都是少数!

    小心翼翼的用剪刀剪开北影身上被血迹黏住的衣衫,那深可见骨的鞭痕,那泛着恶臭的刀伤,让纳兰朵朵差点反胃。

    强忍住心里的恶心,纳兰朵朵对北影的忍耐,也是极尽的佩服,三人之中,他的伤势最重,也最致命,然而他居然还撑到了此时,得需要多大的意志力啊!

    “媳妇儿,动手吧!”

    北影的伤势,让萧逸杰都不忍心再看下去了,连忙提醒纳兰朵朵。

    反应过来的纳兰朵朵,连握着手术刀消毒的时候,手都还在颤抖。

    就她看着这么严重的伤势,心里都难受,都震撼不已,要是被君临玉看见北影这个样子,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不过幸好,北影的伤势虽然严重,但是没有伤筋动骨,只是化脓发炎,纳兰朵朵相信,他会撑下去,会活过来的。

    相比苏月的伤势,北影的要严重许多,因此在处理伤势的时候,纳兰朵朵都紧蹙着眉心,一脸凝重,不敢有一丝的大意,就怕出了茬子,让北影魂归这里。

    血腥味儿,一屋子浓浓的血腥儿,让萧逸杰都忍不住的蹙眉,配合极好的为纳兰朵朵递上她此时需要的东西。

    还别说,萧逸杰此时,还真有做助理医师的潜质。

    只不过此时气氛严肃,纳兰朵朵也没有心思和他开玩笑,专心致志的埋首为北影处理着伤口。

    御书房

    纳兰俊赶到的时候,属于纳兰旭的人,也基本被纳兰瑾控制住,而此时大家面对着紧闭的御书房门口,却都不敢轻举妄动。

    “该死的太监!”

    看着御书房门口,还在负隅顽抗的崔喜,纳兰瑾狠狠的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