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看到他,虽然大堂上的阳光暗了下去,但守在特使拿答身后的暗利他们,眼睛却亮了一下。

    祝烽捧着地图走上前来,对着叶诤一行礼。

    “大人。”

    叶诤稍稍有些不自在的将身子侧向一边,轻咳了一声,然后说道:“将本官标注过的地图再给特使看看。”

    祝烽答道:“是。”

    说完,便捧着地图转身,走到了拿答他们面前。

    双手将地图奉上。

    “特使请看。”

    暗利急忙上前将地图接了过来,又看了他一眼,微笑着说道:“昨天情况紧急,还幸亏这位侍卫大哥反应迅速,否则我们可能都要受损的。真是多谢了。”

    祝烽道:“职责所在。”

    “听说,阁下受伤了。”

    “小伤而已。”

    “还望珍重将息。”

    祝烽抬头看了他一眼,却见对方一脸的关切,而且微笑的样子,显得格外的真诚。

    但祝烽的脸上,仍然冷冽淡漠。

    “多谢。”

    说完,便将地图递了过去,那暗利接过来,将地图在拿答面前的桌案上铺开。

    地图,还是昨天那张地图,但上面有两个城市被标注了出来。

    叶诤伸长脖子看了一眼。

    也不怪他做出这个动作,因为昨晚事情太多,他根本来不及去细看这地图,甚至都来不及去祝烽房中问一问,他打算如何处置,只让人将地图送到祝烽的房里,他就去忙别的事了。

    今天一大早,就过来接见特使。

    这地图,也是祝烽一个人考虑了一夜,才标注出的结果。

    他看了一眼之后,倒也是心有戚戚焉。

    然后轻咳了一声,说道:“特使看看如何。昨夜本官彻夜未眠,考虑了一宿,也只能暂时在这两个城市开埠通商。至于其他的,就需要回朝后将地图先给我皇,请他老人家来定夺了。”

    说着,看了祝烽一眼。

    祝烽站在一旁,只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并没说话,而叶诤的嘴角抿起了一点笑意来。

    “这”

    拿答看到地图的时候,眉心微微蹙了一下。

    他们原来的计划,希望这一次出使,至少在四个城市开埠通商。

    自从如今炎国的这位皇帝登基之后,便开始促进了对外的往来,东方的美器,重新开始在他们西域各国流通,甚至流向更遥远的西边。

    那些美丽的丝绸,精致的瓷器,简直供不应求。

    普通的瓷器,如果在他们的城市可以卖十个金币,那转运到西方,至少能翻十倍的价格,甚至几十倍的价格。

    贪婪,是人的天性啊。

    就算不贪图这些财宝,即使是在他们本国,之前炎国多年的闭关锁国,让他们国内对瓷器,丝绸等物的需求也是与日俱增。

    他们需要炎国打开国门!

    于是说道:“大人,两个城市是否太少了一点?”

    “……”

    “若是能在增添两三个,那是再好不过的。”

    “……”

    “若只是这两个城市,我们,不好回去交代啊。”

    “……”

    叶诤微微挑了一下眉毛。

    看来,对方的胃口倒是不小。

    不过,这件事倒是不容商量了,毕竟这上面的城市是祝烽亲自勾选的,也就是根本不必再有回去商议的这个套路了。

    于是他笑道:“特使大人,你们这一次远道而来,见面就提出了三个要求,而我们,事先做成了一个,直接答应了你们一个,另一个,也与你们达成了交易。”

    “……”

    “这样算来,贵国已经是获利了。”

    “可”

    “再说了,”

    他打断了拿答的话,笑道:“特使大人,勾选出这两个城市,已经是本官擅自做主了,若再增添,本官回去才是不好交代啊。”

    “……”

    “莫非你们,要为难本官吗?”

    他说话虽然是笑眯眯的,口气也非常的平和,但这一番话却是滴水不漏,将对方堵了回去。

    拿答他们再想说什么,竟也不知如何开口。

    才惊觉,这个叶大人虽然看上去不吓人,但实则是块铁板,是个不好惹的人。

    他们为这件事磨了近半日。

    但最终,叶诤也没有答应他们,到最后,拿答他们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等到商议定这件事,已经到了下午。

    叶诤知道,若是之前,祝烽一定是巴不得立刻辞别特使赶回都尉府,但现在,他受了伤,而且伤口还没完全愈合,也就不急着回去惊吓孕妇了。

    便说道:“既然我们已经议定了,那本官在那边准备了宴席,诸位不妨移步过去,也算是让本官一尽地主之谊。”

    拿答他们对视了一眼。

    其实这一次,他们接到的国主的命令是让他们快去快回。

    毕竟消息很重要。

    不过,都已经耽搁了一天了,倒也不在乎这半日,便答应着,众人起身,一起往另一边走去。

    虽然昨天这里受了火灾,但只是这一片庭院的影响比较大,在莲心会馆的另一面,仍然是完好无损,敞轩中摆放着美酒佳肴,才刚一走进,就闻到了浓郁的香气。

    宾主落座后,便是你来我往,觥筹交错。

    不一会儿,暮色降临。

    这一次会面虽然发生了昨夜的意外,但因为处理及时,加上两方面都没有苛责敌意,所以会谈进行得比较顺利,酒宴上的气氛也很好。

    众人都有了些酒意。

    不过自始至终,叶诤都保持着清醒,他身后的祝烽更是滴酒不沾,只扶着腰间的长刀,静静的执行着侍卫的职责。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抬头一看,是一个亲兵匆忙的跑了进来。

    他直接走到了叶诤的身边,附耳说了两句话,叶诤立刻睁大了眼睛:“什么?”

    一旁的拿答见此情形,问道:“大人,又有什么事吗?”

    对于昨晚的事,他们还有心有余悸。

    叶诤立刻笑道:“没事,只是只是,本官有一点,一点,家事。”

    听到这话,众人都愣了一下。

    众人听得一愣。

    叶诤道:“各位先且安坐,本官去去就来。”

    说完,便起身走了出去,而剩下的众人都疑惑的面面相觑,尤其是祝烽和英绍他们,更是疑惑。

    家事?

    他有什么家事,能闹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