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郡主难惹 > 484章 天子金口玉言
    圣上忽然问起京城居住可好,祁王本来想顺势应好,一转眼看到林云暮们眼带冷意,他若是说住的好,圣上趁势让他们再留在京城,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他们之前还商议过,圣上留他们在京必定是有撤藩之意。之前一直未能找到机会开口,索性趁着今日龙吟宫内外,满朝文武大臣都在,何不开口求归?

    看林云暮杀气腾腾的样子,宫外的造势看样子是被压服了。一时动不了林云晓,他们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几位王爷中,祁王爷是先帝兄弟,圣上嫡亲的皇叔,众人隐隐以他为首。

    祁王一开口说还是在自己封地住的自在,几位王爷们马上心领神会,纷纷附和道,“是啊,臣等也有同感。”

    礼王几个更是直白地说道:“圣上,臣等在京日久,如今朝中太平,路上也太平无事,臣等求圣上恩准,允臣等离京回家。”

    当着诸位文武大臣的面,圣上总不能说不让他们回家吧?圣上欠的俸银赏赐他们也不想了,只要回到封地,天高皇帝远,就算圣上想撤藩,他们也不至于无还手之力。

    “回家啊……京城是皇陵所在,你们还是觉得住的不自在吗?”宁泽天背着手看着皇陵方向,慢悠悠问道。

    皇陵祖坟所在,他们若是住不惯,岂不是忘本忘宗?

    这大帽子扣下来,王爷们连忙跪下解释道:“圣上,臣等不敢。有太祖们南征北战,我们才能得如今富贵。想家实在是因为妻儿都不在京中……”

    宁泽天点点头,“既然如此,云暮,你安排人,去接几位王爷们的妻儿进京,也好一家团聚。”

    “圣上?”宗亲藩王们惊叫出声,宁泽天让人去接了各家妻儿老小回京,这是什么意思?

    “接他们上京太过劳民伤财,圣上,臣等轻车简从回去,免得惊动沿路百姓……”祁王装傻,只当听不懂宁泽天真正的意思。

    “外面流民还未完全安置好,你们这样离京,朕担心几位皇叔的安危。”在装傻这事上,宁泽天觉得自己不会输。

    果然,祁王们o((⊙⊙))o

    “圣上放心,臣等都带着侍卫……”

    “王府侍卫们的身手只怕不行。去岁定王离京时,不就在麒麟山被流民截了吗?每每念到此事,朕还是痛心不已。”

    “圣上,那是流寇所为,如今连顾军师都为圣上所用……”流寇头子都没了,还用得着担心吗?

    “不行,朕放心不下!”宁泽天转身,一副不欲再谈的口气。

    “圣上,如今敖氏叛乱已除,流民又已安置回乡。臣等留在京城,看圣上操劳政事却无法帮忙,还是回封地去,为圣上分忧。”祁王一看婉转是不行了,挑明了归意。

    “王爷们要为朕分忧?”宁泽天抚掌,“几位王爷不愧是我宁氏子孙,为万民表率。既然王爷们有心分忧,不如这样吧,明峰,你昨日说安置流民还有何难处?”

    顾明峰被点到名,上前两步,大声说道,“圣上,流民众多良田稀少,若有良田安置,也好让流民们安心耕种。”

    “好!”宁泽天看着祁王爷们,又转向顾明峰,“你派人去几位王爷的封地清点一下,将良田收归官府,就地分发给当地的流民百姓。”

    “圣上英明,臣立即让人跟随林王爷的人前去。”顾明峰磕头领命。

    “那是臣等的封地!”

    “以后你们妻儿一家都在京团聚了,几位王叔们……”宁泽天的视线在几位藩王们的大腹便便上转了一眼,“看王叔们也不会下地干活,那些地空着也是空着,不如就让流民们耕种吧。”

    撤藩之事他在心里计议良久,只是事情一件接一件,让他腾不出手来。现在,他看着这些人,一个个肥头大耳的,云晓都瘦成那样了,他干嘛要放这些人回去享福?“王叔们不愿?你们刚刚还说要为朕分忧……”

    “圣上误会了……”

    “误会?”宁泽天大怒,“朕这么英明神武,会听不懂你的话?”

    “臣惶恐,是臣刚才言语有误……”祁王爷咬牙认了这个罪,“圣上,臣说的分忧是想回封地,代天巡狩,保一方百姓平安。”

    “言语有误啊?”

    “是,臣惶恐,求圣上恕罪。”

    “恕你无罪,只是,朕口谕已经下了,天子金口玉言,不能出尔反尔。那先这样吧,明峰,几位藩王们在京郊的田庄就不要管了,还是留在各家王府名下。”

    祁王差点一口血吐出来,这一刻,他了解了当初平王爷的心情。圣上耍起无赖来,天下无敌。哭求哀求都没用,他一咬牙,起身怒问道,“圣上!您这是要撤藩吗?”他去年才得的封地啊,王府都还没住遍呢。

    “祁王爷,你在圣驾前竟敢大声喧哗?”林云暮冷喝一声。

    宁泽天摆手示意林云暮退后,冲祁王热切点头,赞赏地说道:“祁王叔真是见微知著。”

    见微知著个鬼啊,你都已经亮刀了,我们要还不明白,那我们就是傻子!

    几位王爷们没想到这种时候,宁泽天就急着撤藩。

    卫国如今流民都还未全安置好,各地天灾不断,这种人心不齐之下,圣上难道不该安抚人心、怀柔御下吗?他就不怕把自己这些人逼反了?

    “圣上,皇子就藩乃是祖制!”

    “朕一直想着,宗亲们分散卫国各处,往日见上一面都难,不如还是都住回京城来。当年太祖皇帝是怕成年皇子们滞留京城,闹出兄弟萧墙的笑话。如今卫国承平日久,朕看宗亲们相处和睦,力同心。既然这样,何必骨肉分离?”

    宁泽天说到“相处和睦,力同心”八个字,几乎是咬着牙根一字字吐出的。

    他与翁太傅等人商议,原本是想怀柔安抚,先将这些藩王们留在京城好好优待着,待各地平稳后,再议撤藩之事。可是,这些人竟然想逼死云晓。既然这样,他为何要让他们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