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最终,他也只是无力的低声说了一句,抱着苏洛云的手臂慢慢收紧,他将脑袋埋进苏洛云的肩窝,唇瓣紧贴着她的耳朵,一声一声的说着对不起。

    苏洛云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泪珠止不住的滑落,半晌之后才哽咽着说:“其实,我的心中从未责怪过你,只是有什么还是忍不住的会生气。”

    “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才会让你受尽委屈。”陌梓锦低声呢喃:“我也很后悔,若是那时我便知晓我会爱上你,我定然不会那般待你,我恨不得时间能回流,我便可从初见你的那一刻开始便待你好。”

    “有你这句话,我本该再无所求,可是……相公……我多么希望,大山能好好的,就算是要我的性命去换,我也是心甘情愿的。”苏洛云转过身子,抬手抚上陌梓锦的脸颊,神色动容:“作为一个母亲,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健健康康的,甚至不祈盼他能成才,也不求他有多大出息,只要他好好的,我才能开心,你明白吗?”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陌梓锦连忙点头,红了眼眶,他苦笑着说:“我是孩子的父亲,又岂能不希望孩子能健康?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该往好的方向看不是吗?你整日里郁郁寡欢,又有什么用?”

    “……”

    苏洛云深吸了一口气,垂下了眼帘,声音有些闷:“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也不想去怨恨,我也不想去责怪什么,我甚至告诉自己该宽容一些。可是看着我的孩子这般羸弱的模样,我心痛啊!我的心会痛得不能自已啊!”

    “我自知没有资格让你放宽心,但作为你的相公,我希望你能开心一下,不管是为了孩子还是为了你自己。”

    陌梓锦又将苏洛云揽入怀中,嘴角扯出一抹苦笑来:“这些时日看你一日比一日消沉,为夫心中也很不是滋味,可是人总是向前看的。”

    “好了,歇息吧!这些话不要再说了,我心中明白的。”沉默了半晌,苏洛云声音趋于平静,她说:“我什么都明白,只是一时过不了心里这关罢了,相公莫要担心我!”

    “嗯,你能想通自然是最好的。”

    陌梓锦点头,他知道苏洛云还是没想通,但这等事得慢慢来,不能急于一时。

    夫妻二人相拥着入眠。

    大半个时辰过去了,却谁都没有睡意,明知道彼此都没睡着,却谁都不曾开口打破夜的寂静。

    一夜未眠。

    寅时。

    陌梓锦要起身准备去上朝了,他才刚动了一下身子,苏洛云瞬间屏住了呼吸,虽然闭着眼睛,身子确实紧绷着的。

    陌梓锦无奈,却也没点破,小心翼翼的将手从她的身下抽出来,又将她的身子摆放好,揭开被子出去,又转身替她将被子掖好,这才轻手轻脚的穿上衣裳开门出去了。

    他脚步刚踏出房门,苏洛云便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眼中却满是复杂,任谁都瞧不出她究竟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