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颤抖吧,渣爹 > 第六百三十七章 抗争
    一句话决定李氏给顾珊所选的夫婿,无论是谁,顾老夫人都是赞同的。

    顾珊面容苍白,喉咙有被绳子束缚的感觉,勉强维持着镇定,“我早就说过,我已有了意中人,无需你操心。”

    顾老夫人皱眉,更是不喜顾珊了。

    “有句话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从未听过有女孩子自作主张决定婚事的。”

    “当初夫人可曾听父母之命?你不是也是自作主张给父亲做了妾室?”

    顾珊扬起明艳的脸庞,“怎么夫人自作主张就无人说嘴,我看好了人家就不成?李夫人不觉得自己没资格管我的事么?”

    “我同李夫人井水不犯河水,不好吗?非要撕破面皮,连最后的一点情分都不剩?”

    顾珊语气越发不屑冰冷,“如今我已经懒得去争去抢,省得惹父亲和祖母不喜,甚至对六妹妹也退让了几分,不愿四房不和睦,惹人笑话。”

    “溪姨娘也劝过我,总是一家人,要我相信李夫人,相信父亲。”

    顾瑶抬眼扫过顾珊,“以前我怎么没发觉二姐会同妾室姨娘和平相处?会听姨娘的劝说?”

    “溪姨娘同你娘当初不一样,她是一心为我好,为父亲好,宁可委屈了她自己。”

    顾珊显然已经被溪姨娘的人格魅力所征服和感染,“她明明可以同李夫人争宠,可是她仍然对夫人恭敬有加……”

    “二姐哪只眼睛看到她配同我娘争宠?还是说二姐的争宠手段就是溪姨娘这样不争不抢,总是安静老实的?”

    顾瑶眸子冷漠不屑,“争宠不是争父亲么?从溪姨娘进府后,你见过父亲何时正眼看过她?”

    “只要她出现,父亲必是要恼的,二姐不喜欢我娘,不喜欢我和哥哥们,这都不要紧,二姐总要懂得爱屋及乌,即便你做不到喜爱父亲所喜,当远离父亲不喜的人或是事。”

    “你若不是父亲的女儿,能有今日么?父母纵然不求子女回报孝顺,但起码子女当感恩,感激父亲。”

    顾珊同样回以冷意,“父亲最宠你,你自是感激他的。”

    本就积累了一顿子火气,顾珊很难对李氏心平气和。

    三小姐轻声劝说:“二姐姐暂且息怒,四婶不知二姐姐钟情何人,怕你被人欺骗,影响名声,女子嫁人若是所托非人的话,一辈子受苦。”

    顾珊面色稍有好转,不屑依然,“她会那么好心?”

    “四婶得四叔和祖母喜爱,又养出六妹这等钟灵毓秀的女儿,定不是刻薄刁钻的人,六妹妹也总是善良规矩不离口的,怎会眼看着自己嫡亲的姐姐跌入火坑?”

    三小姐向顾瑶扬起笑脸,“我没说错吧,六妹妹。”

    “这话自是没错,我娘给二姐选得夫婿人选不敢说是对二姐最好的,但却是最适合二姐的人,保二姐一生无忧。”

    “这么好的人选怎就没考虑六妹妹?”

    三小姐意有所指,“我可不是说四婶不好,只是到底隔着肚皮,难免我等误会了。”

    “他不适合瑶瑶。”李氏手臂轻轻搭在椅子扶手上,“三丫头这时时刻刻都为珊姐儿出头的劲儿,可不像你说的很尊重相信我。”

    三小姐讪讪的。

    “他不适合六妹,就适合我?”

    顾珊感觉到被轻视,被侮辱的滋味,好似她是垃圾一般。

    李氏说道:“说一句珊姐儿不爱听的话,你现在的状况高不成,低不就,想给你选个适合你的人家颇是艰难,具体的状况,珊姐儿也当心里有数。”

    “……我……”

    “这户人家是江南富户,珊姐儿嫁过去无需再面对勋贵夫人们的嘲弄目光,想来日子能轻松几分。”

    “谁嘲弄我?”顾珊怒道,“只有你看不起我罢了,竟然把我嫁给富商?你怎么作践我,你能得到什么好?”

    “江南白家可不是一般的富商,家产丰富,有资格竞争皇商。”

    “皇商不是商贾么?”

    顾珊犹如被人当众甩耳光般的屈辱,“凭什么六妹可以嫁给陆侯爷,我只能嫁给富商?还是白家?你不会是说白家三少爷!”

    梦中,白家三少爷同顾珈私奔了,为此顾四爷宁可不要顾珈这个女儿。

    后来顾珈早逝,白家被顾瑾抓住把柄而被重重治罪,全家都没落得好。

    亦没有任何资本反抗顾瑾。

    可见是个没有权势根基的。

    顾珊怎会准许自己嫁给顾珈的男人?

    “祖母还认为她是为我好?夫婿人选是好的。”

    顾珊身体气得发抖,“她是怕我不被踩,怕我嫁得好,无法让六妹独领风骚。”

    顾老夫人撩起眼睑,“老四媳妇做得很好,就这个姓白家少爷,打发人去知会一声,让白家尽快来提亲,两家早早定下婚事,你也好给她准备嫁妆,老四几个孩子的婚事都要靠你张罗,不好让珊姐儿牵扯你太多的精力。”

    “祖母……”

    顾珊高声道:“我没想到您会说出这番话来,我是您嫡亲的孙女啊。”

    “正因为你是老四的骨血,我才容许你从顾家出嫁!给你一份体面的嫁妆!”

    顾老夫人冷哼一声,挥手道:“我没心思听你废话,不满意这个人选,你就给我滚出去顾家,去寻你生母。”

    顾珊:“……”

    她失望至极,愤怒难堪,这就是她的家人么?

    顾老夫人的冷漠无情同梦中如出一辙,甚至比梦中更过分。

    也对,梦中她生母还是汝阳王妃,顾四爷只是个纨绔子弟,顾老夫人不敢太过分。

    顾珊挺起脊背,咬破嘴唇,一字一句说道:“我说了爱谁嫁谁嫁,我绝不会嫁给白少爷,你……还有你们休想摆布我的命运。”

    手指指向李氏等人,顾珊继续说道:“我以为退让不争能缓和彼此的关系,原来我错了,大错特错!”

    “溪姨娘也错了,她明明可以过得更好,却受困于李夫人。”

    “她是傻子,我不是!”

    顾珊染血般的眸子直视李氏,“你为你自己儿女着想谋划,无可厚非,但是你不该让我们成为你亲生的儿女踏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