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极品农妃 > 第五四六章 谁都不容易
    “皇上,朝臣们不会同意的。”一个高个男孩子皱眉出列。

    “你们呢?你们觉得朕好容易打下来了,然后撤兵。等着二十年后,朕的儿子再领兵出征再来一次?”郭鹏瞪着他们。

    他又想到刚刚辛鲲的话了,汉武帝当初出兵匈奴,努力抗争,立下不世之功,但是他面对朝臣们的,除了他坚强的意志之外,也没有别的了。正是这种精神,才能坚持到最后,当然也是这种精神,大汉在他手上站起来,也在他的手上倒下。

    还有秦始皇,若没有他坚定的信念,六国统一依然是个梦。当然,最后,他坚定的信念也没能让秦留存千年。

    “皇上,他们只是在说,朝臣只怕会反对。户部岁收在平叛时已经用得差不多了,而等着明年秋粮下来。百姓们不在意北境的大捷,他们在意的是,是不是能吃饱饭。黄河断流,表示北方大部开春又将迎来大旱,若皇上不及早准备,只怕……”柳翰林出列,急急的说道。

    “朕在北境收缴黄金若干,还有就是抓了几个国之蛀虫,想来,他们那儿收缴财务,支持北境战事,不是难事。再说了,你们六个可是辛状元的弟子,结果辛状元才离开多久,你们就学得跟他们一样了,万事迟疑?”郭鹏指了吴天一及后头五个青年,别人他觉得自己也不好骂,但是这六个,他觉得自己是可以骂的。

    这六人一块跪下了,他们也觉得苦,正是因为他们是辛状元的弟子,就算他们的老爹地位也不算低,可就凭这一点,在这二三十人的观政团里,他们六人被孤立了。若不是他们没事鼓励自己,自己是辛状元的弟子,他们也许早就崩溃了。

    “过两天,朕在朝鲜收的两个小人儿就快回朝,你们六个以后就跟他们一块吧?”郭鹏冷笑的看了其它人一眼,“等着秋粮下来?真的等着秋粮下来,不用他们赶,朕自己退位算了!”

    “臣等万死。”其它人一块跪下了。

    吴天一回头看看自己的师兄弟们,他们默默的跪在了后面。

    “又说废话,朕若能处死你们,朕就真的是暴君了。行了,起来干活。”郭鹏摇摇头,想想又觉得有点无奈,刚刚他特别想说,小何带着一群少年,拖住了几万蛮子大军,为他们去北境争取了宝贵的时间。而他们不到一年时间里,赚取了半个朝鲜,就算这些功劳不仅是他们办到的,但是小何和小胖还有福姬的机敏,这里的二三十人都是万万赶不上的。

    “皇上,家父请辞,臣……”柳翰林没起来,伏在地上,迟疑的言道。

    他昨天跟父亲吵了一架之后,今天就没见过父亲,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现在看两位阁老一块请辞,而蔡阁老的辞表直接允了,而父亲的辞表,被烧了,他觉得刚刚烧的不是辞表,而是自己的心。这个是什么意思?

    “你祖父和你姑父犯了大错,朕不想重罚他们,决定派他们去给先帝守灵。他们犯了什么错,朕不想连累无辜的人,所以不会公开处罚。当然,他们犯了什么错,朕刚告诉你父亲了,建议他辞职。当然,你父辞职,不是因为他和你祖父、姑父一块犯错,而是我不喜欢他处事之法。这个话,你可以告诉他。你近一年做事很稳妥,这点你和你祖父、父亲是一脉相承的。只是朕真的不希望你像他们一样。回去吧,原则上,朕和你父亲都不希望你也辞职。”郭鹏说到最后自己笑了,“我和他希望的方向是不同的。”

    柳翰林一下子汗都下来了,伏在地上,不知道该说什么,请求皇上恕罪,皇上意思很明确了,他就是开了恩,所以柳家可以全身而退,还不会牵连到自己。但是谢皇上恩典,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回去吧!”郭鹏也不为难他了,挥了一下手。

    柳翰林自己退了出去,可是走出去,看着白茫茫的天地,他竟然不知道何去何从了。他该回去怎么跟父亲说?他能接受家族秘闻吗?

    而内殿,郭鹏他们继续处理政事,当然,吴天一自己跑出来了,他接了差事,得快点去办了。他们这些人脑子本就不差,不然怎么会跟上辛鲲的脑回路,而且他们六人能脱颖而出,也是因为除了变通之外,他们还有坚定意志,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且会为自己的决定买单。

    刚刚郭鹏的话其实对他们来说也是一次当头棒喝。他们是辛状元的弟子,他们已经没法洗去这个标签,想与朝臣们同化,人家根本不会搭理他们。所以,他们要做的,就是坚定的站在小皇上的身边,成为他最坚定的支持者,哪怕与天下为敌。

    有了这层觉悟,他还有什么可想的,‘不就是拉钦天监下马吗?小意思,不搞一队僧、儒、道出来说晕你,就算小爷输。’

    之前奋力隐藏的纨绔气质,这会儿,马力全开,祸害九城的吴家大少爷回来了。这回还是有脑子的吴家大少爷。

    钦天监正监曹斯在观天塔上看着太阳,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全身都跟着打了一个寒颤。看看外头阴沉的天,他去关了观天塔上窗子哆嗦的下来,正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请个病假?小皇上看起来,脾气好像不怎么好呢?

    走进钦天监的小院,还没开口,副监郭享也打了一个喷嚏。

    曹斯觉得心里舒服多了,看来大家都是受了凉,与小皇帝没关系。

    “郭大人,您是不是受了寒气,要不要让人……”曹斯没说完,他与郭享一齐打了一喷嚏。

    两人掏出帕子擦了一下口鼻,互视一眼,两人一块拿手指算起日子来,能做到正副监的,都是算学大师,两个一块黑着脸。

    “郭……”

    “曹大人,下官老母病重,请假三旬,回头让人送上假单。”郭享对着曹斯一拱手,飞快的跑了出去,连头都没回一下。

    曹斯看着那背影,喃喃的说道:“我也想这么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