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掌家小农女 > 第六四三章 灭了丫的
    织布行的工匠研究精品棉布进入了瓶颈阶段,从蚕丝织绢帛的工艺上,已经借鉴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经验和技巧了。所以小暖才听从了贺冬柏的建议,派人远去夔州治下的巴渝找灵感。

    派去的人前一段日子送信回来,说是大有收货。他们采买了一批苎麻布,特别是一种名为“锡布”的质量上乘地细麻布,这种布在夔州很受欢迎,其织法对小暖的织布行研究棉布工艺很有价值。

    派去的人不止买了布,连同织布机和手艺精良工匠一同买入,信发出时说是已经准备装船回来了。

    但是现在这批货,连同工匠和织布机,都被夔州路郑家给扣下了。这如何让小暖不气。

    这郑笃初真是恶意满满,他是卡着点来济县的,就是让自己知道得罪了他,寸步难行。

    石熙成接着请示道,“小人去把九号镖局的奕镖头请过来?”

    小暖点头。

    这批货小暖还是用老合作商家九号镖局运的,虽说九号镖局是三爷的产业,但是小暖现在也不白用。除了小打小闹的近镖讨个免费外,这种远镖小暖都是照规矩付银子的。九号镖局的镖出了问题,小暖当然该与奕商量一下该怎么处置为好。

    石熙成刚出去,玄迩就进来了,递给小暖一个油布包。

    小暖打开见到里边是印泥封着的一封厚厚的信,上边只两个字:亲启。

    这是三爷的字,小暖将信打开细看过,然后将信装回信封,递给玄迩,“立刻烧了。”

    玄迩出去后,秦三看着靠在椅背上闭目不语的姑娘,竟连大气也不敢出,姑娘这样子与三爷每逢大事前的模样真像,这是要出杀招了!

    秦三握紧拳头等着姑娘下令,他马上开抢,一定要抢在暗卫众兄弟前头!

    跟了姑娘后,他的刀除了逮兔子就没见过血,用郑笃初的脑袋喂刀正合适!

    待奕走进绫罗坊时,小暖已然恢复平静沉着了。

    以保护镖局的声誉为头等要务的奕,此时惭愧万分。

    “秦少爷稍安勿躁,镖是奕某的人丢的,就由奕某寻回来。这趟镖不止免了秦少爷的镖银,若是东西追不会来,奕某照价双倍赔偿秦少爷的损失,下个月再给秦少爷增一支免费镖!”

    九号镖局像小暖这样持有烫金牌的客户,每月有两支镖是免费的。小暖因为帮三爷做了大事,三爷特准了她一月四次免费镖,奕下月再赠一次便是五支了,奕这么做怕是要亏本的。

    小暖含笑摇头,道,“这次船被扣怪不到镖局头上,那些人是冲着秦某来的。九号镖局的地盘在北部几州,深入巴蜀本就危机四伏,奕镖头肯派人护送秦某的人过去,又帮着押回来,秦某已是感激不尽,镖头无须自责,该付的银子,秦某照付,这次也有秦某派人过去……”

    不等对面这大言不惭的小白脸说价,奕就面赛关公了,“镖师是干什么的?要不是路中有险,哪个会花银子雇镖师!我九号镖局接了这趟镖,就得负责到底,不把东西安全交到货主手中就不算完!这是镖局的规矩,秦少爷不用客气,奕某马上带着人亲自跑一趟,尽快连人带货给秦少爷拿回来!”

    货毕竟是衙门扣的,九号镖局跟登州衙门交好,但百里千里外的夔州衙门他们可没熟人熟路,得花银子找人从中斡旋。想到这些,奕又气又肝疼。等这事儿办好了,他得回趟总部,让大掌柜和东家把他们的底牌亮出来,吓死这帮没眼力的孙子!

    见到奕如此,小暖也笑了,“秦某能结识奕镖头,真是两生有幸。”这么有职业精神的生意人,她喜欢!在现世喜欢,在这里更喜欢!

    为毛是两生不是三生?奕眼角哆嗦几下,转身走了。

    他的人每月给这小子免费押四趟镖,他的一等镖师还有一个天天在第一庄遛狗,都是拜这小子所赐。虽说九号镖局在这小子身上没少赚钱,但第一印象刻在那儿,奕连一句“某也是”,都说不出来。

    老子是镖师,就是这么直!

    看着奕愿意担起责任,展柜稍稍安心,立刻问,“东家,咱怎么办?”

    小暖缓缓笑了,“好办,废了郑笃初,砸了郑家的锅!”

    他表现得机会终于来了!一身匪气的秦三立刻跳到中央,“东家,让俺老三去,保证干得干干净净的,让他们连坟头都找不着!”

    不把这兔崽子埋个地下八十丈,就对不起他秦老三的老本行!

    黄子厚和掌柜都瞪大眼睛,这家伙是吃了丈二的大炮仗了,咋还扯到坟头了?

    小暖瞪了秦三一眼,“咱是正经生意人,不能这么干!今天有人过来跟你争,杀了;明天再有人跟你争呢?你难道要立个血招牌卖布?咱得用脑子!走,跟爷去第一庄,爷有办法收拾了他!”

    三爷那些资料,可不是白送的,收拾不了郑笃初,她都没脸回家见娘亲和妹妹还有大黄!

    听到姑娘自称“爷”,秦三和玄迩不觉得难受,反而有种自心向外的激动。这气魄,他们喜欢,三爷一定也喜欢……吧?

    不管了,干丫的!

    秦三雄赳赳气昂昂地跟着姑娘出城,可还没走到第一庄就碰上了郑笃初。这厮刚在第一庄吃了闭门羹,撩开轿帘露出一张黑中带着阴险的笑,“秦东家店里的生意不忙了?还是来去第一庄报信了,陈姑娘身体不适,郑某去了都不见,更何况是你!”

    小暖这才反应过来郑笃初来干嘛。

    绫罗霓裳是秦日爰的,织布行和田庄是小暖的,现在织布行的货被扣了,郑笃初来找小暖炫耀胁迫,正对路。

    小暖缓缓翘起嘴角,“秦某没有一日不忙,倒是郑公子你,想忙也忙不起来吧?”

    郑笃初脸更黑了,“你……”

    “汪,汪,汪”郑笃初还没说完,大黄就一路嚎叫着跑过来,带着一路狗毛和尘土挡在郑笃初和小暖中间,向着敌人露出锋利闪光的獠牙,再加上它身后跟过来的两个保镖,这出场实在强大,立刻把小暖与郑笃初的对峙搅乱了。

    小暖下马安抚道,“狗兄没去山里捉兔子?”

    大黄不理小暖,只万分戒备地瞪着郑笃初,把小暖往回推,不许她靠近。

    郑笃初冷笑一声,“这畜生要干什么?莫不是以为圣上赏了它个项圈,它就能在郑某面前放肆吧?百兽园的白虎见了郑某都不敢呲牙,它算什么东西!”

    小暖没理会郑笃初,她的目光在表现异常的大黄身上转了几圈,又看回郑笃初脸上。

    “怎么,除了陈小暖,你还想靠着一只狗给你撑腰?”郑笃初冷笑,从袖子里取出一个白玉瓷瓶,放在鼻子下嗅了嗅。

    小暖的目光落在瓷瓶上,“郑公子这么好的脸色,是吃哪种神丹妙药吃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