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古代言情 > 欢喜记事 > 第九百一十一章 真相
    是啊。

    才半盒。

    可就是这半盒已经是得来不易了。

    魏嬷嬷心中悲凉,无处诉苦,还得小心的赔着不是,“这半盒大姑娘先用着,我会想办法把另外药膏补齐的。”

    态度还算不错,工部尚书府小厮把怒气收了几分,“再给你们三天时间,否则就别怪我们心狠手辣了!”

    丢下这句,小厮抬脚走人。

    那模样,哪像是官家小厮,活脱脱就是地痞流氓作态。

    小厮前脚走,后脚魏嬷嬷身子一软,要不是季嬷嬷扶着她都能摔了。

    回屋后,季嬷嬷把藏的钱都拿出来,和魏嬷嬷算了算,还差九百两才够八千。

    “至少还差五千两呢,”季嬷嬷心疼道。

    这可是她们攒了半辈子的钱啊,省吃俭用,最后连三盒药膏都买不起。

    魏妈妈苦涩道,“我还认识几个人,试试看能不能借到。”

    季嬷嬷心底一叹。

    谁会借五千两给她们?

    她们又拿什么去还那五千两?

    魏妈妈把钱藏好,一一去拜访那些熟人。

    不提钱,大家相处愉快,平常见了也有说有笑。

    一提到借钱,再知道是得罪了工部尚书府。

    别说借钱了,只差没把魏妈妈打出门去了。

    工部尚书府只给了三天期限。

    怕她跑了,还派了小厮盯梢。

    魏妈妈求了三天,也只借到五百两。

    在工部尚书府没待多少天,她却是知道工部尚书夫人为人的,说的出便做得到。

    没法帮她女儿恢复容貌,只怕会把她挫骨扬灰,甚至可能会连累季嬷嬷。

    走投无路,魏妈妈又到了镇北王府前。

    她在门口来回踱步,始终下不定决心上前。

    王府小厮还认得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好奇她想做什么。

    风吹过脸颊,带来一阵冰凉。

    魏嬷嬷打了个哆嗦,上前道,“我,我找镇北王世子妃。”

    沉香轩,后院。

    苏锦刚把祛伤疤的药膏调制好,用盒子装好。

    倒不是药膏很难调制,费时间。

    而是冀北侯府沈小姑娘高烧又有点反复。

    唐氏不放心,把苏锦叫了去。

    从冀北侯府坐马车回来,有点疲惫,便没动手调制药膏了。

    大功告成,苏锦也松了口气,揉着颈脖子坐下来喝茶。

    外面,碧朱跑进来道,“世子妃,有个叫魏嬷嬷的求见您。”

    苏锦挑眉。

    怎么来的是魏嬷嬷?

    “带她来见我。”

    一盏茶喝完,苏锦又吃了两块点心,碧朱才领着魏嬷嬷来。

    苏锦没见过魏嬷嬷的模样,但从季嬷嬷口中提到过她。

    魏嬷嬷走上前,苏锦笑道,“这是筹到钱了,还是拿隐秘与我做交换?”

    魏嬷嬷手紧了紧,“和,和世子妃做交换。”

    声音很干涉。

    足见她踏进镇北王府求她,做了多少的思想斗争。

    苏锦有点期待魏嬷嬷做交换的隐秘了。

    苏锦把茶盏放下,淡笑道,“那也要看魏嬷嬷告诉我的事值不值。”

    魏嬷嬷没有慌也没有乱。

    因为她知道她藏了十六年,连季嬷嬷都没告诉过的事值这个价。

    魏嬷嬷一开口,苏锦闲情逸致,好整以暇的脸顿时严肃了起来,渐渐的又被冰冷覆盖。

    她怎么也没想到,皇上和东乡侯查了许久也没有查到云妃之死的线索和真相。

    为了查这件事,她不惜对周嬷嬷用挑拨离间之计,想从周嬷嬷的口中撬开这件事。

    在焦灼等待中,因一时心血来潮的想法就把这个真相给挖了出来

    魏嬷嬷几乎目睹了云妃出事的所有经过。

    十六年前,也就是云妃“难产”死的那天。

    魏嬷嬷还记得那天天气极好。

    御花园里花开的特别灿烂。

    但她无暇欣赏,怕被主子责怪,为了快点回宫复命,从御花园小道穿过去,碰巧看到皇后和齐王妃在说话。

    为了不惊动她们,魏嬷嬷打算从一旁悄悄离开,又被云妃和宫女挡住了去路。

    云妃带着宫女就躲在假山后,正偷听皇后和齐王妃说话。

    当时她离的远,不知道皇后和齐王妃在说什么,但她能感觉到皇后的怒气。

    齐王妃倒是心情不错。

    也不知道听到了什么,云妃吓了一跳,后退之际,不小心踢到了块石头。

    皇后和齐王妃猛然望过来。

    云妃和宫女转身就跑。

    当时云妃肚子很大了,临盆在即,太医叮嘱她多走走,生产时能少遭点罪。

    皇后和齐王妃的人在后面追,云妃的宫女拦住她们,让云妃快逃。

    御花园小道人不多,但御花园里还是有不少人的。

    只要到人多的地方,皇后的宫女就不敢放肆了。

    也不知道云妃是不是命里合该躲不过这一劫,下台阶的时候,因为走的太急,身子往前一摔。

    本来还要几天才生产的她,突然动胎气。

    御花园的宫女太监急着把云妃抬回朝华宫,找人接生。

    后面的事

    魏嬷嬷就不知道了。

    她当时吓傻了,根本就没敢动。

    满眼都是云妃身上的血,还有小道路过的宫女,什么都不知道,就因为路过,被人捂着嘴扔进了井里,活活淹死……

    再接着就是云妃难产而亡的消息传开。

    云妃是真的难产还是被人灭口了,魏嬷嬷不知道。

    毕竟摔了一跤,妇人生产本就凶险,何况摔了。

    但云妃也肯定是听到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事,不然她没有必要逃,皇后和齐王妃的人也不会在后面穷追不舍。

    当年魏嬷嬷心高气傲,一心想往上爬,做女官,光耀门楣。

    亲眼见云妃出事,宫女被杀,魏嬷嬷只觉得皇宫阴冷可怕。

    高高在上如云妃,深受皇上宠爱,腹中还怀着龙子,尚且保不住自己,何况是她一个小小宫女?

    魏嬷嬷连做了几天的噩梦,把那些不该有的念头通通收了。

    她只想活着。

    活到二十五岁离宫。

    离开那座充满杀戮和倾轧的牢笼。

    ……

    苏锦没想到她娘云妃是这么出事的。

    皇后和齐王妃说话,一个高兴,一个动怒,显然说的事和二皇子的身世有关。

    混淆皇室血脉,云妃怎么可能不受惊?

    皇后怎么可能不急着杀人灭口?

    苏锦压下心头怒气,冷着脸道,“追我娘的是不是周嬷嬷?”

    魏妈妈点了下头。

    苏锦拳头攒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