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容雨欣是被脸上的痒意给弄醒的。

    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眼的便是一张放大的脸。

    “你在做什么?”

    早醒的声音没有那么的脆,也没有那么的清冷,反倒有种属于南方人的甜糯。

    秦轶川最喜欢听的就是她刚刚醒来的这个声音了。

    挠的她心痒痒的,在那唇角亲了一下,随后快速的退开,“叫你起床呢,已经六点半了,你要是再不起来的话,那么今天可就要迟到了。”

    一听已经六点半了,容雨欣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她半眯的眼睛一下子睁的极大,这才发现这家伙早就已经穿好了衣服。

    他身上还有一股清冽的香味,代表着他也洗漱好了。

    “你让开,我起床了。”

    “别急,来的及。”话虽是这样子说,但秦轶川还是起来了,他把放在一边的衣服给递了过去。

    容雨欣接过来穿上。

    等她走出去的时候,秦轶川已经把热水什么的全都给弄好了。

    “欣,今天下午如果我没有回来的话,那么就你自己回来,路上要小心一点。”

    容雨欣看他,“好的。”

    其他的并没有多问。

    秦轶川最喜欢做的就是面条了,所以容雨欣在看到桌上摆放的两碗面条时,她是一点也不意外。

    正当两人吃着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有人在门外喊着。

    容雨欣听了一下,“好像是计钰凡的声音。”

    “我去开门。”秦轶川放下碗筷,然后就朝外走去。

    他打开门,计钰凡就速的说道:“秦队,那两个人找到了。”

    虽然没有说出名字,但是秦轶川一下子便听懂了,“怎么找到的?”

    “昨天晚上我和高峻蹲守在北边的道上,本来以为会没有什么收获的时候,到了凌晨三点,就看到了那两人准备进城,就被我们给抓住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是特别的兴奋,一晚上没有睡,都没有让他们感到半丝的疲惫感。

    秦轶川的眼神一片幽暗,“有没有审出点什么来?”

    这话让计钰凡的兴奋感一下子消掉了很多,他摇了摇头,“忙活了半宿,那两人的嘴巴闭的很紧,一句话都没有撬出来,这不就来找你想想办法了。”

    秦轶川的眉头微皱了一下,“你先回去,我把欣欣送到学校,就过去找你们。”

    “那行,我就先回去了。”计钰凡立即点头,准备回去。

    秦轶川喊住了他,“等一下,这边还有面条,你先吃了再走。”

    计钰凡的眼睛瞬间一亮,“你要是不说,我这还不感觉到饿,你一说,我觉得自己可以吞下一头牛了。”

    他抬脚便向那小厨房走去。

    秦轶川一把揪住了他的后领,“臭死了,先去给我洗脸刷牙去。”

    “哎,我其实抹过脸来的……”计钰凡在秦轶川那瞪眼中,把接下来的话给吞了回去。乖乖的去井边洗脸漱口去了……

    这一会的功夫,秦轶川给他煎了一个鸡蛋。

    计钰凡看到他这般,立即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秦队,你今天怎么比我亲娘还要好?这让我心里怪不自在的。”

    秦轶川立即眼露凶光,“欠揍了是吧?”

    计钰凡立即捧着碗跳的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