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那么大一串,我吃不了。”

    罗顽顽皱着眉头瞅着稻草棒上插着的糖葫芦,一串起码串了十个山楂果。

    以她的胃口,吃那么两三个就够了,十个吃不完。

    “嗨,我当什么事儿呢。”

    宋承骁一听乐了,也不管罗顽顽刚说不吃,掏了两毛钱买了一串递给罗顽顽。

    “你吃,吃不了不是还有哥哥我嘛?你当我这胖子是白给的呀?”

    宋承骁拍了拍自己的肚子,一副大胃王的架势,给妹妹吃了定心丸。

    罗顽顽不得不接下那串又大又红的糖葫芦,歪着脑袋瞅着宋承骁。

    “承骁哥你不嫌乎我的狗剩儿呀?”

    虽然找到承骁哥肯定不是对她有什么男女之情,毕竟她这会儿才十二岁。但是他这种行为看在一个母胎solo二十多年的罗顽顽眼里,那就是撩人于无形呀!

    被撩还不撩回去,罗顽顽觉得自己不能怂!

    妹妹歪着脑袋看自己的样子实在太乖了,宋承骁忍不住傻笑了一下。

    “不嫌乎,你吃吧,吃不了我包圆儿。”

    热乎乎的胖手推了推罗顽顽的手,让她赶快咬一口酸甜可口的冰糖葫芦。

    罗顽顽接受宋承骁的好意,顺从地咬下一颗山楂果,因为人儿小,整颗山楂果含在嘴里,让粉白的小脸儿鼓鼓的。

    看妹妹吃的香甜,模样可爱,宋承骁很高兴。一想起这么可爱的妹妹要被她后妈那样算计,他的笑意就变淡了几分,反正这个事儿罗叔不管,他也要管一管的。

    绝对不能让这么招人稀罕的小妹妹受那份儿罪!

    “承骁哥,咱们继续往前走吧?”

    罗顽顽瞧宋承骁脸上的表情变来变去的,也不知道他在想些啥。但是想着不能天黑了才登门,她就拉了拉宋承骁的袖口,催促他领她继续前进。

    “哎,好,咱走。”

    被妹妹拉了一下,宋承骁回过神来,赶忙应了。

    不过这会儿人不知怎地有点多,没走两步罗顽顽就被挤得踉跄了一下。

    宋承骁原本张着手臂护着,但是架不住人挤人,他一下子也护不严实。

    正不知咋办呢,被挤得踉跄了几步的罗顽顽为了保持平衡一把就抓住了宋承骁的手。

    嘴里还喊着:“承骁哥!”

    这是惊吓之余的本能反应,喊得宋承骁也一激灵,不假思索地就反握住罗顽顽的小手,把她往自己身边拽了一下。

    罗顽顽一手攥着糖葫芦,一手被宋承骁握住,脑门抵在了宋承骁胸口,才堪堪站稳了身体。

    “没事儿吧?脚没再崴到吧?”

    宋承骁看妹妹不倒翁似的倒腾了两下最终靠在他胸口才站稳,生怕她刚好的脚又受伤。

    磨蹭在脸上的是承骁哥衣服的布料,罗顽顽不知怎地,脸微微发热,被他握住的手像是被火钳子给灼伤了一般。

    “没,我没事。”

    不知道自己在害羞个什么劲儿,罗顽顽声音小小的,好在宋承骁听清了。

    “人太多了,我拉着你点儿。”

    宋承骁看左右都是人,不得不紧紧握着罗顽顽的手,防止她被挤走。

    “嗯。”

    包裹着自己的温暖干燥的手掌肉呼呼的,罗顽顽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被承骁哥毫无邪念的牵手扰乱了心跳。

    全然不知道罗顽顽的心理活动,宋承骁拉着罗顽顽靠着边儿走,高壮的身材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屏障,罗顽顽跟在后面非常安全。

    适应了一会儿,罗顽顽总算不那么紧张了。

    两辈子头一次跟男孩子牵手,虽然对方是个胖乎乎的大男孩,可他是承骁哥,在罗顽顽心里地位特别的人。

    不过冷静下来的罗顽顽也知道,宋承骁肯定只是像牵小妹妹那样怕她走丢,她可不能多想,不然多丢脸呀。

    等过了那段热闹的街道,行人少了,宋承骁就松开了罗顽顽。

    “要过年了,街上人可真多。本来还想给你买别的呢,结果就只买了串糖葫芦。不过没关系,明天咱再来。”

    宋承骁看罗顽顽一直不说话,还以为小姑娘还是有些不开心,赶忙哄她,承诺明天再给她买好吃的好玩的。

    被误会的罗顽顽也不知道咋解释,刚才承骁哥松开她的手,让她心里还失落了一下。

    虽然承骁哥胖,但是有粉丝滤镜的罗顽顽却觉得他特别好,心眼好,个性也好。

    被承骁哥牵着手,她害羞之余,心里还充满了安心的感觉。仿佛只要有他牵着,她走到哪里都不会感觉害怕。

    只可惜就牵了一会儿,俩人就松开了。

    “不是,我不要东西。”

    罗顽顽停了一下,才摇摇头解释。不过眼睛一直不敢看宋承骁,她怕对上承骁哥的眼睛,自己说不出话。

    “嗨,没事儿。跟我别客气。咱先去我姥爷家吧,正好能赶上晚上饭。”

    宋承骁看妹妹文文静静地站在那里,低垂的睫毛又浓又翘,特别像他亲妹喜欢玩儿的洋娃娃。弄得他说话都不由自主地轻了许多,生怕吓着妹妹。

    赶上饭点儿到人家家去其实听不礼貌的,不过罗顽顽还是个孩子,又是宋承骁领去的,倒也没那么讲究。

    当开门的商姨看到承骁领着个白白净净的小丫头站在门口的时候,还愣了一下,然后笑着问:“少爷您这是打哪儿拐了个小姑娘回来呀?”

    “商姨,这是我妹妹,不是拐来的。我姥姥呢?”

    宋承骁笑了起来,扶着罗顽顽的后背,把她先让进院儿里,一边走一边跟商姨解释。

    在武家帮佣了一辈子的商姨自然是非常有眼力见儿的,看孙少爷一副小心呵护的样子,就知道他十分看重他领来的这个小姑娘。

    “夫人在厨房,今天亲自下厨熬了汤。”

    商姨引着二人往厨房走,虽然现在是新社会了,可是对于商姨来说,她还是愿意留在主家做工。

    对外就说是武家的远方亲戚,实际上商姨从小就长在武家,她的爹妈都是武家的家仆。宋承骁的母亲也是商姨从小看大的,感情十分亲厚。

    以前年轻的时候,武夫人给过商姨一笔体己钱,让她找个好人家,去过自由自在的日子。

    可商姨命苦,找了个老实男人成了家,没过几年小日子,男人就在采石场出工伤死了。留下孤儿寡母的,被婆家厌弃,说她是克服命,扫把星,给赶出了家门。

    商姨的体己钱也被婆婆全数搜走,孩子也不让见,商姨无法,只能又回到武家求救。

    武老爷子想法子把孩子给商姨要了回来,但是商姨说死也不离开主人家了,一定要留下伺候武家一大家子。

    武夫人本意是想让商姨去过自由的生活,可她外头走了一遭反而遭了一趟罪,既然商姨想留下,也就让她留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