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故里忆长安 > 第二十六章 我要你,来到我身边
    菀戚回到家里时,已经八点多了。林墨俊和林樱好像突然懂事了一样,二人都乖乖地在房间里学习。

    菀戚深吸一口气,将客厅的灯打开。林墨俊和林樱两人立刻从房间里出来,直直的看着她。

    抬眸,笑了笑:“怎么?饿了么,姐姐给你们做饭吃。”

    林樱看着她,有些担心,弱弱道:“妈咪...她没事吧。”

    放包的手顿了顿,随即又恢复正常,笑言:“没事,妈咪想回来时便会醒来的。她只是在做一个美梦,一时间不想醒来。”

    十指紧紧的握着,她在说什么....她们三个一起长大,加上家里的事,自幼便很懂事,怎会不知道她的意思。只是,她真的没法说出来。

    三人就这么静静的待着,谁也没说话,但三姐妹的眼眶却同时红了。

    菀戚受不了这样,扔了句我去给你们下面便进了厨房。

    三姐妹在饭桌上低头吃着面,闷声吃着,谁也不说话。

    一个两个都吃完了,也没多问她什么,乖巧道:“我回房写作业了。”

    菀戚点了点头,待她们进房间后,豆大的泪珠滴落....

    她该怎么办?第一次觉得那么无力,满心的恨意,却无力去向害她们成这样的人报仇。

    不是没想过是谁害母亲如此,可,这前后分几率,七成的几率都给了三夫人那家。

    毕竟,她是最有动机的。可最让她心寒的是,母亲出事到现在,父亲没有打过电话关心过一句,也没过来探望探望......

    她猜,他知道消息后首要的便是封锁消息吧。

    林父的事情暂时不想,问题是,她们三个接下来的生计。

    揉了揉疼痛的眉心现在的状况,找林誉风要生活费只怕还要被抨击,说不定还在拿着墨俊的入学通知书做交换。

    她的银行卡里,这段时间大大小小的事赚来的钱加起来才十几万,养活她们三个,何其难.......

    母亲到底是和她说过,她有一张储蓄卡,里面是她这么多年来辛辛苦苦存下的三百万。

    这些费用,用着学费,生活费,各种费用,还有母亲的治疗费,大大小小的费用加起来,只怕也撑不了多久。

    到底是疲惫了,就躺在沙发上睡觉了...

    只是,坏事总是一个接一个的来。

    次日上午九点,刚刚送完姐妹俩上学的菀戚刚回到家,还没坐下来休息便听到一阵急促的门铃声。

    起身打开门,只见门外站着的是一名身着打扮富贵的看起来三十多岁的妇人。

    那妇人一开口,她就猜到她是谁了。

    “初次见面,我是王若善,你父亲的三夫人,也是....”说到这儿,她故意的顿了下,双眸中带着些许得意,“这栋房子的新主人。”

    菀戚脸色顿时煞白,吃惊的看着王若善。

    她......什么意思?轻手将门关上。

    母亲不是说这房子的房产证上写的是她的名字?难道...双眸猛地睁大,林誉风......

    王若善看着她的反应,仿佛非常满意,柔声一笑,略过菀戚便走进房子里面。

    似是主人般打量着房子,非常满意的点了点头,正准备走向里屋,几声“喵喵”叫声拦住了她的脚步。

    是笑笑和坚强两只猫。

    王若善看了看两只猫,微笑道:“房子我大致的看了看,还不错。”

    菀戚冷冷的看着她:“你今日来到底是想做什么?”

    王若善低声笑了笑,走到她面前,从手腕里的黑色lv包包里掏出一封信封。

    “诺,这是你妈被轮的时候的视频和照片,你二妹挺乖的,把入学资格让给了我儿子。你说早早的把入学资格让给我儿子多好?也就没了后面这档子事儿了不是?”

    菀戚怔怔的愣在原地,“你妈被轮”这四个字仿佛魔音一般一直在她脑海中循环,脸色变得惨白。

    王若善轻轻的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别妄想能起诉我,我做的这些事儿,你以为你父亲不知道吗?”

    菀戚深吸一口气,一巴扇过去,怒视着面前这个令人恶心的女人。

    不等王若善反应过来,又扇了她一巴。

    “滚!”恶狠狠的看着她。

    王若善捂着被打的脸蛋,双眸中带着丝丝怒意,但到底这事儿她赢了,扭着腰一步一步走到门口时,停了下来,徐徐道:“忘了说了。你父亲说你母亲为家族蒙羞,逐出家门,你们也跟着一起逐出家门。这房子今日便归我了,你们赶快收拾下东西,今天搬出去吧。”

    .......

    无力的靠着墙壁蹲下来,半响,还是忍不住哭了。撕心裂肺的哭着,到底还是个孩子,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菀戚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只感觉满腔悲伤,恨意,快要溢出来了。以前做他的棋子,后来是弃子,现在...终于被抛弃了么?

    明明是午后,天色却灰暗下来,似是天公都可怜她,没一会儿便下起了倾盆大雨。屋子里没开灯,她就这么坐在地上,屈膝,脸埋在两手间。

    “铃铃铃”的电话声响起,她没有接,良久,那道电话似是放弃般停止了响声。

    没过几分钟,铃声又响起,同样,又停止.....

    这么往复着,第五遍时,菀戚终于起身接了电话。

    两边都安静着,菀戚微微皱眉,恶意电话?

    一道低沉冰冷却带着些许柔意的男声响起:“我可以帮你,帮你复仇,给你妹妹更优质的学校,让你们过更好的生活。”

    身子晃了晃,看了看显示电话,是陌生电话没错,可是,声音她却无比的熟悉。

    似那个在重庆救她的季先生

    也似游戏里遇到的长安

    更像那夜微信通话的...季长安

    睫毛抖了抖,询问道:“你想要什么?季长安。”

    那头的男人似是有些惊讶,几秒后,低沉魅力的嗓音徐徐道:“我要你,来到我身边。”

    菀戚闻言,开始思考这个方法的可能性。那头的男人,似是一点也不着急,静静的等待着她。

    半响,菀戚深吸了一口气,道:“好,我答应你。”

    那头的男人低声笑了笑,嗓音中带着些许愉悦:“收拾好东西,六点到达机场。”

    菀戚怔了怔,挂断了电话。

    他好像早就准备好了一样.......

    现下也没别的办法了,在这南城也没法继续生活下去,墨俊...没想到她做出了这么大的退步。

    起身去厕所洗了把脸,看着有些苍白的脸,轻轻咬了咬嘴唇,发白的嘴唇逐渐有了些血色。

    现在是一点多,从家里去机场要半小时,她还有五个小时收拾下行李。

    拿出家里所有的行李箱,将大大小小的衣服都装好,还有洗漱用品,和一些很重要的东西,一些相片,和证件。

    收拾主卧时,怔怔的站在门口,房间里还有熟悉的,妈咪的味道.....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又原号码拨打回去。

    电话很快便接通了。传来长安有些愉悦的声音:“还有什么事吗?”

    菀戚咬了咬嘴唇,思虑片刻才道:“我的母亲...我可以带她过去吗?”

    “我以为我说的我会帮助你意思很清楚了。意思就是,你只需要带能带的东西,剩下的东西,无论是房子里的还是你母亲,都会原封不动的带给你。”男人低沉的嗓音耐心的和她解释着。

    菀戚怔在了原地,有些吃惊他会做到这一步,半响才道:“谢谢你,长安。”

    男人低声笑了笑,没说话。菀戚低头,最终还是挂掉了电话。

    将能带走的东西都带走,屋子里留下的都是一般的生活用品。

    只是,看了看这个住了19年的家,终究是物是人非......

    瞌眸,默默的拉着三个行李箱,将房门锁上。笑笑和坚强已经一岁多了,似是感觉到了主人的心情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都安安静静的待在航空箱里。现在差不多四点,因为行李众多,她不得不叫李衡玉帮忙。

    李衡玉早早的在车库里等着她,等了良久,思量片刻,猜着她的行李会很多,还是上到了楼下等她出来。

    见她出来时,两人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李衡玉接过她手中的两个行李箱。一切都准备好后,先是去接两个妹妹。

    她早早的打电话和学校方面说好了,也带齐了东西,包括大学那边,她也选择辍学了...毕竟,她能感到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了。

    路上,几人都没出声,李衡玉也没有跟菀戚提起什么事情,只是平静的坐着。林墨俊和林樱也是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菀戚看到林墨俊时,眼眶终究是忍不住的红了。

    轻叹一口气,无言,只是紧紧的抓着两个妹妹的手。

    望着窗外飞快向后划过的景色,忍不住想,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城市,只能被迫着离开去到新的城市生活。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大的勇气答应长安,只是听到那句“帮你复仇,给你妹妹更优质的学校”忍不住心动了。

    说不恨是假的,怎能不恨,心里的恨意只想毁了这南城林家。

    到达机场,李衡玉继续送着她直到完全不一样的贵宾等待室。菀戚让两个妹妹现在座位上休息,起身和李衡玉到等待室外。

    “他和我说了,会将你母亲转到北城最好的医院,由国内外最好的医生看护。你可以放心,会好的。”等待室不能抽烟,李衡玉压下心中的烦躁。

    菀戚微微笑了笑:“谢谢你,李大头。”

    李衡玉微微一怔,笑道:“谢啥?”

    二人默契一笑,有些话不必说明,心里都已明白。这些年,若非有李衡玉的照顾,她只怕过的要比现在辛苦很多,虽然,这里头有那个季先生的份。

    离登记时间还有四十分钟,菀戚回到等待室中,将墨俊和林樱的手机还给她们,柔声道:“做下最后的告别吧。和你们的朋友们。”

    林樱终究还是才12岁的孩子,这一趟她也能感到是再也回不了家了,但心里信任着大姐姐,便一直没哭也没闹,只是这会儿,终究还是有些委屈的瘪瘪嘴。

    林樱不断的用微信qq和好友告别,墨俊却是盯着手机半响不动。

    “怎么了?”菀戚询问道。

    墨俊抬头,直直的盯着她:“姐,你...不怪我么?”

    菀戚似是早就料到她会这么问,微微一笑,摇头道:“不怪。姐姐要是也是墨俊,也会这么做。姐姐只是心疼,我们的墨俊和小樱樱,这么小便要经历这些事儿。”说道,便有些自责的低下头来。

    墨俊牵起了林樱的手,两手轻轻的握住了菀戚的手,笑道:“没事,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菀戚笑着重重的点了点头,一滴眼泪忍不住流下来。

    她们好就行了,她没什么的。季长安要的既然是她,自然而然不能太败坏自己。在登机前起身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洗有些憔悴的脸,拿出化妆包,简单的化了一个精致淡雅的妆容。换了一身黑色的裙子,和黑色的高跟鞋,将扎起来的头发放下来。微微卷起的长发,又黑又亮。

    菀戚本身的五官底子便是精致的,属于那种让人一看就觉得很明媚动人的类型。素颜时只觉得清纯,淡妆时觉得惊艳,浓妆时觉得清冷不可靠近。

    她努力的对镜子做出最完美的微笑,加油,菀戚!

    从南城飞到北城中心机场,需要两个小时的时间。座位在头等舱,加上登机时已经快八点了。林墨俊和林樱到底还是两个孩子,撑不住疲惫在飞机上沉沉的睡了。空姐也很细心很轻的将毛毯盖在她们身上。

    菀戚没敢睡,这几天大大小小的事忙下来,她有些麻木,一闭眼就是那些不好的回忆。一双黑眸就这么定定的看着手机,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到达机场时,已经十点了。十二月的北城,寒风阵阵,绕是机场暖心的开了暖气,仍是能感到刺骨的冷。提前看了天气预报,知道这边是零下五度,上飞机前便给两个妹妹穿上了厚衣服,带上了耳罩。

    落地时,林墨俊乖乖地牵着林樱的手,紧紧的跟在菀戚身后。不知是何缘故,行李箱已经有专人帮忙推送出来了,菀戚见到推送人时,只听他恭敬道:“您好,我是您本次旅行中行李箱专门推送员。”

    菀戚愣了愣,墨俊和林樱有些疑惑的看着他,没有说话。大抵是猜到了这可能是尊贵vip的服务没有说话,点头微微一笑表示谢意,那名推送员倒是有些吃惊,毕竟做这行做了这么久,甚少见到那么礼貌的和他们说谢谢的人。

    菀戚跟着指示牌走,总算是走到了出场口。还未靠近,便能感到北城特有的北风和骤降的温度,与已经开暖气的机场内形成了极大反差。

    忍不住皱了皱眉,回头看了看两个小家伙,两个小家伙死死地将手放在衣服口袋里不肯伸出。

    到底还是太冷了些。

    到了接机口,菀戚迷茫的看着眼前,不知道走去哪不知道去找谁。接机口处,有许多等待家人回来的亲属,有各种各样的人,可是,她不知道她有没有人来接她。

    想着就这么顺着人群走,等出了机场再打电话给季长安,但想到现在时间已经这么晚了说不定季长安已经睡了便放弃这个想法了。

    思来想去时,鼻子仿佛撞到了一个坚硬物体,鼻尖上的疼痛忍不住惊呼出声:“嘶!”用手揉了揉鼻子,抬眸却发现,不是墙!

    抬头一看,双眸猛地睁大,看着面前这个许久未见过的男人,心底一阵复杂情绪猛地涌上来,半响说不出话来。

    他们终于......还是见面了,以这种方式。

    上次见面,他知道她是林菀戚,知道她是故里,她却不认识他。这次见面,她知道他是那个夜夜听她倾诉的季先生,知道他是长安,也知道他是那个保护了她多年的季长安。

    季长安低头看着面前这个呆愣的女孩儿,精致的妆容也无法掩饰疲惫的神色,心底有些心疼,温柔一笑,大手轻柔的摸上她的头发:“辛苦了,七七。”

    菀戚回神,有些局促,只是低头嗯了一声。季长安低声笑了笑,望向菀戚身后的两个小孩。

    大步大步走到她们面前,墨俊和林樱感受到男人强势的身高和气场,林樱有些害怕的躲在墨俊身后,小手紧紧的抓住二姐姐的衣服。墨俊虽然心里也有些畏惧,但还是抬头,直直的和他对视。

    长安只觉得有意思,温柔一笑,低下身来,缓缓道:“你们好,我是你姐姐未来的丈夫。”

    菀戚闻言,脸颊整个红了起来,这人在小孩子面前说啥啊!

    墨俊打量的眼神看着她,一字一字道:“据我所知,未婚夫这种东西,在没办订婚宴时都不作数。”

    长安忍不住笑了笑,哼,小孩子还挺知事儿的。

    菀戚内心默默崩溃...这丫头什么时候知道那么多东西了。

    一直未受到关注的赵睿终究是忍不住上前来,恭敬道:“季总,现在时间较晚,不如先送夫人她们回家吧。”

    季长安瞬间恢复到了冰冷不近人情的模样,点了点头。

    家...她以为,她早就没有了家。

    黑色世爵停在了一栋精致别墅下,菀戚以为到了,叫醒了睡着的两个小家伙,自觉的准备下车。身旁的男人却握住了她的手,力道不大不小,她无法挣脱,转头望向他。

    季长安淡漠的眼神望着前方,命令道:“赵睿,送二小姐和三小姐回家。”

    菀戚微怔,猛地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大声道:“季长安,你什么意思?你让我把我妹丢在这里?”

    驾驶座上的赵睿只觉得后背猛地一凉,这夫人...好有勇气,敢这么吼季总。

    以为季总要生气,却听见身后男人放柔了声音:“你是我的夫人,自然是要与我住在一起的。放心,我给她们安排的地方绝对够安全,还派了我最信任的人服侍她俩。”

    菀戚还想说什么,见男人那双如星空般闪耀的黑眸,似是想到什么,转而道:“我陪她们上去,好不好?”

    季长安点了点头。

    菀戚亲自拉着两个妹妹进去别墅,别墅虽然不大,却装修精致,小花园内种的都是花果蔬菜,说不上豪华,但也是别番风景。

    进屋看,里面装修风格都是很现代化。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似是很早的在那等候,见到她进来,恭敬的弯了弯腰:“夫人好,我是这里的管家周姨,接下来的日子将会由我全心全意的照顾两位小姐。”

    菀戚微微一怔,看着面前这个别墅,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林墨俊淡然的看着,没有说话,林樱倒是有些兴奋,毕竟第一次见这么漂亮的别墅,忍不住四处张望。

    菀戚和两个小丫头说了几句话,温柔的笑着,叮嘱她们要乖乖的,千万不要惹事,好好听周姨的话,墨俊和林樱也是乖乖地点头。接着,又在周姨的带领下进去她俩各自的房间,房间装饰的都有乐趣,连墨俊都忍不住赞赏的点了点头。

    两个人的房间里,两张书桌上,都放着一份入学通知书。菀戚伸出颤抖的手,拿起入学通知书,或许是莫名的信任感,她相信长安给他俩找的学校都是特别好的学校,心里不觉感动。

    最后和两个小家伙一人说了句晚安,亲了亲她们的脸颊,而后和周姨回到了一楼,叮嘱些妹妹们的喜好性格和注意事项。说完后,温婉一笑:“周姨,我相信您能帮我照顾好她们,不管怎么样,照顾她们的这段时间,还是辛苦你了。”

    她信看人的第一感觉,周姨心慈面善,她能看出来。对待她们,也没有任何的轻薄鄙夷之意露出来。

    和周姨到了别,便回到了车上,忍不住看了看手机时间,男人就这么等了她四十分钟,咬咬嘴唇,心里有些歉意。

    季长安见她上车,神色间增添了些许柔意,轻手握住了她的一只手,便没再说话。

    沿路看着窗外陌生的景色,深夜已至,虽然看不清外面的建筑,但却能感到那股深深地陌生感。

    菀戚总觉得,她可能以后都逃不出这儿了。

    没到五分钟的车程,赵睿便将车停在了一处超豪华的别墅下。

    正准备打开车门,坐在身旁的男人不知何时走到了她门前将门打开。菀戚低声说了声谢谢,站在原地,望着这装修豪华的别墅。

    黑色栅栏上,一条一条紫罗兰藤绕着,由于深夜的关系,看不清院里具体种的是什么。但透过栅栏间的缝隙,能看到一条石碎弯延小道,直通向别墅门口。

    装修偏现代化的别墅,似是在等着人一样开着温暖的黄灯。而门口的栅栏上,写着“念七苑”。

    那个七,是说她吗?

    身后的男人看着她如星辰般的双眸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别墅。

    嘴角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柔声道:“走吧。进去看看吧。”

    说罢,就牵着她的手,放缓了步伐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