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桦就是不肯认输,不想让自己和霍亦晨之间的差距很大,自尊心强的他接受不了这种落差。

    绝桦说到这里,越说越觉得自己不能输给霍亦晨,他想:“如果霍亦晨早就知道了而没有交代或者告知他的话,他一定要找霍亦晨拼命,就算打不过霍亦晨,他也要打一打,欺人太甚霍亦晨。”

    霍亦晨摇头:“没有,我是经过今天的车祸,还有你说的白洛枫被人袭击而成了植物人的事情,才有此一猜测的,

    原本我打算具体的事情,还需要去查看监控来调查,可是现在觉得不用了,听你这语气,你是已经知道了事实经过吧!”

    绝桦听了霍亦晨说的话,知道了他并没有提前发现端倪,心里稍微有点平衡。

    又听霍亦晨问自己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事实还有经过,他立刻就有点小得意。

    “我是知道了经过和事实真相,就像你猜测的那样,凡凡确实是在最后时刻改变了心意,想偏离方向不去撞小阿璃,

    可是由于他的速度太快,反应有点跟不上,所以只偏离了一点,而这一点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是没办法留意到的。”绝桦有点小得意的说着。

    “凡凡,是那个小男孩的名字?”霍亦晨问绝桦。

    绝桦还是得意的点头:“我们的霍大总裁还真是聪明。”

    霍亦晨笑着听绝桦说完,慢悠悠的说了一句:“绝桦,你不觉得你现在的说话方式和语气都特别像阿璃吗?”

    绝桦噎了一下,他想了想,好像,还真的有点。

    “你还没有发现,你刚刚说话的语气很得意,不过我不明白的是,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心心念念的小阿璃,可是我的老婆。”霍亦晨不厚道的又深深地扎了绝桦一刀。

    如果不是在开车,绝桦真想捂住自己心脏说一句:“扎心了。

    言归正传,霍亦晨不再补刀给绝桦,反而问起了结果:“怎么样?那人你认识吗?”

    绝桦也不得意了,收敛情绪,一本正经的说道:“不认识,是一个男人,我还拿手机拍了一张他的照片,方便我们辨认和调查。”

    绝桦说完就把自己的手机递给霍亦晨:“你打开看看,你认不认识这个人,现在你回来了,可以动用凤冥集团的情报网去调查这件事了。”

    霍亦晨接过手机,打开看里面的人,发现自己也不认识,他一边操作手机一边说道:“不认识。”

    “也对,像你这种日理万机的大总裁,怎么可能会认识这种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呢!”绝桦似讽刺似遗憾的说道。

    霍亦晨把这张照片发给林达,并且拨打了林达的号码:“林达,帮我查一下这个人,他想蓄意谋杀阿璃。”

    别的情况霍亦晨不用多说,就只说“蓄意谋杀阿璃”这几个字,就足以引起林达的重视心了。

    “霍少,我马上查。”林达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林达这个人真的不错,如果不是他不愿意,我还真想把他挖过来,给我做助理,那待遇和薪资肯定不比跟着你差。”绝桦叹息一声。

    霍亦晨把手机还给绝桦,听绝桦打林达的主意,他挑了挑眉问绝桦:“过于待遇这方面,我暂时不知道,也无法评论,可是过于薪资这方面,你确定林达跟着你,比跟着我的薪资好?”

    绝桦硬着头皮说道:“那是当然了。”

    霍亦晨继续揭着绝桦的老底:“一个大半年都不接活,连自己都养不活要靠别人来接济的神医,能给林达开多少薪资,我倒是很好奇呀!”

    绝桦觉得霍亦晨这是在打自己的脸呀!而且还是那种打的啪啪响的。

    “霍亦晨,俗话说的好,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可倒好,即打脸还揭短,而且这脸还被你打的啪啪响。”绝桦不满的抱怨着。

    霍亦晨戏虐一笑:“这件事是你的短处?我怎么不知道,天天见你理所当然的模样,我还以为你都习惯了呢!”

    绝桦气闷:“那我天天跟你们这个做手术,给你们抢救那个的,你这条命还是我抢救过来的呢!你不感谢我,给我报恩就算了,还恩将仇报,有没有良心。”

    “要是我们没有良心,你早就吃不上饭了,还能在这里和我磨嘴皮子。”霍亦晨把实话说出来。

    两人谈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把之前的那种惊心动魄的事件慢慢淡化,不知不觉就车子就开到了莫家。

    莫轻璃依然睡的很熟,霍亦晨有些担心,问绝桦:“阿璃会不会有事。”

    绝桦把车停稳,谨慎的说道:“从专业的角度上来看,小阿璃应该只是受到了惊吓,又加上怀孕比较累,所以才会陷入睡眠之中的,至于有没有事,要大概检查一下才知道的。”

    霍亦晨觉得绝桦说了一大堆的废话,他瞥了一眼绝桦:“你越来越和阿璃靠近了,废话一大篇,正经的需要的这样几个字。”

    说完就打开车门抱着莫轻璃进来莫家。

    绝桦无辜的摸了摸鼻子:“难道你没发现你自己的话也比之前的多了吗?”

    绝桦的声音不大,霍亦晨走的又快,自然就没有听到绝桦说了什么,也不会回头和绝桦计较。

    绝桦学着莫轻璃的样子,冲霍亦晨的背影撇撇嘴,然后坏心思的打开车门把被霍亦晨嫌弃的臭豆腐拿了出来。

    一想到霍亦晨又该被莫轻璃强迫吃他不愿意吃的臭豆腐了,绝桦的心情就好像要飞起来一样。

    仿佛刚刚差一点就要经历生死的人没有他一样。

    莫妈妈一看到霍亦晨回来了,原本是很高兴的,可是又看到霍亦晨怀里抱着的莫轻璃,莫妈妈的心里顿时就是一个咯噔。

    “亦晨呀!阿璃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受伤了,有没有去医院检查一下,你怎么和她在一起回来的,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也不能怪莫妈妈担心害怕,这几天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可把她吓到了,所以现在一有点风吹草动,她就整个人都精神都开始高度紧张了起来。

    “妈,阿璃没事,就是太累了,睡着了,我回来的时候正好知道阿璃要绝桦去买臭豆腐,我就没有直接回来,而是先去找阿璃了,

    妈,你不会怪我没有第一时间回来看你吧!”霍亦晨说到最后开起了玩笑。

    没有和绝桦商量,霍亦晨在看到莫妈妈的精神状态时,就自作主张的决定不把有人要开车蓄意谋杀莫轻璃和绝桦的事情告诉莫妈妈了。

    莫妈妈走到了霍亦晨的身边,她才看清楚霍亦晨身上的灰尘:“亦晨,你这身上怎么了,你从家里回来也不应该弄成这样呀!

    你老实告诉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莫妈妈说着的同时低头就看到了霍亦晨了衣服上破了一块,她指着这一块问霍亦晨:“亦晨,你是不是哪里受伤了,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你看看你裤子都破了,妈已经看到有血珠子。”

    霍亦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裤子,怪不得哪里一直都有点疼,原来是流血了。

    霍亦晨知道应该是他从车子里滚出来的时候弄伤的。

    他摇摇头:“妈,是我在回来的路上开车犯困了,不小心和别人撞上了,哪里都没有受伤,就那里破了一点皮,

    没事,我已经去医院检查过了,要不然阿璃她能睡着吗?她是因为在医院等我等的不耐烦了,又没有事可以做,无聊着无聊着她就睡着了。”

    霍亦晨发现莫妈妈的精神太过于紧绷和紧张了,这样长此以往会对人的身体造成损伤的,所以他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莫妈妈。

    莫妈妈这才有点放心的点点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亦晨呀!你这几天不在,你可不知道,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我现在的精神那可是高度紧张,就怕家里的谁再发生什么事,

    妈老了,经不起这么折腾了,也害怕再这么折腾下去,也不知道是那个眼红我们的,一次次的在背后给我们放冷枪,让我们防不胜防。”

    “妈,你放宽心,现在我回来了,我和绝桦一定尽快把在背后放冷枪的人找出来到时候我们好好的问一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针对我们。”霍亦晨安慰着莫妈妈。

    而这个时候拎着一大袋臭豆腐走过来的绝桦,见霍亦晨没有和莫妈妈说车祸的事情,他瞬间明白,马上就上道了。

    他笑嘻嘻的把臭豆腐拎到莫妈妈身边:“阿姨,吃不吃臭豆腐,新鲜的,香喷喷的。”

    莫妈妈一脸嫌弃的赶着绝桦:“快把这臭烘烘的东西拿一边去,臭死了,我就纳了闷了,绝桦,阿璃是孕妇,她的口味独特我们都能理解,可你一个神医怎么也被阿璃带的喜欢吃这臭豆腐了。”

    霍亦晨看了一眼绝桦,在莫妈妈唠叨绝桦的时候,用口型对绝桦说道:“让妈精神放松放松,她太紧张了,精神绷的太紧了,对身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