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和姥姥出了王奶奶家的院子,看到院外的护城河边,芦苇一人多高,特别的幽静。娘俩拐了进去,拿出用麻袋装着的货物摞在地上。

    姥姥去路口找了两辆三轮车,蹬车的看到就悠悠一个人在这守着。“嫂子,您不是当地人吧,以后离这地方远点,孩子小身子弱,这里不干净。”

    “谢谢你啊,兄弟。我们确实不知道。”悠悠心里乐翻了,看来王奶奶的阴谋得成,这里成了人们的禁区,以后就在这里当存放点了。

    到了胡同口,姥姥刚让人把货物卸下来。李保国就带着人过来,快速地搬起麻袋,送到他家的院子。

    打开麻袋,里面的衣服按他要的数目,分别用厚塑料袋装着。一样样点清楚。李保国把钱递给姥姥:“大姐,这是2150元钱,您过个数。中午,您侄女去了趟厂里,要货的人挺多,您还得给我准备些。”

    “你再要多少啊?”姥姥问他。

    “我每样再要一百件,妇女的裙子每样要二百条。不知您需要多长时间?这是一千元,当我预定的押金。”李保国又递过来一沓钱。

    “兄弟,你不拿押金姐姐也信你,咱姐弟俩用不着这样。我回去就给你催货,快着也得五六天。四月初一,我给你送货。”

    “姐,这次的订金我准备好了,您就捎着,下次不拿了。我到那天在这里侯着您”李保国把样品拾掇起来,准备打包。

    “兄弟,这是给你的样品,你就留着吧。”姥姥阻止,领着悠悠出了院子。

    姥姥和悠悠坐人力三轮去了百货大楼,主要是为了考察情况,避免发生和这个时代脱节的事情。上下的转了一圈,遇到合适的就买,收到空间里做样品。

    这次悠悠发现,百货大楼又新增了短袖的海魂衫,大人和儿童的都有,人们已经开始购买。晕死,就不会换点新样式。

    不过,想到海魂衫曾流行于整个八十年代,悠悠又感到释然。立马在商城里订制了一批短袖的海魂衫,成人和儿童的都有。

    悠悠看到二楼服装专柜里,新上的确良女式衬衫,肥肥大大,连个腰身都没有,花型呆板单一,和自己的相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价格还高,每件4.80元。

    男式的衬衣每件5.20元,女裤每件4.20元,男裤每件4.50元。怪不得李保国要货这么急,连交押金的招都想出来了。

    回到家里,姥姥就将代销点里东面的墙上贴满白纸,男女式衬衫和裤子每样挂上一件当样品。

    女式的衬衫、裤子一律4.00元,男式的4.50元。比给李保国的价格,一件加了一元钱。

    大家算了一下,比买布做还便宜点,样式花型都好看。好几个女民工当晚就买了一套,第二天就穿了出去。

    快进四月了,气温升高,中午达到二十多度。男民工换上了海魂衫,女民工一直穿着厚衣服。这回见了合适的衣服,买回去就换上了。

    看到别人穿着好看,女民工都来买,她们手里都有前几天发的工钱,八块钱一身,都能买的起。

    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也跟着买,姥姥给家里的两个妗子,一人送了一套。

    真让姥姥说对了,妈妈穿上竹叶花纹的上衣,气质立马提高,悠悠看了怪叫:“新鲜美女出炉了!”妈妈顿时羞红了脸。

    眼看婉莹同志要恼,悠悠接着说道:“我就奇怪自己这小美女随谁啊,原来是随您老人家。”一家人听了那通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