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校花凶猛 > 第三十四章 不请自来
    对于柳若依来说,签约后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能拿到一大笔钱了。

    虽然前世,5万块不过是一个月薪资,但是要知道那是20年后,按现在金海这种一线城市,1000多算平均工资,3000那就是比较好的白领,现在拿到5万块对柳若依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收入了,尤其她现在是穷疯了的时候。

    请老师,请师姐,请闺蜜团.....虽然并没有张扬什么,但是该请客的地方,柳若依还是不会吝啬,以前没能力也就罢了,现在有能力了还装着不知道那就是人品有问题了。

    接下来就是改善自己,作为一个即将出道的公众人物,再穿地摊货可没人说你亲民,而是会被讽刺衣品很差,国际一线品牌暂时还有些消费不起,先按国内一线添置一些,手机这种通讯工具也要配置上,所以柳若依果断开启买买买模式,将自己上上下下焕然一新!

    搞定这些后,盛夏之夜的演唱,让柳若依看到自己身上很多的不足,歌唱方面需要进一步打磨,更重要的是舞蹈形体方面差得更多,压根就没有专业训练过,在舞台上只能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唱。

    幸亏盛夏之夜是一个校园业余玩票性质,学生们也没有那么多要求,换成以后上节目或开演唱会,还是这种站桩式唱法显然行不通。

    在这方面,新索传媒给出的素质培养计划并没有太大问题,柳若依就按照他们的规划来自己安排,合约中嘉怡唱片压根没提这个,柳若依只能自己安排提升了。

    幸亏柳若依找了一个好老师,这些专业训练在李敬尧旗下培训机构就有,省掉了柳若依四处求学。

    考虑到金海大学到金海音乐学院距离还是比较远,来回一次要一个多小时,有时候晚上回来晚了还没有公交车的种种不便,柳若依干脆在金海音乐学院附近租房住下了。

    跟着李老师的高级演唱技巧班一起上课,以她现在身份地位,李老师也不会收她学费,有这样一个明星学员示范,让李老师的培训班更加炙手可热,相当于免费广告,双方各取所需,正是一种皆大欢喜的双赢局面。

    一切安排妥当,搬到新居后,柳若依开始了自己的“练习生”生涯,学习声乐、舞蹈、语言、演技、造型乃至于健身塑体等等诸多艺人课程,这个艺人的“课程”远比大学上课充实多了,一天至少要参加各种训练10多个小时!

    幸亏不管是前任还是前世的柳若依都是吃苦耐劳过来的,才咬牙坚持下来,转眼就到了7月底。

    这天中午,柳若依刚刚吃完饭,准备休息一会再训练,忽然接到赵淑蓓电话--暑假期间赵淑蓓也不想回家,便留校继续从事暑期家教赚钱交学费和存一些生活费,反正住在学校宿舍。

    “依依!有人找你,在女生楼下使劲儿喊了很久,我下去告诉他们你不在都不离开,你看什么时候回来一趟?”赵淑蓓在电话那头忽然压低声音说道,“他们说是你的父母,没在宿舍找到你,我看那个叔叔气势汹汹,一副很凶的样子,现在骂骂咧咧守在女生楼下呢。”

    电话这边柳若依听了一愣。

    父母?仿佛是一个很遥远的事情了。

    柳若依不知道前世的父母在这个世界中还在不在,不过柳若依不敢去找,以如此方式回到这个世界,前世父母和自己还一样会存在吗?自己给她们又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些事情柳若依想想就头疼,现在根本还没有想出如何面对。

    想不到自己这具身躯的前任父母倒是率先找上门来了。

    在前任残缺不全的记忆中,父母留给她的可没有几分温暖,所以前任记忆中,大学三年只有第一学期寒假匆匆来去的记忆画面,然而那也是一段极不愉快的经历,家里人竟然因为钱的事情强迫要她在老家相亲,为了5万块彩礼就要她同当地一个土豪儿子定亲!

    这简直就是卖女儿啊!

    前任柳若依直接拒绝父母要求后,第二天就跑回了学校,然后家里就再也没有半毛钱的生活费寄过来,从此一切都靠前任辛苦赚钱养活自己。

    按现在柳若依脑海中还留下的记忆,自己的前任应该早同家里决裂,在拒绝亲事的时候父母早就发誓不认前任这个女儿了!

    怎么现在突然找上门来?

    “喂喂,依依,你还在听吗?”柳若依这一愣神,就忘了回话给赵淑蓓。

    “淑蓓,我在,我马上就过来。”柳若依也不知道什么事情,赶紧回话道。

    管他什么事,过去就知道了。

    赶到女生楼下,柳若依远远透过墨镜看着一对头发凌乱的中年夫妇,其中那名瘦削尖脸的中年男子,眼角边布满了皱纹,才四十多岁就有些未老先衰,身上穿的是十多元能买一套的体恤和有些败色的灰蓝色裤子,此刻站在大树下面,正焦躁不安地转来转去,同柳若依记忆中仿佛久远到快要忘记的身影逐渐重叠。

    如果记忆没错,那就是前任的父亲柳道明,在他旁边,穿着一件洗得有些变色的花布裙子那位中年妇女,就是前任的母亲陈月娥。

    如果退回到俩周前,柳若依站在他们面前,依稀还有点一家人的样子,可是现在,带着太阳镜,穿着一条淡紫色连衣裙和红色高跟鞋的柳若依,已经恢复了前世“白骨精”风范。

    在造型上,经过训练打扮,配合柳若依自身傲人的s形体,气质上更是脱胎换骨,完全褪去了前世柳若依土气和软弱可欺胆怯模样。

    “她爹,那个女孩有点像是咱们家仟弟?”陈月娥捅了柳道明一下,指着远处走来的柳若依,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虽然柳若依的墨镜遮住了小半张脸看不清,气势姿态上同记忆中的女儿大相径庭,但是整体轮廓在当妈的眼里还是有几分相像。

    “不会吧,仟弟有这么时髦?”柳道明定睛一看,摇了摇头,这同记忆中那丫头的模样实在相差太大。

    不过当柳若依走到跟前摘下了墨镜,夫妻俩还是认了出来。

    “仟弟,怎么换地方了也不给家里说一句?要不是你同学下来打电话,我们都找不到你了。”看到柳若依走到面前,柳道明率先责问道。

    模样变化再大也是自己女儿,一向不给柳若依好脸色的柳道明,虽然有些惊讶女儿的巨大变化,但是并没有想改改脾气迁就女儿的想法。

    仟弟?多么陌生的小名,从这个小名就知道父母对男孩的渴望。

    “爸,妈,你们来了。”看着这前任的父母,尽管心里面相当别扭,柳若依还是非常生涩地打了声招呼,只是这声招呼中充满了陌生和疏离感。

    “怎么?我们就不能来吗?听说你现在可发财了,哎呀,看看这一身,得花上千块吧,你赚钱了倒是知道自己享受,也不管你爹妈死活,看看你这身,再看看你老子身上!”听出柳若依的冷淡,柳道明心中无名火起,忍不住一顿数落。扔掉手中的烟头,狠狠地说道。

    柳道明本来就是小地方文化不高的工人,前两年还下岗了,自身没什么一技之长,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打零工过日子,还染上了酗酒的毛病。

    现在家里生计主要靠陈月娥开的小杂货铺支撑,日子自然有些艰难,生活不如意让本来就有些暴脾气的柳道明,现在更是有些变本加厉,这两年和陈月娥日子也过得更加磕磕碰碰起来。

    好不容易听说儿子说姐姐上电视了,后面又听人说女儿要做大明星赚大钱了,俩口子这才巴巴跑到金海看看真实情况,最好还能拿到一大笔钱回去享福。

    他们那个小地方人重男轻女严重,头胎生了柳若依这个女孩,柳道明是一万个看不顺眼,也没指望过这个女儿,从小没少打骂呵斥柳若依,连带着对她妈也有些嫌弃起来,幸亏超生的第二胎是个男孩,陈月娥日子才稍微好过一些。

    今天一看女儿这幅做派,还真像发财了一样,让柳道明心里一下就有些活络了。

    谁知道柳若依一副冷淡模样,如一桶冷水浇在他头上,柳道明自然不会干休,这还反了天。

    “她爹,怎么这么说,孩子,要不是前几年你鬼迷心窍,非要咱们闺女嫁给那个张二娃家的儿子,闺女至于同家里断绝来往吗?”当妈的总是要疼孩子一些,陈月娥看柳若依这幅模样,还以为柳若依记着大一回家逼她相亲的仇呢。

    要知道当时一向懦弱的柳若依硬气起来断然拒绝后,不顾柳道明断绝父女关系威胁直接离家返校,即便对家里断绝生活费来源也不屈服。

    所以这俩年多柳道明夫妇甚至都没有同柳若依有任何的联系,当女儿不存在一样,才让前任柳若依无依无靠、走投无路到割脉自杀!

    对女儿淡漠如此,亏得柳道明还还好意思上门找女儿要钱,指望女儿热情似火的回报。

    别说亲生女儿灵魂已经香消玉损,就算亲生那个还在,估计见了也唯恐避之不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