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晶一怔,旋即摇头。

    “不不不,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这个反应,恰是让宋音音更起疑。

    仔细一看,林晶脸上有明显的闪躲神色,好像是怕看出点什么。

    难道,自己猜对了?

    但宋音音还来不及问清楚,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汽笛声。

    她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只见一辆熟悉的商务保姆车,从外面缓慢地驶入。

    看见那辆熟悉的商务保姆车,宋音音的第一个反应是:难道,是陆靳寒回来了?

    心头一喜,宋音音想也不想地走过去,看见车门打开,沈康从里面垮了出来。

    “沈特助?”

    宋音音讶然,下意识地往里探了探头,却并没有发现陆靳寒的影子,便问道:“陆靳寒没回来吗?”

    沈康微微颔首,说:“额,是的,陆总没回来,我是他派来接林女士的。”

    他没回来?

    宋音音怔住。

    敢情是她自作多情来,还以为他终于想起自己来,终于舍得回家看看她,没想到他压根就没想起她,只是派人来接林晶的。

    宋音音顿时来了气,气恼地道:“你们带林阿姨去哪里?我也要去!”

    “额……这个……”

    沈康一脸的为难:“不好意思,总裁夫人,我们带林女士是有重要的事情,不方便带您去。”

    搞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宋音音不干了,干脆挡在了门边上:“我就偏要去了,你们还能把我怎么着!”

    这可难为了沈康。

    他只好给陆靳寒打了个电话。

    “陆总,那个……怎么办啊,总裁夫人偏要跟我们一起过去,您看这……要不我把电话给您,您亲自跟她说,可以吗?”

    还不等陆靳寒同意,宋音音直接从沈康手里抢了电话。

    “喂,陆靳寒,你什么意思?刚签了离婚协议书,就不敢见我了是不是?是知道对不起我是不是?有种你就给我现身啊!跟我装缩头乌龟,算什么男人?!”

    宋音音骂骂咧咧的话,令沈康、林晶还有其他保镖们,一个个都瞠目结舌。

    总裁夫人真是太彪悍了……

    数日郁结在心里的怨气,终于在这一刻爆发。

    宋音音全数发泄了出来,涨红着脸,气喘吁吁。

    话筒里是长久的沉默,正当宋音音又要发作时,陆靳寒终于开了口。

    “你要过来,就让沈康载你过来吧。”

    他突然的妥协,倒令宋音音接不上话了。

    她眨了眨眼睛,半晌才回过神来。

    于是乎,她跟着林晶和沈康他们上了车。

    车子在一家酒吧门口停了下来,宋音音抬头望着酒吧顶头的一排鎏金大字,觉得奇怪。

    “沈康,真是陆靳寒让你带林阿姨到这里来的?”

    “是的。”

    “他想干什么啊?为什么带林阿姨来这里?林阿姨,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林阿姨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

    “管他呢,先进去看看再说。”

    说着,宋音音拉着林晶的手臂,往里走去。

    沈康在前面带路,带着他们俩往里走,七弯八拐,来到这个酒吧的至尊vip包房。

    门一打开,就见到了独自坐在一张宽大青皮沙发上的陆靳寒。

    (明天戳穿严正雄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