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这话时,严正雄身边的那个保镖,拿起茶几上一颗橘子,狠狠一捏。

    顿时橘子烂成了一团泥。

    池雯见了不禁心头一沉,忙低头道:“老板,您放心,这一次我一定会按照您的要求,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

    “哼!”

    严正雄冷哼了一声,跺了跺手里的拐杖,这才起身离开了她的公寓。

    池雯大气不敢出一声,跪坐在地上,直到严正雄和他的保镖离开后,她这才大口大口喘息。

    双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她拧紧了眉宇,心想自己要怎么做,才能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在宁婉的独奏音乐会上制造点小麻烦呢?

    蓦地,她脑子里想出了一个主意。

    ………………

    这天晚上,陆靳寒又加班到很晚。

    宋大白好几天晚上没有见到陆靳寒,跟宋音音闹起了脾气,宋音音好不容易才把他哄睡着了。

    她靠在床边,指尖碰了碰他肉嘟嘟的唇颚,小家伙抿了抿嘴,却没有醒过来。

    她悄悄退出了儿童房,放在睡衣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是陆靳寒打来的。

    “喂?”

    她压低声音,接了电话。

    “大白睡了吧?下来替我开一下门。”

    “好,你等一下。”

    宋音音踮着脚尖去了楼下,打开别墅门,陆靳寒就站在她面前。

    “你回来了!”

    宋音音下意识地圈住他的脖子,他身上透着专属于他的气息,令她满足又心安。

    “怎么,你以为我今天不回来了?”

    “嗯,以为你又加班。”

    “再晚,我都会尽量赶回来。”

    陆靳寒半拥着她,一起进了老宅。

    宋音音刚洗过澡,头发还有点儿湿漉漉的。

    她的皮肤很白,是那种红润的白,米白色的衬衫堪堪遮住臀,露出纤长的双腿,从陆靳寒的角度望过去,女人双腿的线条直而柔,头发披散在肩头,说不上来的风情和简单。

    两个人一进到主卧室里,宋音音就被陆靳寒拉进了怀里,趴在他的胸膛上。

    她仰头看他:“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

    他微合着眼,声音慵懒,双手撑在身后,淡声道:“找到那个内鬼了,是公司保卫室的一名员工,名叫许伟,今早刚被抓了个现行。”

    宋音音讶然:“确定了吗?”

    她还以为是池雯,没想到另有其人……

    “基本确定了。”

    陆靳寒点点头,“证据也都有,我已经让沈康在公司发公告了,这件事就这么平息了,以后你不用担心有人当你是内鬼了。”

    原来,她还想着这件事。

    宋音音失笑:“我才不担心会被当成内鬼呢,我身正不怕影子斜,没做过就是没做过,谁栽赃都没有用。”

    “我说过,你是我老婆,我不会让你受一丁点委屈,我会保护你的。”

    他轻捏了捏她的鼻梁。

    宋音音拂开他作恶的手,提出质疑:“那个内鬼是怎么被抓到的?你给我详细说一说嘛。”

    搂在她腰间的手收了收,陆靳寒亲了她的脸颊一口,“这件事不需要你操心,你只要安心养胎就好。”

    “你还真把我当国宝看待了啊?”宋音音吐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