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翊运 > 第400章 马上撤离
    史汀溪手指着地板,怒气冲冲地说道:“老魏,你知不知道这家酒店是谁的产业?是袁水法。袁水法你不会不知道吧?他是大成集团的大老板。大成集团,咱们郁金市的纳税大户,是市委市政府重点关照的企业,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带着人搜查呢?你这种行为,让我如何向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交待?如何向袁水法袁老板交待?老魏啊老魏,你捅了大篓子了。赶快的,把你带来的人都收了,让他们悄无声息的从这家酒店走出去。”

    魏青尘本来想反驳两句的,仔细想了想还是算了,反正胳膊也拧不过大腿,史汀溪说让撤,也只能撤了。到时候省公安厅要是追究下来,有这个大局长在那儿顶着呢!

    魏青尘刚刚走出总统套房,手机突然间响了,话筒里传来了焦灼的声音:“报告魏处长,我是第一行动小组的马天新,华处长刚才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一群小流氓给打了。”

    马天新说的华处长,是郁金市公安局治安处副处长华捷,也是魏青尘的左膀右臂,听到话筒里的声音,魏青尘猛地一惊,随即问道:“华处长现在怎么样?”

    马天新说:“伤势很严重,我们已经叫了救护车。”

    挂断电话,魏青尘迅速向西楼走去。刚到楼下,就看见有几个警察已经把华处长抬了下来,华处长满脸是血,可他的痛苦的表情上看,身上主要的伤,还不在头部。

    魏青尘立马就火了:“快把寻衅闹事暴力抗法的那些人全都抓起来。”

    马天新走到魏青尘面前,悄悄说道:“魏处长,刚才我刚挂断你的电话,就接到了史局长的电话,他命令我们马上撤离。”

    这个事魏青尘当然知道,但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暴力抗法,不管是天王老子地王爷,都不能轻易的饶了他。

    “你没给史局长说华处长挨打的事吗?”魏青尘看着马天新问了一句。

    马天新说:“说了,不单单是华处长挨了打,还有好几个警员都挨了打,只是伤势稍微轻一些。我这么一说,史局长立马就火了,说是寻衅闹事的责任,完全在我们身上,还说无论出现了什么样的情况,参加行动的警员必须马上撤离这家酒店。”

    说完,马天新直直的看着魏青尘,等待着他的决断,另外,其他几个警员也在关注着魏青尘的态度。

    警员被打,华处长重伤,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悄无声息的把警员从这里撤走,那就不仅仅是他这个治安处处长要威信扫地了,传出去,公安部门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也会大打折扣。

    魏青尘咬了咬牙,说:“这是省公安厅安排的一次统一行动,我们必须按省公安厅的部署行事,跟我走,把他们统统抓起来。”

    人是抓起来了,但到了第二天,史汀溪就把所有被抓的人全部放了,其中还包括殴打华处长时表现的最疯狂的那几个人。

    魏青尘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医院里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华处长的肋骨被打断了四根,盆骨粉碎性骨裂,踝骨粉碎性骨裂,被鉴定为二级伤残。

    按医生的说法,华处长能不能站起来,现在还很难说,就算是能站起来,从此之后,恐怕已经不适合在公安部门工作了。

    可打人的人,却在史汀溪的庇护下逍遥法外。这叫什么事啊!

    更气人的还在后头呢。

    华处长是二月十二号住进医院的,和他同时住院的,还有另外三名警员,当时,因为是公安部门送来的病人,这些人又都是警察,还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受伤的,所以医院就没有让预付治疗费用。

    另外三名警员的伤情相对来说要轻一些,在医院里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出院了,这时候,医院就把这段时间这几位警员包括华处长的治疗费用汇总了一下,交给了前来接这三名警员出院的魏青尘。

    按魏青尘的意思,这些有关的费用,必须得由那些施害者来承担,但这些人已经被史汀溪放了,魏青尘只好拿着医院给的治疗费用明细,去找史汀溪。

    史汀溪拿起清单看了看,像是牙疼似的吸溜着嘴,说:“老魏,最近局里的资金实在是太紧张了,要不然这样吧,这些费用,你先拿你们治安处的行动经费垫付一下,等回过头来咱们再商量具体该怎么处理。”

    说起治安处的行动经费,魏青尘就一肚子的火气,在郁金市公安局,向来都是一切便利条件朝着刑警倾斜,行动经费也是这样,刑警吃白面膜,治安处只能跟在人家的屁股后面捡馍渣子吃。

    就拿第一季度来说吧,郁金市公安局满打满算一共给治安处拨了一万三千块钱,现在第二个月还没过去一半,就剩下五千块钱了,接下来的这一个半月,魏青尘还不知道该怎么熬呢,史汀溪又让他拿着行动经费去垫付战友们住院的治疗费用,他拿啥去垫?

    单是这一个阶段的治疗费用,就是六万多块,就算是把治安处整个一年的行动经费都拿出来,也填不上这个窟窿。

    可既然史汀溪已经说出来了,魏青尘也不能太那个了,他只好把自己家里的钱取了出来,垫付了第一笔治疗费用。

    刚过去一个星期,医院里又催着缴费了,魏青尘只好再次去找史汀溪。

    这一次,史汀溪说话的口气完全变了。

    “我说老魏,像这种事,就没有必要来麻烦局里了吧?有了病,就自己先把钱拿出来看病,咱们局所有的警员,都享受着公费医疗呢,病治好了,该报销多少费用,有关部门是会给他们报销的。咱们局这么多人呢,要是每个人有了小病小灾都来伸手向局里要钱,那我们以后就别开展正常工作了。”

    这叫什么话!

    魏青尘勉强忍住心里的怒气,说:“史局长,华处长的情况,跟一般人平常的小病小灾可不一样啊!他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的,于情于理,局里都应该支付治疗费用。”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史汀溪居然说出了更刻薄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