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74章:不退反进【二合一】
    韩国当真在馆陶设下了陷阱么?

    事实还真是如此。

    记得在当日,在侯韩武从荡阴侯韩阳这边得到了可靠的猜证后,他便暗中派人将北燕守乐弈、上谷守马奢、渔阳守秦开三位豪将以及他们麾下的精锐,从魏国的河内郡撤回了邯郸郡。

    也就是说,虽然目前在魏国的河内郡内,仍有北燕军、上谷军、渔阳军这三支韩军在行动,但事实上,这只不过是为了混淆视听、麻痹魏国南梁王赵元佐而已,其实最起码一半的军队,已经被侯韩武调回了邯郸一带,准备设下埋伏,等着魏公子润率领魏军自投罗网。

    正如荡阴侯韩阳当日所劝说的那样,侯韩武亦是一位颇有魄力的人,为了围杀魏公子润,他甚至已经做好了他韩国输掉这场战争的心理准备当然,在他心底,他也希望魏国的南梁王赵元佐能够放松警惕,毕竟倘若魏国的南梁王赵元佐,其战略目的当真是为了将他们韩国的主力军引到河内郡腹地,那么,只要韩军这边不暴露一半主力军已撤回邯郸的真相,按理来说,南梁王赵元佐并不会主动邀战。

    而这,就给了韩国打时间差的机会:若是一切顺利的话,韩国完全可以在围杀魏公子润后,迅速支援河内郡。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韩国的优势可就太大了。

    然而侯韩武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魏公子润率领着鄢陵、商水两支魏军,在距离馆陶仅仅只剩下约六十里左右的情况下,居然停止了继续前进,随后,居然徐徐撤退了二十里,摆出了欲攻打莘县、阳谷两县的架势。

    莘县、阳谷两地有什么好打的?能对这场战事起到什么帮助么?

    侯韩武完全不怎么认为。

    因此他认为,魏公子润很有可能是察觉到了什么异常,就像荡阴侯韩阳所说的那样,是在试探他们韩国的反应。

    是故,侯韩武选择按兵不动,免得打草惊蛇,惊退了魏公子润,虽然说巨鹿守燕绉所率领的水军,此刻已部署于大河之上,截断了魏公子润的退路,纵使魏公子润察觉情况不对准备撤离,侯韩武也来得及率军追击。

    只不过这样一来,仍有被魏公子润走脱的危险若是不慎走脱了魏公子润,纵使他韩国此战可以歼灭商水、鄢陵这两支魏军,也完全谈不上胜利。

    如今的中原都认为,魏国今时今日的崛起,主要原因就是魏国出现了魏公子润这般的雄主,至少在侯韩武看来,魏公子润的威胁,远比鄢陵军、商水军加起来还要大。

    因此,侯韩武就像是个耐心的猎人似的,按捺心中的焦躁,静静地等待着魏公子润的行动。

    然而让他感到焦躁的是,魏公子润仿佛是一头已经嗅到了陷阱的狡猾狐狸,在陷阱边上磨磨唧唧,似乎是在戏耍着猎人。

    “他在耍我们!”

    在邯郸城外的军营中,侯韩武在得知魏公子润近两日的行动后,颇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

    在他看来,莘县、阳谷二县,既没有充足的驻守军队,也没有巩固的城防,根本挡不住魏公子润麾下十万魏军,说得难听点,只要魏公子润下令攻城,这是两座能在一日之内就被魏军攻陷的小县。

    可魏公子润麾下的魏军,就偏偏对莘县、阳谷围而不攻,更可笑的是,魏军居然一边建造营垒、一边打造攻城器械,简直是要将莘县、阳谷两县当成了邯郸、武安两座坚城。

    可发怒归发怒,但这个时候,侯韩武并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一旦派出了北燕军、渔阳军、上谷军这几支军队,等同于是暴露了自己的意图北燕军、渔阳军、上谷军,这三支韩国的边防驻军,明明前一阵子还在魏国的河内郡,可今日却悄无声息地撤到了邯郸附近,似魏公子润那等精明人物,岂会猜不到这三支军队肯定是奔着他而去的?

    想到这里,侯韩武在沉思了片刻后下令道:“传令诸军,再等两日,若是魏军始终未有进兵馆陶,那就……主动出击,包夹魏军!”

    在旁,荡阴侯韩阳在沉思了片刻后,亦微微点了点头。

    而与此同时,魏军究竟在做什么呢?

    事实上,魏国太子赵弘润倒也并没有戏耍韩国的意思,之所以对莘县、阳谷两县围而不攻,那是因为下了将令,叫士卒们将城外田地里的谷物给收割了。

    眼下正值九月中旬,麦子基本上已经成熟了,而稻谷呢,大概还差个二十天左右,考虑到这次很有可能将会在韩国腹地长期作战,因此,粮食问题才是赵弘润最优先考虑的事。

    至于莘县、阳谷那两座县城,说实话,赵弘润还真看不上这两座小县。

    而待等抢完了两县城外的谷物后,魏公子润麾下的魏军终于又有了行动:魏军拔营向北,前往冠县一带,至于目的,当然还是抢收这一带田地里的稻麦。

    不得不说,魏军的这一番举措,让韩国更为困惑。

    难道魏军缺粮了?

    侯韩武实在想不通。

    因为在他看来,魏公子润总不至于在刚刚渡过大河、进入他韩国境内后就陷入了军队缺粮的处境吧?既然魏公子润决定偷袭他韩国,那么肯定会叫麾下的士卒带足干粮,就算其粮道如今被巨鹿守燕绉的水军截断,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缺粮。

    更何况,一旦魏军真的缺粮,那么肯定会就此退兵,原路返回,而不是冒险在他们韩国境内抢收稻麦。

    ……是为了长期作战而做准备?

    侯韩武感觉自己实在是猜不到魏公子润的意图。

    然而,就在他疑神疑鬼之际,忽然有一名士卒急匆匆地闯入帅帐,急声禀报道:“侯,刚刚收到的消息,巨鹿县被魏军攻陷!”

    当听说这个消息后,侯韩武惊地站了起来,满脸惊愕之色:“巨、巨鹿?”

    随即,他连忙回头观瞧悬挂在他身后的地图,寻找巨鹿的位置。

    其实就算不寻找,他也晓得巨鹿县的位置,因为巨鹿县正是巨鹿守燕绉的治所,在邯郸东北大概一百五十里的位置。

    为什么是巨鹿?

    侯韩武着实有些想不明白。

    没过多久,便有士卒前来禀报:“报!魏军向北移动。”

    向北移动?也就是说去巨鹿?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侯韩武皱眉看着张内的地图,感觉自己完全无法猜测魏公子润的心思。

    他着实没想到,隐隐已看破他们韩国意图的魏公子润,此番并未率军靠近邯郸、馆陶,但是,却袭击了更北方、更深入他韩国腹地的巨鹿这算什么?

    再看帐内诸将,似荡阴侯韩阳等人亦是面面相觑。

    直到最后,才有一名韩将勉强笑着说道:“这、这是好事啊,魏公子润不退反进……什么的。”

    而与此同时,在魏军全军向巨鹿开拔的途中,赵弘润正在向宗卫长吕牧解释他为何选择巨鹿的原因。

    “……不同于邯郸、武安一带,巨鹿,乃是巨鹿守燕绉的治地,上回魏韩之战,韩军被南梁王阻挡于大河,寸步难进,有了这前车之鉴,我想此番韩国对我大魏用兵,肯定会将巨鹿守燕绉的水军调到我国水域……”

    赵弘润说得没错,记得在五方伐魏战役中,在赵弘润还未率领秦魏联军赶回河内郡展开支援的时候,事实上那个时候的韩军,已经将重兵推到了大河北岸,但因为南梁王赵元佐早早就在大河南岸部署了防御设施,以至于韩军几次强渡大河皆被南梁王赵元佐挡了回去,最终被逼无奈,选择从卫国地域渡河,开辟出一条通往魏国王都大梁的道路,这才有了韩将司马尚率军攻打卫国的那一幕。

    或许有人会想,上次五方伐魏战役中,在战况那般激烈的情况下,韩国都没有将巨鹿守燕绉麾下的水军调往攻打魏国,那么这次韩国为何会出动水军呢?

    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在当初那场战役期间,齐魏两国尚未交恶,齐国仍旧是魏国的盟国,因此,当时齐国虽然没有帮魏国抵御韩国,但齐将田骜、田武所率领的齐国巨鹿水军,却陈兵于巨鹿郡的水域内,对韩巨鹿守燕绉施压,让后者不敢调走水军。

    但是这次,齐国与魏国交恶,齐国已经成为韩国的变相盟国,因此,不存在齐国水军会偷袭韩国巨鹿郡的情况,因此,考虑到前一次韩国的军队被大河天堑所阻挡,始终无法渡过大河真正威胁到魏国的王都大梁,韩国怎么可能还会弃巨鹿守燕绉麾下的水军不用?

    在这种情况下,赵弘润断定巨鹿城守备空虚,因此,他派大将伍忌、晏墨二人,前者亲率两千轻骑,后者督领三千步卒,趁夜而动,偷袭巨鹿。

    于是乎,在他魏军主力在莘县、阳谷一带故弄玄虚,吸引侯韩武等韩人注意力的时候,伍忌、晏墨二将,在青鸦众的配合下,轻而易举地就偷袭得手,将防备空虚的巨鹿攻陷。

    “……我有八成把握可以断定,此刻韩国必定是在邯郸、馆陶一带设下了陷阱,等着我军自投罗网。是故,当我军故意止步不前,且在莘县、阳谷徘徊,做出犹豫不决的样子,而在这种情况下,邯郸那边断然不会主动暴露伏兵,多半还在观望我军是否会中计。……再者,我军先前做出的欲撤退的架势,也应该能骗到对方,邯郸那边最多会猜到,我军在察觉到馆陶一带可能存在埋伏的情况下,选择就此撤兵,却万万想不到,我军竟会去偷袭更北方的巨鹿。”

    说到这里,赵弘润耸了耸肩,笑着说道:“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无误,邯郸果然没有增援巨鹿,被伍忌、晏墨二人轻松拿下。”

    “可为何要偷袭巨鹿呢?”宗卫长吕牧不解地问道:“卑职以为,既然韩国这回设下了埋伏,欲包夹我军,我军不是理当谨慎一些,撤回大河岸边么?若是情况果真如殿下所猜测的那样,我军也好撤回大河南岸?”

    赵弘润闻言轻笑说道:“为何要撤回大河南岸?本宫麾下鄢陵、商水两军士卒,皆是久经战阵的锐士,只要军中的粮食足够,除非韩国出动数倍的军队在围杀我军,否则,何足惧哉?至于军粮问题,目前正是秋收时节,城外遍地的谷物,一个邯郸郡,难道还养活不了我十万军队?为何要退?”

    听闻此言,策马在一旁的屈塍、翟璜、孙叔轲等魏将们,纷纷开口附和。

    在他们眼中,他们唯一无法战胜的对手,那就是饥饿,只要有充足的食物,纵使他们两支军队加在一起只有十万人,也有信心在韩国境内搅得天翻地覆。

    这也正是赵弘润在猜到韩国很有可能设下埋伏后,并没有选择撤兵的原因。

    因为他一旦撤兵,魏韩两国的这场战争就得回归最初的模式,也就是两**队沙场对峙,打上个一年半载,一直打到一方的后勤负担不起,才有可能会分出胜负。

    但说实话,以这种方式分出胜负,那是最最伤的,纵使韩国的经济最终因为这场仗而崩溃,可魏国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因此,赵弘润决定冒一冒险既然韩国有意将他引入境内,方便诸韩军将他围杀,那么,他索性就将计就计,率领十万魏军在韩国境内搅他个天翻地覆。

    至于失败的可能,正如他此前所说的,只要麾下的军队粮草充足,他不认为他魏军会有战败的可能,除非韩国将部署在河内前线的军队大部分撤回国内当然,纵使在这种情况下,赵弘润也有信心能坚持个一年半载。

    “原来如此。”

    宗卫长吕牧恍然大悟,虽然当日赵弘润在对屈塍、翟璜、晏墨、孙叔轲等人低声讲述时,他也曾从赵弘润的口中听到偷袭巨鹿的字眼,但他当时并非想那么多,直到今日闲着无事与自家殿下聊起此事时,他这才知晓其中的道理。

    此时,赵弘润的侍妾赵雀在听到这番话后,眉宇间闪过一丝担忧。

    当晚,在魏军于途中安营扎寨时,赵雀在帅帐内服饰赵弘润时,提出了心中的顾虑:“殿下您不该以身犯险。”

    这是赵雀在跟随赵弘润出征至今,首次对后者的决断提出异议,不过她提出观点确实很有道理:“殿下您乃我大魏的王储,即将登基大位,若您有何不测,则臣妾等失却依靠暂且不说,我大魏亦会因此陷入混乱。”

    看着忧心忡忡的赵雀,赵弘润伸手摸了摸她的脸庞,笑着说道:“你放心,本宫有分寸的。我之所以选择偷袭巨鹿,也是考虑到巨鹿与齐国接壤,倘若这次韩国果真调动了数倍的军队前来包夹本宫,本宫大可向东撤入齐国……齐国眼下正与楚国鏖战于泗水郡,哪有那么多精力兼顾北方?所以说,放心吧。”

    听闻此言,赵雀这才知晓自家殿下其实早有考虑,这才释然。

    然后,干了个爽。

    九月十八日,赵弘润率领商水军、鄢陵军十万军队进驻巨鹿城。

    巨鹿,或者说钜鹿,境内大多是平原地形,不过亦有少许的丘陵,北临巨鹿泽,东南则是直通大河的漳水,实话实说,若非巨鹿守燕绉麾下的巨鹿水军在这场仗中被调到了河内水域一带,魏军想要偷袭这座城池,恐怕没有那么顺利。

    但不管怎样,巨鹿眼下已被魏军所攻陷。

    在攻陷了这座城池后,赵弘润当即下令,将这座城池作为他们在韩国的据点,第一时间抢收城外田地里的麦谷,充作军粮。

    从这一日开始,魏军的行动力突然暴增,以辐射周边的方式,四面八方派出军队,攻打附近的县城,比如邢台、沙丘、广宗等县,皆被列为魏军的进攻目标。

    对于这些派出的军队,赵弘润的将令非常明确:若能攻克,那就占领城池,如若不能,就抢收城外的麦谷,一切以收集粮草作为第一考虑。

    这是对外,而对内,赵弘润采取的仍然是上回曾用来对付秦国的老办法:在占领城池之后,便叫魏军驱逐县内的韩民,增加邯郸郡的粮食负担。

    当这个消息传到邯郸时,侯韩武在愣神之余,几乎要暴跳如雷。

    说实话,从一开始,他并不认为魏公子润居然有胆子驻守巨鹿,毕竟巨鹿离魏国实在太远了,倘若他们韩国这边截断了这支魏军的退路,魏公子润与他麾下鄢陵、商水两支军队,那是铁定无法活着回到韩国的。

    但事实证明,魏公子润比他想象的更有魄力,有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气魄,偏偏就决定驻军巨鹿,准备在这里迎接韩国的包夹围攻。

    在这种情况下,侯韩武怒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如你所愿!”

    说完,他当即下令北燕守乐弈、渔阳守秦开、上谷守马奢这三位豪将,率领各自麾下的军队,前往巨鹿,企图将魏公子润围杀在此。

    在收到这则将令后,北燕守乐弈在率军赶往巨鹿的途中,设法与秦开、马奢两位同僚会晤,交换了一下意见。

    期间,渔阳守秦开笑着说道:“秦某与这位魏公子润从未交过手,不过此人的胆魄着实惊人,前几日我也以为他在察觉到我等于馆陶设下埋伏的情况下,会就此撤兵,没想到,他不退反进,居然偷袭了巨鹿。……啧啧啧,真是出人意料。”

    听闻此言,上谷守马奢亦笑着说道:“魏公子润,我始终觉得他的用兵方式与李睦将军有点类似,非常擅于把握局势,哪怕敌人暴露些许的漏洞,他亦能抓住机会。唯一不同的是,魏公子润更具进攻性,倘若是李睦的话,前两日就会拿下莘县、阳谷,在确定后方粮道没有被截断的情况下,才会考虑进兵,哪怕目前正值秋收时节,麦谷遍地……”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随即脸上的笑容徐徐收起,又正色说道:“魏军拿下了巨鹿,这场仗,不好打。看似魏军陷入包围,可事实上,魏军随时可以从巨鹿向东,逃到齐国境内,齐国目前正被楚国攻打,自身难保,想来是没有余力协助我军截击魏公子润,因此我认为,若我等要包夹魏军,那就好提前做好魏人有可能向齐国突围的准备。”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北燕守乐弈。

    三位将军,皆是心思缜密之人,因此,哪怕上谷守马奢没有明说,但乐弈亦能明白前者的意思,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就由我麾下的北燕军,驻守巨鹿城的东南,防止魏军渡过清河,向齐境逃窜。至于……”

    刚说到这,就听渔阳守秦开笑着说道:“首仗不如就交给秦某吧,我也想见识见识,那位能与李睦将军、乐弈将军打平手的魏公子润,究竟有多么难缠。”

    听闻此言,上谷守马奢略一思忖,说道:“我为秦将军掠阵。”

    秦开颇感意外地看了一眼马奢,不过考虑到魏公子润是横扫中原诸国的名将,他并没有推辞。

    九月二十一日,北燕军、上谷军、渔阳军这三支韩**队,陆续抵达巨鹿城一带。

    其中,北燕军第一时间驻军清河,在河岸建造营垒,摆出守势,俨然是为了防止魏军从东边向齐国突围。

    而上谷、渔阳两军,则分别在巨鹿的南边以及西南方向扎营。

    在得知韩军抵达的消息后,赵弘润登上巨鹿的城楼眺望远处的韩军,待看到上谷、渔阳两军的旗号后,他真正确定,韩国前几日是真的针对他麾下魏军,在馆陶一带设下了伏兵,否则,似上谷、渔阳这两支韩国的边疆精锐驻军,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从河内战场撤下来。

    “先看看情况吧。”

    当日,赵弘润下令麾下魏军暂时采取守势。

    就目前的局势而言,他根本无需着急,因为北燕、上谷、渔阳这三支韩军,人数加在一起,也不会比他麾下的魏军多上多少,不必为了抢夺先机而主动出击。

    而另外一个原因是,自踏足韩国境内至今,赵弘润就没有收到那支重创了东胡的整整五万名韩国重骑的行踪。

    他猜测,韩国很有可能会将这支重骑兵调到此地,毕竟巨鹿一带皆是平原,是最适合重骑兵逞威的地方。

    一想到那支重骑兵,赵弘润便忍不住暗笑。

    因为他有至少几十种办法能让这种重骑兵死得难看,唯一尴尬的是,他此前为了全歼这支韩国重骑而准备的一些道具与物资,暂时没办法通过水路运到他麾下的军中。

    否则,这场仗就更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