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1176章:反将一军
    片刻后,赵弘润将军中部将召到了帅帐,将自己的判断告诉了帐内的诸将,只听得诸将们面露惊骇、倒抽冷气。

    他们起初难以置信,毕竟谁也不会想到秦将王戬在兵出函谷后,居然不是为了偷袭雒城,而是为了偷袭此刻正在伊川攻打羚部落的鄢陵军,更骇人的是,这支秦军的最终目的竟然是为了夹攻司马安大将军的先锋军。

    但是在经过仔细考虑后,商水军中难得有大局观的老将翟璜,却逐渐接受了赵弘润的说法,毕竟在他看来,这或许是秦军唯一能够扭转目前战况不利的奇招。

    真是不可小觑啊……

    老将翟璜心中暗暗想道。

    对于秦军,半数以上的商水军与鄢陵军将士们是不以为然的,因为在前年,他们在函谷几乎全歼了秦军,主导了赫赫有名的一日战役,因此,此番再次与秦军作战,纵使是魏军们都觉得优势巨大,更别说商水军与鄢陵军的将士们。

    这眼下,秦军主帅武信侯公孙起却给这些颇有优越感的魏军将领们上了一课。

    听着面前那位肃王殿下的讲述,翟璜感觉此番秦军就好比是一条毒蛇,不动则已,动则直咬要害。

    而最最让翟璜感到震惊的是,秦军一步都没有踏出函谷,而且三川腹地几乎遍地都是他们魏方的哨骑,而在这种情报欠缺的情况下,秦军居然能够猜到他们魏军的动向,让秦将王戬游走于几股魏军之间,制造偷袭,这让翟璜感觉毛骨悚然。

    靠猜测,就能猜到他们魏军的行动,这是何等让人震惊的事!

    ……武信侯公孙起,简直就是怪物。

    翟璜难掩心中的震撼。

    要知道,他这些来跟随肃王赵弘润南征北战,也碰到过中原的不少名将,比如齐国的田耽、楚国的景舍,还有韩国的马奢、廉驳、暴鸢等等,但还没有碰到过如此棘手的对手,能在缺少他们魏军情报的情况下,将他们魏军的动向猜得如此准确。

    ……好在我方这边,也有一位毫不逊色对方的怪物。

    翟璜偷偷瞥了一眼不远处面色凝重的肃王赵弘润。

    他再一次意识到,他们非常侥幸,因为他们有一位高瞻远瞩的统帅,否则,这一仗他们魏军会打地非常艰难,非常艰难。

    在定了定神之后,翟璜开口打破了帅帐的寂静。

    “……末将认为,殿下的判断十有**。不久前我还在想,我军截断了王戬部的归路,为何函谷秦军却毫无动静,对我军在此地安营扎寨一事视若无睹,按理来说,他们会想尽办法驱逐我军……现在我明白了,秦军根本不担心我军在此地设营,反过来说,他们的目的就是要让我军留在此地。”

    听闻此言,同为副将的南门迟亦皱着眉头说道:“照这样想的话,恐怕秦军不会放我军回援卢氏……我们这边一撤军,相信秦军就会出兵追击。可不回援的话,卢氏那里的守备……”

    提到卢氏的守备,帐内诸将就不约而同地皱起了眉头。

    因为正像武信侯公孙起所猜测的那样,卢氏的守备非常空虚,仅仅只有羝族孟氏部落等一部分川雒联军驻守在那里。

    毕竟按照赵弘润原本安排,函谷这边放置近十万的兵马,一方面截断秦将王戬的退路,一方面遏制函谷秦军。除此之外,伊川有魏将屈塍的五万鄢陵军,卢氏平原的西侧横涧一带,还有司马安的五万骑兵。这三股魏军的分布,从鸟瞰看呈一个三角形状,恰好将卢氏包裹在其中。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粮草运输路线的中转站,卢氏根本不需要驻扎太多的军队,因为三川草原上几乎已没有能威胁到魏军的敌方势力函谷的秦军、雒南的羯部落、伊川的羚部落,不都被魏军牵制住了么?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秦将王戬率军攻打雒城,也无法撼动赵弘润原本的战略部署。

    可偏偏其中一个环节出现了变故,秦将王戬不偷袭雒城,反而偷袭伊山,这个举动,让赵弘润派禄巴隆率领军队到雒城阻击王戬军的战术安排非但没有达成,然而被王戬打了一个时间差,在禄巴隆“收网”前,逃离了魏军的围剿按照赵弘润的安排,禄巴隆本是要负责将王戬军驱赶回函谷,与商水军一同对这支秦军两面夹击的。

    兵力的浪费尚在其次,最关键的在于,禄巴隆那边可能还不知秦将王戬已经逃离捕网,而身在伊川的鄢陵军主将屈塍,恐怕也不会想到身背后有一支正准备伺机偷袭他的秦军,误以为这一带已经被他们魏军占领,这才是最要命的!

    “殿下有何打算?”

    商水军主将伍忌将目光投向赵弘润。

    赵弘润沉吟了片刻,沉声说道:“目前摆在我军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其一,强攻函谷,只要我军拿下函谷这边的秦军主力,此战便算分出胜负,就算王戬部联合羚部落围困司马安大将军,也无法扭转败局……这是最快的。”

    “但恐怕函谷秦军不会给我军这个机会啊。”老将翟璜轻吐一口气,皱着眉头说道:“观函谷秦军的态度,他们显然是打算死守了,此番我军也没带着投石车以及猛火油,想要强攻函山,很难。”

    “为何不借助青鸦众呢?”南门迟插嘴道:“以青鸦众的实力,完全可以潜上函山秦军的营寨。”

    赵弘润闻言仔细思忖了片刻,随即摇了摇头。

    不可否认,青鸦众是配合袭城的好手,但问题是,秦军在函山上建造了连绵十几里的连营,数量不多的青鸦众,实际上起不到关键性的作用这跟攻打城池不同。

    若是攻打城池,青鸦众潜入城内打开城门,将早已埋伏在城外的魏军骑兵放入城内,可能转眼之间,这座城池就会落入魏军手中;但攻打建在山上的秦营,光是魏军爬山的工夫,就足以秦军反应过来,及时做好防备,在这种情况下袭营,就已经失去了里应外合意义了。

    甚至于,提前一步行动的青鸦众,还会暴露魏军即将夜袭的行动。

    更要紧的是,秦军主帅武信侯公孙起会料想不到么?

    所以说,强攻函谷不现实,因此,唯一的出路就只有……回援。

    回援卢氏。

    “回援?”

    听闻此言,虽不出意外,但翟璜仍有些担心,忍不住提醒道:“殿下,若我军回援,秦军必定出关追击……”

    话音刚落,就听赵弘润眯着眼睛说道:“那也无妨,正好我设下伏兵,杀他一回。”

    说罢,赵弘润压低声音,对帐内诸将安排任务。

    次日巳时,像前一天那样,秦少君站在山上的眺望塔,神色复杂地看着山下平地上的魏军营寨。

    确切地说,他是看着那面迎风招展的魏、肃王王旗。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护卫彭重低声提醒道:“少君,武信侯来了。”

    秦少君闻言一愣,转头一瞧,正好看到武信侯公孙起登上望塔,向他拱手行礼:“少君。”

    秦少君点了点头,随即好奇问道:“武信侯是来查看魏营动静么?”

    “唔。方才有士卒上报了一件事,某有些在意。”武信侯公孙起点头承认,随即走上前几步,皱着眉头眺望着山下平地上的魏营。

    不知为何,他两道剑眉逐渐皱了起来。

    半响后,他眼中闪过一丝惊奇,诧然地喃喃说道:“奇怪……”

    见此,秦少君好奇问道:“怎么了?魏营有何不对么?”

    武信侯公孙起看了一眼秦少君,随即指着远方的魏营说道:“少君且看,山下魏营明明尚未竣工,可今日却无魏军外出伐林造营,这不合常理。”

    秦少君闻言一愣,当即转头望向魏营方向。

    果然,记得昨日魏军出动了上万人伐林、运木、建营寨,可今日呢,魏军却没有一个人外出,哪怕昨日堆积在营寨附近的木头,今日也无人问津,就仿佛魏军已放弃建造军营。

    “不可思议。”在秦少君诧然的目光下,武信侯公孙起眼中闪过丝丝惊诧之色,良久,他眯了眯眼睛,沉声说道:“姬润察觉到了。”

    “什么?”秦少君闻言一愣,随即待反应过来后,睁大着眼睛惊声说道:“怎么可能?”

    “只有这个解释。”轻吸一口气,武信侯公孙起神色肃穆地说道:“算算日子,王戬将军应该还未抵达伊川,偷袭身在伊川的魏军,可那位魏公子却察觉到了危机,真是……奇才!”

    顿了顿,他脸上露出了几许古怪的表情:“甚至于,他还故意将此事透露给我。”

    “透露?”秦少君愣了愣,随即转头看了一眼那座尚未竣工的魏营,皱眉眉头说道:“武信侯是说,魏军今日不修葺营寨,是他故意透露给你的?”

    “啊,修营无用,因此不修,这就是他透露给我的消息……他借此来告诉我,他已经猜到了我军的意图,并且,他还透露给我,他准备回援卢氏,反问我敢不敢出兵追击。”微微吸了口气,武信侯公孙起喃喃说道:“这可真是……反将一军啊。”

    “……”秦少君听得云里雾里,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看武信侯公孙起,随即,又茫然地看向毫无异动的魏营。

    他是无法理解,武信侯公孙起是怎么从那座魏营看出那么多的事。

    见秦少君满脸不信,武信侯公孙起也不解释,沉声说道:“看着吧,若我所料不差,山下的魏军,会在今日黄昏前,大摇大摆地在我军眼皮底下撤离……”

    “……”

    看着满脸笃信的武信侯公孙起,秦少君与护卫彭重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