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穿越时空 > 大魏宫廷 > 第一百五十章:心迹与信任
    “肃王殿下。梦想小说网吧  w·w=w.yawen8.com”

    在见到了赵弘润后,屈塍先向其抱拳行了一礼,旋即立即将说服工作的进展告诉了赵弘润:“除了个别几个人外,其余五十多名将官皆愿投降……其中,有三千人将三名,两千人将近十名,千人将二十余名。”

    “好!”赵弘润听后十分欢喜,但亦有些纳闷,要知道他当初说服屈塍等人的时候,可没有这么顺利啊。

    那时二十几名将官,就只有屈塍等寥寥四人愿意归降。

    “只因殿下击败了暘城君熊拓。”

    屈塍一针见血地道出了根本原因。

    “原来如此。”

    赵弘润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显然,当初他说降屈塍等人不怎么顺利,那是因为大部分的楚将都不认为魏军能够战胜暘城君熊拓的大军,而如今,暘城君熊拓的近十万大军全军覆没,那些楚将们,也就没了底气与指望。

    想来,就连平舆君熊琥都服软了,提出了罢兵修和的恳求,又何况是那些寻常将领们。

    “这件事先放下,本王先与你说另外一件事……”

    说着,赵弘润便将平舆君熊琥方才的恳求建议告诉了屈塍,他想听听屈塍这位楚国贵族对此的看法。

    “虽然本王并不怀疑熊琥那番话的真实性,不过就是想不通……毕竟说起来,我大魏在这颍水战场取得了大捷,但是宋郡那边……说实话是败得一塌糊涂。”

    屈塍闻言微微一笑,低声解惑道:“末将明白殿下想问什么了……殿下是不清楚楚国的事,因此才有这般困惑。进攻宋郡的,乃是『固陵君』熊吾,不客气地说,熊吾在宋地取得的战果越是辉煌,熊拓与熊琥就愈加难受。……因此,熊琥提出修好的建议,多半是想将殿下支到宋地去。”

    “借刀杀人?”赵弘润显然是听出了几分端倪。梦想小说网8  w-w`w-.=y-a-w-e·n=8`.com

    “倒没有那么夸张。”屈塍笑了笑。说道:“暘城君熊拓与『固陵君』熊吾乃是兄弟,皆是日后能成为楚王的人选,本来熊拓在楚国内的声势要比熊吾高,可如今经此大败。相信熊拓日后的处境不会太好,因此,熊琥多半是希望殿下去支援宋地的魏军,最好也让熊吾大败一场,狼狈回国……”

    “嚯。”赵弘润释然地点了点头。旋即问道:“熊吾比起熊拓,如何?”

    屈塍听到这句问话,仔细沉思了一下,这才低声说道:“事实上,熊吾才能不如熊拓,因此为长远考虑,若殿下能使熊吾坐上楚王之位,相信要比熊拓成为楚王的楚国,容易对付。”

    『……』

    赵弘润有些惊讶地望了一眼屈塍,毕竟若是这番话当真属实。那就意味着,屈塍逐渐开始向他表明心迹了。

    “楚王的几个儿子中,熊拓最难对付?”

    “那倒不是。”屈塍摇了摇头,如实说道:“曾经在楚国声势最高的,乃是『溧阳君』熊盛,即某旧主项城君熊仼曾经所支持的……”

    “熊盛?”赵弘润摸了摸光洁的下巴,思忖道:“是那个陈兵在……”

    “正是。……正是那位陈兵在楚、齐边境,提防着齐、鲁两国的『溧阳君』熊盛。”

    赵弘润闻言似笑非笑地说道:“陈兵于边界,提防齐、鲁,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啊。……被贬了?”

    想想也是。『溧阳君』熊盛陈兵于楚国跟齐、鲁两国的边界,提防着齐、鲁两国在楚国对魏国用兵的这段期间兵攻打楚国,这可是一桩捞不到什么好处的苦差事,哪比得上暘城君熊拓与固陵君熊吾可以肆意地抢掠魏国的财富。

    “具体某亦不太清楚。只依稀听说,当初因为某桩事,『溧阳君』熊盛被楚王所黜,自那以后,『溧阳君』熊盛就一直不太受待见……”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对熊拓、熊吾、熊盛那三个楚王的儿子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梦想小说网8  w·w=w·.=yawen8.com

    屈塍说得没错。若是熊吾的才能不如熊拓,那么为了长远考虑,赵弘润还要继续地打压暘城君熊拓,而放任熊吾在宋地攻略,毕竟暂时的牺牲,换来的可是无法估量的收获。

    总得来说一句话,未来的楚王才能越平庸,对魏国就越有利。

    “好了,熊琥的建议暂时放下,再来说说降军的问题……”

    屈塍听到这里心中一紧,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是关于五万楚兵的安置么?”

    “是降兵,我大魏的降兵。”赵弘润善意地更正道。

    “对对对。”屈塍连连自我检讨失言,旋即问道:“不知殿下打算让哪位将军统领那支降兵?”

    他刚刚问罢,就赵弘润抬手指了指他。

    “我?”屈塍又是惊喜又是不安,表情亦有些惊慌,连声说道:“请殿下收回成命。”

    赵弘润乐了,笑着问道:“你在怕什么?”

    屈塍见赵弘润身后仅宗卫沈彧、张骜两人,并无浚水营的将军们,也不隐瞒,小声说道:“殿下这是将末将推向火坑啊。”

    “没有那么夸张。”赵弘润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收起原来你们楚国的那一套吧,本王向来讲究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虽然说实话本王对你还不是完全信任,但你连番表明心迹的态度,本王还是看在眼里的。……这五万降兵,本王不打算拆分编入浚水营,就由你们这几位出身楚国的将领来执掌。”

    听闻此言,屈塍面色为之动容,毕竟赵弘润这番话,无疑是表示让他屈塍、谷粱崴、巫马焦、伍忌四人执掌着多达五万余的楚国降军,甚至不编入魏军的将领。

    这是何等的信任与器重!

    这不,就连屈塍这样理智的人,都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眼前这位肃王的器重。

    “咱们先小人后君子……虽然让你担任主帅,但是本王难免还是要分派几名宗卫担任你的护卫……”

    “这个应该、这个应该。”屈塍连连点头。

    他自然明白,赵弘润派几名宗卫担任他的护卫,除了保护他以外,显然也有监视的意味,但是这无所谓,毕竟他屈塍如今已打定主意归降魏国。紧紧抱住肃王赵弘润这颗大树,别说几名宗卫,哪怕是全军上下安插满宗卫,他都不在乎。

    “那好就。”赵弘润笑了笑。转头对沈彧说道:“沈彧,叫卫骄、穆青、高括、种招四人,暂时担任屈塍将军的亲卫,务必要保证屈塍将军的安全。”

    “是。”沈彧抱了抱拳,点头说道:“待会卑职就去通知卫骄他们。”

    “唔。”赵弘润点了点头。旋即又转头望向屈塍,见他还站在原地,目光不由地有些奇怪,仿佛在说:已经完事了,你还站在这干嘛?

    屈塍俨然是看懂了赵弘润那古怪的眼神,愣神之余,有些迟疑地说道:“殿下,末将还未向殿下述说那些将领的安排……”

    “这个你自行与谷粱崴、巫马焦、伍忌三人商量吧。……反正本王就是将那五万人交给你了,除了命人记录这支军队6续所立下的功勋,待等战后论功行赏。本王并不会干涉你们。”

    听到这句话,屈塍心中更是感动。

    作为一名降将,却能得到这位魏国的肃王如此的信任与器重,正如那句话所说的,夫复何求?!

    想到这里,屈塍重重抱了抱拳,郑重地说道:“末将,定不辜负肃王殿下的器重!”

    “好!……你先去吧,尽快完成整编事宜,本王希望明日。就能大军开拔!”

    “遵命!”

    屈塍抱拳而去。

    目视着屈塍的背影逐渐消失在眼中,宗卫张骜皱眉说道:“殿下如此安排,怕是太凶险了。……卑职还是建议将五万楚兵打散,编入浚水营中。”

    对于这个提议。赵弘润摇了摇头。

    其实他也想过这个问题:让浚水营的魏兵尽皆提升一级,哪怕是普通士卒,也提升为伍长,手底下带四个楚兵,但是仔细想想,这个安排简直就是无端端地削减了浚水营的战斗力。

    要知道在一支军队中。士卒与士卒之间的信任,在战场上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相互信任的魏兵,可以放心地将后背交给战友,而让一名魏兵带四个楚兵?

    待等上了战场,那名浚水营的魏兵究竟是一门心思地跟敌军作战,还是时刻提防着手底下的四名楚兵?防止他们反水?

    因此,这种整编非但丝毫不利于全军战斗力的提升,还白白削减了浚水营的作战能力,赵弘润是不会这样做的。

    “即便如此,殿下也应该派一些信任的将领担任要职啊。”见赵弘润摇头否决了张骜的提议,宗卫沈彧又低声问道。

    “不妥。”赵弘润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普通的楚兵,并没有为暘城君熊拓效死的义务,是值得信任的,你安插一些我大魏的兵将过去,反而让他们觉得,我们并不信任他们……不若就放任他们独自编成一军。唔,也留点事给屈塍去做嘛。……本王只要监管着屈塍,只要他对我大魏忠心,那么他自会处理手底下的事,也自然会去监管着麾下军队的忠诚问题。总之,他会安排好的,不需要本王插手。”

    宗卫沈彧与张骜对视一眼,暗暗吃惊于这位肃王殿下的器量。

    “传令下去,叫士卒们多砍些林木劈成柴火,今夜咱们在这穆山凑合一宿,待等明日正午,大军攻楚!”

    “殿下不打算先收复临颍、召陵等地?”宗卫沈彧吃惊地问道。

    赵弘润淡淡笑道:“暘城君熊拓大败,待等这个消息传到临颍、召陵,那些守城的楚兵岂还敢呆在我大魏?本王自会通知安陵、长社等县,叫那些县令们派遣县内卫戎去收复,对付那些已毫无战意的楚兵,卫戎兵就足够了。……相比较,本王更加迫切反攻楚国,最好,能在熊拓逃回其领地前,攻下他的封地!……去传令吧!”

    “是!”

    沈彧抱拳领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