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可是——

    林家最后竟然会将黛玉配给那么一个破落户也不同意自己提议的两个玉儿的亲事,自己的宝玉相貌俊秀, 最是心疼女孩, 衔玉而诞, 生来不凡, 日后定会有大造化, 就是公主都是配得起的,可就是这么好的宝玉, 林家竟然还看不上。

    对林家的此等做派,每每想起,贾母就气得心肝疼。

    尤其是林家竟然在给林黛玉定好了亲事之后才通知贾家,这是故意防着他们呢!

    原本今天在码头那里的安排,她就是想要让敏儿明白自己还生着气,没有原谅她,但她们毕竟是亲母女, 敏儿若是认个错,自己也是会原谅她的, 可是敏儿竟然是半点脸面都不给自己留,真正是白养了这个女儿。

    可是为了贾家, 这口气最后她还是要忍了下去。

    贾母看着一回来就来给自己请安的宝玉,脸色好看了不少, 她的宝玉——为了她的宝玉, 为了贾家,自己这个老婆子就是再受些委屈就受些委屈吧!

    只恨老大太过不争气,整日里就知道跟那些小妖精寻欢作乐, 若是他能有半分的本事,自己哪里还有忍这些气,到了这个年纪还要操心这些,果然那个死老太婆养的孩子,能养出什么好来。

    还是自己教养长大政儿好,可惜自己的政儿太过老实,才会被同僚排挤,有才华却无处施展,这么多年了还是一个小小的五品官。

    王熙凤在第二天一早起来,收拾好了就去给贾母请安,在跟贾母报备了之后,就去了林家。

    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贾敏也只能让王熙凤进门。

    王熙凤这人也确实很有些本事,尤其是那一张嘴能将死人都说活了,不然也不会得了贾母的喜欢。

    一见贾敏就拉着贾敏亲亲热热的叫着姑妈,送上了礼物,就开始说家里人对她的想念什么的。

    然后看着贾敏的脸色有些缓和了,才开始说起贾母的要求。

    “哎——我离京多年,自然也是非常的想念母亲,但是我们一家刚刚进京,忙活了一宿才收拾好的,还好玉儿跟着老爷请来的教养嬷嬷学了多年,有玉儿帮着我,这才没有手忙脚乱。只是心疼我的玉儿自小体弱,这一路来舟车劳顿的,在陪着我忙了一晚上,今早起来身子就不爽利,现在也只能卧床休息。”

    贾敏可没有忘记她那母亲当初多次来信想要让自己将玉儿配给那个什么宝玉,听说那个宝玉现在还养在后院,自己怎么可能让玉儿不在自己的陪同下去荣国府。

    再说玉儿现在已经订了亲了,那里有订了亲的姑娘整日里去亲戚家的。

    王熙凤也是个明白人,自然是明白贾敏话里的意思。

    现在林妹妹都已经“卧床休息”了,自然是不能够去荣国府做客了。

    “说起来我也从未见过我那几位表弟表妹,既然林表妹身子不爽利,我这个做嫂子的自也不好去打搅她休息。不过我那两位表弟可在府里,今日来之前老太太可是再三的嘱咐我让我代她好好的看看几位表弟表妹。想着几位表弟表妹自出生老太太就从未见过,心里可是一直念着紧。”

    王熙凤算是看明白了,她这位好姑妈是真的对娘家没了什么情分了。

    她虽然不明白是为了什么,但是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不然她怎么能哄得老太太那么的疼她。

    可是现在老太太都已经发了话了,怎么的她也要试试,就算是不成,等回去也好有话说。

    现在贾敏这里是没了可能,那么她只能从两个林表弟那里试试。

    在王熙凤看来,两个小孩子她还是能搞得定的,到时候说些好话,表礼一送,在哭诉一下他们外祖母对他们的想念,哄两个孩子自己愿意跟着自己家去,还不容易。

    到时候若是两位林表弟开了口,贾敏自是不能再拦着了吧!

    不然这名声穿了出去——

    “侄媳妇今儿来的可不巧,那两个小子一大早就跟着老爷去拜访老爷的同窗故友去了,现在都不在府里。”

    林家昨天刚刚进京,林如海还没有回家,就进宫面圣去了。

    林如海算是天子近臣,昨天在进宫的时候,皇上就已经透入了他将会担任礼部尚书一职。

    对这个管职林如海还是非常的满意的,不打眼但也不会让人小瞧了去,毕竟怎么说也是一品。

    而且礼部,考吉、嘉、军、宾、凶五礼之用;管理全国学校事务及科举考试及藩属和外国之往来之事。

    真要说还真没有什么太大的实权,毕竟祭祀、典礼什么的,一年能有几次,而科考随是大事,但是毕竟这些最容易出事的,以林如海现在的状况,他可是不想沾染这些,并且已经想好了之后的会试、殿试借着自己的徒弟兼女婿——司徒朗参加的关系向皇上请求避嫌,不去管了。

    早在准备进京的时候,林如海就已经决定了,日后好好的护着妻女,给两个儿子还有女婿铺好了路他就辞官。

    在从宫里回来后,林家除了瑾轩四人,再加上司徒朗五人聚在林如海的书房,也分析过现在京城的情况。

    虽然早在进京前他们就已经打探了不少京里的消息,但是那个时候林如海的管职毕竟太过敏感,他们也不敢有太多的动作,再加上各个皇子们的小动作不断,他们甚至不敢跟京城有太多的联系。

    而且那个时候还不确定林如海在回京后会担任什么管职,日后的一些事情也不好做决定。

    虽说当初不怎么敢打探京里的消息,但是以当初林如海的管职,那几位皇子可从来没有少了拉拢,所以有些事情就是不用打听,他们也能猜也差不多。

    现在确定了林如海日后的管职——礼部尚书,在夺嫡中能出力的地方比其他五部少了很多,倒也省力那些人的拉拢了,想来也能过一段安稳的日子。

    只是——

    “爹爹是天子近臣,听闻皇上现在的身体是越来越不好了,若是日后——爹爹地位怕是会非常的尴尬吧!就怕日后上去的那位不容人!可若是现在爹爹做出什么决定——到时候第一个饶不了爹爹的,怕就是皇上吧!”

    黛玉可是记得,对林如海的死,后来很多人都猜测是死于皇权争斗、站错队什么的。

    虽然现在林如海进京了,但是命运有时候就是那么的邪门,还有天道轮回,现在林家虽然借了司徒朗的气运,改变了很多,但谁知道天道会不会就这么放过林家。

    为了不让自己成为没有爹爹的孤女,黛玉现在是尽量的想将林如海往“正途”上拉。

    林黛玉的话说的在坐的众人都心里一沉。

    现在他们是小的小,再不就是女人,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林如海,若是林如海出了什么事情——

    而且林如海还是他们的亲人,就算是司徒朗和现在的林黛玉,也无法眼看着林如海出事。

    贾敏更是担心的落了泪。

    她是个女人,她的天地只是后院,原本在扬州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天两头的被人下毒,后来那些人更加的猖狂了,老爷也是每隔那么几天就会遇到暗杀。

    原本以为到了京城可能会好些,可谁知到这里更加的危险。

    “现在爹爹不能动,但是我和姐夫却没有这样的问题。到时候由我们出面,也能侧面的表明我们家的态度,而且我们是小辈,等到那时就算是有人说什么,爹爹也可以推到我们头上。”

    瑾恩虽说才十岁,但是因曾经吃过人参果,自小过目不忘,过耳成诵,聪明的很。林如海对这个长子可是一直都寄予厚望,所以在教导司徒朗时也连带着一直带着瑾恩,所以不要看瑾恩年纪还小,但见识却早已超过了不少进士及第的学子。

    可这一次展云飞受伤的事情刺激的展祖望有些黑化了。

    展祖望虽然将阿超放了出来,还让人请了大夫给阿超治伤,但是却在阿超的药里偷偷的让人放了一些相克的东西。

    阿超吃着药,外伤虽然好的差不多了,但是身体却是越来越虚。

    而且阿超也是个没有眼力劲的,只知道自己尊敬的大少爷一开口,老爷就让自己放了出来,还给他请了大夫,就觉得展家果然还是大少爷说了算,越来越无法无天,慢慢的竟然连展祖望也不放在眼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