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

    中午, 姜眠和孟雨文去食堂吃饭时, 大概是觉得姜眠的做法很接地气, 有许多人投来目光。

    感受着这些目光, 孟雨文忍不住把自己的疑惑问出来:“眠眠, 网上关于你是贵族的消息,是不是真的呀。”

    姜眠抬眸看她,孟雨文有些讪讪的:“大家都比较好奇。”

    姜眠笑笑,道:“吃饭吧。”

    孟雨文认为这是默认,眼睛一亮,和姜眠说话间比之前多了几分小心翼翼和讨好,姜眠看在眼里, 没说什么。

    “眠眠, 我上次说的食堂的音乐才子就是那个, 你看长的很帅吧。”孟雨文指向排队最长的一个窗口。

    姜眠看了眼, 收回目光, 孟雨文见她不感兴趣,只好止住话题,但头频频往那边窗口望,姜眠道:“你去那边打吧。”

    孟雨文抵挡不住帅哥的召唤, 去了排队最长的那一列。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姜眠所在的这个窗口, 不一会儿也排起长队——有许多学生认出姜眠,见她排在这儿,下意识的跟过来。

    讨论声倒是不少, 但没有一个敢和姜眠搭话。

    “学姐学姐,我终于找到你了。”卢一休蹭蹭蹭的跑过来,笑出一对虎牙,“我插个队站你前面好不好。”

    姜眠往后看了眼,她后面站的都是男生,不用姜眠说话,他们赶紧点头:“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卢一休心安理得的站在姜眠面前——反正上次学姐送他到男生宿舍,已经让他在学校论坛火了一段时间,他就该大大方方的,若是藏着掖着,反而不妥。

    “学姐……”他眼巴巴的看着姜眠。

    姜眠:“……”

    姜眠:“找情感大师的话,别找我。”

    “不不不,不是这个。”卢一休汗颜,他挠挠头,压低声音,“那个齐梦寒找我,说是想和你见个面,一个女生求我,我不好拒绝。”

    “学姐要是不想见她,我马上回绝她。”

    姜眠眉梢微挑:“她托你来找我?为什么不自己来找我?”

    卢一休声音压的更低:“她说你不待见她,她来找你的话,你不会搭理她。”

    倒是有自知之明,姜眠没说话。

    卢一休尽职的当传话筒:“她说找你是有关她哥的事,若是愿意见她的话,下午五点半,学校外面的咖啡厅,她在那里等你。”

    下午五点放学,姜眠出了教室,卢一休骑着一辆自行车在楼下,看到姜眠招手:“学姐。”

    “你干嘛?”

    卢一休:“我载你去啊,万一那个齐梦寒有什么坏心思,我好歹也是男人,帮你挡着。”

    他是忘了之前在江序年办公室,姜眠一脚踹飞顾栖文的事了。

    姜眠还没说话,后面一阵此起彼伏的“江老师”,回头一看,江教授正好走出教学楼,学生们都在和他打招呼。

    他脚步一停,视线落向卢一休,后者与他哥目光一对,缩了下脖子,说:“哥……江老师,我载学姐出学校。”

    江序年淡淡的“哦”了一声,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用一辆自行车追女朋友呢。”

    卢一休脑子一懵,脸唰的通红,从自行车上跳下来:“才不是,我和学姐可是纯洁的不能再纯洁的姐弟关系。”

    “你不知道,男生的自行车后座,一般都是女朋友坐的吗。”江教授声音没有起伏,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姜同学是公众人物,一言一行都受着关注,你想和她传绯闻?”

    卢一休:“???”

    他不就是想送学姐出校门吗,是他替齐梦寒带话,学姐也答应了,他觉得他有义务陪着学姐,怎么经他哥这么一说,就有奸情了呢。

    他鼓了鼓腮帮子,对姜眠:“学姐,那我去换辆车,你等着我。”也不待姜眠回话,他蹬上自行车嗖嗖跑了。

    姜眠:“……”

    在姜眠即将开口时,江教授先说话了:“姜同学,我对卢一休说的话也是对你说的话。还有,你是女生,不要仗着身手不错,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你叔叔既然教过你格斗,也应该教过你遇到危险情况,要如何保护自己吧。”

    说完,江教授扬长而去。

    姜眠:“???”

    她看着江序年的后背,有点莫名,这位江教授似乎是在生气。不对,他在生哪门子的气。

    今天周三,距离那晚的枪战过去三天,只有昨天上了节江教授的模拟课,对方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生气了。

    回想刚才江教授的话,明显话里有话,还提到刑警爹,等等——

    难不成那晚的枪战,江序年知道她在其中?

    不可能啊,按理说齐橙不会把她说出来,否则早有警察联系她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江序年又怎么会知道。

    脑子里问题有点多,姜眠下意识追上江序年的背影:“江老师。”

    江序年动作顿了顿,侧头:“有事?”

    两人目光相对,姜眠弯了弯眼睛:“要不去您的办公室,我有点问题请教您。”

    江序年扶了下眼镜,淡淡道:“我要备教案,没时间,有什么事就在这儿说吧。”

    姜眠:“……”

    “这里不太方便。”姜眠继续维持着笑容。

    江序年镜片后目光微闪,他抬起手腕上的表,看上面的时间:“如果你不怕麻烦的话,这样吧,有什么问题,等我把教案备好再说。”

    这是要她等他了。

    她非得弄明白不可,姜眠爽快点头:“行,我先去见个人,等会儿再来办公室找您。”

    姜眠没再耽搁,去了学校外的咖啡厅,齐梦寒已经等在那了。

    “你想喝什么?”齐梦寒这次的打扮倒是素净不少,不过头发长了些,比起之前的中性打扮,现在倒有了几分姑娘样。

    “没什么想喝的。”姜眠敲了敲桌子,“说吧,什么事儿。”

    齐梦寒看着姜眠,这个女孩有着精致的五官,笑起来是眉眼弯弯,看起来甜美可爱,可自己每次面对她时,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畏惧。

    自己对她的了解太少太浅,而她却知道自己最大的秘密,她是一把火,一把有可能烧了自己的火。

    所以,她很不喜欢她。

    却又无可奈何,甚至——

    齐梦寒忽然站起来,朝姜眠深深弯腰:“谢谢。”

    姜眠轻敲桌面的手停止,她没动:“你这是什么意思?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在欺负你。”

    齐梦寒直起腰,重新坐下,没管咖啡厅里往这边投射的目光:“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你救了我哥,这声‘谢谢’是我该说的。我欠了你一个人情,以后有需要我帮忙,可以直说。”

    “诚然,你讨厌我,我也不喜欢你,但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情。”齐梦寒倒是很坦然,“我哥对我很好,若不是你,这次他死定了。”

    “你什么都不缺,我也没什么可以给你的,只有这个人情,如果你不屑要,就当我之前什么也没说过吧。”

    说完后,齐梦寒不再出声,只看着姜眠,等待她的回答。

    放在膝上的手却不由自主的攥紧,这番话以她的性格自然不会说出,但姜眠救了她哥是事实。

    虽然她已经知道自己不是齐家人,意味着齐橙不是自己亲哥哥,虽然她从小就瞧不起这个蠢蠢的哥,可她只有这一个哥。

    这个哥总是爱和她争宠,可她一旦受了什么委屈,永远是这个哥替她挡在前面。

    姜眠忽然道:“你怎么知道是我救了你哥?他和你说的?”

    齐梦寒点头:“他昏迷的时候喊了几声‘姜妹妹’,后来醒过来,对警察说有个仙女从天而降救了他……”

    说到这里,齐梦寒顿了顿,似乎是对他哥说的话难以启齿,她把这段支吾过去:“总之就是有个神秘人救了他,警察问他是谁,他装晕都不说,我私底下问他‘姜妹妹’是谁,他就跟我说了。”

    在齐橙看来,姜妹妹在机场头等舱休息室时,通过自己的名字认出自己是齐梦寒的哥哥,肯定不止她说的只是和齐梦寒见过面那么简单。

    多半和妹妹关系,这才知道他的存在,既如此,他得让妹妹知道是姜妹妹救了他,这样在学校帮忙照顾照顾姜妹妹。

    齐梦寒听到这个答案时,最开始不信,又觉得齐橙没必要骗她,再联想姜眠揍顾栖文时的利落,不信也信了。

    当时的画面,即便齐橙只是口头叙述,有夸大成分,但不可否认,如果不是姜眠,她哥在那样的情况下,脱不了险。

    姜眠:“行吧,这事儿翻篇,我救你哥只是顺手而为,没其他意思。”

    看来齐橙恢复的不错,姜眠起身,准备离开。

    齐梦寒没想到姜眠说走就走,愣了下,忽道:“你不想知道我哥为什么被追杀吗?”

    姜眠回头:“关我什么事。”

    姜眠的反应不在齐梦寒预料之内,她脱口道:“你、你不是喜欢我哥吗?”

    姜眠身形一顿,一字一句:“……你哥说的?”

    齐梦寒只觉后背泛凉,下意识摇头:“我猜的,你为了我哥命都不要了……”

    姜眠和善的笑了笑:“齐小姐,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说了,救你哥只是顺手而为!”

    她转身,走了几步又觉得不爽,回头扔下一句:“你哥那么蠢,喜欢他?我脑子进水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一胎到,啾~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雪团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无 20瓶;王胡歌 2瓶;不要再忘记了、小淨、紫鱼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