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叫妈妈 > 289、我儿子是面瘫 二十
    “那江贺文是怎么弄到神仙散的?”李苏反问道。若他有神仙散,早就拿出来给原主用了。

    只有一个可能!婉仪郡主!

    李苏惊讶的看向李忠, 李忠也想到了这个可能。

    李苏这下很多事情都明白了, 她一开始也在奇怪, 孔翰文出身孔家, 那样的出身,怎么会娶婉仪郡主?如果婉仪郡主有神仙散,那就很好解释了。如果是这样,那么孔翰文很可能就不是死于意外, 而是自杀。

    那样出身的人,都是有风骨的。短时间内或许会臣服于神仙散, 可时间长了,他不会一直甘于这样的生活。最终选择了, 刚烈的死去。

    本朝对于神仙散管理的那样严格, 连□□皇帝的大公主被发现服食神仙散都被关了起来。那婉仪郡主是如何瞒天过海的呢?康王府在其中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而婉仪郡主有神仙散的事, 太后和皇上不可能不知道,可他们却选择了视而不见,这里面又是因为什么呢?

    婉仪郡主到底是什么身份?使得太后和皇上这般包庇她?仅凭她母亲和太后的关系?

    李苏心里忽然有了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其实当年隐太子留下的是个女儿,而不是儿子。而婉仪郡主就是隐太子的女儿!而她之所以能这么猖狂、肆无忌惮, 是托了隐太子留下的那笔财富的福。

    那太后跟她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还给了她那块如朕亲临的令牌!引蛇出洞?可这一路上风平浪静的,没什么事发生啊!

    还是说这是一场考验?可她有什么需要被考验的?她身上还有什么值得惦记的?

    李苏百思不得其解。

    “小姐, 那咱们还继续南下吗?”李忠问道。

    “当然了,难道还要我回去给他奔丧啊!他也配!”李苏没好气的说道。

    李忠嘿嘿笑了,“我这不是怕您有别的打算吗?其实我觉得在外面比待在京里快活多了, 我也不想回去呢!”

    “既然说是要去找我舅舅的下落,那就继续出发吧!”李苏想不明白,索性不去再想了,继续过自己的日子才要紧。

    婉仪郡主的别院内,康郡王大怒,“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都让你小心小心,你偏不听。五年死了两个郡马,你你你!”

    虽然江贺文百日未过,可婉仪郡主对他没有感情,自然也不会为他守孝,一如既往的吃喝玩乐。

    康郡王今日来别院看她,恰好碰到她和几个男人大白天的衣衫不整凑在一起喝酒。康郡王大怒,拔了侍卫的刀直接杀了那几个男人,指着婉仪郡主骂道。

    婉仪郡主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康郡王一看她这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想打,被世子拦了下来,“父王!”

    康郡王看到儿子的眼神提醒,清醒了过来,“罢了罢了,你以后收敛点吧!若闹的太过,引得众人非议,太后和陛下也护不了你。”

    婉仪郡主一脸的无所谓,太后那么宠她,才不会对她怎么样呢!况且,江贺文是太后让她嫁的,又不是她愿意的。

    “江贺文死了,婉仪心里难受,不如去苏州别院住些日子吧。”世子看向婉仪郡主的眼神里满是温柔。

    婉仪郡主摇摇头,“我不想去苏州,软绵绵的,有什么意思,我想去山东,我想看看思亲。”

    世子微微蹙眉,“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万一孔家难为你怎么办?这样,你等我几天,我去和陛下请个假,我陪你一起去。”

    婉仪郡主点点头,“好,大哥你尽快啊!”

    康郡王瞪大眼睛,京里一堆事,你就这么撂挑子跑了?可女儿不是亲的,上头两尊大佛看着,他轻易动弹不得,儿子主意又大,他也管不了。

    索性就不管了,随他们闹腾去。

    “本王不管了,你们自己折腾去吧!”康郡王拂袖而去。

    世子在婉仪郡主身边坐下,温柔的抚摸着婉仪郡主的头发,“神仙散都收拾干净了吧?别让人发现,到时候不好收场。”

    “雨凝已经收拾干净了,那些人也都处理了,不会有人发现的。”婉仪郡主依赖的趴在世子怀里,“哥,幸好有你!”

    世子笑了,既然这辈子只能以兄妹相称,那么就让我以哥哥的名分守护你吧,只要你高兴,你想的,你要的,哥哥都会帮你达成!

    不远处的花丛后,康郡王看到这一幕,无奈的低着头,都怪他,当年一时糊涂,为了前程和王府,将婉仪这个烫手山芋带回了家。以为宠她爱她,拿她当女儿一般疼爱就够了。谁知道竟忘了儿子。

    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对婉仪有了不一样的心思,好在他还知道分寸,并未做出什么越矩的事。只是他对婉仪的疼爱,已经超越了一般兄妹的界限。好在婉仪对儿子没有那样的心思,否则会发生什么,他真不敢想。

    李苏带着李忱回程的时候,路过山东,恰好遇到了康王世子和婉仪郡主兄妹。孔家非但没有让他们看孩子,反而直接将人拒之门外!

    康王世子和婉仪郡主的名号,放到任何地方,都无人敢这样对待他们。可这里是山东,是万圣师表的孔家!

    人家有这个底气让郡王世子和郡主吃闭门羹。

    尤其是孔家已经得知孔翰文的死因后,没有和婉仪郡主撕破脸,已经算是人家厚道了。

    世子和婉仪郡主大概也知道这一点,态度也不敢十分强横,在门口焦急等待了一会,只好悻悻然离开了。

    只是婉仪郡主到底不死心,在附近找个地方住下,盼望着什么时候能见孩子一面。可惜孔家,压根不给她这个机会。

    既然对婉仪郡主的身份有些怀疑,李苏也没有长时间的留下来看她的热闹,而是直接上路了。

    她此去西南,并未找到那个传说中的舅舅。据说很多年前就已经搬走了,至于搬到哪了,并无人知晓。到时一路走来,看了不少山川风景,增长了不少见识。

    可唯一让李苏不满意的就是,她的便宜儿子似乎不怎么高兴,虽然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面瘫,可这不影响李苏对他情绪的察觉。

    仔细想想,李忱的不高兴,似乎是从得知江贺文的死讯后开始的。联想到小说里李忱的所作所为,李苏笑了,这孩子大约是觉得江贺文死了,他没能亲手报仇,所以才生气吧!

    李苏决定找李忱谈一谈。

    李苏绞尽脑汁,组织语言,给李忱灌了一大堆鸡汤,说的口干舌燥,可抬眼看去,李忱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光从表情上根本看不出他的想法。也幸亏李苏现在已经有些了解他了,能从他的眼神和肢体语言里看出一些情绪来。

    可就算是这样,李苏也没了继续说下去的想法了,她真的为以后的李忱担心,就他这性子,以后谁受得了啊!

    李忱见李苏不说了,以为她是生气了,眼中有些慌乱,“娘?”

    李苏抬头冲他笑了笑,“放心,娘没生气。娘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娘也理解你心疼娘,想要保护娘的心。娘很高兴,也很欣慰。谢谢你!”

    李忱看着李苏真挚的眼神,忽然有些不自然的移开了视线,“娘,我回去看书了。”然后匆匆离开这里。

    李苏看着他的背影直摇头。

    回京后,李苏进宫了,面见太后,汇报了自己这一路上的行踪,然后将令牌还给了太后。

    “太后,我这一路南下,并未听到什么隐太子之子的传闻,也没有用到这块令牌,如今将这令牌完璧归赵了。”李苏跪在地上,将令牌双手奉上。

    太后却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笑眯眯的说道,“东西既然送了出去,就没有再拿回来的道理。”

    李苏不解其意,茫然的抬头看着太后,“太后?”

    “这块如朕亲临的令牌,可以调动禁卫军、巡防营及驻守在京郊的京东京西两营。这块令牌,是皇帝和哀家对你及李家的信任!你好好收着吧!希望这块令牌不会有派上用场的那一天。”太后继续说道。

    李苏瞪大眼睛,“太后!”这份信任也太重了吧!她承受不起啊!现在李苏无比确定,什么隐太子之子,什么宝藏,就是太后和皇上对她的试炼。现在看来,她算是成功通过了试炼?

    “当初哀家和皇上就有意让你家忱儿给三皇子当伴读,当时你说忱儿没有读过书,不合适。如今你家忱儿是从薛大儒,应该合适了吧!”太后笑眯眯的说道。

    事到如今,李苏还能说什么,只能笑着谢恩了。

    太后让她起身,又和她说了好长时间的话。

    从宫里出来后,坐在回家的马车上,李苏一身冷汗,看样子,以后李家想置身事外是不能了,

    太后和皇上都执意将自己和李家拉到三皇子这条船上。如今,只能希望三皇子是个聪明有运道的,可以顺顺利利登上那个位子。

    古往今来,像三皇子这样的也不少,元后嫡出,聪慧过人,父皇宠爱,可最后的结果呢?比如汉武帝的卫太子,康熙帝的太子,结果都那么惨烈!

    想想李苏就觉得头疼。

    作者有话要说:  我快被我姑娘的元角分逼疯了!怎么和她解释都不管用,教具买了,平时生活里也经常引导她,可结果还是惨不忍睹!现在只能安慰自己,生活中元角分用的不多,以后长大了会好的。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我爱催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