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尖叫女王 > 252、第 252 章
    祝央记得房东的老婆活动范围是整栋别墅内不怎么受限来着。

    毕竟她虽然枉死, 但遗体并没有受限, 可怜被封在水泥里那家伙,明明仇人在前,还备受掣肘。

    这会儿的时间也不算太晚, 才不到晚上十点。

    邱老师母子是早就吃完晚饭, 也写完作业,这会儿已经开始准备休息了。

    她老公看样子受过祝央一通威胁今晚是不敢回来了, 这反倒让她一身轻松。

    崔小姐上夜班也不可能这会儿就回来,而吴越就更不用说了。

    那家伙估计现在正在医院偷胎盘呢。

    人皮书在祝央手里使用限制很小, 但一开始在吴越手中可不是这么便利的。

    他不但得收集仇人的头发指甲类的贴身之物,还得搜集阴气怨念之物来提高成功率。

    毕竟他一个人在大伯一家的剥削苛待中长大,不可能系统的学些那些。

    他大伯一家因为他父母死得邪门, 也是觉得他是个怪胎,准他碰那些玩意儿才怪, 也就这两年搬出来他才有机会偷偷找出人皮书用来钻研。

    祝央带着房东上楼, 房东乐颠颠的跟上来,以为祝央她们个性奔放, 可以在房间里陪她们玩玩。

    房东心里在琢磨这些妞儿既然这么豪爽, 那收费肯定也不便宜。

    不过看看祝小姐这脸盘身段,就是收费再贵也值了。

    于是道:“你们吃饱了没?要不要我替你们点掉烧烤和啤酒?我们这儿附近有一家烧烤味特别不错。”

    祝央一想好想是这么回事, 规则规定他们晚上必须是在别墅休息的。

    但上一次她都好几次使唤路大头这个点出去给她买那一家的烧烤,因为那家烧烤出摊时间实在不算早。

    于是她点点头:“成,你叫吧,我要两条泡椒烤鱼, 其他的荤素都多点一些。”

    三个玩家见状也道:“那我也要点,我要个蒜蓉茄子,刚吃日本料理根本不顶饱。”

    房东有些肉疼,女人的就算了,男人的他倒是真不想管,不过气氛正好,他也不好显得太抠门扫了兴致。

    便笑呵呵的打电话过去道:“成成,多点些,相逢即是有缘,今晚咱几个不醉不归。”

    祝央摆摆手:“点吧点吧,你点完餐我朋友估计也到了。”

    房东心里哪里好有别的念头?贯口报菜名一样飞快的跟烧烤那边点完菜,那边摊主跟他也熟,承诺先给他烤后便挂了电话。

    急吼吼道:“是不是到楼下了?我下去接人。”

    祝央笑道:“没,她已经在这儿了。”

    说到这儿,就是房东再怎么色字当头,也没由得打了个冷战,觉得气氛突然有点阴森。

    实际上不光是他,玩家们的感应就更明显了,毕竟这个时候的房东还是活人,而玩家对于鬼怪的出现可是又强烈的共鸣的。

    三人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臂,毫无意外上面已经满是鸡皮疙瘩。

    他们不可思议的看着祝央,现在的状况明显是因她而起,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就一头雾水了。

    可是越发阴森的气氛显示着鬼魂已经离他们很近了。

    “怎么可能?现在不还不是第七天吗?”三人连祝央也不敢再相信,后退了两步,无意识的挤在一起。

    一般这种副本,索命夜里多达七个鬼魂已经是超出他们能力范围极限了,现在还没到索命夜那天就有鬼出来了?

    不应该啊,游戏没道理往死里逼他们吧?

    三人心中惊骇又莫名,便见房东也裂开一口黄牙的嘴,笑得有些难看道:“哈哈,祝,祝小姐,大晚上的您就别开玩笑了。”

    刚光顾着乐,这会儿浑身一个激灵过去之后再细想她回来的时候说的话,是怎么琢磨怎么不对劲啊。

    莫不是碰到仙人跳了吧?这些人是不是提前打听过这儿?知道他们这里房客不多,除了他以外也就一个邱老师的丈夫是成年男的,所以下午接着他打老婆把人赶走。

    邱老师母子俩胆子本来就小,崔小姐去上夜班了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回来,吴越那小子就更不用说了,在学校被人欺负的鹌鹑,这会儿也没有回来,估计回来也不顶用。

    房东心里惊慌,便看到祝央一步步走向他:“开什么玩笑?刚说得好好的,这会儿您不会是不认了吧?”

    “我年纪轻轻的,也就好做个媒,一般人不搭理我也就罢了,您这做了承诺的,人都不见一面,我可脸上过不去。”

    “谁让我没了面子,我就得让他没脸,您可得考虑清楚了。”

    房东确定这伙人真的是扮成游客打劫了,还敢让他打电话叫外卖,可见艺高人胆大。

    他心里都做好出血的准备了,便僵笑道:“不是,我哪儿不知道祝小姐您的美意呢,可你朋友这会儿也不在——”

    话说到一半,房东的肿泡眼慢慢睁大,眼神里透着极端的惊恐和不可置信,他这眯眯眼能睁到这种地步,简直是一个奇迹。

    三个玩家见状有些莫名,见房东看的方向是走廊尽头那面洗漱糙上的镜子,于是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然后所有人都汗毛倒竖头皮一麻,因为他们赫然看见一个白胖的女人惨白着一张脸出现在那面镜子里。

    那女人一副典型的中年殷实妇女的形象,其实外观来看在鬼怪中实在不算吓人,真挑剔点也就是对方长相眉眼透着刻薄而已。

    但在这种环境下,对方存在的本身已经是一件恐怖的事了。

    她好像被什么拘束住了一般,肥胖的十根粗短手指拼命的往自己脖子上扒,想拉开无形的束缚,可显然没有用。

    在看到房东,并且在镜子里确认他的眼神看得见自己后,脸上顿时露出了求救的意图——

    “老公,老公,救我——”

    房东就跟木头人似的僵直了三秒,然后惊恐的叫出了声:“啊——”

    他腿一软往地上一跌,双手并用的往后退:“鬼,鬼啊——”

    可退了没两步便被一堵墙挡住了,房东回过头,自己身后空荡荡的,哪里有什么墙,他甚至可以一眼看到走廊的另一头,那边是下楼的扶梯。

    但他面前就跟隔了层玻璃一样,怎么都无法往前再走一步。

    “鬼,鬼!”他惊恐的看着祝央,这会儿他的表情倒是比房东太太的鬼魂之体更加吓人:“你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

    祝央笑了:“不一早就说了吗?我这人就是好做媒而已。”

    “今儿下午刚到的时候我就见你一脸饥渴,想必是单身久了,看见母猪都觉得眉清目秀。”

    “我这人呢,就是见不得明明大好姻缘就在眼前,却因为种种原因形单影只。于是我掐指一算,你俩是天造一对地设一双啊,月老亲自牵的红线,别说阴阳相隔了,就是物种不分,那也不能阻碍你俩相亲相爱的步伐。”

    “换个流行点的词,就是你俩已经锁死了,钥匙都被月老吞了。”

    说着指着房东太太的鬼魂对房东道:“我没有驴你吧?看,丰满的身材,良家妇女的打扮,料理家务一把好手,这么好的老婆往哪儿找?”

    房东都快吓出尿来了:“鬼,鬼,骗人呢,她明明就被我推——”

    说到一半,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警惕的看着祝央他们。

    还真别说,房东这玩意儿,本质上虽然是个懦弱的怂逼,但偶尔在紧急的时候,又会间接性的爆发出难以想象的心理素质。

    这一点祝央在上一次已经见识过,否则也不可能在连杀了水泥里的那妹子并且藏尸后应付过去调查,在误杀自己老婆过后也伪装成意外,半点没有露破绽。

    他嘿嘿冷笑一声:“你们是警/察是吧?利用迷幻药想装神弄鬼的破案?你们这是知法犯法的。”

    祝央摆了摆手:“看来是突然看见自己的理想型,高兴得一时间都无法接受了,没关系,都说了我做媒童叟无欺,自然不会拿胡萝卜吊着你。”

    说着她打了个响指,房东太太便逐渐在房东的面前显露出实体来。

    这娘们儿对自己老公倒是一心一意,虽然现在他们两口子明显受制于人,但能碰到她老公倒是让她格外惊喜。

    她连忙跑过来想要扶起房东:“老公——”

    “滚,滚啊——”房东闭着眼睛乱挥,要刚才还能自欺欺人,那现在就是明晃晃戳到面前不得不认了:“死婆娘,你他妈都死了还不去投胎,赖在这儿干嘛?又不是老子害死你,你自个儿在楼梯上跟我撒泼。”

    “不是我干的,是你自己,这怨不了我。”

    房东太太原本还有些许温情的脸色立马就狰狞了:“姓肖的你他妈不是男人,你个怂蛋玩意儿,老娘都还没说话你就急着撇清关系,你他妈这辈子有过丁点担当吗?”

    房东抬眼下意识的要大骂,就看到房东太太青白一张脸,那满脸横肉本就难看,这会儿一身鬼气就更入不了眼了。

    他满眼的恐惧中闪过一丝厌恶,这当然逃不了房东太太的眼睛,然后她就冲上来和房东撕扯。

    无奈这才第一天晚上,鬼魂力量最弱的时候,这力道还不如她生前两口子打架的时候呢。

    房东一开始怕得要命,但这样一来倒是胆子长了一些,一把将房东太太推开,站起来指着她道:“成,老子明天就去找道士收了你。”

    说着还往房东太太身上踹了两脚,疼得对方整个人弓起来,恨恨的看着他:“姓肖的,你他妈别得意,今晚老娘就让你不得好死,咱下来一起作对鬼夫妻。”

    到底是怪力乱神,房东打了个寒颤:“你,你他妈等着,我现在就——”

    这时候祝央往前踏了一步,开口道:“唉~~,别急嘛,看得出你俩互相都挺满意的,所谓吵吵闹闹日子更有滋味嘛。”

    “这会儿咱们人多,也影响你俩培养感情,这样!咱们给你们一点私人空间,谁也不打扰怎么样?”

    房东第一时间没能明白她的意思,然后就听到这女的说出了一句让他无比惊骇的话。

    他看到地方嘴角一样,透着玩味和恶毒,然后指着洗漱槽那面镜子——

    “我看那儿就很合适,可惜里面有了人,但没关系,我跟她商量一下,想必这姑娘也是愿意挪挪的。”

    而洗漱槽的镜子背后有什么,没人比房东两口子更清楚了。

    他们惊恐的看着祝央,其余三个玩家也是同样的表情。

    有一人忍不住不可置信的喊出声:“卧槽,不会吧?还来?”

    这个小小的别墅副本到底他妈的有多少支线?这是不让人活了的节奏吧?

    可事情已经沿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就见那面镜子里逐渐浮现一个卧躺着的人影,脸冲着他们这个方向。

    先是出现在镜子里,但仔细看又觉得有点不对劲,仿佛有一层水泥质地的泥浆逐渐化开,那人脸陡然睁开眼睛。

    女玩家被吓得往后一退,因为下午出门吃饭之前,她还在那个位置打理了一下妆容和头发。

    按照那时候的位置,也就是说她和这糊在墙里的人是脸对着脸的,这让人头皮发麻。

    这出场架势可比刚才房东太太要惊悚多了,即便看清楚鬼魂这会儿外强中干,房东仍旧不免瑟瑟发抖的往后退。

    就看到那女鬼慢慢的从镜子里面爬了出来,浑身被湿漉漉的水泥包裹,身体柔软的像只泥鳅。

    她艰难的站起来,仿若无骨的动作和体型让人见了惊悚无比,慢慢的水泥在她身上褪去,整个人恢复了生前的模样。

    她先是看了眼祝央,正准备露出一个感激的笑意,便被祝央打断:“别笑,脸会崩。”

    当初这缺心眼的就是笑崩了七窍流血,被她误伤友军薅了小半头发。

    女鬼闻言连忙闭嘴,眼神阴毒的看着房东两口子。

    房东吓得不轻,倒是房东太太本来就做鬼多年,又向来对女鬼处于压制状态,并不怕她。

    见她出来,甚至还刻薄道:“哟~~,小贱人死了都不忘出来勾引男人。我告诉你,有老娘在一天你就休想——”

    话没说完,两口子就被祝央一块塞进水泥里:“诶~~,别担心别担心,都说了你俩天造一对地设一双,别的花花草草只会是过眼云烟,哪儿会妨碍你们情比金坚。”

    “这家伙确实太不懂事了,没眼力见,我这就带她走,私人空间留给你们。”

    房东太太还好说,房东岂能乐意?他已经快被吓死了,眼瞅着自己的小半截腿已经被泥浆缠住。

    整个人杀猪一般大声拼命呼救:“来人呐,救命啊—!杀了啦。我不和这婆娘一块儿,你们这是犯法的。”

    “邱老师,小明,吴越,他妈的全都死了吗?”

    房东太太一腔心意被连番嫌弃,这会儿也是心灰意冷,冷笑道:“哟~~,姓肖的,和老娘睡了十几年,这会儿就受不了了?”

    “滚你个贱婆娘,老子就知道你不是好东西,你他妈倒是为我想过吗?”

    两口子这样了还吵成一团,此时别墅大厅传来声音——、

    “老肖,外卖到了。”是烧烤摊的人。

    房东闻言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拼命的呼救:“小李吗?快帮我报警,救命——”

    却听到祝央冲楼下喊了一句:“小李来了?我在二楼,送上来呗。”

    那送外卖的有点不高兴,但还是边抱怨边上楼:“我说,大晚上的咱摊位上还忙呢,你下来一趟会死啊。”

    房东还有三个玩家诡异的看着外卖小哥,见他上来后,对于眼前诡异的场景视而不见,反倒是看着祝央一脸熟稔的样子。

    祝央掏了几张粉红票子给他,痛快道:“不用找了。”

    外卖小哥这才眉开眼笑:“哟,肖总今儿大方啊。”

    又看了眼另外三个玩家道:“招待客人呢,吃好喝好啊,有需要打电话,优先帮你们烤。”

    “喂!小李,你他妈去哪儿呢?”房东惊骇欲裂,拼命挣扎:“你他妈回来,没看见我吗?快给我报警——”

    但对方还是眼睁睁的消失在了走廊,依稀还能听到对方哼着歌下了楼。

    就跟好不容易抓住一截浮木,结果毫无卵用莫过于此。

    房东一脸绝望的被卷进了水泥里,那面镜子在一阵水波荡漾过后恢复了平静,像是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三个玩家脸上的表情都是懵的,他们僵硬的转动脖子看着祝央——

    “你刚刚同时用了多少能力?”

    三人是还没有爆出能力的纯新人,但都还算机灵,在前几次的游戏中也跟前辈打听了不少,也有过些许见识。

    不说别的,就是他们这边动静这么大,邱老师母子俩就隔着一扇门却跟聋了一样,还有那外卖小哥上来瞎子一样的行径。

    以及若无其事的将别墅里隐藏的两只鬼给招出来甚至左右她们的行为,还以这么不可思议的轻巧方法将房东两口子给塞进墙里双宿双栖。

    别说初级的小新人了,中级玩家能轻巧的办到吗?

    别真的跟她自己说的一样,这家伙是个高等玩家吧?

    游戏这环境下,慕强心态是绝对的,三个人毫不含糊。

    膝滑过来抱住祝央的大腿:“大佬,求罩!”

    祝央摸了摸三只脑袋:“嗯嗯!听话就好,保证你们这次每个人的通关评价不会低于b级。”

    三人连忙起身:“我去洗盘子装烧烤。”

    “我去倒酒!”

    “我去榨果汁!”

    “对了,重新收拾一间大房出来,床单被子换新的。”

    三人一哄而散开始忙碌,女鬼小姐倒是一脸茫然的看着祝央:“你,为什么帮我?”

    祝央默默她的头:“我自己的小弟当然得罩。”

    又指了指被封进水泥里的两口子:“今天有点累了,不想看到这两货,一会儿我给你加点法力,保证吊打他们,明天开始你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吧,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女鬼小姐左思右想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拜的山头,可是为什么呢,看着她就觉得打从心里安心。

    于是三个玩家回来就看到那女鬼一脸娇羞的跟在祝央身后,又是倒水又是捶腿的,狗腿得好不熟练。

    要换了平时,估计三人还会担心到了索命夜,这女鬼不管好感度被他们刷得多好也无法违抗惯性攻击他们。

    但现在担心个毛啊,再来十倍估计也不是高级大佬的对手。

    那家烧烤果然味道还是没变,祝央吃得不错,确实日料吃着不错,但总有种没有吃饱的感觉,吃了烧烤倒是一发满足了。

    期间祝央将灵泉水喂给女鬼小姐喝了好几杯,又给了一片龙龙代谢的鳞片。

    众人哪儿见过这么好的东西?女鬼小姐颇有种走在路上被百亿巨款砸中的眩晕感。

    她不知道祝央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倒是三个玩家猜测,估计这大佬新人时期和这栋别墅里的鬼魂们有些渊源。

    不由得对女鬼小姐羡慕不已。

    祝央看了眼邱老师他们的房间,他们今晚可以睡个好觉。崔小姐这会儿在上夜班,吴越在医院偷胎盘和婴儿死尸。

    按照上次的尿性来看,也不知道中间会出现什么意外。

    不过和玩家的限制不同,对于这些固有npc的限制,即便有什么意外,因为这才第一天,也得遵循逻辑的。

    实际上以祝央的能力,并不怕所谓的蝴蝶效应了,大不了她把所有人装兜里,这鬼屋再强悍,总无法撼动现在的她。

    只不过重来一次,即便只是七天的时间,祝央也希望他们快乐轻松的渡过。

    毕竟轮回解除过后,祝央也不知道他们的前路在哪儿。大概率会被游戏招募成为鬼员工,也有可能直接去投胎。

    如果那样的话,那今后就不得相见了,可以的话祝央还是希望他们自己选择之后的道路。

    这些人因为这个副本的特殊性吃了太多的苦,祝央希望他们今后更轻松一些。

    于是吃完烧烤她便站起身:“走吧,人回来了。”

    三个玩家还没有这么好的听了,倒是女鬼小姐能感应到,是那个高中生回来了。

    吴越拖着被打得有些跛的脚,一瘸一拐的上楼准备回房,他现在浑身都痛。

    他也不确定如果不是自己运气好,或许当时就会被那些人活活打死了。

    同样是人,同样生活在这个世界,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就从未被善待,他的生命就好似比别人低一等,可以肆意被践踏。

    他紧了紧手里的东西,即便层层包裹,还是能闻到穿透力极强的腥臭味。

    吴越眼神闪了闪,里面透着同归于尽的灰暗。

    但突然,走廊里的灯一亮,一个高挑的漂亮女人站在另一端。

    她笑着开口道:“小弟弟,要不要过来跟姐姐谈谈人生啊?”

    吴越:“……”

    房东现在什么租客都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