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综]魔王与暴君 > 127、荒谬的怪谈
    餐桌上瞬间沉默了下来。

    深沉的眸光落在可以说是半躺在沙发了, 眉眼尽是散漫的少女, 迹部景吾一时不知道该从何处问起。

    明明满腹疑问,但不知道怎么开口, 尤其是在还有一个小孩子的情况下。

    “你们不问那我问咯。”

    从兜里掏出迹部友情赞助的智能手机,未来解了锁就漫不经心地玩起了休闲游戏,一心二用:“这个旅馆有什么问题?”

    迹部景吾自以为他不算是个小气量的人, 但瞧着对面人慢心又事不关己的态度,他还是免不了升起点脾气了。

    “啊嗯,这不是本大爷要问你的吗?”

    抽空从屏幕挪开,她瞟了眼语气有些冲的大少爷,没多大感想,垂眸又玩了起来, 语气轻快:“先说说你们表面的情况, 我再深入分析分析你们所看不见摸不着的情报呗。”

    拿钱办事,对于合胃口的金主, 她向来好说话。

    她无所谓的态度却是让迹部景吾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 胸口憋了气就这么不上不下的。

    见对面人没开口, 未来也介意,或许发现自己的问题方向太多,她拿了汽水喝了口,便拣了个小开始问:“又是一个月前, 君明未来消失的时间点?”

    “不是。”

    “哦?”答案出乎意外,戳在屏幕上的手指一顿,她挑起了眉梢, 即便还在玩着游戏,却勉强做出了侧耳倾听的样子。

    “有三个月了。”外露的情绪被收敛,好似想起了不好的事,少年的脸色惹上了阴霾:“自第一个人在这家旅馆毫无征兆的失踪……”

    “失踪了几个?”

    “15人。”

    未来的神情没什么变化,只是轻轻地“嗯”了声:“凭空消失?有监控录像吗?”

    “可以这么说。”迹部景吾瞥见她偶得投来的视线,曲指敲击着桌面,沉吟了片刻:“为了保证客人**,客房里没有摄像头。”

    “……”一心二用让她的思维有片刻凝滞,点击屏幕的手已经停住,她抿了抿唇,低垂着的眼底闪过片刻思虑,片刻后她手开始在手机上移动:“都是在客房消失的?同一间还是不同间?”

    “大部分是在客房消……”迹部景吾的话还未完,她旁边一直安安静静地当听众的小孩忽然开了口。

    “九个受害人是在自己的客房,房间各不相同,分布没有规律,门窗的类似出口处皆有监控设备,只有进没有出;三个是在公共客用卫生间,也并非同一间,楼层不相同,同样的只进不出;还有三个是在走廊拐角的监控盲点……”

    长长的解说条理清晰、逻辑分明、还简洁明了,更重要的是小男孩说话时表情太过认真肃然,简直不像七八岁的年纪会有的样子。

    “转角的地方就这么短暂的空白凭空消失,正如外界传闻的那样,这是家会吃人的旅馆。”

    嘿,有意思了。

    未来游戏也不打了,她从瘫倒的沙发慢吞吞地直起了身,扬起唇角,眉眼间兴致正浓。

    两道如实质般的目光落在身上,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江户川柯南猛然惊醒,条件反射地抬手摸上了后脑勺,他僵硬地扯开了嘴角干笑起来:“啊哈哈哈……这都是警部和小五郎叔叔商量的时候,我不小心偷听到的。”

    很生硬的解释明显不能唬弄另外两人。

    良好的教养不允许他逼迫一个小孩,迹部景吾没有多追究什么,简单地就被他提高的一个人名给转走注意:“啊嗯,毛利…小五郎……?”

    “嗯嗯,就是那个名侦探沉睡的小五郎。”给了台阶下的柯南松了口气连连点头。

    “啧啧……”未来可没那么好心了,她伸手自来熟地就揽住了身边男孩的肩膀,满是戏谑道,“呦,小弟弟记性不错呀~叫什么名字?”

    “……江户川柯南。”柯南浑身僵硬,干笑着回答。

    悬疑小说她还是挺爱看的,听着这组合型的名字,未来扬起了眉梢:“将来想当侦探?”

    “嗯!”故作天真地用力点了点头。

    得,一家子侦探迷,给孩子取这敷衍的名字的爸妈也够缺心眼的。

    揽住他肩头的手挪开,重新捞过了被丢开的手机,指尖落在屏幕上,忽然她想起什么,抬眸似笑非笑地瞥向对面的人,开口就调侃。

    “大少爷能不能行了,人小孩都这么能干,你可别在我问一句你才憋出一句了,赶紧的,告诉我详细细节。”

    “啊嗯?”一下子变化的脸黑得能滴墨,迹部景吾闻言冷冷地勾唇,“这些事情本来不该是你要去查的吗?情报收集不是基本工作。”

    “好吧。”

    未来耸了耸,听着他的讽刺话语似乎不在意,她极为随意道,“接下来换我说吧,这旅馆我大致探查了一遍,刚刚问你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些事情罢了。

    恭喜,那个女生的死亡成功与灵异事件挂钩,以及失踪案上升为灵异事件。”

    她在两人诧异的目光下,笑了起来,没等他们开口插嘴,她立即切入主题。

    “你们弄错了三点。”

    “什么……?”迹部略微诧异地皱起了眉头。

    就连一旁的少年名侦探也感到疑惑,那可是档案中记载的事实,绝对没有错的可能性。

    “第一,时间错了。”

    未来说着竖起了一根手指,将桌上的玻璃杯推远,她歪着脑袋枕着另一胳膊,语气懒洋洋地道:“这家旅馆出现问题至少是一年前。”

    “第二,失踪人数不对。”

    她不紧不慢地说着又竖起了一根手指,“从一年前开始在这旅馆失踪的绝非十五人,至少得有二十了。第三——”

    “失踪的地点应该是同一个地方,监视器拍到的那么是假的。”

    “你说什么?!”

    事件的关键点几乎是全盘被否定,哪怕是柯南也淡定不起来了,“你有什么证据吗?”

    “没有。”

    这回答丝毫没有心虚的意思,她放下手直起了身,神情严肃起来,“刚刚我并没看到死掉的那个女生的魂魄。而且,她死后的尸体七窍流血了,那是魂魄受损甚至湮灭的反应,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迹部君?”

    难得正经起来的少女此刻的神色异常冷漠,仿佛刚刚不着调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涉及到她的专业时,由内而外散发出的专注而认真的姿态几乎让人移不开眼。

    即使没有证据,她说得话却十分令人信服,这源自她那达到了自负程度的自信。

    “意味着什么?”

    未来不冷不淡地看了一眼似乎察觉到情况或许很严重,整个人都凝重起来的迹部景吾,她不打算直接说出来,反而跳开了那个话题,一脸正经地开始科普起来。

    “脱离人体后的魂魄大概分为三类:一为生灵,人活着的时候魂魄就离开身体,大部分植物人就是这种情况,这和这次的事件没多大关系就不具体展开了;二为死灵,怀着怨恨的死人的灵魂,又细分为厉鬼、怨灵等,跟我要讲的关系不也大,就同上了;三是人魂,即人刚刚去世的时候,脱离**四处飘荡的魂魄。

    刚死的人的魂魄因为灵力鬼气很弱,他们有些甚至没有自己已经死掉的意识,一般无法离尸体或自己死亡的地方太远,刚刚我用灵视看过了,没有在这温泉旅馆的任何角落发现那个女生的魂魄……

    有两种可能——”

    后背轻轻靠上沙发,她停顿了片刻后继续:“第一,怨气太重直接化作厉鬼怨灵,害怕我这阴阳师早就逃走了,但这不可能,厉鬼怨灵在这么近的距离的诞生我不可能没感觉;第二……”

    双唇微抿,**不离十的猜测让少女昳丽的眉眼不自觉地沾染了凝重之色,“她的灵魂被藏在这里的幕后黑手给吃掉了,就如来这里的一年内失踪的那些人类一样。”

    “你、确定?”明明是无比简单的发音,迹部景吾却感觉吐露出来时异常的艰难和沉重。

    “百分之八十以上。”注视着少年的乌色眼瞳里一闪而过的复杂。

    “魂魄被啃食了会怎么样?”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干涩。

    “人死后魂魄会堕入轮回道,哪怕是极恶之人在地狱偿还罪孽后,也会去往奈何桥,一碗孟婆汤洗清记忆后再入轮回,无论是做人还是为禽兽,即有来世之说,没了魂魄自然是无法有来世了……”

    清冽的声音无喜无悲,波澜不惊,未来没有往其中增加任何情感,只是单纯的讲了个故事。

    那后果不单单是没有来世,更严重的她考虑到在坐的两位普通的承受力没有说出口。

    随着话音落下,不止是这餐桌,就连室内都无比安静。

    江户川柯南觉得很荒诞,要是平时他听到这类似的话,可能不以为意,然后用“这世上是没有鬼没有妖怪”之类的话反驳回去,但现在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太详细了……

    不只是具体,与其他人讲诉的鬼怪故事不同,那些故事听起来处处是破绽,而从这个女生口中讲出的荒谬绝伦的话,不但巨细无比,还有莫名的信服力。

    与其说她在将怪谈,但不如说她在讲解知识。

    五指不自觉地攥紧,柯南深深吸了口气,调整了自己有些絮乱的情绪和思考,在脑海中将从头到尾疏离了一遍。

    撇开那些关于魂魄的话题不将,君明未来所说的话中却也是干货十足。

    等等——!

    电光石闪间,柯南突然想到什么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

    如果她说得三点错误是真的话……

    “怎么,吓到了?”

    近在咫尺的动静,未来不可能不察,她慢吐吐地伸了个拦腰,露出了调侃的笑,故意曲解了小男孩此时的心情。

    能在我眼皮子底下隐藏起来的妖物……啧啧,本事倒是不小啊~

    难得升起了些许干劲,手指一划,她解开了屏幕锁,又兴致勃勃地投到游戏里去了,抽空她还提醒了迹部景吾一句。

    “这已经不是警察叔叔能解决的刑事案件了,已经上升为连我都一筹莫展的灵异事件了,让旅馆的家伙都别瞎忙活了白白丢了性命,接下来就交给专业人士。

    当然了,迹部君你得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或许让我的servant跟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