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力耗费后的疲惫感和瘴气侵蚀身体的痛苦一下子占据了她全部神经, 被瘴气刺激而不断膨胀的嗜欲和暴虐让她全身的血液滚烫。

    未来难受地皱起了眉头, 不受控制的妖力翻涌着躁动起来,理智一点点地被磨去, 意识沉沉浮浮。

    “未来?”

    耳畔响起的声调是一贯的清冷,声线却极为柔和,像是破开寒冬的一丝暖风, 唤回了她的理智。

    五指收紧,她攥紧了一目连的外衣襟,齿贝将下唇咬得发白,而然这点程度的疼感丝毫比不上体内瘴气和翻腾的妖力相互噬蚀对抗的痛苦。

    “唔……”压抑的呻·吟从喉间溢出,她咬了咬牙:“有……有行和水蛭子……”

    凭她现在的状态的话,根本无法靠自己拔除瘴气。

    “怎么了?”腕间被握住, 几乎不受影响的大妖怪发现了异状, 大都聚了过来。

    视线有些虚晃,她轻靠着一目连动了动脑袋, 掀开眼皮子就对上了妖冶的紫瞳, 双唇嗫嚅了下:“酒吞……?”

    发现已经漫延到颈部的宛如羽磷的幽紫色诡艳的蛾状物质有向耳下攀爬的趋势, 金眸沉了下去。

    橘红色的龙像是察觉了主人的心情,从他的周身飞开,一目连伸手环住了少女的肩膀,将她抱起:“未来体内瘴气的侵蚀加剧了, 我带她去找安倍有行和土御门水蛭子。”

    ***

    作为阴阳师的地盘,其附近总会布置着抵御防敌一层又一重的结界。

    塞壬号作为未来到了这个世界后居住了三年的地方,自然也不例外。

    但因着对自己和式神的实力的自信, 进入瘴气之地后,除了最外圈的基本防御结界,船舱上的主宅是她为了照顾弱小的妖怪和约翰一家,为了以防万一,唯一布置结界的地方。

    现在这个万一发生了,结界也派上了用场,及时地护在了不少小妖怪和约翰一家的人,再加上安倍有行和土御门水蛭子的维持和加护。

    如此一来,这塞壬号上伤得最重的反倒变成了作为半妖之身无法完全抵御胜于ssr的程度的大妖怪释放的瘴气,又耗费了大量灵力的未来了。

    大厅中金光亮了起来。

    被有行和水蛭子察看过身体并没有受瘴气影响的小妖怪,会被其拔除了瘴气的妖怪被大天狗等大妖怪打发出屋,收拾修复起被时空溯行军破坏的庭院起来。

    坐在竹筒上的辉夜姬挥舞着聚集了灵气的蓬莱玉枝,星星点点的光落在了枯萎的草木上,死气沉沉土地转眼间就恢复了生机。

    她愣神了片刻,不由自主地回过头,水绿的眼瞳望向了长廊对面闭合着的门,软糯的声音带着些许忧愁:“未来大人她……没事吧?”

    “哎呀,放心啦,辉夜姬。”不远处处理着河水的金鱼姬捕捉到了她低如自语的音量:“雨女大姐姐,金鱼老头,萤草还有那两个阴阳师都在呢。”

    说着她伸手拍了拍胸脯,十分笃定地安慰道:“而且——

    虽然不想承认啦,但未来那家伙还是很厉害的,才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挂掉呢,她可是我金鱼姬大人看上的人呢!”

    “说、说得也是。”哪怕这安慰不怎么走心,辉夜姬也还是松了口气。

    “唔哇!”原本行驶得平稳的大船兀地剧烈摇晃了一下,最后停了下来。本就在小溪边缘的金鱼姬一头栽进了水里,激起了一大片水花。

    足够容纳辉夜姬的竹节是漂浮在半空中,自然没有任何影响,但辉夜姬却比掉进水中的金鱼姬更加慌乱紧张:“金、金鱼姬!”

    “啊啊啊!”金鱼姬从溪水冒出来,呜啊啊地大叫:“我生气了!!

    别突然间停船啊!”

    “是被迫停下的。”黑色脑袋从水中冒了出来,河童淡淡地看了旁边被他无征兆地出现而吓到的金鱼姬,小声地说了声‘对不起’后,又扎进了水里,朝船头方向游去。

    “什、什么啊——”

    金鱼姬的抱怨被忽视,辉夜姬此时的注意完全被转移:“说是被迫停下,难、难道又是敌袭?!但是……未来大人她……”

    “敌袭什么的,金鱼姬才不怕呢!”说着她召唤出了金鱼轻哼:“辉夜姬我们也去看看!”

    “好、好的。”

    ***

    结界‘五方布阵’完成后,不知从哪里源源不断冒出来的时空溯行军并没有消失和停止攻击,只是迫于四神兽的神力而无法靠近塞壬号罢了。

    背载着船舶的小禄仰头发出了一连串痛苦的叫嚷,刺耳的声音好似在向谁求救。

    荒川之主单手把住了船侧栏杆,看着视线之内被冻结住的变成了冰川的大海,蹙起了眉头。

    “就冰冻范围而言,远大于雪女的暴风雪……”

    蓝色的眸子微眯,他看向了前方黑压压的时空溯行军某处,那里有赤红的岩浆和黄色的镭射光冒出,不断消灭着时空溯行军朝塞壬号的方向涌进。

    “吃了恶魔果实,所以就有了‘恶魔的力量’——”郁蓝的眼眸微沉,荒不知什么时候靠近,他伸手,掌心凝出了星光,五指微张,浮现半空的球形中,绚烂的光彩像流星般划来穿透了透明的结界,落入了冻结的冰川。

    “这样的他们还算是人类吗?”

    凝住船身和海王类小禄的坚冰被星光击打破裂,让其成功了脱身。

    长得像极了长颈鹿的海王类龇开了牙,扭过脖子,眯着眼从鼻孔中喷出了气,冲甲板上的荒露出了讨好似的神色。

    “真意外。”荒川微微一愣,随后打开了折扇在身前晃了晃,目光落在依旧面无表情的荒上,他用沾染了些许讶异的口吻道:“我还以为你对这些事情都不敢兴趣。”

    荒闻言,唇角微微牵扯了下,露出了浅淡的笑:“不感兴趣吗?”

    将荒川之主的话重复了一遍,他用平淡的话语否定:“再怎么说也是她的式神。我记得她挺喜欢这只海王类的。”

    “哦?”如果刚刚只是顺口调侃而故意做出的讶异,这回荒川之主倒是真的吃惊了,蓝眸深深地端量了他一番后,他便收回了视线,转头看向海面哼笑起来:“那丫头倒是有本事。”

    荒轻笑地调侃回去:“没本事的话,一心镇守荒川水土的荒川之主又怎么照看了她十年之久。”

    “哼。”

    “喂!那边两个讨人厌的家伙!”转角处的甲板上,金鱼姬单手叉腰指着前方大喊:“船突然之间停下来是不是你们搞得鬼!”

    吵吵嚷嚷的声音让两个大妖怪同时蹙起了眉头,荒川之主悠悠地瞥了她一眼被收回了视线,荒更是没有分她一丝目光。

    “啊啊!不准无视我!”

    “金、金鱼姬……别这样……”眼看着金鱼姬怒气冲冲的模样,跟在她旁边的辉夜姬慌乱地劝着。

    察觉愈发接近了塞壬号的人类,荒川之主捏着扇柄将其合上:“那些人类是海军吧?打算弃了军舰登上我们的船吗?”

    “可能吧。”荒明显对他们不甚在意,兴致缺缺地附和。

    对避世已久妖怪而言,他们显然是不欢迎人类踏入他们的地盘的,约翰一家的已经是格外的特例,他们好控制也算听话好用。

    但下面的尤其是三位大将和七武海乍眼一瞅就不是善茬,他们自然是不怕,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内心的不喜,更何况这船中还存在个别极其讨厌人类的妖怪。

    难免会惹事。

    “这可真是困扰呢,姬君还在调整修养中,可没空招待他们。”轻盈的声音带着微不可查的恶意。

    “鹤丸吗?”荒川之主撇头看向突然出现的付丧神淡淡地来了一句。

    “对哦。”黑袍的鹤丸腰间跨着入鞘刀剑,他身上来残留着厮杀后的血腥味,如画的眉眼舒展开来:

    “说起来,姬君受伤他们得付一半的责任呢。明明害得姬君那么痛苦,他们还活蹦乱跳的呢,明明是靠姬君才活下来的。”

    含笑的眉眼暗沉杀意,猩红的的眸子微眯:“所以,我杀了他们也没关系吧?”

    “你在问谁?”荒川之主冷淡地看了他一眼:“就算你杀了他们,我想那丫头也不会在意的,更不要说生气了。

    不过是几个人类。”

    “啊啊,荒川之主还真是认真,我开玩笑的,即使姬君真的不在意,但也不能坏了她的事呢~”

    轻轻哼声,荒川之主没有回话,却无声地表达着‘既然这么清楚还说这些干什么’的意思。

    “船,被攻击了。”一直沉默荒突然开了口。

    沉郁之极的蓝眸随着黑色模样奇怪的蝙蝠滑向冰地上,源源不断地冒出其的影子的主人。

    “将影子化作蝙蝠攻击,这能力倒是像妖怪。”荒川之主淡淡地点评。

    荒点头:“不过,就这点程度是撼动不了她布下的结界的。”

    “愚蠢,明明知道塞壬号是他们最后生存的希望,却还是出手攻击。”凉薄地望着下方,荒川之主打开了折扇,嘲讽:“人类这种生物还是一如既往的自私。”

    “这也是没办法的嘛……”鹤丸笑起来时的模样,总是会不经意掩饰住了他骨子里的冷酷:“被杀不尽的敌人耗费着体力,就算是拥有恶魔能力的人类若是没法解决源头,再不做什么,怕是迟早会覆灭吧。”

    “听你们说了半天的废话。”夜叉抱着胳膊半倚着叉·入地面的长戟,不耐地咋舌:“所以呢,到底是让不让他们上来?”

    “欸——

    干嘛让他们上来啊,小未来又没吩咐过一定要救他们啊?”青行灯坐在吸魂灯上,懒洋洋地说着没什么温度的话语,幽青的眼瞳中泛着冷意:

    “就这样让他们自身自灭就好了。”

    “我也不想呢,人类什么的怎样都好啊,这可是妖怪的船,我们不杀他们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

    “就是就是!”

    “但、但是,未来大人她……”

    “安心啦,辉夜姬,未来才不会为了几个人类的生死,就跟我们生气。”金鱼姬满不在乎地安抚,随即瞪眼盯着某个大妖怪:“而且海水被冻住了,荒川之主你这家伙快点接触啦,那些黑漆漆的家伙很烦人欸!”

    “少支使我做事,化冰这种事是那些火属性妖怪的工作,你自己去找凤凰火。”

    “这么大片海靠我的妖力可不够,还是腾蛇大人或者朱雀大人来,即方便又快。”

    “哼,我和朱雀那家伙出手可是会把那些人类一起烧光的。”

    “人类什么的烧光了也关系啦。”

    ………

    “老、老大,大哥大姐说得是真的吗?”

    悄悄躲在甲板上草坪的灌木丛后的约翰一伙被突然聚集起来的人吸引而来。

    要知道,这三年间他们从来没看到过塞壬号的人如此规模的聚在一起过,平时大家都是各干各的,哪怕是吃饭的时间也三三两两,有个别他们甚至从未看到过其进过食。

    遇到目标的海贼王船,基本都是靠两三个就搞定了,他们见到过最多也是六七个组队刷船。赏金再高的海贼落到他们的手中,就像教训小孩子一样容易,好几次都让他们怀疑人生。

    而今天的突袭,算是有史以来,船上动员最多的一次了,可是这次毕竟是突袭嘛,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怪物,自然会‘被吓得的’。

    虽然知道这艘船上的人都不简单,但是用讨论着今天吃什么的口吻,如此草率轻易地决定着海军本部最高战力和海上三大势力之一的七武海的生死,让他们这些土著吓得够呛,简直想就这么晕过去了,好不好!?

    住手啊!

    大佬们,你们可知道那几位是海上绝对不能招惹的存在!

    要死了——

    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狄克抱着脑袋,一次次地用额头撞击着地面,揪住头发,全身上下透露出崩溃的情绪:

    他现在大姐头是多么和蔼可亲,善解人意的存在了!这些人简直是疯子!

    “滴水也能穿石,这时空溯行军确实烦人,还是离开这片空间扭曲的地方为好。

    朱雀大人,可以麻烦你吗?”

    揪头发的动作一僵,狄克从崩溃的状态回神,条件反射地站起来,伸手大喊:“住手啊!大哥大姐们!”

    气氛突然沉寂了下来,数道目光落在了狄克身上。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细细密密的冷汗布满了额头,后背的滋长的汗将衣服给打湿,中气十足地吼完后就后悔了的汉子,被没有刻意就流露出透着威慑力视线,注视得压力山大,双膝发软不停得发颤。

    “不、不不是,请继续,不用理会小的我。”狄克保持着伸手的姿势,可笑得鞠躬弯腰,举手投足间都是诚意。

    低头的某人泪流满面:天堂的妈妈呀,好、好可怕qaq。

    “哦?你似乎有意见?”青行灯歪了脑袋,露出不怀好意得恶趣味的笑。

    “不,完全没有,大姐!”头又低了几分。

    “可是你刚刚明明叫我们等一下。”

    “不,您听错了!”脑袋再次埋下。

    “欸——”尾音拉长,唇边的笑意加深:“你的意思是这么多人的耳朵都出了问题?

    这可不好,没准是敌人的阴谋,得告诉小未来才行!”

    “嘭——”

    前额狠狠地触碰了地面,狄克做了一个极其标准的土下座:“对不起,大姐,请原谅我,您们的耳朵完全没有问题,是我的嘴吧出了问题!”

    “别戏弄他了,青行灯。”荒川之主制止了青行灯突发奇想的玩弄,眸光落在狄克身上:“刚刚你想说什么?”

    “没、没什……”

    还未说完的话被打断,荒川之主冷声:“别敷衍,实话实说,那些人类死了会有什么影响?”

    “好、好的。”狄克酝酿了一会儿,慢慢地抬起了脑袋,他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开口:“几位大哥大姐有所不知,这王下七武海与四皇及海军本部并称为伟大航路的三大势力。

    在下面的海军中将,三位被称为海军本部最高战力的大将几乎可以说是海军本部百分之六十的实力,而七武海更是七位都在,若是他们死在这里,三大势力的平衡就会消失,世界就会大乱的。

    当然,我想这个大哥大姐可能不在乎。”

    狄克顿了顿了,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然后继续:“但是,运载着大将和中将还有七武海的军舰与海妖塞壬号一起进入了‘死亡领域’,出去的却只有海妖塞壬号,海军本部的最强站力以及与世界政府合作的七武海集体陨落,独独……

    我怕世界政府会怀疑大姐头,对大姐头不利……”

    “对姬君不利吗?”鹤丸轻笑着将他的话在喉间翻滚了一遍,猩红的眸子透着些许冷嘲热讽的味道:“跟人类最大的组织作对,你以为姬君会怕?还是——

    我们会怕?”

    “我……”微张的瞳孔中映出了漂亮俊美的不似人类的群人集体露出讥俏不屑之色,狄克张着嘴巴,感觉喉咙干涩,他清楚地了解了一件事:

    他们是认真的——

    哪怕真的站在世界的对立面也毫不在乎,丝毫不惧。

    不是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傲,只是对自己实力及对方能力程度的确切领悟,而产生的深切自信。

    放在两侧的手,微微发颤。

    但他知道,这回反应绝不是害怕,而是兴奋的。

    真是糟糕,他到底是跟了怎样一群人啊!就算是四皇对上海军本部和七武海也远远没有这么足的底气吧?

    “不过,就现阶段来说,主君她似乎并没有想跟人类的组织为敌的念头呢。”深蓝色狩服的男子漫不经心地挽起双袖,眼中流泄着月华三日月轻笑起来:

    “主君似乎有自己的步伐呢,依老人家的看法,还是不要给她的计划添麻烦为好……”

    说着,他话语一顿,发间的流苏轻晃:

    不过,主君总是突然会冒出新奇的注意,哈哈哈……就算是老人家也搞不清楚呢。”

    众妖:“……”

    差点就信了你的邪了。

    妖怪敏锐的五感将大大小小妖怪以及狄克的话语尽收入耳中,荒川之主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下方,不带任何情绪地观望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摇晃着折扇。

    ‘死亡领域’,几乎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属于妖怪释放的瘴气,空间的扭曲以及时空溯行军的出现,这地方会出现那丫头灵魂碎片的可能性很高,但也不是绝对。

    在还未寻回她的灵魂碎片之前,还是别节外生枝,失去有用的情报来源,徒增障碍比较好。

    “让他们上来吧。”他沉吟了片刻,最后做出了决定:“讨厌人类的可以去后船的枫林避一避,一旦察觉上船的人类有攻击的意图,杀掉也没关系。”

    荒川之主最后的话是对现在在前甲板上像荒,青行灯,以及一直沉默的妖刀姬等ssr级别的大妖怪所说的。

    虽然鹤丸,三日月这些付丧神和夜叉,凤凰火等sr基本的妖怪不是没有能力一战,但他要的是一击致命,节省时间以确保没有危害或将其降到最低。

    要是那些小妖怪短刀受伤了,那丫头会烦人的。

    向她的式神出手了,如果是未来的话,就算是合作对象也不会放过的。

    在少女身边待的最久的荒川之主的发言在式神中有着相当的有决定权。

    白发的大妖怪低垂了眼眸与不知什么落在他肩上的火鸟对视了一秒,他下幅度地点了下头,朱雀了悟地飞了出去。

    浑身燃烧的凤鸟在半空中变大了身形,它扇动的羽翼,前边的结界开了个圆形的口子,慢慢地变大,直到足够一个人通过。

    外界外闪耀起闪电雷光,空落的雷霆轰击下,顷刻间就将大范围的时空溯行军化为灰烬。

    被它们纠缠着的人得以脱身,抓住机会,跳进朱雀打开的结界缺口里。

    赤犬站立在甲板上,冒着岩浆的拳头渐渐地恢复了原状,藏在帽沿下眼眸端量着对面漂亮得不似人的几位。

    他们有些似在笑着,有的面上没什么情绪,但其眼神皆是透着凉薄的冰冷,并没有刻意,只是普通得站在那里就有一种压迫感和令人毛骨悚然的危险之气。

    明眼就能知道,他们的实力深不可测。

    压了压帽舌,在无声的威胁下,赤犬并没有要示弱的意识,他轻抿了唇,而后问道:“那个小鬼呢?”

    不怎么入耳的称呼,让一些极其尊崇未来的式神顿时心生不满。

    原本压抑紧绷的气氛立刻剑拔弩张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回校,差不多事情弄完,已经安定下来。

    今后恢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