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瘴气的影响, 未来体内的妖怪的血受刺激而沸腾起来, 哪怕体内的瘴气被净化后,妖血激起的戾气和暴虐感还未散去。

    赤犬不但在她心烦焦虑的时候拦住她, 还用那胁迫之意十足的眼神看她,轻而易举地就激起了她内心深处还未平息下去的属于妖怪的残暴和杀戮。

    然后,一不小心演变成了现在这样。

    血滴落在甲板上的声音让她猛然回神, 觑见赤犬变得更加可怕的眼神,未来手一抖,五指微张开了刀柄,控制的意念一松弛下来,妖刀便化作了咒符在两人间悠悠飘下。

    噫——

    在船上一片寂静中,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 双唇嗫嚅了下, 有些讪讪地道:“我…对,对不起啊, 萨卡斯基大将, 我…我好像有点反应过度了。”

    感觉到赤犬周身攀升着压抑沉闷的气势, 瞅见他黑得仿佛能滴墨的脸以及几乎实质化的杀人般的眼神,少女一个激灵,后退了几步,伸手就拽过就近的人挡住了他那可怕的目光。

    高大的身影足够将她遮挡住, 未来微妙地松了口气,转念一想又觉得哪里不对:真是见了鬼了!

    连地狱她都去过,而且什么样子的妖魔鬼怪没见识过, 她干嘛要这么怕他啊!

    况且真要说起来先动手动脚的是对方啊!

    被当做挡箭牌的青雉面对同僚恐怖的眼神,感受着坠在身后的‘尾巴’露出了些许牙疼的表情。

    为什么是他啊?

    “那什么——”未来从青雉后探出了脑袋,心虚退去后又理直气壮起来:“你如果要动手的话,我这边可是会还击的哦。”

    额头上爆出的青筋跳了跳,压抑着的杀气流露出来。

    神情微变,被针对性的杀意激得身子紧绷起来,她正想着从青雉身后站出来,却不想被一只大手摁住了脑袋,强迫性地塞了回去。

    未来:“……”

    “我说啊……”一手摁着少女的脑袋,青雉懒洋洋地抬起眼皮子看向前边的赤犬:“你们俩的事待会儿再说,先把头顶上的麻烦解决吧。

    医疗班——”

    头顶上?

    未来一愣,抬手就拂开了摁住她的手不放的手,直起身微仰着脑袋。

    入眼的黑压压的一片,大小不一的个头挤在一起被透明的屏障隔开,漆黑的雾从看不清模样的身影中冒出,它们各执着长短不一的刀,披盔戴甲,身上某些部位长着骨刺,一双眼睛泛着着猩红的光,看起来格外瘆人。

    这是……时空溯行军?!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脚步微动,她转过身环视了四周,眸光微颤,整艘军舰的上方都被覆盖着,本就昏暗的空间愈发阴沉,根本看不到塞壬号的情况。

    原来刚刚感受到的违和感是,‘畏’的结界里面空间的微妙扭曲吗?

    “糟糕。”两个字脱口而出,她敛了眸,眉眼间透出了情绪有些凝重:“我制造的结界不过是用来阻隔瘴气的屏障,抵抗防御能力很弱,就这种攻击力来说撑不了多久的。”

    “桃花妖——”

    甩出去的小纸人半空中化作了白雾,其中隐隐出现了人形。

    “未来大人!”看到身着巫女服的少女,桃花妖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三两步跑到她身边。

    “塞壬号上情况怎么样?”

    桃粉的眼眸环顾着四周:“都是差不多的情况。”

    正中间的结界开始出现了裂纹,蛛网似的开裂口慢慢朝四面八方扩张,未来蹙起了眉头,朝正在包扎的赤犬看去,下颚微扬:“桃花妖,给他治疗。”

    疑惑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待确定人后,桃花妖小幅度地点了点头:“……是。”

    粉色的振袖下聚起繁华的香气,凝成温柔的生命之风,戴着兜帽的少女扬起了手:“花之馨息。”

    绿色的气息笼罩了赤犬全身,转瞬间他被妖刀划破的伤口就愈合了。

    眼底划过一丝讶色,五指微张,赤犬看着几乎看不出任何伤痕的掌心和肩膀,眸光微沉,抬眼看向已经进入戒备状态的少女,露出了深思的表情。

    “咔—咔——”

    结界终于不堪重负完全破裂开了,宛如破玻璃般的透明碎片洋洋洒洒地从上方落下,最后消散在半空。

    时空溯行军与瘴气一同入侵,甲板上瞬间就被黑压压的‘军队’填满,除了身上带着她自创的‘结界卡’的校官级别的海军以及七武海之外,其余的海军在吸入瘴气的那一刻就齐刷刷地瘫倒在地,生死不明。

    作为植物治愈系的妖怪,桃花妖虽然也有攻击能力,但攻击力远远不比她,烦躁地轻啧了一声,未来握住了妖刀将桃花妖护在身后。

    她现在很担心塞壬号上的情况,r级小妖怪或许还可以再坚持一下,但像涂壁,帚神,天邪鬼及灯笼鬼这些n级的弱小妖怪和约翰一家的人类若是暴露在瘴气下一段时间就会死的……

    瘴气侵入了体内,让妖怪之血沸腾起来,乌色的眸子划过一道道红光,暴戾感翻涌起来,她朝妖刀注入了灵力和妖力,向着朝她挥刀而来的时空溯行军挥斩去。

    就在刀刃要触及其面目的刹那,它就化作了灰烬。

    “这种小啰啰怎么能劳烦姬君你出手呢~”消散的时空溯行军后出现了鹤丸的身影,他收回了刺中其后心的刀,猩红的眸子有着美丽的郁色,他冲着少女扬起笑容:

    “哟,姬君有被鹤的出场吓到吗?”

    手腕一转,鹤丸干脆利落地斩下来靠近的时空溯行军的脑袋,护在了她身前。

    “鹤——?”未来有些讶异,她并没有召唤:“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后面的话还没问出口就被打断。

    “果然,对姬君来说鹤丸是最特别的呢,明明我们是跟鹤丸一起过来的呢……”和煦的嗓音将咬字吐露地轻柔而缓慢,在已经化作了战场的军舰上,髭切依旧是温和无害的模样,掩藏在浅金色发丝下亮金色眼眸安安静静地注视着她,其中似乎些许抱怨:

    “明明我们是跟鹤丸一起过来的呢。”

    他的身侧划过光亮的薄刃将偷袭髭切的时空溯行军斩落,薄荷绿发色身着赤丝威铠的青年出现在髭切身侧:

    “在我面前,休想动兄长!”

    “髭切,膝丸?你们也……”

    不,不止他们三个。

    未来阖上微张的双唇,转头看向另一边。

    高大身影捏着一个时空溯行军的脑袋就向朝他攻来的一群丢去,霸气十足的同时伤害威力也是相当大。

    “真是的,大典太还是一如既往的粗暴啊。”不知在什么靠近她的膝丸感叹。

    “总觉得有些怀念呢……跟时空溯行军作战什么的,就算是老人家也不免有些拔刀的念想呢。”

    “三日月?!”

    “太慢了,三日月,明明是一起来姬君身边的,为什么你现在才到!?”

    “哈哈……毕竟是老人家嘛。”动作舒缓地握住了挂在腰间的刀柄,微眯的眼瞳中流淌着月的光华,他笑着道:

    “sa...主哟,你和桃花妖先走一步吧,船上的一些小妖怪和短刀们需要你呢——”

    “姬君,就让我们五个替你开路吧。”提着刀站在她身前的鹤丸如是说着,而后举起了刀。

    光亮而流畅的刀身折射出锋利而冷冽的光芒,毫无预兆地落下,刀风开出了一条道。

    未来站着没有动弹,眸光在看不出有丝毫异状的刀剑妖魔付丧神上停留,她迟疑地问:“你们没有问题吧?”

    “安心吧,我等此身至死也会缠着主的。”三日月回过头,清华的月影吻在他的眼中。

    “不过是让姬君先走啦,我,兄长还有大家很快就会跟上的。”

    都这样子说了,未来也没想着继续纠缠下来,毕竟塞壬号船上的小妖怪的情况更加紧急:“我知道了,上船后我会即刻召唤你们的。”

    她蓦地转过身,视线落在身后的桃花妖身上,发现她藏在帽兜下的脸变得有些惨白,冷汗细细密密布满额头的样子,她伸出了手。

    食指尖覆上了灵力,她轻点着桃花妖的眉心将灵力注入,作为草木妖怪,瘴气对其作用更加明显。

    眉心微蹙,看来还是直接将她遣回去比较好。

    “桃花妖,你先回塞壬号上。”

    “未,未来大……”到了唇齿间的话语还未吐出,在灵言的作用下,桃花妖消失在她原地。

    塞壬号上有有行和水蛭子两位阴阳师存在,哪怕无法即刻修复加强结界,总还会有其他法子的。

    “姬君!”

    “我知道了。”未来提着出了鞘的妖刀跟在了鹤丸的身后。

    至于军舰上的人怎么办,她可没办法再分神去管,现在最重要的塞壬号。有本事的人身上戴着她的‘结界卡’一时半会儿挂不了。

    ***

    庭院上的偌大的樱花树已经凋零,枯萎的花瓣落了一地,池水被瘴气污染不再清澈,长了三年的草木几乎都死亡了。

    原本生机盎然的庭院一派死气,小妖怪们不知所踪,目光所及之处尽是狼藉。

    她住了三年的船,就要被不断冒出来怎么杀都杀不尽的时空溯行军给毁了……

    刻意压制住的暴虐和戾气又攀升起来,未来随手斩落两三个靠近她的时空溯行军,双眸被飞溅出来的血,刺激得泛红,猩红的妖纹从脖颈漫开,在眼尾若隐若现。

    “未来。”

    突然挂起的风卷开了她周身的时空溯行军,温和的风吹起了她的发丝,奇异地安抚她心中无端升起的烦躁。

    橘粉的龙从上方俯冲而来,环绕在她的周身,慢慢结起的风之结界将瘴气从她身边给阻隔开来。

    “未来,冷静下来,小妖怪,短刀,约翰一家的人类和那些被瘴气侵蚀无法参战的妖怪们被安倍有行和土御门水蛭子张开的结界护住了。”

    风托着一目连落到了少女的身边,清冷却温柔的话语立即将被妖怪暴虐之血主控的未来给安抚下来:

    “现在避在宅院里的两人没有精力再张开强力的大型结界了,只能麻烦你了。”

    齿贝咬住了下唇,她阖上了眼眸,深吸了一口气后慢慢地睁开,瞳仁中血色褪去,恢复了清质的乌色。

    从袖中滑落的咒符两两夹于双手的指间,她被式神很好地护在原地,拥有足够安全的读条空间。

    “白虎,朱雀,青龙,玄武,拜托你们了。”

    指间的咒符朝四个方向飞出,食指和中指并拢抵于唇边,醇厚的灵力爆发,她垂眸低吟着:

    “东方青帝,南方赤帝,西方白帝,北方黑帝,中央黄帝,北斗三台,天文五星,妖魔封结。

    五方布阵——”

    金色的光柱从她周身漫开,一瞬间覆盖了整艘船,四个方位分别出现了镇守其方的神兽。

    强大的灵力从神兽身上爆发与少女的连接,金芒所过之处,时空溯行军皆灰飞烟灭。

    灵力大减的未来双膝一软,就近的一目连扶住。

    被吸入体内的瘴气瞬间压过灵力,皮肤下细细密密的宛如羽磷的幽紫色诡艳的蛾状物质漫延开来。

    作者有话要说:  榜单任务终于完成了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