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综]魔王与暴君 > 12、时空夹缝(三)
    浓烟与灼热中,狰狞的火舌将弟弟们的衣服和面容吞噬,烈火将他们眼角还未滴落的泪水给蒸发,他们眼中盛满着惊惧和期盼朝他伸出了手。

    而他却像是被钉在了原地,没办法前进半步。

    审神者肆意的嘲笑和弟弟们的哭喊声在耳边交错着。

    忽地他什么都听不见了。

    眼前弟弟们被火海淹没的画面支离破碎,血色的帷幕从天而降,将他吞没。

    滴答——

    滴答——

    好久好久他的意识才回笼,什么东西在附近滴落。

    一滴接着一滴,不停着。

    然后他看见审神者倒在了血泊中,一动不动,瞪大的眼睛中惊恐和愤怒凝聚着,那剧缩的瞳孔中映着他此时染血的恶鬼般的模样。

    滴答——

    鲜红的血从刀尖滑落,彻底融入了血滩中。

    啊。

    原来是他杀的,审神者。

    一期一振露出了恍悟的表情,心底却无半分波动。

    刀剑而化的付丧神本有极高的忠诚度,一般来说弑主甚至忤逆主人什么的事本事不可能发生的。

    而然——

    一期一振这把刀太过像人,奈何遇上了的人有着比刀还硬的心。

    当被自己全心全意尊敬侍奉的主人,因为可笑之极的理由在他面前刀解了疼爱的弟弟们……

    作为粟田口组唯一的一把太刀,将弟弟们视作比自己生命还重要存在的一期一振会不期预兆地暗堕也不奇怪。

    鹤丸注视着结界外穿着华丽军装的浑身散发着黑暗气息的男子,暗金的眼眸流转过不知是怜悯还是自嘲的情绪。

    眼底凉薄刹那间转变成星星点点的笑意,他换上了一如既往的假面,转头看向抱膝安静地坐在旁边,眉眼中露出好奇之色的少女,双唇微动。

    “姬君。”

    “嗯?”漫不经心地应声,她眨了眨眼,没有将视线从结界外的付丧神身上移开。

    “姬君打算在结界里待一辈子吗?”

    “怎么可能。”未来转过脑袋,面上带着些许迟虑:“这故事听起来挺真实,但却不能全信。”

    “……”唇边的笑意淡下,鹤丸看向前方:“确实,或许会有所出入,但从无数个鹤丸国永的记忆可证实一期一振殿便是如此太刀。”

    他的声音带着被腐烂的温柔,暗藏着深不见底的悲伤,一如她第一次见到那双金眸时像是被冰凉的苦海吞没的悲凉和刚刚从那个军服的付丧神身上感觉到的凄惨之意。

    这种情感太隐蔽太深也太让人触动,她自认不是好人,但也做不到对这种无声无息的悲恸视而不见。

    “我活了太久了,在荒野流荡时也听了不少类似的故事。”

    “荒野?”

    “嗯。”鹤丸轻应了声,并没深入解释的打算。

    与没有居所的他而言,无处不是荒野。即是如此,他也要苟延残喘下去。

    独独不想时政府如意啊。

    “姬君,打算跟一期君好好相处吗?”

    “……”未来默默地摇了摇头:“他看起来并不像是能好好相处的对象。”

    “如果姬君能将他的弟弟们复活的话,他会跟你好好相处的。”鹤丸露出狡黠的笑。

    “你当我是什么?神明大人吗?复活这种事……”

    “做的到哦,如果是姬君的话。”鹤丸语气笃定,能将刀碎状态下的他一下子恢复到巅峰状态的少女的话一定可以办的到。

    他偏头瞳仁中映出了少女狐疑的模样,他开口解释:“被审神者扔进锻造炉中的短刀们并没有被全部融掉。”

    “一期一振在杀死自己的主人后,将短刀们从火中取了出来。”

    “然后呢?”眉梢轻扬,未来不甚在意,装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原来这故事还有后续啊?”

    “很可惜,短刀都刀碎了,但也不是不可以恢复,一期君本打算用血将其重铸的。”

    “血?”将字眼在唇边过了一遍,她很快地恍悟,她隐约记得谁跟她说过,本就有灵性之物若是用血孕育不日便能化形,但这个不日与妖怪而言谈不上多久,但对人类而已却是极其漫长的过程。

    常年累月的集聚……

    眉头轻蹙起,少女面色冷凝地站起身,原本的怜悯之意散去:“怪不得这里这么阴寒,充斥着腥腐的气味。”

    未来冷不防地挥手散去结界。

    纯净的金色化作点点星尘在阴沉的空间黯淡下去。

    鹤丸有些诧异地看向突然发怒的少女,难得地露出了不解之色。

    愠怒爬上她的眉梢,使得原本平静无古的眸子变得灵动起来,少女反手就虚空抓住了深红的刀,毫不犹豫地朝军服青年挥刀:“这地下埋了不少尸体吧?你杀了多少人?”

    “把那些误入时空夹缝的人都杀了吗?自甘堕落的家伙,你问过你弟弟们的想法没有,用这种方式复活他们同意吗?!”

    尖刃抵住了被她刀锋掀翻在地的青年的喉间,未来粗粗地喘息了一下,触及到那双压抑着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时,握刀的手一僵。

    真是令人讨厌的故事,审神者也好,这家伙也罢,自甘堕落也要有个限度,为了救谁而伤害无辜之人这种事……

    “姬君,小心!”

    鹤丸的意外地有些急切的叫喊让她猛然地拉回了思绪。

    耳侧划破空气的刀风让她条件反射地转动了手腕,原本抵在一期一振喉咙上的刀刃斜向上方一转。

    刀刃交接的声音,原本要落到军装青年身上的刀被未来及时拦住。

    特么的!

    不但偷袭还想从她手上抢猎物,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吱——”

    被她挡住的刀沿着她的刀身向上移,这像极了石头划破玻璃的声音,让她头皮发麻,整个人都不好了!

    少女灵巧地后仰,右手斜移撤开了自己刀,她单手着地,一个利落后空翻踢开了转变了刀锋竖劈下来的太刀。

    已经完全转过身的未来很快就看清了攻击她的家伙。

    骷髅?!

    拿刀的骷髅?!

    全身冒着不明颜色光的骷髅!

    这是什么东西?

    脑袋中刷出来的一连串的疑问忽地卡住了,不远处传来利刃刺人皮肉的声音,随即一声闷哼响起。

    瞳孔里映出了一个接一个从忽然弥漫开的黑雾中冒出来的骷髅们,她感觉自己头顶就要冒火了。

    恶狠狠地咬牙,半蹲在地的少女几个翻滚后避开像菜刀切菜一眼落在的刀刃,还没来得及起身,又被迫跪坐在地矮身。

    “靠!”

    抬手架住了两三把刀,未来忍不住爆了粗口,磅礴的灵力和妖力一起爆发。

    扬手一挥近在咫尺的骷髅逼退,小姑娘终于可以站起身,飞速地又补上一刀。

    猩红的妖力上附着金色的灵力,凡是触及到金红光芒的骷髅瞬间化作了灰烬。

    随意将手中的刀甩出,被妖力凝聚起来的妖刀整个没入了穿着斗篷的骷髅的身体,只留下刀柄在外,未来没有给其足够灵力的鹤丸讪讪逃过一劫。

    “你们两个给我离远点,被卷进去我可不管!”

    殷红的妖力在绯衣少女周身凝聚的,由轻如烟雾,慢慢地凝聚成红枫。

    飘在少女周身的红叶像是在燃烧一般,一点一点将她淹没。

    未来慢慢地抬起了手,轻纱的衣袖从她胳膊上滑下,露出了白皙的肌肤和一片殷红的形成鲜明的对比。

    “死亡之舞。”

    深红的妖力深渊和红枫一起将宫殿里的骷髅一起吞噬,眨眼间就将其切成一片一片后,形态各异的骷髅便灰飞烟灭了。

    “呼——”

    她长长地吐了口气,缓解了下被打得猝不及防后有些紊乱的气息。

    “姬君,还没结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身边的鹤丸面色凝重地握住了少女的手腕,将其往后拉。

    “……怎么?”

    “一期君,看到刚刚的一切,我想你应该了解了。”鹤丸拉着满头雾水的少女朝宫殿退去,一边跟后面的军服青年解释:“姬君并非‘讨伐军’的人,或许她甚至对本丸审神者之类的事一无所知。”

    “不,我刚刚知道了一点儿,不是你将给我听的吗?”未来下意识地反驳,眸光却紧紧注视了前方的庭院,深意在眼底一闪而过。

    隐隐地感觉到了满是攻击性的气息,看来确实还没结束。

    “……”鹤丸听罢流露出些许无奈的神色:“姬君,这时候就不要给我拆台了。”

    “好吧。”神经一直紧绷的少女从善如流地点了点头,突然她想到什么,用怀疑的眼神转头看向拉着她后退的付神:“你……这回该不会再趁我不备捅我一刀了吧?”

    “姬君,我保证。”鹤丸沉默了一会儿,唇角牵扯起一抹带着说不清道不明之意的笑:“‘讨伐军’一直是我和一期君这些与刀剑有所牵连的作为妖魔的付丧神的敌人。”

    所以,他的意思是在敌人面前暂且只能将算计她的事放在一遍呗?

    默然地盯了他半晌,说真的她什么都没看出来,眼尾轻挑:“姑且相信你一次吧。”

    “话说来——”

    对于身边两个付丧神有意无意透露出来的大敌临前的模样,未来完全体会不到他们紧张点在哪儿。

    不过是一群小钦饷淳醺墒裁矗

    更不要说一开始就怕骷髅偷袭,自己悄悄躲在暗处偷偷观察的‘小人’,她是完全没在怕的。

    “那什么‘讨伐军’是什么东西?”

    “呵……”耳边传来轻笑,她听见了鹤丸带着明显讽刺却又极其诚恳的话语:“姬君,‘讨伐军’不是东西哦。”

    庭院里本来隐隐约约的气息骤然强烈起来,眼瞳中映出数十个蒙着面穿着黑色风衣的身影,未来眨了眨眼:厉害咧!竟然用嘴炮逼出了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