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半世清情 > 220、番外之年氏贵妃
    我是年皙岚, 雍亲王侧福晋, 后来又是雍正皇帝的贵妃。是的, 我的封号就是贵妃, 不加号不加姓氏, 一个自古以来都代表着皇帝最宠爱女人的尊贵象征。

    我想, 他是喜欢我的。虽然他一生叫我名字的次数屈指可数。

    在第一个小格格夭折我痛哭昏厥时听到他唤:“皙岚”, 我才知道,他记得我的名字。

    他的眼睛深过最深的海。

    他比我大二十一岁。在我四五岁还不懂事时,在二哥怀中第一次见到他,只是看到他就又惧又怕。我那时已经模糊的知道, 他就是主子。我年家满门的主子。第二次见到他,我已经九岁,他带着亲兵进了府, 整个府里噤若寒蝉,马蹄袖甩得山响。我怔怔得看着他转过脸来的样子, 被娘慌乱的扯着小小的身子跪下,随着大哥二哥跪在我那封疆大吏的爹身后。我听到他那磁性的京腔冷淡的吐出一个:起。

    他眉间的威严, 浓睫上的不可触碰,深瞳里仿佛能洞悉一切的阴冷掌控,唇角却棱形优美。周身的气场压得整个院子透不过气来。哪怕再淡的语气,也让人莫名的不寒而栗。

    我甚至想, 他这样的男人,也会喜欢女子吗?我十二岁,无意从大哥二哥谈论备礼中听闻他又添子嗣, 这次不是他最宠爱的侧福晋李氏所生,而是府里的格格钮枯禄氏,而格格耿氏也快临盆。那一刻,一种我那时还不知道的酸涩便让我几日难睡。渐渐我竟发现,我是在嫉妒他府里的福晋侍妾,她们可以与他贴近肌肤,与他发生难以想象的事。他喜欢她们吗,他也会对妻妾和颜悦色百般怜爱吗?

    在知道父亲有意让我入王府侍候他时,我内心不知如何形容。我端详自己在铜镜中的容貌,已经是明眸皓齿,鲜艳颜色。这一生,我终究还是他的女人,他一个人的。我想,给他生一辈子的孩子。

    这一生,我从不敢违逆他,更从不曾违逆他。我知道他喜欢柔顺的女子,我知道他喜欢娇弱女子,我知道他喜欢那样说话语气的女子。

    当我第一次看到身穿新郎大红色喜袍的他,抓住了我被风吹走的喜帕,看到他在火光中忽明忽暗的成熟俊挺的面容,一双鹰眼灼灼其华。原来,我竟忘了,他其实长得如此好看。

    可我的运气不好,那晚上王府大书房的一场大火让我的洞房花烛夜也没了。他去了圆明园,很少回府,直到苦等两年后,才第一次真正迎接他来到我的房里。

    当我第一次碰触到他的指尖和皮肤,浑身就涌过无尽的战栗。他是那么威严而令人惧怕,又是那么让人心折。我颤抖着双手将自己褪得如婴孩躺在他身下,一双粉嫩幼笋如初生雏鸟,又惧又怯的娇声喘息在他眼中。

    我看到他月光下漆黑的眼睛和棱角优美的唇。

    他的指甲修得椭圆清爽,指节修长有力。一双大掌干净漂亮的如雕塑一般。他解开腰间束带,撩开里衣下摆时,我根本不敢看。脑海里都是儿时见他时,他转过身来那种阴冷威严的场景。我竟真的能成为他的女人,他的侧福晋,躺在他身下承欢。

    最后,即便不敢看还是看到了。月光下的乌紫峥嵘权柄辉映着他阴冷不明的脸孔在帐幄了忽明忽暗。我该怕的,一如心里上那么俱他却爱他。我生出了一种献祭的战栗情愫,我那么想像其他妻妾一样侍奉他,甚至让他更满意。

    小小的身子里每一下都是痛。我痛得咬住自己手背呜咽,他没有停止,只有低沉的粗喘。听在我耳里,却莫名让我感到与他无比接近。从未这么接近。这种感受比痛楚更加让我失控。在他到某一处时我一下哭噎娇啼的失了规矩,吓得硬生生憋回去。哪晓得他忽然停住,竟没有斥责我,却像是不一样了。

    我不晓得哪里不一样,也许是动作,也许是呼吸,也许是感觉。他整个人开始变得不一样。一种让我感到无法抗拒的东西让我全身发麻,他的大掌扣到我纤细颈项上,唇齿也贴上来。

    他呼吸里是一种纯男性的气息,仿佛从千山万水外走来。他的每一个亲吻都像是我的幻觉,心跳仿佛就在脑海里回荡。那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冷酷棱形唇瓣竟是那么外冷内热的柔软,让我战栗着陷入迷情,无法呼吸。

    他身上汗珠里散发出的成熟男人香带着淡淡的檀香气,让我在黑夜里迷乱。我发现自己那么渴望被他占有,想让他更深更重的深入我的血肉。

    我终于真正成了他的女人。那个当年仰望着如神袛般高贵冷酷的四爷。

    他下床离开时,单手制止了我起来伺候,一丝不苟的扣着外衫,最后抚了抚马蹄袖,步履从容。王府的女眷们都知道他不爱在行房后的床上过夜,只爱独眠。我那么想去拉他的衣角,却也羞于开口让他留下来,因为他穿衣时的神色与平日的他一样,已恢复了冷酷清明。

    我不知自己是否让他满意,第二日我看着床上的斑斑落红,发现镜子中自己晶莹剔透的面容越发鲜艳,可我连走路也困难,还是拖着刺痛的身子去给嫡福晋那拉氏请安。

    那拉氏见了我走路模样,我有些面上发烫。她竟看起来毫不在意,反而温柔端庄的笑了道:

    “府内女眷都知伺候四爷的辛苦,妹妹不必惶恐。爷近两年一心在圆明园静修,你若能侍奉的贴心让爷多回府里走动,本也就是大功一件。”

    侧福晋李氏能看出年轻时姿色颇美,她有些漠然,又似乎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我想,她不过仗着有小阿哥格格傍身。格格钮枯禄氏、耿氏皆是安静性子,容貌中上,一人一个小阿哥。其余宋氏、武氏等还有些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大小侍妾,要论容貌身段也是不差。但我心知自己论身份和容貌资质总和自然是无人出其右。

    后来,他真的渐渐回到府里,几乎都是来我房里,渐渐地府内府外都知道我成了雍亲王爷最宠爱的侧福晋,我成功的取代了李氏的位置。

    有时他甚至会来我这午歇,就在躺椅上让我清唱几句,他阖着眼睫半梦半醒的睡。两年里我渐渐从少女变成小少妇,床笫之间婉转承欢,越加会迎合他动作,也才知道男女欢好竟有如此多不同姿势和方式。这个时候,我才能放肆亲近他,也被他碰触。有一次他吃了酒,躺在躺椅里醒酒,闭着眼睛的样子显得那么熟悉又陌生。我一时就看痴了,他忽然睁开眼,平日里幽深冷酷的漆黑鹰眼里带着微醺迷离,看到我站在椅边看他,一把就将我搂腰抱腿坐在他怀里。平日里行房才会的他,不苟言笑的唇,舌尖那么湿润滚烫。

    我隐约发现他每次听到我发出声音都会情动抵死暴动,可有一次声音大了。他却在下床扣里衣时冷淡道:“王府里嬷嬷难道没有教你伺候主子的规矩”,我惊惧的涨红着脸跪在床上望着他背影流泪,一整夜都在锦被里细细发抖。我以为他一定很久不会来了,可他却没几天又来了,让我又惊又喜,我知他终究是喜欢我的。他第一次顶开我里面时,我疼得厉害也怕得要命。没多久就知蚀骨极乐,我一下就怀了身子。

    他赐了很多绫罗绸缎滋补佳品,还让嫡福晋那拉氏关照我安胎。我小心翼翼的怀着皇嗣养着身子,他偶尔来时我开口留他用饭他也应了,我心里更是甜蜜。二哥也来看过我,我虽然生下了小格格,但这已经是这几年中王府唯一出生的孩子。而我也已经成为了众人眼中最受四爷宠爱的女人。

    那时的我只知道,他有原配福晋主母那拉氏,有从前最宠爱生了三子一女的侧福晋李氏,还有阖府的侍妾格格。还不知,这和硕雍亲王府的秘密。

    一切都被康熙五十六年忽然打破了。

    他突然很久都没有来我房里。连小格格也很久没有来看。可明明府里根本没有再进新人。而他也没有歇在任何一个女人房里。最后,因着小格格咳嗽了几声,我精心打扮自己,晚上差了下人去书房请他。他来看了一下问了几句,我咬着唇拿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看着他,欲给他更衣,他却推了我手,说了声歇吧,就直接走了。

    在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嫡福晋那拉氏、侧福晋李氏和阖府的格格侍妾们似乎都知道了什么。但无人开口,她们无一闭口不言,沉默而谨慎。从上到下,无人肯透露。身边丫头拿了银子想去找府内嬷嬷们打听,而丫头说她们看了银子又是想拿又是挣扎,最后还是闭口不言走开。

    这雍亲王府里,像是深埋着什么不可言说的秘密,人人都知道。只有我一个后来者,日夜难安、挖心掏肺的想知晓这个秘密。

    康熙五十七年的除夕,他出门时精神极好,我还是第一次看他的眼睛里有着那样亮的星辰大海。在他英挺的脸上显得说不出的俊朗澄明。可不知怎么了,他周身气场忽然冷得骇人,好像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就站在御前等候给万岁爷请安的方阵里。我抬眼去他侧脸,却奇怪的发现他身侧嫡福晋那拉氏和侧福晋李氏都目不斜视,好似毫无所觉。请完安后,他只对那拉氏说了一句你们徐徐回府即可,便步履如飞的出了宫去。

    我望着他的背影出神,回过神来看到身前那拉氏也看了眼他一身亲王冬装的雍容背影,眼神里是我看不懂的东西。

    做这个男人正妻的感觉,这世上只有她明白吧?那瞬间,我忽然开始嫉妒她,她是正妻,走到何处,她都是穿着正福晋服色,站在离他身边最近的那个女人。而我,最多也只能排在第二。

    我才十九岁,正是鲜艳娇娆、窈窕风流之时。却从专房之宠变成一日又一日的等待。最后,连我们的小格格也忽然发病去了。我哭得撕心裂肺。他终究是来了,他扶起我,唤我皙岚,我用小手拽着他蟒袍的衣袖,那样柔软丝滑的触感。我想,他终究是疼我的。

    我泪眼迷蒙的望着他眼角森严的细细纹路,这个中年冷面亲王的心,深不可测。

    他对我明明是宠爱的,曾经的宠冠王府,曾经的爱欲缠绵,如露水一样的消失了。那又如何还记得我的名字?

    皙岚。他唤我的名字是那么好听。

    他森冷面容下偶尔稍纵即逝的温柔让人心悸,即便是宠爱也总是那么让人战战兢兢。不论我如何美丽,如何柔顺体贴,都从来摸不到他的心,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我常常想,嫡福晋那拉氏和侧福晋李氏,知晓吗?他也曾轻声唤过她们每一个吗?一想到此处,我就几乎嫉妒的无法呼吸。更不用说想到他是否像对我一样在房里那样狠弄李氏、那拉氏及其他女人,也一样让她们那么死去活来吧。

    这府里所有的女人都是小心翼翼的,仿佛都怕不知何处惹了逆鳞就红颜未老恩先断。

    在我终于隐约知道他不来的秘密后,我几乎嫉妒苦涩的无法呼吸,最后也只能闭口不言。我知,只有柔顺才有机会。哪一天他厌倦了那个低贱的奴才,他终究是最爱我的。

    如果不是这个贱籍奴才,我的洞房花烛夜不会泡汤,以我的姿容身份,洞房之后我就会成为四爷的专宠。

    我是万岁爷御赐的侧福晋,美貌窈窕,四爷将我年家满门抬入镶黄旗。我有一门封疆大吏的爹和两个哥哥,随着年轻的二哥获封川陕总督而越发得力显赫的娘家。她没有任何地方能与我相比,她根本不配伺候四爷这样的男人。

    所以,我的入门,本就该是她这种挖空心思狐媚主子之奴的催命符。

    他的一切命令我都照做,不管是什么。这样,他还会来我房里,会和我说话。他也会给我脸面,给我年家满门荣耀。

    可在每一个空旷的深夜里,我站在窗前往他书房处眺望时,嫉妒却折磨着我日夜难安。我曾经的专房之宠,如今他夜夜又是如何让那个低贱的奴才在他身下快活的死去活来?

    看着记在我名下的小阿哥福慧,我越发知道,我是那么想再生一个他的小阿哥,属于我们的。皇嗣是我在王府地位的保证,也是年家满门荣华的根基。

    他已经很久没有碰我了。

    我思量很久,冒险去了四宜堂门外送福慧,果然他从热河回府便来了,冷淡的问我是否去了书房四宜堂。我就梨花带雨的跪在他腿下解释,把带着泪水艳若桃李的脸颊贴在他腿上。他漫不经心的玩弄我耳垂上的三连排耳坠,用修长有力的手指挑起我纤细下巴端详我面容的时候,我的心都紧张在颤抖。我知道自己在冒险。

    我不知下一刻,迎接我的会是森然冷酷的厌弃,还是……

    当我娇柔的身子被他如羽毛一般轻飘飘的抱起来,他是那么有力那么强壮。他说他不是刻薄寡恩的主子,他知道,我想要一个孩子。

    而我顾不得一切,战栗着用手去替他更衣,却被他制止。我在他幽深的眼神下,颤着双手解开自己衣襟的纽扣。在午后的阳光里,我把自己最年轻娇艳的样子带着骄傲的呈现在他漆黑的眼底。他晒黑的蜜色大掌与我的雪白之间对比越发窒息,我着魔的把一只娇嫩小手放到他漂亮修长的指节上去。

    他猛地按下我的身子,一种被这个强大男人掌控的危情让我兴奋的几乎想哭泣。

    “爷……岚儿求四爷……宠幸……”我轻喘哭泣。

    这个男人主宰我的一切。他要我生就生,死就死。

    最后我几乎是趴在床上发抖失去意识的看着他拽了帕子擦净那乌紫狰狞的权柄,然后拉起裤子撩下前裾,整了整马蹄袖。整个人的威严齐整与我浑身赤.裸形成了越发羞耻的对比。

    他走得时候步履匆匆。我知他要回去哪里。神龛上的香不过烧了半柱,远不到他从前行房的时间。

    我将脸颊整个埋在锦被里,嘴角带笑的泪无声的被柔软的锦被吸收掉。

    我终究是特殊的。他是宠爱我的。只有我,让他破了例,我是不一样的。他回去后身上欢好过的气味骗不了人,但凡经过人事的女人都是明白的。而那个奴才又是如何心如刀绞我知我可以将我的痛苦百倍还给她。

    如果不是这个贱籍侍女,我会依然是他最宠爱的女人,他的专宠。

    他这样的男人惧怕过谁,又在乎过谁。他宠李氏,宠我,连嫡福晋那拉氏又何曾敢有微词。若非他自己,谁又能强迫他的意愿。

    那天晚上下起了小雨,我看着窗外,猜想他回去四宜堂里应该是在夜雨中独眠,那个奴才知晓他幸完后敢不敢与他发生什么不愉快的龃龉。我告诉自己,如果没有怀上,我还有理由央他再来,我总有机会让她忍不住逾矩被他彻底厌弃。她不过是最不配与我年皙岚争的。一个奴才。

    他终究是厉害的。他只要想让我怀上,我就怀上了。太医确诊的时候,我流了泪。太医和下人们都以为我是喜极而泣。他们只猜对了一半。

    他赏了很多东西,还给万岁爷和德妃娘娘报了喜,宫里赐了赏赐到府里,给足了我和年家满门的脸面。他偶尔过来看看,坐一会用完饭关照几句就走了。书房那边平静无波,让我也只能忍耐。我抚着越发隆起的肚子,暗自祈祷这一定要是个小阿哥。我想给他生个儿子,最像他的儿子。

    我想,有了我们的儿子,有一天他一定会回到我身边。我还可以替他生更多更多。而那个奴才的失宠之时,只会比这个府里失宠的福晋侍妾凄惨千万倍。

    我见到过那个奴才,她根本不像三十如许之人。清淡的眉目里一双浅褐色的眸子上是脆弱如小扇子般的睫毛,沉默又少言。她就是这副样子日夜狐媚勾去了他的心背地里,伺候他不知道多淫.浪吧,否则如何能勾得住他的夜夜通房。

    她开口说话的时候我才知道出嫁前夜,二哥教我如何语气如何声音说话。是她,都是她。原来我的二哥,竟也什么都知道。还能将她的语气记的那么准。

    他终究是帝王之命,御极天下,执掌江山。他成了雍正皇帝,而就是他最宠爱的贵妃。

    可惜肚子里龙子撞上康熙爷殡天,成了服中子。我有些担心借口去求他,他答应将我们的孩子留下。他果然心里是有我和孩子的。

    我劫后余生的扶着肚子对还未出世的孩子说:老天怜惜我们娘俩命大,你一定会平平安安的来见额娘。

    他登基后的第一个除夕家宴,意外的也带了她来。那一刻,打扮精致的我发现自己一瞬间连攥着帕子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他打算给这个贱籍通房奴才名分了,是吗?

    都是藩邸旧人,统共好容易凑够两桌。原本那奴才去坐另一桌,他抬首去看,他左边那拉氏立刻起身带笑去拉她把她拽坐在自己身边。她就不说话低着头。我大着肚子贴坐在他右手边。我见他脸色不好,便一点点挑了鱼刺,将鱼肉夹到他碗里,体贴伺候他。不时把手放在浑圆的大肚子上,轻轻抚摸肚子里小阿哥。

    当我看他没有拒绝吃了一筷子时,心里泛起甜蜜,眼神就滑向那个奴才。她低着头默默安静的吃饭,忽然看到我们动作时,浅褐色眼睛里划过一瞬间的苍白和一种尖锐的疼痛感。缓缓低下眼睫去,默默小口吃饭,小扇子般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浅浅暗影。

    痛吧。

    这就是她该认清的。他的左边是那拉氏,右边是我。她不过只是他的奴才,是没有资格坐在他身边的。甚至没有资格上桌。

    我和他才是正经夫妻,是雍正皇帝与最宠爱的贵妃,以及我们的小阿哥。

    他登基后,她就不再有书房的保护伞。她的身份入了后宫后,顶破天去只能做个常在。在后宫,一切由不得她。她的专房专宠也会彻底成为潜邸往事。

    这顿家宴我几乎没吃,都在他身边伺候他,内心兴奋而喜悦。

    可最后,他还是带着她走了,她默默的低着头,跟他回去养心殿。另一个,比潜邸四宜堂守卫更森严的天下最高处。

    在大封后妃的朝贺时,我们朝拜完皇后那拉氏后,他却下旨免了后宫嫔妃对贵妃的朝拜。我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又怎可能不失落,可我也强颜欢笑的谢恩说知晓皇上体恤我身子重。

    她竟然最终依旧什么名分也没有,还是奴才身份跟在他身边。却占着他,终日在养心殿占着他。而我,已经是昭告天下的贵妃。我却不能和一个卑贱的通房奴才争抢,失了身份。

    我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可产婆说脐带绕颈,在我痛了三天两夜几乎快死掉后,产下的小阿哥已经被勒的浑身青紫,呼吸微弱。可没过半柱香,孩子就停止了呼吸。

    我彻底崩溃了。我不知为何老天爷如此待我。我养不住孩子,生一个死一个,什么也养不住。

    他来了,又匆匆的走。我去抱他龙袍的马蹄袖,他那么冷静威严的告诉我:自古子嗣撞上大丧,往往难存。

    我泪眼婆娑的看着眼前的帝王,忽然开始怀疑自己一直以为的,他是否真的爱过我?

    我产下死胎后,身体一落千丈。他收养了几个宗亲家的小格格,送到我和那拉氏及没有子嗣的嫔妃身边。我已经隐约明白,他不打算再给我孩子了,也不打算再给任何后妃雨露。

    雍正皇帝依恋自己的贴身侍女,在这个幽深森严的紫禁城里已是人人知晓的、公开的秘密。

    他根本不给她向我们行礼,连对皇后那拉氏也一样。他只会留在他的养心殿里,厮守着那个已经被这个紫禁城的人都知道的,夫人。

    夫人,呵,夫人。我在黑夜里咀嚼这个让我心如刀绞的字眼,嫉妒得泪流满面。在我们汉人的文化里,夫人就是妻子的意思。皇帝的妻子,在他心里他的妻子,竟然是这个卑贱的女人,是吗。

    无论我如何打扮精致,我还是能感到自己像一朵迅速枯萎的花,还没来得及怒放便衰败了。连我的二哥威震朝野,荣耀的无以复加也没能改变任何事。

    而我的二哥,这个王朝里最雄才大略的年大将军,竟然不知为何昏了头。他不仅生了不臣举止,更让满朝文武弹劾。我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一切已然急转直下。这红墙碧瓦下的人越发跟红顶白,我越发一病不起。

    母亲派了家奴苦苦的带信求救,说二哥最爱的宠妾竟然把皇帝的亲兵队长惊得脸色苍白,直接带了走。二哥妻妾很多,我见过的很少,不知其中有何可怕奥秘,却惶惶的感到或许年家满门覆灭就在眼前。我门庭显赫权倾朝野的年家,恐怕在劫难逃。

    我病势沉重,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强撑着苦求去在天地一家春养病,求见他一面。我内心很怕因为二哥受他彻底的厌弃。

    他终究应了。最后坐在我床榻前时,我用尽全部力气开口唤他主子,想让他念及我年家多年主奴之情。求他将二哥一时糊涂做的错事责罚于我,我哀哀的握住他明黄色龙袍袖口道:

    “主子……奴婢求……”

    他阴冷森严的寂静眼神漆黑不见底,帝王的口吻冷酷又森严:

    “贵妃能大义灭亲,朕必嘉奖。好好将息,无需多言。”

    我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这世间怕是没有任何东西能改变他的决定。

    我只想最后见她一面,我想最后看看这个女人。我到底输在她哪里

    我以为她会以胜利者的姿态来,于是我强撑着最后一口气也打扮精致。我在窗前看到她走在雪地里,身上披着和他一模一样,连皇后也不能穿的御用紫貂。

    我甚至觉得欲哭无泪,他这么一丝一毫不允许任何人僭越的森严规矩,凭什么到了这个女人这里,一切就成了笑话?!

    她来了,一身朴素的藕色宫装,依然那么安静。

    我告诉她,来世我不会再来迟。

    我不会告诉她,我求他最后一个恩典是帝陵合葬,永远陪伴他左右。

    我,年皙岚的名字会作为雍正皇帝最宠爱的女人,与他一起青史留名。而她,终究会成为无人知晓的沧海一粟。

    今生,我终究没有输。来生,我绝不会再迟来一步。

    恨不生同时,日日同君好。

    四爷,皇上。

    岚儿永远难以忘怀的你。十里红妆尽处,你转过身来,一双眉眼,刹那芳华。

    你那么好,最爱的可不可以是我?

    我,只是来迟了一点点。如果早一点,再早一点,是否我们的结局会不一样?

    作者有话要说:  接个吻也要锁,接吻不是脖子以上吗?

    原版,留言+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