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凤舞九天:凰羽传 > 第二百九十四章 暗夜王者
    寒殿

    凰羽一大早起来就开始准备,毕竟要去云碧一族,自己可不能掉以轻心。只是还不知道禁地是个什么情况,也不知道甜甜打听到了多少。

    虽然去闯别人的禁地确实不好,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希望必须得去幽鸾花,必须得到画卷!

    初寒见一位青衣女子心事重重地走来,眉角稍稍一愣,转而便是勾唇轻笑 。

    眼前这女子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不输给凤凰血脉女子。而且竟然让我有些愣神,若不是听玄墨提起她的易容术,我可能不会觉得她是昨夜我见到的那位女子。

    果真她的易容术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寒帝,早上好啊!”凰羽刚走出来就见到初寒,心中顿感大好,拨开迷雾,欣喜地跟初寒打招呼。

    “我现在就去跟辰王汇合,然后再去云碧一族,毕竟是要去闯人家的禁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见初寒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凰羽就自动翻译他想表达的意思,继续说,“您应该知道我母亲的无忧阁吧,我已经让人跟他们取得联系了,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云碧一族守着了。

    还有就是凰家,我现在这个模样,他们是绝对认不出来,而且我已经完全隐藏了凤凰血脉,就算碰到了,吃亏的也是他们。还有,其实我跟云碧一族的孙小姐也是认识的,她可是我的内应,没有把握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初寒见眼前的女子侃侃而谈,尤其是她脸上的笑容这般美丽,不免轻笑出声。

    换了容貌之后,她跟沫公主,还真是不同。

    “嗯,时候不早了,你去吧。”

    凰羽眉角稍稍一抖,虽然只有简单几个字,可是,我却感觉到那么温暖。

    “好,那我就走了。”凰羽点点头,便告别了初寒,离开了寒殿。

    一走出寒殿发现外面有一辆马车在等着自己,才知道是寒帝安排的,心中更是暖和了,在马上也仔细分析了目前的情况,还是得跟甜甜见面商议商议,毕竟,对于禁地自己可是一无所知的。

    辰王这边刚刚准备好,正打算在大殿内等凰羽,不料她已经到了,辰王还有些愣神。

    望着眼前的女子,让他有片刻的恍惚,这到底是慕凰羽,还是初羽,这两人真的丝毫没有联系啊。若不是知道她的身份,还真的以为她就是慕凰羽。

    “你来的还蛮早。”辰王轻笑一声走来。

    凰羽放下茶杯,站起来看向辰王,眉角稍稍一抖,有些诧异。

    “嗯,我忽然想起来,若我就这样跟你一起同去,怕是会让人误解吧?毕竟你可是堂堂王爷,我一个女子跟在你身边怕是不合适吧?你打算怎么跟人介绍我?”

    忽然想起这个问题,让我有些不解啊,我这么跟在他身边怕是太惹人注目了吧?而且,我都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辰王眉角轻轻一抖,望向凰羽,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见侍卫将东西准备好了,便说,“我们该出发了。”

    “哎?”我这还没有坐一会儿呢~也是皇城离云碧一族还不近。

    辰王见凰羽一直盯着自己,眉角微微一皱,颇为无奈,思索片刻之后便说,“我记得,你身上应该有一块小黑牌。”

    凰羽微微一愣,小黑牌?往腰间的香囊望去,顿时想起来,是玄前辈给我的小黑牌。对了想起这件事情,我还没有问玄前辈呢~

    上次他在青枫林留下这块黑牌,还不知道它的用处呢~风玄墨拿走之后又还给我,定是认识它的,而且能让风玄墨在意的东西 它怎么可能简单。

    只是,这么长时间了,我竟然把它给忘记了。都忘记问它的用处了,如今辰王提起它,这是为何?

    凰羽从香囊中拿出黑牌,仔细瞧了瞧,这材质看起来很特殊,摸着凉凉的,可是却又有炽热感,特别奇怪。

    “你说的是这个?这块令牌到底是何物啊?”

    辰王望向凰羽,眼眸闪过一丝丝复杂,忽然想到什么便说,“你可知道,你口中的玄前辈指得可是何人?”

    凰羽一愣,玄前辈是何人?我还真不知道他的全名是什么,只是木尘说称呼他玄前辈就好。我当时也没有多问。

    “我只知道他好像是风玄墨,哦,陛下的外公。至于他是什么人,我就不大清楚了。”

    辰王望向凰羽,仔细想了想,原来陛下没有跟她说起这些,那我要不要说呢?可是陛下竟然将令牌给了她,应该也没有打算瞒着她的意思吧?

    “你口中的玄前辈,乃玄夜子,他是暗夜的夜王,一直神出鬼没,你手上的令牌就是暗夜王者的令牌,能够号令暗夜的人!”

    “什么!!”

    凰羽大惊,暗夜?我的天啦!!

    那个神秘的组织暗夜!!那可是中渊大陆第一大组织!他们的力量可是仅次于炎龙一脉的啊!不是,基本就是平起平坐啊!完全可以跟那些古族相比了呀,不,不,古族都得排在它的后面啊!

    那什么毒门,都不敢跟他们作对啊!若不是他们一直神出鬼没,没有在人前露脸过,早就称霸中渊大陆了啊!

    听说暗夜的每一个人那武功都是绝顶的啊!那是巅峰之层啊!而且听闻他们除了跟炎龙一脉有点关系之外,从未跟其他族的人有来往啊!

    暗夜一直神出鬼没,没人见过他们,也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主殿在哪里。我对他们也是没有了解多少啊,这还是风玄墨给我的信息里知道的。

    暗夜王者的令牌?我的天啦!王者?

    而且玄前辈竟然是暗夜的夜王!这,不行,我头疼!

    “暗夜,夜王?那,这个令牌如今在我这里,那,你要我以什么身份出现?”

    凰羽揉了揉眉心,真的没有想到玄前辈竟然是这么厉害的角色!夜王啊!那风玄墨呢?他跟暗夜会有什么关系么?不对,他可是夜王的孙子,自然是跟暗夜有关系了。

    难怪这令牌一在我这里他就来了,这可是暗夜夜王的令牌啊!他能不取走么?只是,为什么又给我了?

    而且辰王现在提起这个令牌,是想怎么样?该不会让我以暗夜的身份出现吧?可是,对于这个暗夜,我还不知道它的深浅,可不能稀里糊涂的就闯进来了。

    “你可知道这令牌的意义?夜王在给你令牌的时候,暗夜就会派人盯着你,可能在你还没有来中渊大陆的时候,你身边已经有暗夜的人了。

    他们既然没有收回你的令牌,也就代表他们认可你了,可以作为夜王的继承人。

    也就是说,你现在,就是下一任的夜王!”

    “哈!!”

    凰羽大惊,这什么情况?不是吧?白白给我一个夜王当啊!可是暗夜里有人盯着我,可是我竟然没有察觉到!

    “你也不必担心,既然暗夜的人没有收回你的令牌,自然是默认了。而且这个还是夜王亲自给你的,你就放心做你的夜王。”辰王见凰羽紧皱着眉头,便温声说着。

    凰羽仔细想了一下,忽然嘴角轻勾,望着手中的令牌,阴冷冷的笑了笑。

    这让辰王眉角轻轻一抖,看向凰羽很是诧异。怎么了这是,这笑容怎么这么瘆得慌。

    嘿嘿嘿~暗夜!

    这真是太好了,这暗夜可不是凰家就能得罪的!我这还是夜王!

    嘿嘿嘿~这身份好!我就是站在他们面前,估计他们连看都不敢看我!嘿嘿嘿~

    云碧一族

    今日是云尊的百岁宴,来得可都是古族尊贵的人,一大早就热热闹闹的。北云珏虽然不喜这样的热闹场景,但还是去招呼来得的贵客。

    “哎呀,老大哥!怎么几日不见,你这就过百了呢!”一道雄厚的笑声响起,只见一位青衣服老者笑呵呵地走来。此人是蔓沙季家家主,如今也是九十岁了。跟着他来的还有季家少主,也就是季煦。

    大堂内坐着一位黑发老者,虽然头发是乌黑,可是脸上的皱纹显示了他的年纪,一袭蓝衣锦袍,慈祥的脸上带着一股温和的笑容,他便是云尊。

    看着走来的季家主,温和一笑,“季老弟,你可是第一个来的啊!哈哈哈~嗯,待会儿,老夫定要和你多喝几杯!”

    季家主对视一笑,拍着胸脯道,“那可不,我可是天还没有亮就来了!我可不像那老家伙,估计他现在还没有睡醒呢。”

    “你这是说谁没有睡醒呢?”季家主话还没有落,一道庸散的声音传来,只见一位灰衣服老者走来,身后还跟着一位碧衣服男子。

    “哎呦,碧老弟竟然也来了,真是稀罕稀罕啊!”季家主望向他,带着打趣的笑意。

    来得就是碧流古族的碧家主和碧少主。

    碧家主气哼哼一声,盯着季家主。“哼,这是什么话,今日可是云尊的百日宴,我还能睡吗~”

    “是么,我怎么记得,我生辰的时候,你可是足足迟到了三天,三天之后才来我的寿宴,还问我,怎么这会儿一个人都没有。”季家主笑呵呵都望向碧家主道。

    “你……我,那是那天晚上喝多了~”碧家主一听,脸不由得憋红,有些不好意思。

    “哈哈哈~哦,是喝多了,是吗,那上次也是……”

    “你,干什么老是翻旧账嘛~我就是比较爱睡觉而已嘛~不行吗,不行吗!”碧家主不满恼怒道,幽怨的眼神看向季家主。

    “行行行,我能说不行么?”季家主笑呵呵,“好了,碧老弟,我这不就是随口一说么?”

    “哼~”碧家主气哼一声。

    “水尊到!”门口的小厮喊到。

    “哎呀,水尊老弟来了。”云尊一听,脸上的笑容更浓,屋子的两位也是停止了取笑往门口望去。

    云尊一袭黛玉色衣服走来,身后还跟着蓝千钰,旁边还跟着北云珏。见到云尊,笑盈盈道,“云尊老哥,你这不提醒,我都没有想到你这老家伙都已经过百了啊!”

    “哈哈哈~那可不,人老了,不如他们年轻人了。”云尊笑道,望向北云珏,往门口望去,问道,“辰王可来了?”

    北云珏望向云尊,冷漠的脸庞多了些柔和,清澈的声音响起,“没有,听说,是去接一个朋友去了。”

    “朋友,辰王的朋友?”云尊微微一愣,看向水尊,“水尊老弟,可知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