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穿越高达之最强 > 二百六十四话 拉克丝来访(下)
    相反,如果自己真的和我成了,那些人只怕高兴都来不及吧……

    ??强压下自己心头的厌恶,拉克丝有生以来第一次憎恶起了自己的身份,为什么自己要姓克莱因!?为什么自己不能是一个普通一些的人?

    眼前这个男人和自己一起长大,自己当初也以为,自己将会是他的妻子,可后来一切都变了,父亲差一点死了,差一点死在未来公公之手。  ??

    “拉克丝,这一次的事情之后,我或许会死,但你不要憎恨新,也不要憎恨帕特利克,他们也都是可怜人啊……”  ??

    父亲的话似乎还在耳边环绕,父亲和萨拉叔叔的关系,或许是自己无法理解的,为何明知对方要下杀手,父亲却毫无怪罪之意,反而看上去,只有遗憾?  ??

    还好父亲没有死,但是她却已经无法接受继续和那个男人继续保持情侣关系,因此,她试图用基拉来刺激对方,那个男人看到她和基拉那一刻的时候,自己感觉心都要死了。

    其实,她并没有想过用基拉来替代他,又或者是和基拉建立情侣关系,虽然有些人很希望她如此。  ??

    然后,就是大天使上,她见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男人,也就是那个时候,她下定了决心,这一次,无论如何,她要回到他身边!  ??

    看着眼前脸色阴晴不定的我,拉克丝的眼中唯有温情,她终于可以毫无顾虑的,完全展露自己的真实情感,这种感觉,很畅快!  ??

    “请你相信我,不论你我二人身处什么阵营,也不论你我的分歧有多眼中,但我对你的感情,却是真实的,你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我都会进行下去!”

    “你们在干什么!?”

    ??忽然一男一女两道惊呼声,同时从旁边传了过来,这两个声音令拉克丝很熟悉,至于我,那就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

    两人同时转头闻声看去,只见萨拉家的现任当家,帕特里克,正用一种“见到鬼”的神态看着沙发上暧昧的两人,而一边的雷诺亚夫人,却是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  ??

    “你这混小子!” 老头子果然爆发了,“跟我来书房!今天非好好教训你不可!”

    “你看看你!你看看你!” 书房中,帕特里克狠狠的拍着桌子,“成何体统?简直伤风败俗!”  ??

    “……”我拉耸着脑袋,没有出声,父亲的性格,他太清楚不过了,先让他好好“爽”一把是王道,要是你不让他“爽”,那你就会更“不爽”……  ??

    因此面对父亲的训话,他很有经验的摆出了洗耳恭听状……  ??

    “我让人帮她入境,是让你和她谈谈的,你晓不晓得什么是‘谈谈’?你倒好,给我谈的都搂到一起去啦!我要是不回来,你们是不是就该进房间了!?”  ??

    “……”我继续沉默中,因为他知道自家老头子还没“爽”完……  ??

    “你们抱也就抱吧反正是未婚夫妻,但是你们居然在客厅里就乱来,你以为这宅子里就你们两个人吗!?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你就不觉得丢人啊?你是我萨拉家的二少爷,你想要女人,跟你老子我说一声不就可以了!?”  ??

    啥米!这句话我可没法沉默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老子。  ??

    “瞪什么眼!?我告诉你……”

    说到这里,帕特里克好像有点心虚的看了看门口,然后声音低了下来,声音的分贝级别也直接从吼叫模式下降为悄悄话模式……

    ??“我老子我年轻的时候,在认识你妈以前,除了艾萨莉亚就没有哪个女人在我身边待了超过一周的!你看看你,寒碜!简直丢你老子我的脸!”

    喂喂……我说老头子啊,你这话好像有点不对头了吧,走题了啊……  ??

    不过帕特里克似乎是说上瘾了,他完全没在乎在他面前,已经目瞪口呆,嘴巴张成了一个“o”字的我,  ??

    “我说儿子啊,这女孩子跟你们男孩子是不同的,你一晚上换一个女人,别人也只会说你风流,可女孩子能这样吗?这挑选伴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滚吧”帕特里克突然想到了什么很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现在就滚下去,不管你用什么方法,给我先把人家哄回来了,其他的以后再说。”  ??

    “这……我还想争取一下。  ??

    “怎么这么多废话!?皮痒了是不是?信不信我现在就抽你这小混蛋一顿!”  ??

    帕特里克牛眼一瞪,就是一声大吼,顿时我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只得乖乖的离开了书房,一脸郁闷的朝楼下走去。  ??

    算了……等老头子火气消了,再慢慢和他解释吧……  ??

    我却不知道,就在他离开了书房之后,帕特里克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

    “哼,这小混球,到底还是太嫩了啊……这个世上,哪有永远的敌人……”  ??摸了摸下巴,帕特里克忽然有些感慨, “当年的孩子们也都长大了,老友啊……你的女儿,确实很不错,也很有胆量……不过,我的儿子,也不是废物!”  ??

    眼里闪过一丝冷芒,他在书桌上按了一下,一个小屏幕升了起来,上面赫然显示着客厅里的状况,“老友说到底,还是我们当年到底是太强势了,否则,怎么会沦落到连子女都必须暂时躲避国外的境地,不过那小子的计划不错,如果能成功的话,各家族想必都会支持到底吧,反正已经有了替罪羊。”轻轻的敲了敲桌子,帕特里克最终露出一丝冷笑,  ??

    “罢了,这小混蛋还是太嫩了点,迪兰达尔是那么好对付的人吗?不是你老子我在给你擦屁股,嘿……到时候可有你好受的!”最后看了一眼屏幕,见屏幕上,我已经一脸不情愿的到达了客厅,他微微一笑,关上了屏幕,并再次按动了一个按钮。  ??

    “家主,请问有何吩咐?”一个大概四十来岁,穿着管家服的中年男子从墙壁上的暗门走出,出现在房中。  ??

    “你给我密切注视迪兰达尔的动向,一有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

    “是!” 应了一声,中年人鞠了个躬,便从暗门内消失了,书房内,也再次恢复了寂静,只剩下帕特里克一人,正靠在软椅上,闭着双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

    半响,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慢悠悠的轻叹了一声。  ??

    “迪兰达尔,希望你明白自己的位置,若是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那也就别怪我不念往日之情了!”

    12月市宇宙港一处由萨拉家专用秘密的港区内,正停泊着两架穿梭机,其中一架的登机处,一行人正聚集在这里,他们正是拉克丝的保镖们,而拉克丝此时已经卸下了伪装,和面前我一家道别。

    ??“父亲,母亲,谢谢你们的招待。”拉克丝很有礼貌的行了个礼节,惹的一对无良夫妇笑眯了眼。  ??

    “我们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啊,拉克丝,有空要常来看我啊!。”萨拉夫人笑的不知道多开心,一边的我却是黑着脸。  ??

    “嗯,虽然因为某些原因,克莱恩家暂时不得不离开plant,不过,时机一到,欢迎你们回国。” 帕特里克则笑的含蓄多了,他若有深意的瞄了拉克丝身后那群保镖一眼。  ??

    “听到帕特里克叔叔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那么……新。”拉克丝露出了一个笑颜,她把目光转向了我。  ??

    “嗯?干嘛?”我闷声闷气的应了一声,“要走了么?哦,那好走啊。”他仰天翻了一个白眼。

    不过这样做的后果是他脑袋上多了一个包,帕特里克敲的……  ??

    “混小子,给我好好说话!再敢给我阴阳怪气的我就揍死你”  ??

    “哦……”有些委屈的揉了揉脑门,我用一种“怎么每次都是我”的眼神瞅着拉克丝,“那个……走好啊,拉克丝,欢迎有空再来,路上小心……”  ??

    谁都能听出他这句话里的不情愿。

    ??“真开心,我原来这么关心我,我下次再来的时候,希望新能娶我过门。”拉克丝捂着嘴轻笑了起来。  ??

    我太阳你大爷,我是要你永远都别来了啊!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着,我还是挤出了一个笑容,指了指她身后,“你的人等你很久了,你还是上船吧,就算这里是12月市,也未必就是那么的滴水不漏。”  ??

    “好的,不过还有一件事我还没做……” 点了点头,拉克丝忽然上前几步,一把搂住了我,紧接着就是一个深吻……

    ??我日! ??我发誓,他本来可以避开的,可却有人在他背后推了他一把,结果成了“送货上门”,而且从那一推的力道来判断,下这阴手的人,绝对就是他母亲啊……

    “唔……” 好一阵,拉克丝才放开了我,“新,请你无论如何都不要忘了,我对你的感情……”有些羞涩的笑了笑,拉克丝红着脸朝我摆了摆手,随后便转过身去,在保镖们的护卫下,登上了穿梭机,只留下一句话,“拜拜,新,等我回来哦。”

    我的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的将这烦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而当他完全平静下来了之后,他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冷漠。  ??

    “那么父亲,我也去前线了,您和母亲要多注意身体,等我回来!”

    ??“嗯,你去吧……”帕特里克点了点头,他很好的掩饰了心头的忧虑,他知道儿子不需要这些,

    ??“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

    “是的,父亲!”

    ??我朝父亲敬了一个军礼,随即又和一边红着眼睛的母亲拥抱了一下。  ??

    “又要去打仗了吗?”母亲的眼眶湿湿的, “你可要小心啊。”  ??

    “您就放心吧,您的儿子,没那么容易死!”  ??

    微微一笑,我便转身朝着另一部穿梭机走去,那是他所要乘坐的,萨拉家的专用机,并以此前往月球轨道。  ??

    自从月球会战以来,双方都沉静了下来,欧亚军和大西洋军,都在重整地面兵力,准备应付zaft的下降作战。  ??

    尤其是欧亚联邦,幅员辽阔的领土,所拥有的代价便是,它最有可能同时受到zaft和东亚军的攻击!  ??

    在整个远东地区,东亚军的调动已经越来越频繁,这让欧亚联邦政府实在是忧心不已,却又不敢主动攻击,毕竟在远东展开攻击作战,它所要负担的成本,将远远大过东亚,现在的欧亚联邦未必能支撑的起这种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