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霹雳咱家不差钱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黄鸟幸福满满地在龙腾客栈混日子。那个劈命敌钥匙真是吃香,现在自己吃香喝辣,神仙日子啊!

    上官信韬将信展开,笑道:“我那养母又出门了。”

    “何以见得?”管家问道。

    “那只黄鸟在我的产业里混吃混喝,如果主人在家,以这只畜生的惫懒劲儿,是绝对不会挪窝的。”

    上官信韬将书信点燃:“下去找找,父神问起来,我好回复。”

    “是”管家躬身而退。

    疏楼龙宿派人送来的桃花是在一个早晨收到的。习烟儿跟在伍文画后面搬花枝。

    “烟儿,取一瓶放在书案上,等会儿练字的时候,看着也清爽。”

    将一个素净的细口瓶递给习烟儿,伍文画将剩下的用落地瓶装了放在大厅里。

    “义母,觉君去哪里了?”习烟儿将花瓶放回来,溜达到非常君房前往里瞄了两眼,没见到人。

    “麦管他俩,都是坏孩子,夜不归宿。”伍文画随口应道,“走,咱娘俩去吃早饭。中午,我们去大城里逛逛。”

    “嗯。”习烟儿欢喜地应了。

    苦境地上的大城不是特别大,伍文画这次来的城市是叫做优律山城。

    城市依山势而建,错落有致的房屋密布群山峻岭,汝青花朵朵落入绿海。

    山城里潮湿闷热,饮食上人们喜好酸辣。

    带着习烟儿寻了一干净的小馆子嗦了一碗山城粉,伍文画便兴致勃勃带着习烟儿往小吃街上钻。

    这条街上,来来往往者不少,若是在饭点,人应该更多。伍文画如是猜测。

    半下午,母子俩乘坐快马离开了这座山城。

    回到农院时,月亮爬上了树梢。今晚的月亮依旧明亮。

    听到推门声,翘着二郎腿的越骄子从树枝上迅速跳下来。

    坐在石桌边饮茶的非常君立刻站起,奔上前。

    伍文画提着一个大包裹,习烟儿从马背上拉下两个小包裹跟在义母身后进门。两匹通灵的马自行回到了后院里的马厩里。

    接过伍文画的包裹,非常君问道:“义母,这是去哪了?添置了何物?”

    “米油盐酱醋茶,还有些优律山城的特产。饺子,帮烟儿将东西提到他房里。”

    伍文画甩甩手,体验生活,有装备都没用。好吧,一进山城,就被人盯上了。那人处于不知名空间,若是在山城,自己还能知晓是何人。一个小小的山城,也有这么多奇诡,以后可不去玩了。

    习烟儿避过越骄子:“我也是习武的,这点东西还是拿得动。”

    越骄子缩回右手,左手执扇在胸前轻摇两下,微笑道:“如不是义母吩咐,我也不帮你。”

    “哼,不要你帮。你这个来抢义母还夜不归宿的坏人。”

    瞅到伍文画进了大厅,习烟儿给了越骄子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提着东西往自己房里去了。

    越骄子哈哈大笑:“啧,有趣。吃饭睡觉逗娃儿,非常君的生活原来这么有滋味儿。”

    “黝儿,帮我拿一个碗过来。你们吃饭了吗?”

    伍文画解开包裹,打开一个草木包装的小坛子,用手隔着坛沿扇了扇风:“真香,闻着这味儿都能下三碗饭。美食在民间,以后啊,我得多买些这样的好东西。光这坛辣椒,优律山城就没白跑。”

    越骄子进来后,奇道:“优律山城?不曾听闻。义母,这东西让非常君整理,我烧火,您做饭。”

    非常君瞪了他一眼,赶紧道:“义母,我们并不饿。”

    “你俩不会一整天都未吃饭吧。哎呦,真是的,行了,下点山城粉条给你们垫垫肚子。”

    伍文画快速地从包裹里抽出一个大纸包,一手搂住刚才的坛子往厨房里走。越骄子忙走过去接手:“义母,都给我提就好。”

    非常君将铺散在地上的东西一一整理,义母这次淘的东西也太多了,难怪半上午回家人都没在。

    “下雨咯!”慕少艾站在廊下感叹。

    雨下得很轻,在湖面上蒸腾起一池水雾。群鱼浮出水面,对雨吹着泡泡。

    一页书坐在蒲团上养息:“至佛,仍未回来。”

    “哈,他是不死心啊。出手一次,就知了天威压身。上次武君出手灭厉族,回南山后调养多日才恢复。若是意志不坚定者,恐怕武骨尽折。”

    慕少艾赞许地看了一眼正在关窗的羽人非獍。与老人家相处,孩子们的动手能力都变强了,会找事做了。

    一页书顺着他的目光望去,斜对面临湖的窗子,都已被关严实。

    “药师,你呢?出手可有何后果?”

    听出一页书的关心之意,慕少艾笑道:“基本没。也许救的人是你,天威没临身。一页书,你之命长久啊!哈哈哈”

    一页书眉眼温和,眼里有笑意:“梵天的天命也大。各路宵小俱畏矣。”

    慕少艾白眉耸动,大笑:“哈,是、是、是,有一页书压顶,老人家吃得香睡得也香。”

    “所以你老来胖。”羽人非獍跨进水榭闻言吐槽。

    闻言,慕少艾、一页书相视大笑!

    羽人非獍不懂两位的笑意,摸摸后脑勺保持静默。

    非马梦衢内,三余无梦生扶着楼至韦驮坐下:“劣者多谢至佛。”

    “无妨。帝祸邪九世本应终结在佛者手里。这次与意琦行一起收了他,也算完满。”楼至韦驮并没受伤,只是天道威压来得太猛太凶,让自己险险摔倒,大意了。

    三余无梦生舒了口气,第一件大事解决,然而武林中的凋亡禁决游戏又是野心家的把戏:“至佛,劣者据闻,天佛原乡亦被拉入了凋亡禁决。”

    将凋亡禁决之事说与楼至韦驮后,三余无梦生静等佛者开口。

    “施主,你应知吾已是个‘死人’。这次出来,将好友带回南山后,佛者便专心佛理、佛义。在南山灵境多收学子。哈,儒门可已走在前方,佛门不能落后。”

    唯一欣慰的是,道门还没人参与,当然这话可不能说。听说道教顶峰剑子仙迹为境主看大,好在还有佛剑分说。

    高僧未必有争胜之心,不过是长河岁月里无聊之戏。

    三余无梦生微笑点头。苦境大地灾难多多,正道能存一,邪便弱一。有南山灵境诸人培养后起之秀,也是武林之幸,百姓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