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紫微宫深春意凉 > 第370章 意外惊喜
    昏黄的小宫灯在漆黑的夜空中,如同一只微弱的萤虫,拼尽全力,冲着黑夜的尽头发光发亮。不为照耀大地,只为照亮自己脚下的路,只为在孤寂的黑夜中,给自己照一个影子作伴。

    “娘娘,刚才大小姐跟你说了什么话?怎么那么久?”茉儿一只手提着宫灯,一只手搀扶着婉芸,说道。

    婉芸累了一天,纠结了一天,粉碎了一天,此刻心里就像是乾坤地狱一般狼藉。

    “不回去了,咱们去永巷!”

    永巷里如今住着婉芸的宿敌,所以不用说名字,茉儿也知道只要找刘氏。

    “这么晚了,找贱人做甚?”

    “本宫今夜左右也是注定彻夜无眠,不如找找贱人,泄一泄心中的愤懑。”

    茉儿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娘娘睡不着,咱们就去会一会贱人。”

    眼看已经走到迎春宫门口,主仆两个又折回头,朝着永巷的方向走去。

    凛冽的寒风,吹不散婉芸心头的炙恨,她对所有人都毫无办法,唯一能折磨的就是迁居永巷的刘氏。

    爽朗的步伐,一步步紧逼永巷,刘氏跟小德子正蜷缩在简陋的宫室里,快活逍遥,根本没料到灾难已经向他们逼近。

    寂寞清冷的永巷里,寒风萧瑟裹挟着一阵阵不属于孤寂的吟唤,毫无章法地飘进了婉芸的耳朵。

    婉芸原本爽快的步伐,渐渐僵硬,冰山一样矗立在刘氏的房门前。

    “我的心肝儿宝贝,你小点儿声儿,让别人听见了!”

    “怕什么,这个鬼地方,白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夜里谁还会过来。”

    婉芸攥着茉儿的手,听着这样扭曲痛苦又渴望的叫声,心里恨不得立刻冲进去,将贱人捉奸在床。

    “该死的贱货,没想到你躲在这个狗洞里快活,本宫真是瞎了眼了,竟没发现你还勾搭着野汉子!太后真不该将你送到这里,应该送你去妓院,只有这样才能成全你的志向!”

    一进永巷,茉儿就灭了宫灯丢在永巷门口。此刻紧紧地攥着婉芸的手,听着屋子里面的动静。

    婉芸有些忍不住,想要踹门而入,茉儿拉住婉芸,贴在耳边说道:“娘娘,且慢,咱们过去说话。”

    主仆两人远远离开刘氏的屋子,茉儿低声说道:“娘娘,整死刘氏的机会来了。”

    “那你刚才怎么阻止本宫进去捉奸?”

    茉儿为难地摇摇头说道:“娘娘,里面是个大男人,咱们两个弱女子怎么能斗得过他?”

    婉芸旋即明白茉儿拦住自己的原因,少不得在心里叹服茉儿的机智聪慧。“还是你想得周到,咱们一开门,野男人万一逃了,刘氏那个贱人肯定不承认。捉贼捉赃,捉奸捉双,咱们必须得把两人一同捉住。”

    茉儿点头说道:“正是如此,娘娘,咱们不能再失手了,务必一击将贱人弄死。”

    “对,你现在就回去,拿一把锁子,把狗男女锁在屋子里,然后再去找侍卫一同过来捉奸。”

    “娘娘圣明,事不宜迟,茉儿这就跑回去拿锁子,娘娘务必看好里面的狗男女,千万不要惊动了他们!”

    婉芸好不容易逮到这个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当然不会亲自破坏,务必力求一招致命。

    “速去速回,本宫就守在这里。千万要快些回来。”

    “茉儿知道了。如果茉儿回来之前,那个男人离开,娘娘务必跟着看清楚他是谁?务必务必!”

    “放心吧,本宫心里有数!”

    茉儿飞一般乘着寒风朝迎春宫而去,婉芸躲在不宜察觉到角落里,静静地观察着屋子里的动静。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茉儿气喘吁吁地拿着锁子过来。

    “怎么这么长时间?”婉芸接过锁子问道。

    “别提了,回去的时候,看门的小蹄子们以为娘娘今夜留宿皇上那里,已经锁了门睡下了,拍门拍了半天,小蹄子们才醒!刚拿到锁子,碧莲过来,说她们那边的诗集少了一册,问咱们这里有没有?我找了半天找不到,就说没有,打法碧莲走了。”

    婉芸问清楚了缘由,不再说话。

    茉儿紧张地问道:“里面的人走了吗?”

    婉芸鬼魅一笑,“还没有呢!”

    茉儿开心地说道:“正好!侍卫们已经开始巡夜了,锁了他们这对狗男女,奴婢再去找人捉奸。”

    事不宜迟,婉芸拿着锁子,走到房门前,听到里面依旧折腾不休,心里毒骂道:“贱货,让你浪!”

    ‘哐啷’一声落锁声,里面的人似乎察觉到了动静。

    刘氏警觉地喊了一声:“谁?”

    隔着宫墙,婉芸都能听到那强烈的恐惧和胆怯。

    门被锁死,茉儿赶紧掉头去搬侍卫过来捉奸。

    婉芸站在门口一声不吭,等着里面的人露出马脚。

    吱吱呀呀的晃动声没了,寂静的永巷,婉芸隔着墙都能看到,一个战战兢兢衣衫不整的男人,朝着门口走来。

    ‘哐啷’里面的人拉了一下门,门却被外面的锁子紧紧地锁住了。

    男人正要开口喊叫,却被刘氏死死地捂住了嘴。

    这一幕听得婉芸心花怒放,终于抓到了。

    刘氏,这次你死定了。

    刘氏贴着小德子的耳边说道:“别吭声,你是太监,抓住了也没事儿!”

    婉芸听到里面悉悉簌簌的穿衣声,还是一声不吭,三更半夜,一男一女共处一室,就算然你们穿上衣服,照样是通奸无误。

    刘氏似乎猜到了下锁的人,巴在门缝处问道:“贱人,一定是你,对不对?”

    婉芸原本是不打算出声的,如今胜券在握,也用不着小心翼翼,鬼笑着说道:“贱人,你怎么知道是本宫?”

    刘氏果然没有猜错,能阴魂不散缠着自己穷追猛打的,出了婉芸,皇宫里找不出第二个人。

    “这还用费心力猜测吗?逆风十里,我都能闻到你身上的骚味。”

    刘氏和婉芸果然是一对势均力敌的好对手,俩人一见面,无需遮掩寒暄,直接就能开战火并。

    婉芸也不生气,依旧鬼笑着说道:“真是贱如骨髓,被发配到这么一个鬼地方,你都能快活逍遥,本宫还真是小瞧了你。太后不该送你来永巷,应该把你丢到窑子里。”

    刘氏不接招,直接反唇相讥道:“不如你!我的师妃娘娘!窑姐儿一样缠着皇上,如今真佛回宫,你这个小鬼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吧!”

    婉芸被刺穿心痛,忍无可忍,暴骂道:“贱人,死到临头还敢嚣张!”

    刘氏不卑不吭地反击道:“哈哈哈哈……被我说中了。被我说中了。”

    “本宫再不好过,也比你这个烂人强一百倍!”

    “呸!你害我来到这里还不够,还诬陷我给你下砒霜,这笔帐我迟早跟你算清楚!”

    “得了吧,只要你有命活着,本宫等着跟你一笔一笔清算。”

    “贱人,砒霜是你自己下的吧?”

    婉芸冷笑说道:“你真是本宫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猜到本宫的心思呢?”

    “卑鄙无耻下流!要是我给你下砒霜,怎么会让太医救活你,肯定一剂药量让你三世不得超生!”

    “可惜啊!你没机会了!”

    “贱人,你开门,有本事咱俩面对面斗一斗!”

    “省省吧,开了门,你屋里的野男人还不趁机逃了?本宫还不容易逮住他,怎么会轻易放走他?你就等着死吧!”

    婉芸说完,一长串痛快惬意的寒笑。

    “要说本宫还真是感谢婉莹回宫,要不然本宫夜夜侍奉皇上,哪有机会撞破你的好事儿?”

    “你开门,咱俩当面对决。”

    刘氏越是喊开门,婉芸心里越是爽快。想着一会儿侍卫们捉奸的场面,婉芸简直喜不自胜,一扫几日的颓废!

    “在里面好好呆着吧!本宫已经叫人去请侍卫了。”

    “请侍卫做什么?”

    “请侍卫,捉你的奸啊!”

    “我没有偷情,不信你把门开开,你自己亲自看看。”

    “做你的鬼梦去吧,想忽悠本宫?你以为本宫是被忽悠长大的?”

    “你诬陷我,不信你开开门,自己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别妃心机了,本宫肯定不会上你的当,老老实实呆在里面,再敢耍花花肠子,本宫要你好看!”

    “我真的没有,真的!”

    “呸,糊弄鬼去吧,本宫刚才再外面听了半天,你那样狂浪不羁,不是偷情,是什么?”

    “我真的没有,你看们看一眼就明白了,我是为了你好,诬陷嫔妃,是要受宫规处置的!”

    刘氏越是这么说,婉芸就越是认定她心里有鬼。

    “你为了本宫好?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新鲜有趣得很!本宫受不受宫规处置,是本宫自己的事儿,你就别瞎操心了!”

    “师氏,你我争斗至今,不过是两败俱伤,有什么意思吗?”

    “你这是求和?还是认输?什么叫两败俱伤?本宫如今毫发无损地站在外面,败的是你。”婉芸说完,毒辣地补充道:“就算你想认输,想求和也晚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本宫绝对不会放过你。这一点你放心好了。”

    “师氏,你我本无冤无仇,何苦来着,都是争夺皇上,到头来,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别白费心机浪费唾沫了,你若是一开始就低头认输,本宫或许会饶了你,你我深知彼此的心性,你觉得本宫会相信你的鬼话吗?换句话说,如果本宫落到你的手里,你会放过本宫吗?”

    刘氏故意示弱,就是为了麻痹婉芸,见婉芸刀针不入,索性直接说道:“知我者,莫过于你。要是你落在我的手里,我必定治你于死地而后快!”

    说完之后,两个彼此恨之入骨的女人,居然都惺惺相惜地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