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邪王独宠:特工狂妃 >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下定决心了
    云烟乖乖的坐到了云夜的马上,南宫瀚看到,心情不舒服,眼神划过一丝嫉妒:“你怎么坐到哥哥那里去了,那样太麻烦他了。”

    还不等云烟开口,云夜瞥了眼他:“不麻烦。”

    而云烟自然也看出来了,连忙下马,跑回南宫瀚的马上。

    三人总算是出发了,赶了几个时辰后,终于到达了云德的地盘。

    云德一听闻云烟回来了,面上带笑的出来,一眼见到朝自己奔来的人,抱入怀中:“烟儿,你总算是回来了。”

    “爹爹,你可是担心我了?”抬眸,云烟古灵精怪的笑了。

    云德的大手刮了她的鼻尖,故作生气:“自然担心,瞧瞧你都让爹怎么为你操心了。”

    一众人回到了大殿内,举办了个宴会为了欢迎云烟回来。

    “南宫瀚,你没让本王失望。”入席,云德眼眸划过一丝器重,拿起酒杯,要敬他一杯。

    南宫瀚一下子看出,拿起酒杯回敬:“本就的为婿的错,如今只能说是给父王一个交代。”

    “明明也有儿子的功劳。”见云德只夸赞南宫瀚,云夜故作气愤的补充道。

    “是是是,哥哥的功劳是最大的!”见他那副模样,云烟带笑补偿道,还拿起酒杯要敬他。

    “你千万别喝酒,喝了爹肯定不愿意。”见她要喝酒,云夜忙阻止,还看了眼云德。

    果然云德见云烟要喝酒脸色就不好看了。

    “爹,这么令人开心的日子,女儿还不能喝酒开心一下啊?”云烟走到他身旁,撇了撇嘴。

    “可以可以。”云德最受不了云烟这幅模样,每次他都要屈服。

    一片欢声笑语。

    “报...”外边的侍卫匆忙跑进来喊道。

    “现在是家宴,不管公事。”摆了摆手,云德皱眉出声。

    “王上,出大事了!”侍卫跪地,喘着气禀报道。

    “何事?如果不是大事看本王如何收拾你。”云德不满的出声。

    “京城那边,宦官成皇了!南宫诚因病去世了!”侍卫连忙将情报报出。

    闻言,云烟的手不禁一颤,宦官成皇?岂不是比南宫诚当皇还让人感觉不可置信!

    “得了,你先下去吧。”云德明显也没想到,愣了会儿,出声赶人。

    南宫瀚依然是从容不迫的,好似已然猜中了一般,也不惊讶。

    而云夜倒也没有云德那么被吓到,只是有些惊讶。

    “没想到,南宫诚会有这么一天。”云夜喝了口酒,摇了摇头说道。

    “他那样做事,早就要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南宫瀚眼神里划过一丝精明。

    宴会匆匆的散了,因为时局变了。

    夜幕降临,南宫瀚在塌上看着兵书,眉头一直皱着,嘴里轻声嘟囔着,也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

    坐到他的身旁,递了水果给他,看了眼他所看的书,不禁皱眉,嘟囔道:“这是什么,根本看不懂。”

    “这是什么不重要,你是有什么要问我的吗?”将她手中的书籍拿下来,南宫瀚早就猜中了她的心思,所以出声询问。

    “还是你懂我。”云烟嘿嘿一笑,随即又调整好状态,严肃的望着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南宫瀚点了点头,承认了。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云烟责怪的望着他。

    南宫瀚明显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整张脸凑到她的面前,吻着她,不准她说话。

    次日清晨,早早南宫瀚便被丫鬟给打扰醒来了。

    “驸马,有人来找您了。”丫鬟敲着门,轻声喊道。

    就这样喊了两遍,南宫瀚是个习武之人,这种声音一会儿就听见了,所以自然早早起床了。

    云烟也是习武之人,也一会儿就听出来了,见南宫瀚起身了,也跟着起身了。

    两人洗漱了一番,一同到大殿内见人。

    云烟看着来人的背影感觉有些熟悉,思索了一会儿想到凉尧。到跟前一看,果真是她。

    “凉尧,你怎么来了?”看见来人,南宫瀚明显不是很高兴。

    “主子,我是请您回去的。”凉尧低着头,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回去做什么?”南宫瀚剑眉轻蹙不满的询问道。

    凉尧抬眸瞧见云烟,犹豫要不要告知南宫瀚,看出了她的不便。

    “你说便可。”南宫瀚出声说道。

    “这儿不安全。”抿了抿唇,凉尧出声回答道。

    不安全?云烟顿时气打不过来,这不是存心来找茬吗?这儿不安全,难道给一群暗卫保护很安全吗?

    “凉尧,你是不是说错话了?这儿不安全,恐怕就没有地方安全了。”云烟盯着她看,好似要将她看穿一般。

    本身凉尧就是因为不想让南宫瀚在这儿待太久,随意找的理由罢了,她其实也明白这儿确实安全的很。

    “凉尧,我明白你的心意,所以我必须马上要断了你的所有念想。”南宫瀚思索了许久 ,冷言。

    闻言,凉尧的身体不禁一颤,他难道真的要来狠的了?为了面前的这个女人?

    “你跟暗夜换一下吧,他来跟着我,你去培养暗卫。”眸子里充斥了坚定,南宫瀚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

    得到命令,凉尧当即瘫在了地上,泪珠挂在眼角,绝望的喊道:“不要,我就要守在你身边。别赶我走,好嘛?”

    南宫瀚不等她说完就转身离开了,他怕自己突然心软。

    凉尧目送着两人的背影,眼眸里满是嘲讽,自己做了那么多,到头来在他眼里不过就只是一个暗卫而已!

    艰难的站起身,擦掉泪水,冷笑了一声:“你们总会得到报应的,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

    她骑着马连夜赶回去跟暗夜交替了工作。

    “你离开的那么快是怕心软嘛?”云烟跟在他后面,轻声询问。

    南宫瀚也不藏着掖着,诚实的点了点头。

    “驸马,王上请您过去一趟。”侍卫恭敬的站在两人跟前汇报道。

    点了点头,南宫瀚就大步离开了,云烟也想跟过去,却被拦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