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晚的声音虽然不算高, 不过房间里就只有他们几个人在, 坐的又近, 孔云漫和孔父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但两个人自然是两个反应, 孔云漫是满眼惊诧的看了看着习慧。

    孔云漫是知道和了解自己这个继母,性情软弱,没什么主见,但总体来说心还是善的。但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么一个心善的女人, 竟然会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往坑里推, 她知道一百万是什么概念吗?

    绝对能把一个人的一生都给压垮。

    倒是孔父,目光带了些感动和赞赏的看向习慧, 只觉得这个妻子果真是没娶错, 会为他们这个家打算。他对妻子提出来的这个建议有些蠢蠢欲动, 但是他却不会贸贸然的开口,免得落人口舌。

    “阿姨,你刚才的话是认真的?”孔云漫却忍不住开口说道。

    习慧嚅嗫道:“我, 我是想晚晚她还年轻, 又是在警局工作, 她会比我们更有办法的。”

    孔云漫听到继母的回答, 简直不想再多说什么, 以往她还有些羡慕习晚有亲生母亲陪伴照顾, 但现在看来的话,这样的母爱,还是算了吧。

    “妈,我再问您一次, 刚才您是真心的?”阿晚微微的敛下眼睑,轻声开口问了一句。

    习慧没回答,准确的来说她不敢回答。感觉告诉她,若是点头的话,会有她承受不住的事情发生。但她又不能否认,因为她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一百万,太多了,家里真的是拿不出这么一大笔钱。孔父年纪也大了,终其一生怕也挣不到这么多。

    倒是孔父开口说:“晚晚,你妈她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现在家里有了困难,我也年纪大了,老了,小宝的年纪还小,无法顶门立户,如今家里也就只能指着你和漫漫撑起来。”让继女全部承担下来,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她也只是个才毕业不到一年的学生,哪有什么存款。

    阿晚似笑非笑的看了孔父一眼,某种程度上来说,孔父和习慧还真的是天生的一对。

    孔父还是要面子的人,被阿晚这么一看,心里生出两分微妙的不自在,但更多的还是恼怒。不管如何他也养大了继女,更是把她培养成大学生。如今翅膀硬了,就想要远走高飞,她可还没嫁人。养她这么大,他收点利息,不过分吧。

    虽说心里生出恼怒,不过孔父是要脸的人,到底没有再接着开口。

    反倒是习慧,听到孔父的话,似乎是给了她一些底气,又小声开口说:“晚晚,你也听到了。不是要推给你自己,还有漫漫。”说着便小心的冲阿晚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意。

    “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给我找了个伴?”阿晚语气嘲讽的说道。

    孔云漫瞬间领悟了什么一样,眼里带了一丝不可置信,看着孔父说:“你们把我和晚晚之所以叫回来,不会就是为了要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我们两个的头上吧。”果然,她就不该对这个家,对孔父还抱有什么希望。

    孔父和习慧听到这话,双双都撇开了头,默认下来。

    “…不是还有家里的房子吗?”孔云漫似乎想要自己死心一样,又如是的问了一句。

    孔父的眉头当即就皱了起来。

    “好歹毒的丫头片子,这家里的房子是小宝的,我不许你动一分一毫。”只是还不等他开口说话,便听到一个虽带了几分虚弱但依旧尖锐的声音。

    正是孔奶奶。

    “妈,你怎么出来了?”孔父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习慧也赶忙起身,动作有些小心的搀着孔奶奶坐到了沙发上。

    孔奶奶道:“我若是不出来,都还听不到,两个赔钱货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房子的头上,我可告诉你。家里的房子是你买的,和这两个死丫头可没半点关系,将来是小宝的,不许动,不然我和你没完。”语气带了一丝心虚。

    阿晚闲闲的开口道:“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镯子是你打破的,钱也应该你来赔才是。若是没有,就好办了。要不让你儿子把房子卖了给你还钱,要不就让警察把你抓到牢里去。”

    “死丫头,你说什么?”孔奶奶当即横眉竖眼的看着阿晚,声音那叫一个尖锐,哪有一点习慧说的病的下不来床的样子。

    孔云漫接口说:“晚晚又没说错。”都是这个老虔婆的错,以前对她非打即骂,现在她闯了祸,却要她来承担。

    “再说了。这套房子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云漫好像出了一半的钱,这房间里的家电家具什么我也出了不少钱。怎么就成了孔小宝一个人的。”

    “就是,这房子你一分钱没拿,凭什么在那里放大话。再说,现在之所以闹得要卖房,还不是因为你闯了祸,才累及全家。你怎么还有脸在这里说三道四。”对比阿晚的话,孔云漫就显得犀利许多。

    “反了天,真是反了天,死丫头,赔钱货,看我不打死你。”孔奶奶被阿晚和孔云漫一唱一和的话,说的有些挂不住脸,当即就跳了起来,伸手就要打。

    孔父也生气的不行,只是他的心里清楚,这笔钱不管是他还是家里,都没办法,还是要推到习晚和孔云漫的身上,所以纵然生气,也只是伸手拦着孔奶奶,再说他的心里也不是一点都不怨孔奶奶,毕竟事情是她闹出来的,因此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习慧也不赞同,只觉得亲女和继女话如此尖锐,简直是太不孝。只是孔父都没有开口,事事都以孔父为准的她,自然也不会先开口。

    孔奶奶别孔父拦着,嘴上虽然骂骂咧咧,但却顺从的坐了下来,毕竟这件事说到底,还是她的错。

    阿晚对上习慧有些谴责的眼神,真心是要气笑了。她这是什么气运,接连两个世界,她都碰上了奇葩生母,上个世界,安太妃是这样,如今习慧依旧也如此,看来她真的是没什么父母亲缘。只一瞬间阿晚就在心里做出了决定,直接的开口说:“母亲,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把家里的房子卖了还钱,日后您的赡养,我负责到底。第二,如同你所说的一样,债务我扛下来。但自此,桥归桥路归路,自此再无关系。”

    “晚晚。”听到阿晚语气的决绝,习慧眼眶一热,眼泪就掉下来,泣不成声,“…你不要逼妈妈好不好?我也是实在没办法,家里的房子不能卖,不然这一家子要住哪里?但凡有一点法子,我也不愿意如此,你怎么就不能理解呢?”说着就捂着脸哭了起来。

    孔云漫看着习慧的做派,是彻底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阿晚只讽刺的看向习慧。

    这个人,嘴上说着如何爱自己,但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先前,生父喝醉酒打习晚的时候,习慧也只是事后抱着她哭,安慰她,要她乖一点,不要在生父喝醉时出现。生父打习晚的时候,她没有一次说挡在习晚的跟前。

    当然,这不是她的义务,所以习晚并不是很怪她。

    但等到她和孔父结婚后,孔奶奶对她虽然不像是对孔云漫一般厉害,但事实上她也几次挨了打,尤其是孔小宝渐渐长大,被孔奶奶娇宠的厉害,想要的东西一定要拿到手。有几次,习晚不愿意把手里的东西给他,被孔奶奶拿着扫帚打。

    有两次,习慧就在场,也没有伸手拦一下,事后给她上药时,嘴里一个劲的念叨孔家的好,让她一定要感恩,很多事情忍让一下也就过去了。再有语气里也隐约透露出,她不该和孔小宝抢东西,他年纪小是弟弟,她做为姐姐要多让着他一点。

    从那个时候起,习晚就渐渐的对她死了心。

    “你呢?不也一样在逼我吗?”阿晚语气冷淡的开口,“……一百万,对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来说,要多少年她的工资才够?不吃不喝也要十多年。我真的是你的亲生女儿吗?”

    习慧听着这话,一噎,但过后哭声更大。

    倒是孔父看着阿晚表情清淡,就是亲女孔云漫的表情也不好,低垂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总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只是他还没开口说话,便被孔奶奶抢了先:“这有什么可哭的。不过就是个选择,能有多难。既然她自己这么说了,就选第二个,没关系就没关系,横竖死丫头片子早晚也是别人家的,你只当她嫁出去就是。日后自有小宝给你养老送终。怕什么?”

    孔奶奶这话,孔父也是赞同的,只是心底却隐隐有些不安。

    习慧已经习惯了孔奶奶对她的指使,在孔奶奶一开口,便停止了哭泣,而且听完孔奶奶的话,心中微动,也有些被说服了。

    只是侧头看了阿晚一眼,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是真的舍不得。

    “还犹豫什么?不过就是个死丫头片子,你可还有小宝呢。可不要分不清事情的轻重。”孔奶奶眼见有了解决的办法,自然是极力的促成。对她来说,儿子孙子才是最重要的,孙女算什么?更不用说这个孙女还和他们孔家没有半点关系。她自然不会心疼半分。

    习慧哀泣泣的看着阿晚,“晚晚,你非要做的这么绝吗?”

    “选一还是选二?”阿晚眉眼不抬的问道。

    习慧的嘴唇动了动,想要开口,但她真的有些说不出口。

    本来孔奶奶还要说什么,但却被孔父一个眼神给阻止,便见孔父伸手握住习慧的手,皱着眉头看向阿晚,语重心长的说:“晚晚,你也不是小孩子,何必怄……”

    “虚伪的话就少说,选一还是选二?”阿晚开口打断孔父的话。

    孔父面色沉下来,只是对上阿晚乌沉沉的眼神,又不说话了。

    “我选二……”

    却听孔云漫猛然开口说:“算我一个吧。”这或许是慢慢和家里断开联系的好机会。

    “什么?”

    开了口后,接下来的话自然顺溜了许多,又说:“是孔家人犯的错,没道理让一个和孔家没关系的人抗下,我也一起吧。”一百万,其实她努力一下的话,最多两年,也就攒下来了。

    孔父皱着眉头,不大赞同。继女他可以不在乎,但亲女却不行,其他的先且不说,漫漫每个月打过来的一万块,他就舍不得。只是这话却不好开口说,看得出来漫漫也在气头上,若是说出来,漫漫也要和他起隔阂,万一真的也闹得漫漫也和家里断了联系,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不用了。”阿晚摆手说道,“…我明日会带律师过来,您也把那家人叫过来吧。当面说清楚,一五一十,不管是他们和你,或者是我和你们,都再无关系。”

    说着便起身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抱歉!昨天有事没能更新,所以今天是双更。早起一更,中午的一更也会按时更新。亲们见谅见谅!实在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