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间,萧函还被热情地拉去部落某位姑娘家中, 换上了一身西羽传统服饰, 还有精致描画了妆容, 俨然就是一位西羽国的贵族女子, 黑发在西羽国也不稀奇。

    “你真好看。”那位叫萨珊的姑娘眸子亮晶晶,由衷道。

    萧函笑眯眯道,“谢谢,能给我介绍这都是些什么吗?”

    在西羽部落里待了一段时日, 原本只是略通的西羽语言, 已经称得上是精通, 连古文字也跟着部落里的长老学会了。她又学得快, 对西羽的文化传统习俗表现出了一定的兴趣。

    萧函和萨珊从家里走出来,碰到多兰等人,目光触及,立刻低下头去了。

    “我听霍舍说,塞外的西羽部落不止这里一个。”

    多兰点了点头,

    萧函莞尔道, “我想去看看。”

    平时多兰他们还会犹豫一下, 因为和别的西羽部落平时不怎么联系, 而且他们刚刚经历了从奴隶贩子手中被救回来的惊险, 更是很少离开部落。

    但今天单是看着萧函的碧眸, 迷迷瞪瞪就答应了。

    经过霍舍的宣传,附近的部落都知道塞外来了一位璇玑族的西羽后人,萧函和多兰等人的到来没有受到什么阻拦, 而是热情的待遇。

    虽然这些待遇多半是因为萧函而来的。

    长得好看是容易受欢迎一些,光是每天那些部落里的男女送来的吃食,多兰他们都用不上自带的干粮了。

    一些上了年纪,经历过西羽末代的老人,看见萧函,忍不住叹道,“她看起来就像西羽国的圣女。”

    以致于还动了别的心思,等到萧函回到多兰的部落时,

    多兰的父亲前来请求萧函留下,当他们部落的圣女,表示会给与很高的待遇的,族内人也都会衷心尊敬她。

    萧函微微笑了笑,眸光流转,“与其考虑什么圣女,不如想想复国。”

    萧函这一个多月,真的只是在游玩么,当然不是。这一个多月,她差不多把塞外几个西羽部落的底都亲自调查透彻了,什么人口比例粮食收入等部落情况。

    也是因为这些西羽人对萧函不设防,是真心接纳,换个人恐怕都能把他们给卖了。

    萧函看着这位年过半百的族长,掷地有声道,“为什么奴隶贩子捉了多兰他们,你们哪怕告诉给了大熙的都护府,还要你们花钱去赎回来,不过是欺负西羽部落是亡国遗民,没有倚恃罢了。”

    “弱小就会被欺辱,你希望西羽人以后的孩子,也被人捉去当奴隶吗?男人做苦役,女人被训练成供人玩乐的舞姬。”

    “曾经失去的,我们会再次建立起来。”

    在萧函的忽悠下,别说族长,部落里的人都热血沸腾了。

    萧函对西羽部落最初的心思,也只是看着可怜帮上一把,但渐渐觉得未必不可以做些别的。异族人在中原处处受到排挤,虽说以她的能力,天下之大,皆可去,却也很难改变这个现状。

    还有蔓莎,她总不能让蔓莎易容一辈子,而这里便是未来一个很好的安居之处。

    萧函在边城里谋夺的势力,无法长久,而西羽部落显然更理想可靠。

    既然准备长期居于此地,何不建立一个更大的势力。

    萧函也不全靠忽悠,还有实干,以西羽遗民的情况,简直就是艰苦创业啊。首要问题就是四散的西羽部落,萧函挑了之前和她同行的几个人,再次出使其他部落。

    全靠一张嘴忽悠,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促进他们结盟,

    四分五裂的西羽部落,若是拧成一条绳,那就有了势力发展的基础。

    当西羽联盟建立后,混个首领对萧函而言还真不是多难的事。

    所谓复国,是暂时画的一个大饼,啊不,是定的目标。而现实是发展西羽联盟的经济武装实力。

    在立下十年计划后,萧函带着加起来也不到五千人的西羽部落开始了艰苦创业,经营塞外的生意,同时将大部分青壮男子训练成精悍的小支军队。

    时间轮转。

    而自从西羽联盟在塞外扬名之后,许多西羽遗民也回来了,帮助联盟不断地壮大实力,谋夺回曾属于他们的国土。

    在第十年之期时,成为了这片土地上的主人。

    ……

    西羽国重建在塞外番邦诸国中闹得沸沸扬扬。

    大熙这边得的消息却比较晚,年近六十的皇帝脸色有些不好,“为何知道的这么迟?”

    立刻有老臣上前道,“此乃都庞、于渚、骑田三地的都护未能尽职,请陛下降罪。”

    “当然要降罪。”皇帝又道,“可知西羽新王为何人?”

    右相出言道,“听闻是一女子,具体如何,还未传回消息。”

    太子闻秀立在一旁,并未发声,这太子之位坐久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曾经疼爱他的父皇不愿放权,也越发忌惮于他,居于东宫,却难得能见上一次。他母后又早早去世,父皇身边也没有能为他说话的人,现在不过是如履薄冰罢了。

    “女子?”一些固守礼教的大臣不免议论纷纷。

    右相也曾接待过诸国来使,对他们的风俗人情信手拈来,悠悠道“以西羽旧俗,女子为王并不少见。”

    皇帝不在意西羽国的王是男还是女,只担心西羽复国之后,对大熙的影响。昔年西羽国当初纯属王室自己作死,衰败没落,如今重建,依旧在大熙国土之侧,虽不近,亦不远矣,不知道西羽对大熙的态度。

    有关西羽国新王的消息终于传回了大熙朝廷,乃璇玑女王。

    东宫之中,

    “听闻这璇玑女王生就一双碧眸,曾是流落异国他乡的西羽后人,自她回去后,西羽遗民就仿佛有如神助联合在了一起,并且短短十年里迅速崛起,夺回了旧土。”谢意声音犹如春风朗月不急不慢缓缓道来。

    “我猜的若不错,三年之内,西羽便会与大熙建交。”

    谢意朝太子郑重行礼作揖道,“此事说不定是太子殿下的一个机会。”

    太子听了沉吟片刻,也明白了谢意的意思,若做的好了的确对他有益,“还有赖子章费心了,帮忙多打听西羽国还有这位新王了。”

    待谢意回到自家府后,迎上来的就是已梳着妇人发髻小腹微隆的郁芷。

    当年,郁芷之父郁岸有意让嫡女入东宫,但太子得知谢意与郁家女有情,反而帮助促成了谢意与郁芷这桩婚事。

    此后,谢意便拜东宫门下为良臣,皇帝疏远太子的这些年,谢意从旁周旋了不少,保住太子之位的安稳。

    谢意扶着郁芷坐到榻上,“你今日回郁家怎么样?”

    郁芷笑道,“母亲看我怀相好,也放心些。”

    谢意又问起自己六岁的长子,“衡儿呢?”

    出嫁又为人母多年的郁芷温柔娴静,举止也都是大妇风范,“衡儿下课后又打了半个时辰的球,浑身是汗,我让奶嬷嬷抱他去沐浴了,你待会就能见到他了。”

    “你回来的比平日晚,衡儿还同我问起呢。”

    “下朝后在东宫那多待了会。”谢意也不瞒她,他与太子早已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郁芷是他谢家主母,这事早就知晓。

    “可是为了西羽国重建的事。”郁芷秀丽眸光灵动,“听说这都城都传遍了。我幼年时就听说西羽国早已覆灭亡国,不想还有重建这一日。”

    谢意道,“西羽国的新王是个手腕能力都厉害的人。”

    说是复国,但其难度不亚于开国创业那般。

    “我还听说是位女子。”郁芷来了精神,好奇问道,自嫁为谢家妇后,除了平日交际打理家族事务,倒不如还是姑娘时娱乐消遣的多,只能偶尔听些八卦。

    谢意点了点头,“传闻容貌美丽,生有碧眸。”

    “碧眸?”郁芷微微惊讶,继而道,“我倒是想起来,家里曾有位庶妹,也是随了她生母有双碧眸,可惜人早早地就没了。”郁芷说起时还有些怅惘。

    为那般的美丽。

    谢意听了却若有所思。

    正巧他为太子多打探西羽国和新王的事,那位璇玑女王只传言生有碧眸,容貌美丽,没想到还真让他打听一条重要消息,碧眸乃是新王出身的璇玑族嫡系独有,又向郁芷问得,她过去那位早逝的庶妹郁柔桑,其生母就是一名西羽胡姬。

    但可惜在郁柔桑去世后第五年,也悄无声息地在郁府中得病去世了。

    郁芷知道竟有这般内情后,也很是惊讶感慨,没想到那位庶妹和她母亲竟然是这般出身,也同样可惜,这么早便去了,否则与西羽新王同族嫡系出身,血缘亲近,便是今日之福了。

    谢意想了想,劝告妻子道,“你回郁家同岳父岳母说一声,不要让外人知道这事。”

    太子同朝堂上目前的态度都是希望与西羽建立和平的友邻关系,若是让别人知道了西羽女王的族人在郁家早逝,视为把柄来攻击他和太子就不好了,

    郁芷虽不怎么了解朝堂的事,但道理浅显她也很快明白了,点点头道,“明日我就归家一趟。”

    作者有话要说:  对不起,最近学校的事特别多  原以为可以推到晚上更新  结果回来又太累了  事一多,蠢作者时间安排得就稀里糊涂的

    不过现在已经差不多都搞定了  保证10月之前都是可以安心码字保证更新的

    明天完结这个副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