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天生赢家(快穿) > 156、总有情敌想弄死我
    当晚萧函就喝上了鸡汤,肉和骨的滋味都渗到了汤里, 却不见油腻, 而是清淡可口。

    沈家不常见到油水, 一是家里只有沈父一个经济支柱, 二是为了供沈曼殊上不错的圣德女中,家里的开销也很大,这次沈曼殊差点死掉,光是看病买药也掏空了一大半。

    只是这些沈父沈母都从不在沈曼殊面前提起, 将她养成开朗外向不知外面好坏的性子, 会去参加学生运动也不奇怪了。

    在家躺了大半个月, 伤势好的差不多后, 萧函就去上学了,沈母谢玉贞提前一天晚上就给她熨好了校服,是一件立领青白色上衣和青色竹布长裙。

    这样的衣着在圣德女中不算显贵,但也是干净齐整的。

    一找到教室和原主的座位,就有个同样穿着校服,齐耳短发的女生上来笑嘻嘻地拉着萧函说话,

    “曼殊, 我可想你了。”她是沈曼殊在学校的好友, 宋芝芝, 不过后来因为沈曼殊和楚煦的牵扯纠缠, 她没有再继续上学,也没有再见过宋芝芝了。

    “你病好了么?我原还想去看看你的。”

    沈曼殊中枪的事,宋芝芝还不知道, 只以为是生了病在家休养。沈父沈母也怕惹来麻烦,不让见客。

    萧函微笑道,“好多了,已经没什么事了。”

    老师进来了,宋芝芝吐了吐舌头,先回座位去了。

    上的是国文课,萧函握着笔,却没有听进课去,而是琢磨起了任务,在这个有重生者还有穿书女配的世界,偏偏他们还都仇视萧函现在的身份,女主沈曼殊。不得不说,原身不仅给了任务,还留下了个烂摊子。

    目前严峻的有两个问题,一是暗处想弄死她的人,若是单纯针对她,萧函倒不怕,但就不知道对方会不会牵连到沈曼殊的父母,以现在的情况,实在没什么自保能力。

    其次就是如何接近楚煦完成任务,书的剧情线已经不靠谱了,而她一个寒门女学生也根本没有什么机会能接触到南地二省的督军少帅。

    哦,还有沈家的经济问题,沈母和沈父私下说起过,家里的钱已经不够用了,还有女儿的学费,沈父沈儒已经准备在校外再多接几份家教工作,好贴补家用。

    萧函耳力很好,听得清清楚楚,也记在心上。

    待到下课后,宋芝芝又过来找她,“曼殊,你到我家去玩吧,我刚买了一本新书,可好看了。”

    萧函摇了摇头,“不了,我爹会来接我。”

    “这样啊,那好吧。”听萧函这么说,宋芝芝也只好和她告别自己先走了。

    萧函慢吞吞地收拾着课本,拿好书包往校门口走,在离大门不远处的一棵银杏树下的长椅处坐着等待,书包里都是些国文和外语书,萧函没什么看的兴致。

    想着如何短期内光明正大弄来一笔钱,不至于让沈家太辛苦。

    “曼殊。”沈父一身朴素长衫,骑着自行车停在校门口,车把手架上还有沈父的教案。沈父工作的小学离圣德女中比较远,所以来接女儿下学也费了不少心。

    “爹。”萧函拿起书包,就朝沈父走了过去。

    门口处往来的学生不少,有家里司机来接送的,也还有穿着贵气的公子哥送花接女朋友去看电影约会的,像沈家这样父亲来接女儿的也少见,萧函坐在自行车后座,无视了别人的目光。

    换做原身,也顶多只是不满父母把自己当小孩子而已。

    看到校门口开小汽车,送鲜花首饰的纨绔公子,沈父微微皱眉,他多年来除了读书就是教书,也难免沾染点读书人的清高酸腐,向来不喜欢这种浮华纨绔的作风,送女儿沈曼殊来圣德女中读书,也从没想着她攀什么高门富贵,做什么少奶奶,

    只是因着唯有这么个女儿,自然希望她读书识字明礼的,日后找份清闲舒适的工作就好了。

    因着看到这一幕,沈父还教导着女儿,不要被那些公子哥的花言巧语给骗了,记得清清白白做人。

    萧函应着声,“知道了,爹。”

    原身还真没这么个心思,在沈父沈母的呵护下,她虽过得不是大富大贵,但也没吃过什么苦,比起一些同龄女孩子的贪慕虚荣,她更多是不知事,不然也不会一腔热血跑去参加了学.生.游.行。

    沈父骑着车带女儿,无意还路过了前阵子闹事的地方,看着那街上的青石板还残留未清洗干净的血迹。

    也不知道那些被抓起来的学生怎么样了。

    沈父叹了口气。“你可别做这样危险的事。”

    做父母能不了解女儿的性子,要不是突然出了那档子事,曼殊肯定是会胆大包天去参加的。

    没期待女儿的回答,沈父继续骑着车带女儿回家了。

    ……

    林渡观察了许翘几日,肯定了她有问题,前世他虽然只见过许翘小姐几面,但他的印象中,许翘小姐是位文静端庄的淑女,连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

    而非现在这般,对少帅的爱慕也溢于言表,恍然变了两个人。

    少帅除小时候曾见过许翘一面,之后就从未逢面,自然不知道她的言行举止大变,以为这就是许翘小姐的性格。

    之所以说是前世,是因为林渡是重生的,在随楚煦战死沙场后,他又回到了十年前,少帅刚刚继任督军之位,还没有遇到沈曼殊之前。

    然后林渡就先一步找到了沈曼殊,开枪杀了她。

    林渡甚至没有去确认她是否真死了,就迅速离开了现场,也许是他对自己的枪法很自信,确定打中了要害,也许是他没有勇气再开第二枪。

    林渡跟随在少帅身边多年,他杀过敌人,杀过侵略者,唯独没有沾染过无辜之人的鲜血。

    但他并不后悔开了那一枪。

    督军深爱着沈曼殊,但她带给督军的从来只有痛苦,一次次的伤害。

    督军最后被她伤的遍体鳞伤,终于死了心。

    也许战死沙场是督军的夙愿,但想到这未来十年,督军一边要因为沈曼殊受尽折磨,一边心力交瘁应付战事不眠不休的样子。

    林渡宁愿先杀了沈曼殊,让督军不再遇到她。

    也不必受这番苦楚。

    许翘的出现是个意外,前世这个时候,她根本没有住到楚公馆这里来,当那天许翘小姐生病缠着少帅送她去医院,令少帅没有像前世一样遇见沈曼殊时,林渡就知道她很可能和他一样的来历,或者是借尸还魂。

    林渡有怀疑过她的身份担心她对少帅不利,但观察一段时日后,也渐渐放下了心,实在是这位许翘小姐太好看透了,尤其是她对少帅的爱慕,却是公馆里谁都看的出来的。

    只要不是沈曼殊,换做谁都好。

    林渡这样想道,敲了敲门,“进来。”一道男子清润沉厚的声音响起。

    林渡推开门进去后,深入骨髓的习惯下意识军靴并拢,行了个端正的军礼,“督军。”

    书桌后坐着的男人,容貌清隽秀致,却因为周身冷峻的气质,显得格外硬朗,眼睛清亮分明,棱角鲜明的薄唇尾角微微翘起,“私下不用叫我督军,继续叫我少帅吧。”

    林渡是自小跟着他的副官,楚煦与他说话也没什么忌讳。

    林渡沉声道,“少帅既然已经继任督军了,自然不能用过去的称呼,免得让旁人看轻了督军。”

    楚煦声音冷静道“他们不服我也正常,我年纪轻轻,又无战功,无非是靠着继承父亲的大业才当上了督军。”

    林渡闻言,心中忍不住反驳,怎么会,督军日后大大小小上百场战役,南征北战,无不是亲自浴血奋战,最后还是不愿撤退,死守汉城,以身殉国。

    这才是他誓死追随效忠的督军。

    看着林渡坚持的目光,楚煦心下一哂,微微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那就这样吧。”

    林渡又送到一份文书,“这是承州送来的急件。”

    此时正值危机四伏,多事之秋,林渡也清楚前世这个时候,督军坐稳这个位子有多么艰难,利用前世的记忆,他尽力协助督军,安抚人心,顺利接任。

    林渡想,等到日后有时机,他会将他所知晓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少帅,哪怕是有关沈曼殊的事。

    待楚煦处理完公务,又叫人准备晚上的饭,打算就在督军处用了。林渡忍不住出言道,“督军今晚不回楚公馆了么?”

    楚煦想了想,“晚上还要再开个会,罢了吧。”

    林渡顿了顿,试着道,“许翘小姐还在公馆等着督军……”

    楚煦哂笑,摇了摇头,“母亲把她当女儿一样疼爱,我日后也会将她视作我的妹妹,为她找一户好人家,风风光光地嫁出去,不让别人欺负了她。”

    “督军您若是不喜欢许翘小姐,也有别家的好女子……”林渡也不是非许翘小姐不可,无论是名门淑女,留洋的千金,还是梨园的名角,小家碧玉,只有督军一句话,林渡立刻就去把满城适龄的姑娘给找来,定让督军挑个合心意的。

    楚煦眸光熠熠,带着三分笑意,“林副官,你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拉媒保纤了,难道是我交给你的工作还不够多?”

    林渡抿了抿唇,坚持道,“林渡只是希望督军您身边能有个贴心的人照顾。”

    楚煦笑意微淡,背脊挺直,如松如竹,轻叹了一声,“山河破碎,民族存亡,国不复国,何以家为。”

    您前世还爱沈曼殊,爱得丢掉了半条命。

    林渡心里这么反驳着督军此时说的话,但却忍不住觉得凄凉。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bl情节的    情敌这个词只是开玩笑而已  重生者和穿书女配都是楚煦的仰慕者迷弟迷妹  这次的套路小天使们绝对猜不到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