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八五章 雨夜杀意
    阴无极话声刚落,却见那判官忽地抬起手,照着阴无极的嘴巴狠狠地抽了下去,“啪”的一声脆响,阴无极竟是身体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齐宁虽然对阴无极谋害教主心存厌恶,但此刻见到阴无极如此凄惨下场,心下却也是黯然。

    阴无极多年苦修,武道修为突飞猛进,绝不在向百影之下,可此刻却已经是手无缚鸡之力,被区区一名小判官一个嘴巴子就打倒在地,这场景当真是让人唏嘘。

    齐宁心知阴无极此刻定然是无法运转内力,很可能就像自己一样,奇经八脉被封穴**所封。

    虎落平阳被犬欺,却也正是阴无极眼下的处境。

    齐宁此刻若是出手,判官一众人等瞬间便要毙命在齐宁手下,但齐宁却是不动声色,听到众人哄笑声响,又见到两名鬼差将阴无极架了起来,旁观这才转身向齐宁走来,恭敬道:“童子勿怪,此人在鬼主面前多次失礼,属下只是替鬼主教训教训他。”

    齐宁微点头,问道:“鬼主只让提审他一人?”他故意捏着喉咙,嘶哑声音,担心这判官识得童子声音,若是他起疑心,大可以说受寒坏了嗓子。

    那判官却并不有疑,道:“是。”

    齐宁想了一下,才道:“让他们先带他到洞外等候,你随我来。”

    判官对持宝童子显然是异常敬畏,回身道:“先押他出去,在外面等候。”

    几名鬼差架着毫无反抗之力的阴无极离去,齐宁这才向判官道:“你跟我来!”领着判官走到十字口,也不停步,径自走进对面的那条岔道。

    齐宁猜想阴无极既然被囚禁在这边,那么对面的囚室很可能就是囚禁轩辕破所在。

    这判官明显知道该如何打开机关,正好借用这判官之手,将轩辕破从牢狱之中救出。

    走在石道之内,齐宁不动声色问道:“审讯奸邪,地藏菩萨可知道?”

    小蝶说过,野鬼岭上下都敬奉地藏王菩萨,显然这些鬼差都是将地藏当作菩萨,他称呼地藏为“地藏菩萨”,应该不会有错。

    果然,那判官立刻道:“菩萨下山多时,并未归来,鬼主提审,菩萨尚不得知。”

    齐宁脚步一顿,那判官只以为自己说错了话,急忙道:“属下只是奉了鬼主之令,不敢不从。”显然是以为童子觉得地藏不知此事,就不该轻易提审。

    齐宁只是轻嗯一声,这时候才知道,地藏竟然不在山上。

    这倒也并非稀奇之事,地藏祸心极大,存有滔天阴谋,手底下的势力自然不会只拘泥于野鬼岭这一处,自然不会一直坐镇在野鬼岭。

    他身处野鬼岭,最担心的就是地藏发现自己从狱中脱身,齐宁有自知之明,经过上次一战,心知自己眼下根本不是地藏的对手,可如今地藏既然不在山上,那么便再无自己的敌手。

    他本来还只想着救出轩辕破等人,趁着雨夜逃离野鬼岭,如何对付地藏,回头再从长计议,但此刻既然知道地藏并不在山上,那便改了主意。

    这条石道并不长,很快就进到一处石室,面前依然是一堵石壁,齐宁背负双手,盯着那石壁,淡淡道:“打开门。”

    判官犹豫一下,微一躬身,却是向那石道退回去,齐宁正自奇怪,那旁观已经进了昏暗的石道之中,齐宁正寻思难道此人看出什么破绽,要偷偷溜走,却已经听到“嘎嘎”声响起,瞬间明白,那石门的机关,竟然是设在那石道之中,他知道此时若是过去看看机关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反倒会让判官起疑,原地不动,石壁很快就打开一道缝隙,齐宁听到身后脚步声响,那判官已经回来。

    他也不看判官,径自走到那道缝隙前,向里面瞧了一眼,黯淡的灯火让里面的情状也能大致看清楚,见到一人盘坐在囚室内,四肢都是用铁镣锁住,和自己的待遇倒是相同,他缓步走过去,已经认出那人正是轩辕破。

    见到轩辕破,齐宁这才宽心,故意走到轩辕破身边,咳嗽了一声。

    轩辕破抬起头,虽然被囚禁多时,十分邋遢,但比之阴无极却要好出许多,只听得轩辕破淡淡道:“今日是要动手吗?”

    判官跟了进来,沉声道:“童子在此,休得无礼。”

    “一帮装神弄鬼的逆贼而已。”轩辕破冷笑道。

    判官抬起脚,便要踹向轩辕破,齐宁却已经抬手止住,淡淡笑道:“轩辕校尉,这里的伙食可还满意?”他这时候并无捏着嗓子说话,轩辕破瞬间听出声音,赫然看向齐宁,失声道:“你.....?”

    那判官自然也听出齐宁的声音与先前不同,顿生疑窦,又见轩辕破反应,似乎意识到什么,缓步往后退了两步,转身便走,还没跑出两步,却见得身影一晃,一人已经鬼魅般挡在他身前。

    判官心知不妙,一拳便向前面打过去,拳头只打出一半,便感觉喉头一阵剧痛,寒刃却已经直没入他喉咙。

    判官双目暴突,齐宁已经抽出寒刃,喉咙喷血,判官抬手捂住喉咙,喉咙里发出“咯咯”之声,踉踉跄跄退了两步,终是软倒在地上,抽搐数下,便即不动。

    轩辕破面不改色,齐宁已经摘下面具,笑道:“你倒是镇定自若。”

    轩辕破露出一丝笑容道:“国公。”

    齐宁上前用喊人斩去铁镣,问道:“你功力如何?”

    “我的武功好像被废了。”轩辕破道:“丹田之内,没有一丝内力,可是.....却又不像是废去武功的迹象,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地藏封了你的功力。”齐宁道:“回头我再帮你恢复功力,你现在可能走动?”

    轩辕破站起身来,道:“内力虽然全无,但对付三五个人倒也不在话下,国公,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叫野鬼岭,是地藏的巢穴所在。”齐宁收起寒刃,道:“赶紧换上衣服,咱们要去做一票大买卖。”

    轩辕破一怔,没能明白过来,齐宁简单将陆商鹤提审阴无极的事情说了,又道:“那帮人现在就在洞口外等候,咱们跟着他们,就能找见陆商鹤,那狗贼害了许多人,今次绝不能让他活着。”

    “那地藏武功十分了得。”轩辕破皱眉道:“国公,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千金之躯,既然脱身,就该早早离开此处,至若陆商鹤和地藏这些乱党,回头再收拾他们。”

    “地藏不在山上。”齐宁冷笑道:“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咱们被囚禁这么久,也要好好报答地藏的招待之恩。”

    轩辕破眉头一展,“哦”了一声。

    他知道齐宁的武功亦是骇人听闻,只要没有地藏,陆商鹤根本不是齐宁的对手,心知齐宁这是动了杀心,也不耽搁,过去扯下判官的衣衫,那判官个头比轩辕破要高一点点,但身形差距却并不太大,穿上宽松的黑绸衣,反倒能够掩饰身形的差距,拿着那诡异的判官面具,轩辕破皱起眉头,齐宁移步到他边上,轻声道:“血池判官!”

    “血池判官?”轩辕破看了地上那具尸首一眼:“看来地藏手下有十八位判官,血池地狱是十八狱之一!”

    齐宁先前还在想此人为何唤做血池判官,这时候明白,那血池地狱正是十八层地狱之一,按此推算,正如轩辕破所言,地藏手下共有十八位判官,只是不知道当年潜伏在齐家老宅的赵渊又是代表哪一狱?

    轩辕破戴上面具,乍一看去,倒与那判官十分酷似。

    齐宁寻思在这雨夜之中,即使有些区别,也不易被人发现,他心知若是在这里耽搁太久,只怕也会让人怀疑,当下提起那判官的尸首,丢进囚室内,这才与轩辕破二人走入通道。

    他既有心前去虎穴见到陆商鹤,自然是不能将向百影带在一起,知道小蝶和向百影此时留在这边反倒是最为安全,当下与轩辕破到了洞口,见到鬼差押着阴无极正在等候,齐宁上前去,淡淡道:“走吧!”

    那几名鬼差看到“判官”跟在齐宁身后,也不犹豫,都是戴上斗笠,出了洞口,却是任由阴无极被暴雨所淋。

    齐宁出了洞口,那守卫立时将雨伞送过来,齐宁淡淡道:“关上铁栏门,没我吩咐,谁也不得入内。”打着雨伞跟了上去,轩辕破也是拿过洞口的一顶斗笠戴上,跟随在齐宁身后。

    天空一道闪电划过,照亮四夜,也就在那一瞬间,可以清晰看到山上的树木在狂风之中,如同无数妖魔鬼怪,东摇西晃,疯癫一般,随即又是一声惊雷乍起,就如同那道闪电已经劈开了苍穹。

    几名鬼差押着阴无极在前面走下石级,齐宁一手举着雨伞,单手背负身后,面具下的眼眸冰冷异常,而紧随在其身后的轩辕破将斗笠下压,遮挡着上半部脸,那唇边却已经显出寒意十足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