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魔法言情 > 溺宠天师大人 > 第80章 让你也尝尝被欺压的滋味
    偌大的一座夜笙宫,除却值守的小兵外,只有寥寥几名妖侍正在打扫。妖尊喜爱清净,并未让太多小妖在此伺候,自当是冷清了些。倒是这宫门口,不乏老的少的,美的丑的,妖娆的普通的女妖精来往停留。

    守门的鼠妖一眼便从众女妖中看到了漓洛的身影。

    不等她靠近,他便主动迎了上去,开始低头哈腰溜须拍马:“可是有些日子不见玉狐大人来夜笙宫坐坐了,小的们怪想念的,不知今日大人怎得了空?”

    有人奉承,对于漓洛而言这是好事儿,至少让她认为她这个护使在妖界还是有一定分量。

    她略显得意地一笑:“呵,这几日九尾殿有公事尚要处理,走不开。今儿个轻松了些,便想着来看看尊上。”

    鼠妖接着哈腰说道:“原是如此。尊上尚未回宫,不知玉狐大人是否要进宫里去等候?”

    漓洛点头,刚迈开腿往宫殿大门走去,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又细又尖的女声。

    “诶诶诶,我说鼠妖,我们姐妹几人都在此候了大半天了,你连话都未曾与我们说一句,更别提放我们进去了。怎的玉狐大人一来,你便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还真是趋炎附势的臭老鼠!”

    一听此言,漓洛立即黑了脸。

    她拉住欲冲过去理论一番的鼠妖,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了过去。

    只见两三位肤白貌美,妖娆艳丽,身着不同颜色长裙的女妖相互手挽着手,正带着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

    对于漓洛的存在,她们似乎并不害怕,相反还把她当成了空气一般,大声议论了起来。

    “玉狐大人因冲撞了妖尊被罚闭门思过,不过月圆之夜不得踏出房门半步,这可是人尽皆知的事情。鼠妖这马屁拍的,可真是出了大丑。”

    “谁说不是呢,仗着自个儿是护使,又由妖尊抚养长大,便在妖界为所欲为,竟然连妖尊都敢冲撞,活该被罚。”

    “瞧瞧,这才刚解禁便迫不及待地跑了过来,还谎称自个儿是因处理公事才没来,脸皮着实够厚的了。”

    “哟,要我说呀,你们也别在这儿犯酸了,有本事,你也让自个儿变成狐族,获得妖尊独宠啊!”

    待此话一落,最先开口说话的那位青衣女子白眼一翻,怪声怪调地说道:“此等迷惑人心的狐媚子功夫,我们青竹可学不来!”

    “你们,在说什么?!”漓洛怒不可遏地瞪着她们,拽紧了拳头。

    当着她的面,尚且胆敢如此贬低自己,不知这背后,还得有多少的风言风语。

    这教一向心高气傲的她如何能忍受?

    她一个闪现出现在她们面前,一把抓住青衣女子的手臂,猛地往前一拉,再将其整条胳膊反到背后,狠狠地抵在背上。

    顿时,青衣女子疼的哇哇乱叫。

    “叫什么叫?你一根破竹子也敢与我叫嚣?简直就是找死!”语落,她又加大了些力度。

    原以为青衣女子会跪地求饶,谁知定睛看去,自己抓住的分明就是一根细竹,哪儿还有她的影子。

    “该死!竟敢戏弄我!”大喝之下,漓洛凝起灵晕便摆出了大干一场的架势来。

    方才那其余二人现已与青衣女子站成了一排,也都拿出了自己的法器,欲拼死一战。

    “漓洛!你向来不将我等小妖放在眼里,想打便打想骂便骂。你是大人,身份尊贵,好,这些我们都忍了!可如今,你独自霸占着妖尊也就算了,还不允许我等靠近。”

    “没错!”靠在青衣女子旁边的粉衣女子接下了她的话,“看看月芝,她可是什么都没做,便被你逼得去了人间,眼下是生是死都不清楚!我等早就看不惯你骄横跋扈的作风,今日也让你好好尝尝被欺压的滋味!”

    漓洛一挑柳眉,怒道:“哼,就凭你们?妄想!”

    “是不是妄想,试试看不就知晓了?姐妹们,上!”

    随着青衣女子的一声令下,两边同时发起了进攻。几道巨大的彩光霎时在空中拼的你死我活。

    守门的鼠妖见状,顿时急得团团转,此事他无法插手,也插不了手,只好扯着嗓子大喊:“别打了,别打了,几位姑奶奶,求求你们别打了!你们这一打,咱夜笙宫大门前的花花草草就都得遭殃了啊!这要是一会儿妖尊回来问起,小的该如何回答呀?求求你们高抬贵手放过它们吧!”

    “闭嘴啊!”

    “闭嘴啊!”

    鼠妖被这突来的异口同声吼得一愣一愣的,立即乖乖地闭上了嘴巴,老老实实地退到了大门口,继续守他的大门。

    漓洛与青衣女子没好气地互看了一眼,又打成了一团。

    “都给我住手!”

    北凌天刚从雪姬那儿回来,尚未进屋,便看见屋前的几团光影相互扭打,遂吼了这一嗓子。

    启料这几人一致认为是那鼠妖在作祟,便没去理会,继续打斗。

    青衣女子三人不敌漓洛一人,被她打的连连后退,被逼的不得不齐力发大招。

    那鼠妖见她们愈打愈激烈,根本瞧不见妖尊,着实替她们捏了一把冷汗。他很想告诉她们尊上来了,偏偏北凌天不让他开口说话,心急如焚的他只好背过身去,面朝墙壁,干脆捂脸当作什么也看不见。

    北凌天一抹额头,沉脸叹气后,发出一掌霹雳,打断了几人的招式不说,更是将她们从中间弹了开去。

    漓洛最先从地上爬起,本想破口大骂,一见是妖尊,又灰溜溜地退到了一边,福身行礼,小声地唤了一句尊上。

    北凌天指着刚刚起身站稳的其余几人说道:“听闻妖界的竹子近来生长的是愈发的差了?你们竹族是不是该去好好查查,是何原因?”

    青衣女子咬了咬下唇,懊丧又不甘地福身允诺,“是,属下立马将此事禀告尊父,让他去查。”

    北凌天皱眉,“不,本尊需要的是你去查!否则你闲来无事,万一又来我夜笙宫碾了这些花花草草,该如何是好?”

    “尊上我……”欲想解释一二,一想到妖尊这是明显的在帮着漓洛,又忍了下去,最后口服心不服地回道:“是,属下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