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小说网 > 魔法言情 > 冻天冰仙 > 第四十八章 告密
    打发走朱雀那忘恩负义的小鸟儿,我心里还是不甚爽快,遂没有进殿,而是在云海漫无目的地飘荡了一圈儿,却远远望见弥罗宫大门外有一个黄灿灿的身影,那黄人儿正在唾沫横飞地与宫门口看门的两个小天兵唠叨不休,我一时好奇,便往那大门飘荡过去。

    “炙弦?你怎么穿得这么黄?”

    狐狸调皮双眼扑闪扑闪,一个箭步冲到我面前:“冰凝,这衣服好看吗?”

    旋即又嘟起嘴:“这两个家伙不让我进去,还不肯帮我通报!”

    这倒也奇怪,以前炙弦偶尔来弥罗宫找我,守门天兵也必是会来通报的,今日却不知怎的了,难道是因为炙弦反常地穿了件黄灿灿的袍子,他们不相信他是炙弦君?

    但见那两个天兵一人搀着炙弦一只胳臂,将他拖远了些,又双双将画戟一横,拦住炙弦:“神君,今日弥罗宫不接受访客,请改日再来!”

    “冰凝,我怕你一直看红色看腻了,刚刚换了个嫩黄袍子穿来找你玩,可不想白跑一趟,你出来吧!”瞅着狐狸君忽闪忽闪得将将要抽住的眼睛,我慈悲为怀地踏出了弥罗宫门。

    炙弦扯了我的袖子,急急将我拉到远离宫门的一处僻静处,劈头就问:“冰凝,火焰蛇不是你放走的吧?”

    我还没来得及回应,他又接着道:“你怎么回事,为何不跟朱雀说实话?你又哪根弦搭错了要替那梦姬顶包?”

    “你怀疑我?我想顶包?”本仙就是再随和仁善,被这厮连番责问,也不免要磨一磨牙槽。

    “哎呀,我不是怪你。”狐狸满脸恨铁不成钢:“私放天牢重犯,乃大罪,你别看这天帝老儿现在对你和颜悦色,他可是六界出了名的杀伐决断冷心狠心啊……”

    依我以往的经验,狐狸这番嗦说教怎么着也要持续个一炷香,但看在他今日特地打扮了来找我我也不好扫他兴,遂一边听着一边眼睛余光望向别处。

    我游离着思绪游离着目光,忽的瞥见一个曼妙女子一路行色匆匆往弥罗宫飞去,竟是之前在西海见过的那个人鱼美人儿!

    见着这人鱼,联想到西海,敖荣、洞庭水君、起事造反、以及刚刚宫门口反常的小天兵,我顿感疑窦,还有一点不安,忙打断炙弦,尾随那人鱼美人儿往弥罗宫飞去。

    “你怎么回事儿,我还没说完呢!”身后传来炙弦愤懑的喊声。

    “炙弦,我刚想起个急事儿,我忙完去火云宫找你,你先回吧!”

    ……

    其实上次从东海回到九重天,我有和天帝婉转提醒过西海可能有反意。当时天帝似是很无心地岔开了话题,我便也没再多想。总归天帝老大当了那么多年老大,什么事儿没见过,他自己都不在意,我操什么心呢?

    可是这人鱼美人儿,一个水里的物什,来天界做什么?更蹊跷的是,一个小小洞庭公主,进了弥罗宫后,奔的方向竟是天帝所在的凌霄殿!

    我立于云海间,在额前用掌心搭了个棚儿远远眺望着凌霄殿。

    凌霄殿金碧辉煌,虽然平时也有一些天兵天将把守,但今日的阵仗却不同以往,连四大天王都于东、南、西、北四方肃穆站立,连同四周多出平日里数量一倍的天兵们,一个个目光炯炯如炬,警惕地看着四周。

    陆续有一些神仙仙官儿似有公务求见也都被守卫天兵婉言拒绝,天王天将们的架势像是连只蚂蚁都不能放进去,真正是把凌霄殿守得固若金汤。

    我心里更加疑窦,隐去身形,飘飘悠悠飞进凌霄殿。凌霄宝殿上朝的正厅没有人,我遂往天帝书房飘去。以往有几次天帝与我说话也是在书房,我心下猜测,他此刻也正在书房。

    天帝书房门窗紧闭,我悄悄趴在窗棂边,作法弄湿窗纸一角朝里看去。

    但见天帝坐于上位正端着茶盏,微微垂目浅浅抿茶,满脸讳莫如深、无波无澜。

    坐于下首客座的正是那洞庭湖的人鱼公主。

    二人皆是不言不语,似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

    许久,人鱼率先打破沉寂,说道:“属下现在可以说了吗?”

    天帝微微抬头,望了她一眼,慢慢点了点头。

    人鱼轻轻舒了一口气,道:“西海已经开始行动了,现在西海政权全然落于敖荣母子手中,龙王前几日已经失踪。”

    我心下一惊。

    天帝慢悠悠道:“这不重要,时间知道了吗?”

    “下月十五。”人鱼警惕地又朝四下望了望,继续严肃道:“西海传言,敖荣在天上、海里,包括各个江河湖泊,都收买安插了党羽。据说,有个名单,属下目前还没有找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里面涉及的人员和地位,是令陛下和属下都难以想象的。”

    看来,这人鱼真正是天界特务系统顶顶优秀的美人儿,为了报效天庭,连自己都搭送给敖荣那厮了,真正是舍生取义之楷模。

    “陛下,至于家父洞庭水君,请您……务必留他性命。”人鱼话峰一转,声音竟开始略略哽咽。

    天帝的茶盏放到桌面,一声轻响。

    “身为皇重司的人,你竟提出这种要求?”

    我登时明白了什么,心下替这美人儿凄凉了一把。

    人鱼垂下眼帘。

    “现在你所要做的,就是赶紧找到名单。还有,盯紧敖荣,尽快打听到西海龙王敖闰的下落。”天帝悠悠命令,一番指挥说得云淡风轻。

    人鱼疆硬片刻,缓缓镇定下来,道:“陛下的旨意,属下一定全力以赴达成,至于洞庭水君,任凭陛下处置,属下绝无……绝无怨言!”

    大义灭亲!感天动地!

    “别太担心。”天帝抬眼望向人鱼,双手十指交叉随性放于身侧,淡然道:“洞庭水君该庆幸有你这个好女儿。”

    “多谢陛下!”那人鱼突然起身扑通跪拜。

    “莫要谢我,一切皆是看在你的面子。”

    “陛下仁善,属下愿为陛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用不着赴汤蹈火,己住当下重中之重,名单。”

    “属下明白!陛下,冰仙可知雪英之事?她住得离您这么近,修为又高,一刀砍下木奎狼头,属下担心您的安全,您看要不要……”

    “别说了,下去吧。”

    听了这么久,终于听到个关于我的字眼儿,却是莫名其妙。

    天帝面无表情伸手一挥,大门敞开,人鱼起身,恭敬退了出去,转眼,便幻影移形消失不见了,看来这洞庭公主的修为也不简单。

    人鱼消失后,我也急忙撤离,刚走两步忽然想起潮湿的窗纸一角还未施法复原,因怕被人发现,我赶忙回头复原窗纸。

    透过那潮湿一角,我竟对上房内人一双寒冰冷眼。